极品相师

第0614章 打脸

第0614章 打脸2017-11-11 22:34:32Ctrl+D 收藏本站

    万良完全懵了,他根本就想不到许半生会来这么一出,实际上当他知道许半生竟然已经迈入炼气一重天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打消了将许半生招致自己门下的念头。

    太一派虽然建派时间也很长,可实在只是一个小门派,现在有两个上门在争夺许半生,一个是十万年来和许家交情深厚的方寸上,另一个则是贵为十大上门之一的剑气宗,哪怕是在上门之中,也是最顶尖的存在,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万良怎么会想到许半生与太一派这三个字有深不可测的渊源,是以竟然会选择这个小门派呢?

    此时此刻,万良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而宗许山和钟含风却是震惊莫名,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屈辱感,就仿佛许半生在他们脸上各自扇了三万六千多个耳光一样。

    放着两家上门不去选择,却选择了一个连旁门都无法跻身的太一派?

    钟含风与宗许山的第一反应都是许半生疯了,但是很快,他们就各自为许半生的行为找到了理由。

    宗许山去年并没有选择许半生,甚至于,还说了一番足够让许半生产生屈辱感的话语,许半生在修炼之上已经被证实无疑是个天才,可是他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子,在受到屈辱对待之后,如今终于扬眉吐气证实了自己的天才,会出现不理智的想法和行为,其实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修仙者无一例外的都是人中龙凤,傲骨铮铮,尤其许半生很可能还是个亘古未有的天才,灵根竟然可以逐渐成长,这简直就是从来也没有出现过的情形。虽然不知道许半生的灵根将来能成长到什么阶段。但是现在,他出现不应该有的傲气,实在是在情理之中。

    宗许山以为自己找到了许半生做出这样决定的根由。暂时的,也就自我宽慰式的原谅了许半生的冒失。

    而钟含风。他的想法更简单,在几个月前,他恃强凌弱的让许半生极其的难堪,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已经起了杀意,许半生也结结实实的在生死边缘游走了一番,可以说当时许半生的生死只在钟含风的一念之间。

    虽然许半生当时并没有做发狠状说出什么令人难堪的话语,可是。钟含风却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得出他对自己的恨意,他毫不怀疑如果许半生有朝一日修为超过了自己,再与自己相遇的时候,会不顾一切也要将自己斩于剑下。

    单从个人角度考虑,钟含风现在其实应该选择放弃,可是为了剑气宗考虑,他也不得不按捺下个人的喜恶,放任这样一个修仙的天才到其他门派,绝不是他的习惯。

    “半生,你休要胡闹!”最先开口的。当然不会是钟含风和宗许山,而是许半生的父亲许如轩。

    许如轩自己就是出自于一个不知名的小门派,他当然知道小门派和旁门左道乃至上门之间的区别。尤其是被两个上门都如此看重,许半生择一而入的话,将会得到如何的重视和如何的资源倾斜。可以说,许半生无论选择这两个上门的哪一家,将来的前途都不可限量,往少了说也得是元婴化神,稍微有点儿野心就该以飞升为他的目标。许如轩又怎么可能放任许半生选择太一派这样一个在中神州籍籍无名的门派呢?

    族长也按捺不住,道:“半生,你要知道。你的选择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还代表着整个许家。”

    许半生回过头。含笑看着许如轩和族长,道:“族长爷爷。爹爹,你们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不过,还请听我说出我自己的理由。”

    族长和许如轩对视了一眼,又带着点儿慌张的看了看钟含风和宗许山,生怕他们表现出不悦,一怒之下舍弃许半生。看到这二人还算平静,他们才重新凝视着许半生,等着许半生说出他的理由。

    “族长爷爷,爹爹,我想先请问您二位一个问题。在数十万年前的远古时代,就有上门左道和旁门之分么?”

    族长和许如轩对视一眼,不知道这个问题后边隐藏着什么,他们并未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每个人都知道。咱们这个世界的历史也不过百万年而已,第一个飞升者打开了天地之间的飞升之门,才开辟了我们这个世界的文明。那么,在数十万年前,别说上门左道旁门之分,只怕连门派都极其少见,修仙者们不过都是散修。包括所有的门派在内,我知道中神州历史最长的门派也不过四十余万年,许多门派更是只有十万年附近的门派。这也就是说,中神州真正做到百花齐放,其实也不过十万年之久。每一个上门,都是因为出现了足够强大的弟子,才提升了整个门派的实力,从而跻身上门之一。左道和旁门也是如此,而所谓的小门派,只是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弟子,以至于在挑选新入弟子的时候,相比起上门左道和旁门也处于劣势,甚至于在好不容易出现了天才门徒之后,这个人还很有可能另投他派,让本就羸弱的小门派更加羸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足以导致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可是这一切真的没办法改变么?当然不是。上门和左道以及旁门不同,数量并不固定,只要门派之中同时拥有七名返虚,就可以自动跻身上门之列。而只要有一个返虚,就是旁门,三个返虚则是左道。加入更大的门派固然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可是仙途,也并不是全都可以通过大量的资源堆砌出来的,最根本的始终是修仙者自身的修炼和努力。没有人可以知道,我进入上门就一定会比在小门派里走的更远,因为上门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刚才这二位前辈说的话,虽然不是对我说的,可是我却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我大言不惭的说一句,我也算是天才了吧,那么,万良前辈,您能否告诉我,我加入太一派之后,你们会否倾尽一切资源,也要让我成为太一派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那个人?”

    万良这时候陡然回过神来,浑身一震,他下意识的开口回答说:“一定会!我相信我派的掌教必然会悉心传授,务必使你迈入返虚,直至飞升!”

    许半生笑了,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头发花白的族长,又道:“我的修仙之途始终是我的选择,若是不能如了我的愿,即便是加入昆仑剑宗或者那烂陀寺这两个一直都在争夺上门第一宝座的超级大派,我的念头也一样不会通达,我的修仙之路从一开始就已经蒙尘。族长爷爷,爹爹,你们确定一定要让我仙途蒙尘么?”

    族长和许如轩顿时沉默了,许半生说的其他理由,他们其实并不赞同,鸡头再如何也只是鸡头,而凤尾再如何也比鸡头要强,更何况,以现在钟含风和宗许山所表现出来对许半生的渴求,许半生在择一而入之后,也绝不可能是所谓的凤尾,这两个门派必然也会对许半生倾力传授一切。

    可是,许半生所言的念头是否通达,却让族长和许如轩产生了足够的犹豫,他们都知道,修仙之途有多么的坎坷曲折,一点点念头上的不通达,都有可能使得仙途就此断绝。

    在他们眼前就有姚瑶这样一个鲜明的例子,这段时间以来,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姚瑶必然是十二仙身之一,可偏偏如此,姚瑶却直到四岁都没有凝聚道心。这就是因为姚瑶的念头不通达了,如果逼迫许半生加入方寸山或者剑气宗之一,闹不好他真会因此仙途永绝,这辈子都停留在炼气期。

    说到底,这是许半生的仙途,能走多远,资源和修炼之术固然重要,可终究还是要依靠他自己。

    族长与许如轩面面相觑,也不知如何应对了。

    钟含风微虚双眼,本就丑陋的面容更显的狰狞,他沉声说道:“小子,你不可使一时的意气,小门派无法出现强大的修仙者,不光是因为他们得不到天才的弟子,而是因为他们的功法都有或多或少的缺陷。”

    许半生依旧微微笑着,气定神闲的对钟含风说:“功法皆是前辈先祖所创,历代祖师也都在不断的完善门派的功法,现在不完善的,我就使其完善,现在不够用的,我就自己创出一个够用的功法来。我能在东神州迈入炼气一重天,并且我从未修炼过任何心法,我的真气运转之道完全是我自创,那么,我为什么就不可以一路这样下去?”

    听到这话,众人又是大惊,什么?许半生竟然没有修炼过任何心法,他能够将天地灵气转化为真气并且存储在经脉之中,最终碎裂丹田开辟气海,完全是凭借独特的天才所致?

    钟含风与宗许山大惊之余,不由得更加渴望得到许半生了。

    “你没有修炼过任何心法?”宗许山难以置信。

    许半生点点头道:“我自成气海之后,族长爷爷和爹爹都将他们所修炼的心法给了我,可是我却觉得那些心法并不适合我,所以我也并未修炼。所以钟叔,你知道我为何拒绝了你给我的虚怀丹吧?”

    钟含风与宗许山听到这话之后,更觉耳光响亮,彼此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