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15章 徒有其表的剑意

第0615章 徒有其表的剑意2017-11-11 22:34:33Ctrl+D 收藏本站

    事已至此,族长和许如轩也知道无可挽回,他们只能不断的向钟含风和宗许山表示抱歉,相比起许半生选择太一派的举动,他们更加担心因此惹怒了钟含风和宗许山,若是他们因此记恨在心,将来太一派可未必有实力保护许半生的安全。

    宗许山见状,也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合该是此子与我方寸山无缘,也罢也罢,我自去了。”内心中却是在想,回到中神州之后,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师门汇报这件事,闹不好师门会因为失去了一个天才弟子,而对宗许山降下责罚,毕竟,若是宗许山去年就将许半生接走,哪怕是扔在外门不闻不问,现在也已经可以知道许半生的天才之处了。

    不过方寸山和许家渊源长久,如今还有许家之人在方寸山贵为化神真尊呢,宗许山也只是叹息自己错过了机缘,并不敢有半点的报复之心。见已经无可挽回,径自提前离开,回去中神州了。

    而钟含风却显然是勃然大怒,他堂堂一名元婴真君,却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炼气一重天打脸,他修的蛮剑意本就会让性情暴戾,如今又岂能咽的下这口气。

    但是钟含风也知道,姚瑶是绝对不可能允许自己伤害许半生的,这一世的姚瑶是钟含风的侄女儿,可上一世她却是钟含风的师叔,单凭这一点,钟含风虽怀有怒意,却也不可能真的置许半生于死地。

    更何况九州世界,尤其是中神州修仙者之间的杀戮虽然从未间断,可若是对方对你有恩,你却仅仅只是因为对方不愿拜入你的门派就将其杀死,这还是会引发天劫降临的。钟含风虽是个元婴,可也没有半点对抗天劫的把握。

    姚瑶脚步摇晃着走向许半生。伸出小手示意许半生将其抱起。

    许半生一把抱起了姚瑶,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

    姚瑶开口说道:“大哥哥,你为何不愿入我剑气宗?”

    许半生笑着回答:“我与太一派有缘。就好似你能感觉到我会是你的机缘一样。”

    姚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道:“那我以后可以去找你玩儿么?”

    “当然可以了。不过,那要等到咱们筑基之后。”

    “好的,以大哥哥的天赋,五年之内必然筑基成功,到时候我就去找大哥哥玩儿。”姚瑶先是很开心的说着,可很快却又愁眉苦脸的说道:“哎呀,我答应过大娘的,要每年都和大哥哥一起回来陪她们过年。这下做不到了。”

    许半生再度捏了捏姚瑶胖乎乎的小脸,道:“那就五年之后我们都筑基成功,便一起回来,到时候姚瑶已经快十岁了,肯定比现在高,也比现在更漂亮。咱们到时候一起吓我娘一跳,好不好?”

    姚瑶开心的拍了拍小手道:“好呀好呀,到时候吓大娘一跳。”

    钟含风并不是真正的接引者,他要带走的许燕实质上也并不符合被接引的资格,是以他无需与其他接引者一同返程。已经准备好离开了。

    分别之前,许半生对许燕说道:“燕子,到了剑气宗好好修炼。争取尽快筑基,进入内门。要记住,筑基才是修仙之途真正的开始,筑基以下,跟蝼蚁并无区别。”

    许燕重重的点点头,拉着许半生的手说:“我会努力的,半生哥你也要努力,我相信以半生哥你的天才,即便是做一个散修也可以最终返虚飞升。”

    许半生笑了笑。又看看仍旧在他怀里竟然已经泪眼涟涟的姚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姚瑶,虽然你父母都希望你可以凝聚道心成就仙途。我也无意中推波助澜,可是你以后还是要遵从本心,修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绝非唯一的选择。一切都要以快乐为上,修仙若能让你快乐,便坚持不懈,可若修仙让你不快乐了,这仙不修也罢……”

    钟含风一听,顿时怒道:“小子你休要满口胡言!”浑身顿时散发出无穷威压,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惴惴不安,身上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只觉得自己几乎要魂飞魄散。

    许半生勉强对钟含风笑了笑,姚瑶赶忙对钟含风说道:“钟叔,钟叔……”

    钟含风这才散去威压,只是依旧对许半生怒目以视。

    许半生将姚瑶放在了地上,牵着她的小手带她走到钟含风身边,淡淡的说:“钟叔,我知道刚才的话让你十分不悦,你们剑气宗上下必然对姚瑶寄予厚望,可是,我仍旧要说,姚瑶自己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钟含风看着浑然不惧的许半生,若有所思。

    临走之际,钟含风却又突然停下,挥手在他和许半生身体周围布下了一道禁制,让在场的其他人再也看不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也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钟含风伸出手,在胸前结下了一个极为繁琐复杂的手印,然后在他的身前三寸之地,便凭空出现了一道威势极为强大的剑影。

    那剑影似实非实,却又似虚非虚。

    看似只是一道虚幻的剑影,可却又散发出强大的杀戮之意,让许半生顿时感觉到犹如被千万刀剑陵迟碎裂一般,身上犹如出现了千万道伤口,疼痛难忍,只想远远逃遁,不敢面对这道剑影。

    “许家小子,虽然你说要用我应允过给你的前程换许燕提前登上中神州,可这之间并不能划成等号。这是我早年修炼的一道剑意,如今我将其从自身剥离开来,送给你。以你现在的修为,并无法驱使这道剑意杀敌,可金丹以下见到这道剑意,都会如你现在这般。等你什么时候领悟到你自己的剑意,这道剑意也会被同时激活。到那时,这道剑意就真正属于你了。以你之天才,却只是加入一个狗屁都不是的小门派,今后少不得会招来一些祸事。而你那狗屁门派也实在没什么实力保你平安,这道剑意或可保你无虞。”

    说罢,钟含风手掌一翻,双掌推动那道剑影,生生的将那散发出凌厉气势的剑意埋进了许半生的体内。

    “你试一试将剑意奠出。”

    许半生依言动心,霎时间一道磅礴剑意出现在他的体外三寸之处,许半生分明能够感觉到这道剑意没有丝毫的用处,可是他也能感觉到,这道剑意散发出无尽的气势,足以让其他人将此剑意当成真的。

    虽然并非许半生所愿,可许半生还是恭恭正正的向钟含风鞠了一躬,道:“多谢钟叔厚赐。”

    钟含风又从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玉石,顺手抛给了许半生,道:“这枚玉简之中的功法乃是姚瑶上一世时所创,没有什么实质用途,不过却可以隐藏你的修为,哪怕对方是元婴,只要不到元婴中期,都无法看穿你真实的修为。虽是鸡肋,可配合我送你的那道剑意,却相得益彰。”

    许半生接住玉简,心道这的确是最佳组合,刚才其实他还在想,自己的修为不过炼气一重天,若是突然奠出剑意,恐怕任何人都会知道这只是个假东西而已,不到金丹是绝无可能修成剑意的。现在有了这个看似鸡肋的功法,剑意的效果就会被发挥到极致。

    再度谢过钟含风之后,钟含风又道:“虽然你已经做出你的选择,不过今后若是还想加入我剑气宗,我会与你分说。但是你要记住,若是还想改投我剑气宗,切不可成丹。一旦成丹,你纵使再如何天才,也不会有其他门派愿意接纳你了。结丹之后想要重头再来的难度不亚于金丹化婴。”

    “多谢钟叔指点,不过我想应该不会有那么一天。”

    “哼!”钟含风怒哼一声,挥手解除了禁制。

    看着钟含风带着姚瑶和许燕离去,许半生心潮澎湃,他想着和姚瑶的五年之约,也不知道五年之内自己是否真的能够筑基成功,虽然姚瑶对此信心无限,可许半生却知道自己的前程却是艰难重重。

    进入内视观看着被钟含风强行注入自己体内的那道剑意,这剑意在体内之时锋芒尽藏,就像是宝剑入鞘一般,没有丝毫的光华。可是许半生知道,如果他现在奠出剑意,只怕就连在场的三名筑基都会承受不住。

    不过许半生此刻也并不知道,钟含风将这道剑意送给他之后,自己就少了一道剑意。虽然这只是钟含风主修的蛮剑意之外的辅助剑意,可也是百年之功,这份礼,绝不像钟含风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云淡风轻。

    此时此刻,族长和许如轩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钟含风和宗许山先后离去,也就注定了许半生只能依照他自己的选择,加入太一派。

    许半谦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动静,可是内心之中却是雀跃不已,他也不理解许半生这堪称无知的举动,可他却绝不会为许半生感到丝毫的惋惜,他只是觉得这样一来,自己会有更大的机会用更短的时间超越许半生。

    “许半生,这是你自掘坟墓,有朝一日你死在我的手里,就怨不得我了!”

    而万良也似乎直到现在才终于回过神来,他知道只要他现在一点头,师门就将收获一名或许会改变整个太一派命运的弟子,此刻的他,也知道这将会让太一派受到他派觊觎,可这也绝对是太一派崛起于中神州的极好机会。

    修仙之途本就是一场赌博,万良当然不可能放过壮大门派的机会。(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