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18章 清净天

第0618章 清净天2017-11-11 22:34:37Ctrl+D 收藏本站

    见到许半生,朱宛清表现的很是依赖,她立刻询问许半生加入了哪个门派,在她看来,许半生也定然是拜入上门,哪怕是昆仑剑宗或者那烂陀寺选中了许半生,她也丝毫都不奇怪。

    “半生哥哥,你没有拜入那烂陀寺吧?”

    那烂陀寺是佛宗的上门,虽然这个世界的佛宗并没有繁琐的清规戒律,可依旧是要摩顶受戒的,朱宛清可不希望看到许半生剃个光头。最主要的是没见到许半生倒也罢了,若是见到了,朱宛清便想要跟许半生拜在相同的门派,做个师兄妹最好。若是许半生拜入那烂陀寺,那她就绝对没有可能跟许半生成为师兄妹了。

    许半生笑了笑,道:“没有,我的师门是太一派。”

    朱宛清想了许久,也没想起有太一派这样一个门派。

    太一派本就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中神州的大小门派数千,除了专门研究这方面资料的人,其他人几乎没可能知道所有的门派。像是朱宛清这样,恐怕连上门都没办法全都知晓,更何况太一派这种着实没什么存在感的门派。

    “太一派也是上门么?我来之前看了许多上门的资料,倒是没看见过这个叫做太一派的门派。”

    许半生摇摇头道:“太一派只是一个很小的门派而已,并非上门,连旁门都不是。”

    朱宛清呆住了,她惊讶的说:“竟然没有上门肯收半生哥哥你为弟子么?他们这是全都瞎了眼么,放着半生哥哥这样一个天才……”

    许半生赶忙打断了朱宛清的话,虽说没有人会去留意一个尚且没有门派归属的先天说话,但这里的人,毫无疑问都有这样的能力,万一被他们不小心听到朱宛清的话。少不得给她带来一些麻烦。

    “是我自己的原因,我与太一派有缘,修仙这种事。总是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门派也是如此。”

    朱宛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想了想道:“那我也拜入太一派门下吧,半生哥哥,你的接引者在哪里?”

    许半生道:“只是我与太一派有缘,你却不同,你还是进入第一重,找一个上门比较妥当。我的情况很特殊,百万年来都未必出现过,所以。你的仙途跟我的仙途是不同的。”

    朱宛清嘟起了嘴,似有不满,其实在来的路上,她就一直都期待着能和许半生重逢,她自认是个天才,十二岁就达到先天,又是单灵根,的确是数得上的天才,哪怕是上门,只要不是十大上门几乎都可以任由她自行挑选。即便是十大上门看中了她。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她一直希望可以跟许半生进入相同的门派,可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被许半生否决了。

    但是说实话,真让朱宛清选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她也心有不甘。是以许半生否决了她的想法之后,她也没有继续冲动下去。

    “那以后岂不是很难见到半生哥哥你了?”朱宛清其实是个颇有英姿的女孩子,很少会表现出撒娇的状态,这也就是在许半生面前,她总觉得自己可能连身体都被许半生看见过了,对许半生的依赖几乎直追她的父亲,才会如此。

    许半生笑了笑,道:“即便是拜入同一门下,师尊不同。见面的机会也不会太多。而且到了这里,就当以修炼为重。我们可都是要千秋万载活下去的,虽然以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太多。可若是你我都能达到元婴以上,几十年也只如等闲,还怕没机会见面么?”

    朱宛清瘪了瘪嘴,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有个族弟,今年十三岁,刚入先天,此刻应该已经去了第一重,一会儿你帮我注意着点儿,看看他选择了那个门派,然后传念给我,好么?”

    朱宛清顿时觉得自己脑中多了一幅画卷,画卷之上乃是一个少年的面容,长的和许半生倒是有几分相似,只是眉宇之间少了几分开阔,却多了几分阴鸷。

    “好,我一会儿会留意的。”

    “你选好了门派,也告诉我,待我下山行走之时,有机会就去看看你。”

    这话让朱宛清有些兴奋起来,拍拍小手,两人又聊了几句,朱宛清也便朝着第一重走去。

    不大会儿,朱宛清就传念出来,她已经找到许半谦了。

    不过许半谦好似并不着急,并未像其他少年那样一到一重天就急着去名气最响的那几个上门,希望可以拜入其门下。看着第一重中那些刻意展示着自己的天才的少年,许半谦显得极其的冷静,肃立一旁冷眼旁观。

    这里俱是上门,数十名接引者彼此相距,同样也在这些少年之中寻找着适合自己门派的少年。他们身后都有各派的旗帜,旗帜之上除了门派的名称,还有一些由裁判所记录的简介,虽都只是寥寥数语,可却足以将这个门派最大的特点记录下来。若是有心的话,具备进入第一重资格的少年,是完全可以更加清晰的按照自己的天分选择适合自己的门派的。只可惜,多数少年看到这些只在传说中出现的上门就早已眼花缭乱,根本无心细看,只是奔着即便在八大神州也是口口相传的名门大派而去。

    能够像许半谦这样,到了第一重还能冷静思考的少年,屈指可数。

    而许半谦,以及少数依旧能够保持冷静的少年,自然也落入了那些上门的接引者的眼中,这些始终保持着足够冷静姿态的少年,才是这些上门的首选。

    朱宛清的目标其实很明确,适合女性的门派本就相对较少,朱宛清又是皇家之女,她在大唐帝国获得的资讯也远胜于其他少年,在来到中神州之前,她其实就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

    不过由于许半生交待给她的事情,她也侧立一旁,不着急去那几个她早已圈定的门派。一旦和某个门派双向选择成功,她只怕直接就会被传送离开第一重,自然也就无法获悉许半谦拜在哪个门派之下了。

    有资格进入第一重的少年拢共不过百余人。眼看着很快就只剩下了不足半数,这时候。许半谦才终于迈步朝着一个门派走去。

    许半谦的目标赫然正是与那烂陀寺齐名,十余万年来不断为第一上门的名号争执不休的昆仑剑宗。

    朱宛清立刻传念给许半生,道:“半生哥哥,你家里那个男孩子去了昆仑剑宗。”

    这倒是在许半生的意料之中,许半谦本就有些眼高于顶,十三岁的年纪,在所有有资格进入第一重的少年之中绝算不得顶尖之选,可这却不妨碍许半谦想要加入上门的第一大派。

    结果虽然还未揭晓。可许半生也已经心中有数了。

    和许半生所料一样,许半谦虽然有着极为热忱的心思,但是昆仑剑宗肯定是看不上他这样一个已经十三岁的少年的。昆仑剑宗选择弟子,一向是宁缺毋滥,除非是资质极为适合他们剑宗的少年,否则即便你是十岁便入了先天,也不在他们的法眼之内。

    许半谦感觉到了一种轻视,他几乎是刚走到昆仑剑宗那个接引者的面前,对方就已经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对方显然也早就注意过他,暗中核查过他的资质,许半谦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人选。

    心中暗暗发了个狠。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定要让你高攀不起,但这终究只是一个少年的妄想罢了。

    在那烂陀寺的接引者面前,许半谦也接受了相同的待遇。

    一连五六个门派,都是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许半谦,许半谦简直觉得这帮人都瞎了眼,竟然看不上他这样一个天才。

    不过在旁人眼中,这份屈辱并不明显,毕竟许半谦的脚步甚至都没有停下。就好像是他从这些门派面前走过,丝毫没有试图加入的意思。

    许半谦又停了下来。他扫量着数十个门派的接引者,他终于意识到。光是按照他在来时的路上询问出来的排名选择门派,恐怕自己会一直被这样拒绝下去。

    他是跟着魔变宗的赵强来到中神州的,可能是因为许半生是心变道体,最适合他们魔变宗的缘故,赵强对许半谦始终还带有一丝期望,期望他能够改变主意,是以对许半谦的问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许半谦承受了接二连三的拒绝,终于想起赵强所说的话,门派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还是选择一个适合自己道体的门派。唯有如此,才能让自己的道体得到极致的发展。

    此刻,许半谦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在上门之中挑选更适合自己的心变道体的。

    就在许半谦左右衡量的时候,一个妖艳的女子却主动的向他招了招手,许半谦定睛一看,这是清净天的接引者,双眼朝着这个女子身后的旗帜一看,旗帜之中蕴含的门派简介便呈现在许半谦的眼前。

    清净天名为清净,实际上一点儿都不清净,此派走的是双修之道,而且不是一对一的道侣,而是堪称淫luan的古修之法。

    这个门派的修炼之道,最终成就的多数都是男子,在其修炼过程中,往往是以数十上百,甚至更多的女子的辅助才能达到的。和通常的淫修不同,清净天的修炼之法并不会夺取合修对象的元阳或者元阴,而是相互促进,但是在修炼过程中总是一主一辅,甚至一主多辅,和不同的对象合修,主辅并不固定,完全看彼此之间的生克之道。处于主位的,在合修中得到的好处也更多,而处于辅位的,往往连正常修炼的程度都达不到。

    总得来说,这个门派还是以牺牲多数人的修为作为代价,而使得少部分人突飞猛进,成为修仙路上高奏凯歌之人。

    虽然位居上门,但是清净天却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拥有足够数量的化神真尊而已,元婴金丹的数量跟其他上门远不能比。同时,清净天也为其他上门所不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