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19章 拜师的资格

第0619章 拜师的资格2017-11-11 22:34:38Ctrl+D 收藏本站

    加入清净天的好处显而易见,但是清净天却并不适合所有人。

    加入清净天,其命途无非两种。

    一种是在双修过程中占据主导地位,攫取他人的修为以达到自己修为快速增长的目的。有掠夺者,就自然要有被掠夺之人。虽说这种掠夺并非吸干身体精华死于非命,但是修为增长却极为缓慢。这就是另一种人。

    相对而言,双修之中的主辅并不固定,可那只是在修为相当的弟子之间,彼此只对应自己的生克属性,进行随机配对的修炼。

    可若是门派搞鬼呢?这种所谓随即配对,完全可以操控在宗派手中,他们可以任意的使得一名弟子每次都遇上被他克制的对象,从而使得那名弟子每次都扮演掠夺者的角色。

    除了本身的生克属性之外,门下弟子的心性也是决定双修之中谁为主谁为辅的重要因素。

    越是心存善念,就越难以成为掠夺者,就因为其心中的良善,使之在潜意识之中不忍掠夺对方的修为,或者会对掠夺对方的修为感到愧疚,这显然会极其严重的影响主辅之间的定位。

    所以,最适合清净天修炼方式的人,必须是那种极度自私,为了自身的修为,甚至可以毁天灭地连亲爹亲娘都可以背叛的人。

    清净天很适合许半谦。

    许半谦本就是个急功近利之人,他所需求的,只是尽快的增长修为,而至于其他人的利益受损,对许半谦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心理障碍。

    不敢说许半谦在面对他自己的父母之时仍旧会如此,可至少在面对中神州的这些修仙者时,他是绝不会有任何障碍的。

    加入清净天。对于许半谦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许半谦目前心中有个魔障,这个魔障在将来很有可能会成为阻碍其修为的拦路虎。也就是所谓的念头不通达。

    许半谦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也很清楚。想要破除这个魔障很简单,那就是打败许半生,彻彻底底的将许半生踩在自己的脚下,杀了他,碎尸万段,使其永不超生。

    可是,答案很简单,想做到却很难。而清净天的修炼方式,却无疑成为许半谦达到这个目标的最佳途径。

    许半谦是很清楚的,许半生的资质远胜于他,一个在东神州就竟然能够突破炼气一重天的人,这等资质简直震古慑今。许半生选择了一个不知名的小门派,这给了许半谦一个超越他的机会,可这机会也并不保险,许半生随时有可能脱离那个太一派,加入上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像是太一派这种小门派。是绝对不敢去找接纳许半生的上门任何麻烦的,只能是吃个哑巴亏,顶多找那个上门索取一些补偿。比如一件法宝或者一些灵石。

    想要更有保障的让自己的修为对许半生完成超越,清净天当然是个极佳的选择。

    许半谦对中神州的了解不多,可他也知道绝大多数门派的修炼心法都是走的循序渐进的路子,尤其是在炼气筑基这两个阶段,更是要打下牢靠的基础。个别的如同昆仑剑派和剑气宗这样走的是剑法和剑意的路子,的确算的上是一条捷径,可这种捷径也是要到金丹之后才开始产生分别,炼气筑基依旧要扎扎实实的打基础。

    而清净天不同,清净天完全就是一个速成的地方。而且速成的速度甚至可以由自己决定。只要双修的对象足够,自己的道心道体足够的坚决。数倍于正常的修炼速度也绝不是梦。

    并且,清净天虽然贵为上门。却为其他门派所不齿,不愿与之为伍,这就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许多天才出众的先天,使得他们并不愿去选择这个门派。人皆有羞耻之心,尤其是那些一贯以天才自居的少年,在如此人群密集的地方,选择一个明显为其他门派不齿的门派,这无疑是一个很难做出的抉择。

    而清净天却对这一点感到怡然自得,若是连自己的羞耻心这一关都过不了,又怎么可能指望这个弟子将来足够自私去夺取其他人的修为?

    毫无疑问,清净天是最适合许半谦的门派,至少,最符合现阶段的他。

    至于以后,许半谦微微一笑,心道难道我还不能换一个门派么?

    快步走向清净天的那名接引者,许半谦并未开口,那名接引者却身子一歪,站到了一旁,她的身后,是一名长相极其英俊,星目皓齿的成熟男子,丰神俊朗,完全就是一个浊世翩翩美男子的典范。

    只是,那男子的双眼直视许半谦的内心,就仿佛已经洞悉了他心中的一切。

    男子道:“心中的执念好强啊,只是不知道你这份执念是会让你成为人上人,还是成为他人的炉鼎。”原来,这个男子才是清净天的接引者,而那个女子,不用想也知道是这个男子双修的道侣之一了。

    许半谦也不回答,只是深深一拜,口中言道:“弟子许半谦,愿拜入清净天门下,还请前辈接引。”

    那个接引者微微一笑,又道:“少年,你的心可不诚啊。”

    “弟子精诚之至,前辈何来此言?”

    “你心中想着等你腾达之日,除了心中的执念,便离开清净天另投他门,这还不是不诚?”

    许半谦同样笑着说道:“清净天剑走偏锋另寻蹊径,所要的本就是自私自利之人,我这样想,又有什么不对?”

    接引者点了点头,道:“我清净天最不怕的就是想着日后另投他门的弟子,每一个自认为天资卓越的少年在加入我清净天之前,无一不做你相同之想,可后来,他们无一离开。你可知这是为何?”

    许半谦不假思索,当即答道:“很简单,若是占尽便宜。修为飞涨,离开了清净天,再到哪儿去找这快速增长修为的法子?而若是时而为主。时而为辅,便会总期待着下一次以及以后的每一次都成为主导者。夺取他人的修为。至于那些只会将自己的修为源源不断提供给其他人的垃圾,也不会有其他门派愿意接手,况且他们也不会甘心就此离去。”

    接引者微微颔首,伸手轻捻颌下长须,笑道:“孺子可教。不过,还差了一点点。”

    许半谦一愣,似有不解的看着接引者,冥思苦想半晌。也无法获知接引者所言的差了一点是哪一点。

    见许半谦确实想不出来了,接引者这才说道:“我清净天行的是双修之法,摒除修炼本身,这过程也是所有修炼之法中最为舒爽的。左道旁门之中虽也有些奉行双修的门派,可唯有我清净天的双修之法,绝不伤害修仙者本身分毫,只是在修为上体现不同而已。修炼本是件极为快乐的事情,再加上男女之间的欢愉,这等美上加美的修炼之法,已经足以留下绝大多数弟子了。这些说是说不明白的。等你开始运行我清净天的修行心法,你自会知道其间妙处。况且,我们清净天也是上门之一。不惮于得罪我们的,哼哼,也没有几家。”

    许半谦赶忙点头,顺势拜倒在这名接引者的面前,他也听得出来,这名接引者的意思就是已经准备好收下他了。

    “弟子许半谦,拜见清净天前辈,只是还未请教前辈高姓大名?”

    那接引者微微笑着,显然是很满意许半谦的表现。他道:“吾乃华博引,希望可以尽快在内门看到你。”

    华博引直接说的就是内门。这是要达到筑基才能进入的地方,也只有入了内门。才会成为清净天真正的弟子,拜入某人门下。而在外门,无论是先天还是炼气,是连拜师的资格都没有的。

    这就像是读书人一样,当你什么功名都没有的时候,自然就只能在私塾或者公学里读书,公学毫无疑问,一个老师至少要同时面对数十名学生,私塾好一点儿,可一名老师至少也得同时收下十几个学生。

    想要单独拜师,少不得也得先有个童生的身份,甚至童生还远远不够,多数情况下,只有考上了秀才,才会有饱学大儒愿意收下这样一个门生,至于想要得到饱学大儒的单独传授,那还必须是秀才之中的佼佼者才行。

    在中神州的门派之中,大多如此。当然,那些小门派因为本身的实力就很有限,是以很多都把内门的门槛设在炼气期之中,这会根据门派各自实力不同做出调整。而在上门,甚至是旁门和左道,都是至少要到筑基才有资格进入内门的。

    很多上门,甚至是即便达到了筑基,也还要经历一些考核,考核通过了才被允许进入内门呢。筑基只是叩响内门的敲门砖,能否打开这扇门,还得看综合素质。

    这就是上门,在小门派和散修之中甚至已经可以耀武扬威的筑基,在上门甚至有可能连进入内门修炼的资格都没有。

    在收下许半谦之后,华博引就直接收了摊,此前那名妖艳女子,顿时笑脸盈盈的抱住了许半谦的胳膊,笑容里带着极度的****,牵引着许半谦跟随华博引而去。

    华博引从怀中取出一艘小船,就像是一个模型一般,但却精致的很,活脱脱就像是一艘完整的大船被缩小了一般。

    这是和飞车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交通工具,名唤飞舟,特属于中神州,价值极其昂贵,绝不是飞车那种低量级能够比拟的。

    飞车就是普通马车的大小,而非洲,却俱是巴掌大小,最大的也不过胳膊长短,可其间能够容纳的,却至少也是飞车的数十倍。

    飞舟本身,就是一个次元空间,芥子须弥,华博引取出的这只飞舟,装上二三十人也不会觉得拥挤,并且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而这,只是最基本的个人飞舟,在中神州,还有那种专门负责大范围运输的大型飞舟,一条船上,足足可以装下数万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