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1章 祸从天上来

第0631章 祸从天上来2017-11-11 22:34:53Ctrl+D 收藏本站

    正酉时,三声钟响,悠扬静远,已经回到屋中的许半生听到各式脚步声,这是于道堂受教的外门弟子回来了。

    道堂受教,一个月只有一回,倒是并不强迫外门弟子皆去听从内门弟子教诲,但是为了自身的修炼,几乎还从未有过哪位外门弟子不去聆听前辈的经验之谈的。

    世人谈起修炼,往往总是说起那些一经闭关就几个月乃至数年数十年的,可那是跟随修为而定的,外门高不过炼气期,低只是先天的这些弟子,即便全心修炼,也很少有能半个月不出关的。而且,由于初登仙路,在修炼过程中产生的疑问实在太多,彼此之间的交流虽然可以解一部分惑,可更多的还是要在道堂之中才能弄个明白。

    是以除非是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只是在等待每年那个特殊的时间完成内门的考核才能进入内门成为正式弟子的人,其他人都不会放过这一个月一次聆听内门前辈教诲的机会。在道堂传道之人,至少也是筑基中期以上,内门是不会派出筑基初期的弟子来传道的。有时候,甚至会是金丹传道,那就更加要去聆听教诲了,光是在金丹的威赫之下感受一下其成丹之后的气势,对于修炼就已经有莫大的好处。

    原本许半生并不关心其他外门弟子,他并不是来交朋友的,而且朋友这种事,始终是投缘才行,他性子一向清淡,并没有呼朋唤友的习惯,也更加不习惯去主动的结识某些人。

    在这片天地之间,许半生本就是个孤独的行者,虽然看上去和这个世界的人类没什么不同,可许半生自己的心底。却始终存在着一种隔阂,他清晰的知道自己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他选择修仙的目的。也跟这个世界的其他修仙者并不相同。

    修炼是为了什么?

    答案众说纷纭。

    有些人会说是为了得道。

    有些人会说是为了长生。

    有些人会说是为了神通。

    有些人会说是为了更加强大。

    还有些人,甚至根本就回答不出来自己为何要踏上修仙之路。他们不过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大家都在尝试着往修仙途上走,他也便随众而行,自己根本都没有想过为何要修仙。

    而许半生,却拥有一个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答案,他修仙的唯一原因,就是要自成一个世界,让林浅等十人可以和他共享一片蓝天。呼吸同一口空气。

    可许半生不主动,不代表就不会有人主动的找上他。

    坐在屋里,许半生喝着茶水,虽然只是普通的茶水,可跟在东神州的时候所喝的茶完全不同。

    许家是东神州赫赫有名的修行家族,无论是声望还是财富,都堪称东神州最顶尖的家族之一,许半生的父亲许如轩又是下一代族长最有力的争夺者,许半生在家里喝到的茶水,自然也是最顶尖的茶叶泡制而成。

    在地球上的时候。许半生也没少喝昂贵的茶叶,可跟在许家的相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

    而今天这杯茶。却又让许半生感慨造物者的神奇。

    这茶叶之中,竟然蕴含着丝丝的灵气,虽然只有一丝,可却使得茶叶的滋味变得异常的美妙起来。

    喝茶的同时也是一种修炼,虽然这丝灵气几等于无,可却爽口顺滑,齿颊留香,一口下去,只觉得世间茶水莫不过如此。只有这一杯才配被称之为真正的茶水。

    一边品味着茶水之间那丝若有还无的灵气,许半生一边小心翼翼的捕捉着它们。然后将其炼化,留存在自己的气海之中。

    耳中听到屋外有人在轻声议论。

    “这就是今年唯一的新来者啊。我来看看,他叫个什么名字。”

    脚步声响,两步之后便停了下来,房门外的门框之上,挂着一个小小的木牌,木牌上写着许半生的姓名以及现在的修为等级。

    “许半生……”那人一字一顿的读出了许半生的性命,随即咦了一声,似乎很是惊讶。

    另一个声音响起:“许半生,炼气一重天……”

    又一个声音响起:“十六岁。”

    随即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显然,这几个人都被许半生如此年轻竟然就已经迈入炼气期而感到无比的惊讶。

    “是个散修吧?”有人疑惑着说道。

    “散修怎么可能十六岁就达到炼气期?你看外头那些散修,连饭都吃不饱,整天都为了一口灵谷奔忙,哪有什么时间修炼。”

    “可是十六岁,应该不是今年的新人吧?”这个新人,所说的肯定是指刚刚来到中神州。

    又有人猜测:“也不是没可能,或许在下边的大比之****还是十五岁,就在来到中神州的这段时间里刚好满了十六岁呢?”

    “这怎么可能?你见过一个差一两个月就满十六岁的人,好不容易才突破先天,然后在这一两个月的路途之中就能突破炼气期?”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也太奇怪了。十六岁的炼气一重天,至少也是个单灵根了吧?就算上门不选走,左道旁门怎么可能不要他,偏要来咱们这个小门小派……”后边的声音越来越小,就像是嘀咕一般,看来他也知道自己在太一派里说太一派太小不是太合适。

    “哎呀,这么费劲猜什么猜啊,直接敲开门问问他不就得了?”

    立刻有好几个声音同时反驳:“不管怎么样,十六岁就炼气一重天,终归算是个天才了。这种天才,你觉得他会告诉咱们实话么?”

    “天才怎么了?天才也是新人,新人就该孝敬孝敬我们,咱们当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问他几句话他还敢不回答了?”

    这位说归说,可真让他去敲门,他也没那个胆子,虽然他已经是炼气三重天的修为。可他也知道师门对于一个十六岁的炼气一重天会有多重视。

    许半生笑着摇了摇头,这还真像是某个作家说过的话那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不找事,也往往有事找上门来。

    外头依旧众说纷纭。门上一块小小的木牌已经引起了外门诸多弟子的注意。

    正在嘈嘈切切的时候,一个声音穿透了所有的议论,高声说道:“都给我让开。”

    外边瞬间安静了,许半生有些奇怪,难道是有内门的人来了?

    随即,许半生的脸色变了,因为他这间屋的房门被人暴力的一脚踹开,一股威势顿时被送进了屋中。

    许半生再也不能好整以暇的喝茶。被人踹了门,他总归是要看一看的。无论他多不想惹麻烦,可这踹门之人显然是来找麻烦的,他总归是要面对。

    放眼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大约二十来岁的青年,脸上挂着愤怒的表情,正用一双牛眼瞪着自己。

    许半生很奇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这个人,他到现在为止还没跟任何外门的弟子接触过呢。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来人一指许半生,很是气焰嚣张的说道。

    许半生缓缓点了点头。他注意到除了有几个人跟在那个青年身后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经自觉的闪到了一旁,不用走出去。也知道自己房门外已经围满了人,但却都不敢靠近这名青年身边三尺之内。

    “既然是新来的,我就教教你作为一个新人应该知道的规矩。先去给我打一盆洗脚水来!”那人很是倨傲,又带着不屑的说到,旁边的弟子眼神之中已经带有少许对许半生的担忧,而他身后的那几个人,则是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许半生还是淡淡一笑,开口说道:“你没长腿又要洗个什么脚来?”

    虽说许半生并不想惹事,甚至他根本就不想多跟这些人来往。只被太一派这种不知名的小门派选中的弟子,根本就不是许半生应当关注的对象。除非遇见特别合眼缘对脾性的。否则许半生还真是无意跟这里任何人交什么朋友。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许半生修炼的目的跟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位面上。天赋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自然就不想跟这些人有什么太多的交集。

    可这并不意味着许半生就可以容忍有人如此挑衅。

    纵然不知道这家伙犯的什么病,发的什么疯,莫名其妙的也能上门挑衅,可许半生也绝不会允许有人如此,若是这一次示了弱,以后恐怕天天都会有人如此。

    听到许半生的话,那人明显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是许半生说他若是有腿就该自己去打水,让别人打水就意味着没腿,没腿自然也就不用洗脚了。

    青年大怒,他显然是没想到许半生一个新人竟然胆敢如此嚣张。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那青年微虚双眼,身体的威压更显恐怖。

    许半生能够感觉的出来,这青年的实力至少也是炼气五重天以上,他已经感受过炼气四重天的威压是什么模样,许如脊虽然天赋不佳可也是实实在在的炼气四重天,这青年的威压犹在许如脊之上。

    “我说,你没长腿就不用洗脚了。今日你踹坏我的门,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必须把这扇门给我修好。”许半生的语气丝毫不带半点火气,犹如在拉家常一般,可话里的意思,却让那青年暴跳如雷。

    “小子,你找死!”青年手臂一伸,原本二尺左右的手臂陡然延长,就像是橡皮做的一般,伸向许半生,朝着许半生的咽喉抓去。

    许半生双眼微寒,毫不犹豫的就拔剑在手,寒铁软剑散发出冰冷的寒意,直朝着那青年延长的手臂斩落下去。

    青年急忙缩手,许半生这一剑也落了空。

    周围一片哗然之声,许半生胆敢反抗已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青年竟然出手,也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当然,让他们最为惊讶的,是许半生竟然动了兵刃,而且,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许半生所持的寒铁软剑,绝对是一件法宝,以后绝对是可以用来炼制本命飞剑的东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