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2章 冰冻的火焰

第0632章 冰冻的火焰2017-11-11 22:34:55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寒铁软剑的出现,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倒不是说寒铁软剑散发出无上威势,展现出一个超级法宝的威能,震惊了这帮外门弟子。其实即便寒铁软剑真的是无上法宝,就凭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也不可能看出些什么。

    在太一派,或者说在随便一个什么门派,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门中弟子的争斗,除非是双方约战,在师门长辈的监管之下上了擂台,否则是不能轻易动兵刃的。

    别说这把寒铁软剑一看就是神兵利器,甚至是件法宝无疑,即便只是一把凡铁打造的小小匕首,也是绝对不许出现的。

    在外门之中,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弟子,年轻气盛之下,意气之争在所难免。修仙之道虽有修心养性之效,可修仙除了追求长生之外,还有增强实力之功。有了实力用来干嘛?当然不全是为了除魔卫道,处理纷争和解决纷争,靠的全都是武力一途。

    对于门下弟子之间的争斗,甚至大打出手,只要不闹的太过分,师门长辈基本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修仙之人若是连血性都没了,这仙不修也罢。

    可这毕竟是同门之争,就像是同一个家族的兄弟之间一样,尤其是在中神州这种基本不受律法约束的地方,杀人实在也只是家常便饭,若是对动了兵刃也不闻不问,估计每个门派都不用其他门派挤兑,自己就先杀的血流成河了。

    对于在同门争斗之间动用了兵刃的弟子,任何师门都是绝不姑息的。

    轻则废去修为,逐出师门,重则放逐天外天或者时空乱流的夹缝,这在太一派是被写进了门规之中的。

    许半生此刻竟然掣出寒铁软剑。二话不说就斩向那青年,一上来就是要对方命的姿态,这叫同门的弟子们如何不大惊失色?

    那青年见状。不怒反笑,脸上顿时浮现喜色。

    这绝不是怒极而笑。而是他真的笑了,他原本以为也只是让许半生多有难堪,让他今后在外门的日子不太好过,却没想到许半生刚刚入门就触犯禁令,这可是自绝仙路的行为,他又如何不开心呢。

    即便是许半生被废去修为逐出师门也早已于事无补,可这至少可以让那青年出得一口恶气。

    可是他却并不知道,许半生并非冲动之人。如果不是有把握逃过责罚,他是绝不会如此行事的。

    许半生看似冲动之下拔剑相向,而实际上,他早已经过了深思熟虑。

    第一,他来到太一派还不过半天而已,一切门规他都还没有受教,不知者无罪,即便是掌门亲来,也不可能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任何事责罚于他。

    第二,许半生深知自己必然引起了内门的极大关注。从目前所受的待遇来看,很可能在内门之中多有争议,但不管争议如何。太一派绝不会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就放弃他这个天才,这是肯定的。

    第三,别人生怕引来内门的那些前辈,更怕掌门亲自前来,可许半生不怕,他的目的甚至就是为了引来掌门,至少也得是个在外门可以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人。

    今天这事儿,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青年为何要针对他,可若是不从根子上解决。今后的麻烦必然少不了。许半生可没那么多时间跟这帮人缠磨。说句难听的,这帮人里。今后的成就都极其有限,高不过元婴而已。化神都几乎不可能出现,更多的,甚至连金丹都无法成就,仅仅在筑基期内就会寿元结束,重入轮回。而许半生,可是一路奔着飞升仙庭的目标而去的,他哪有时间浪费在这帮人身上?

    青年退去,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许半生尽收眼底,他在出剑之前其实就已经分析过,一个门派之中,很可能是会绝对禁止门下弟子动用兵刃的。可是他依旧这么做了,现在看到这青年脸上的阴险笑容,许半生就更加确定这一点。

    而见许半生横剑胸前,也并不上前抢攻,那青年双眼一虚,心道此刻很可能已经有人通知了内门的那些人,即便没有,这里周围足有百余号人,肯定也早就有人将这事儿传到其他院子里去了。而整个外门想要传遍这件事,也无需多少时间。他相信,一盏茶的时间内,就会有内门的掌门赶来。如果仅凭刚才那一剑,或许还无法让许半生遭受太过严重的责罚,毕竟他今天才刚刚入门,自己又实在强过他太多太多,情急之下一时失控,被敷衍过去也并非没有可能。

    于是他心中暗暗一哼,心道你既然已经拔剑在手,我若是不成全你,那岂非对不起今日这局面。

    口中念动法诀,手里也结起了一个简单的手印,这手印旁人一看,顿时有人惊呼:“这是大火球术,仇师兄又要使用大火球术了。”惊呼之人,话语之中竟然带着丝丝的羡慕,就仿佛这个大火球术是个不常见的法术,而且他们这帮人里除了这个青年并无其他人可以修成。

    很快,在青年的双手之间开始出现一束小小的火苗,那火苗碧青之色,很快就凝成了一个火团。

    青色的火团看上去倒并不像是火焰,反倒有些像是水球一般。只是在火团的中央,却有一点淡淡的白色,以预示着和水球的不同。

    “疾中!”青年最后口中吐出二字,他对自己的大火球术很有信心,控制的也很好,即便是许半生完全不加反抗,也只是让他犹如火烧烤炙,仿佛置身猛火之间,经受些煎熬罢了。

    火球术需要加上爆裂术,才能形成真正的威力,重创对手。

    普通的弟子很难将火球术和爆裂术分开使用,若是凝聚完手中的火球却不使用爆裂术的手段的话,那么这火球不等出手就会消散,即便是出手之后,也顶多飘出去半尺的距离就会熄灭。没有丝毫用处。

    可是这个青年不同,他在同门之中,一贯就以对火的控制闻名。当控火的本事到了一定的阶段,才能够将火球术和爆裂术分开使用。太一派的外门之中。其他弟子,偶有对控火颇有心得的弟子,可他们顶多在小火球术上,能够将相辅相成的爆裂术分开,大火球术是绝对无能为力的。而这个青年,则已经达到可以单独控制大火球术的阶段,外门中的比试,他经常用这样一招。使出大火球术将对手控制住,然后爆裂术在手含而不发,使得对方在饱受煎熬的同时,也会被判定失败。因为只要有眼睛的,都可以看出,如果这是真实的对战,只要他将爆裂术瞬发出来,那么在火球之间品尝烤炙之苦的那个人,至少也是身负重伤,严重的甚至可能直接惨死。爆裂术含而不发。意味着这个青年手下留情了。

    这,当然是要判定他已经胜出的。

    今天使出这大火球术,青年一是有心卖弄。而是感觉到许半生手中的寒铁软剑有天然冰属性加成,情急劈砍之下,是有机会破掉自己的大火球术的。而当许半生经受了烤炙之苦之后,他一旦破出,必然会怒而出剑。

    青年对于自己的大火球术也是有着足够的信心,他坚信许半生即便破了自己的大火球术,也需要一小段时间,到时候,有很大的机会在他向自己出剑的时候。内门的师长前辈刚好赶来,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到那时。许半生绝对是百口莫辩,若是青年再故意假装不敌。受了些伤,许半生就算是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看着那足有南瓜大小的火球朝着许半生笼罩而去,瞬间将许半生的身形吞没其间,青年再度得意的笑了。

    只是,他的笑容还没完全在脸面之上绽放,就已经急剧收缩,浮现出一股难以置信的神情。

    只见许半生软剑一挥,一股冰寒砭骨的气息顿时冲天而起,那不过两指宽的剑身陡然变得仿若大腿粗细,身体周围的空气变得犹如数九寒天,让距离许半生足有十余丈距离的青年都感觉到如坠冰窖。

    他引以为傲的大火球术,那碧青的火焰顿时像是凝固在了天地之间一般,许半生胸前白光一闪,那些火焰便顿时四分五裂,向四周碎裂飞溅,吓得围观的弟子们纷纷四散,生怕被这四溅的火焰沾上自己的身体。

    火焰落地,竟然噼里啪啦发出清脆的声响,众人定睛望去,这才发现,那些火焰竟然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虽然还保持着燃烧的形状,可已经完全不动了,犹如一块块的冰块,是以落在地上才会发出响声。

    众人骇然,这是什么招数?没听说控冰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竟然可以将火焰冻住。

    青年更是大惊不已,对于眼前的一切完全无法接受,尤其是他很清楚的看到许半生举剑之时那暴涨的剑气,即便是他如今已经炼气六重天的修为了,也着实无法爆出这样的剑气来。作为外门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他很清楚刚才那股剑气意味着什么,那需要多么庞大而精纯的真气啊,才能形成如此强大的剑气。

    难道说,这个新来的家伙,比自己的修为还要高一些?

    可是,从他身上传来的气息,却分明只是一个刚刚达到炼气期的人才能拥有的啊!

    青年不甘心如此,心生恶念,不等许半生仗剑而至,他再次抢先出了手。

    双拳之间,已经隐约带有雷电闪耀,青年扑向许半生,他绝不相信许半生这样的年纪真的能比他还要强大。

    可是,半途中一道身影冲了出来,挡在许半生的身前,双手犹如两扇门一样平平一挥,向两旁开去,在他的身前,便出现了一道气墙,其间仿佛肉眼可见看到空气的流动,扭曲压缩,形成了一道防御。

    青年双拳轰在气墙之上,气浪翻滚,这气墙虽然迅即消散,可也挡住了青年的这一招。

    “仇魂师兄,对于一个新入门的师弟,你一上来就用上了大火球术,也未免有些太欺负人了吧?”挡在许半生身前的这名弟子,开口说道。(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