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3章 积怨已久

第0633章 积怨已久2017-11-11 22:34:56Ctrl+D 收藏本站

    此刻的仇魂,绝对是有苦难言。

    大火球术虽然对于修为要求很高,对控火的能力也要求很高,能够单独使出这一招极其彰显一名修仙者的实力。可实际上的攻击力有限,属于试图强行用自身的修为去碾压对方的举措。

    一般情况下来说,大火球术被破,这也没什么,无非是碾压失败。可许半生破除仇魂的大火球术的手法闻所未闻,其他人当然看不出什么,可仇魂自己却很清楚,他的大火球术中蕴藏有自己的真气,若只是火焰消散,那些真气自然会回到他的气海之中,可许半生这种手法,却让那些真气不再回归,仇魂自身也就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噬。

    他深知自己必须立刻打败许半生,唯有如此才能迅速的让许半生的术法失效,从而使得那些散落一地的火焰解冻,这样他才能回收自身的真气。是以他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动用了引雷拳。

    可万万没想到半路上竟然杀出一个程咬金,竟然替许半生挡住了他的这一拳,虽然气墙已经消散,可仇魂此刻真气大损,也是无力再重复刚才那一招了。

    以他现在的状况,可以说,随便一个炼气三重天的弟子就能轻易的打败他,而站在他面前,替许半生挡住他的,却是一名炼气五重天的弟子。

    “泛东流,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仇魂脸色铁青,竟然有些气急败坏了,但却又不敢出手,泛东流跟他一直都不太对付,却从未被他放在眼里,实力上的优势决定了仇魂一贯视泛东流为无物。可是今天,泛东流也不知道是否看出他体内空乏,竟然挡在了他的身前。

    泛东流比仇魂的年纪还要大上几岁。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了,不过炼气五重天的修为。在太一派的外门之中,也还算是佼佼者之一。但是在中神州,一贯是以实力为尊的,谁的修为更高谁就是师兄,而一旦进入筑基期,就已经可以做外门弟子的师父了,到了金丹,甚至都会被外门弟子称之为老祖。

    “仇魂师兄。我自然是不敢跟你动手的,只不过你这样欺负一个新入门的师弟,似乎也有所不妥。”泛东流表现的很平静,丝毫不为仇魂之言所动,只是坚持将仇魂的行为定位成他欺负新人。

    仇魂虚着双眼,眼中尽是仇恨之意,他道:“泛东流,你少在这里冤枉我,我何时欺负他了?是他不分长幼尊卑,出言不逊在先。我作为他的师兄,难道还没有资格教训教训他?”

    泛东流微微一笑,道:“若真如此。东流自是不敢阻拦,师兄你一出现就将这位新师弟的门踹坏了,哪怕是个泥人儿也会有三分火气。这件事,只怕是到了内门,也是师兄你有所理亏吧?”

    仇魂狠狠的瞪着泛东流,一时间倒是难以反驳,的确,他连许半生的面都没见到,就直接踹飞了许半生的房门。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的确是在欺负新人了。

    “泛东流。什么时候轮到你对仇魂师兄指手画脚了?你别以为你前些日子晋入到炼气五重天就得意忘形了,不想以后自己倒霉。就少管闲事。”

    从仇魂的背后,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之一指着泛东流倒是直接就威胁上了。

    仇魂听罢此言,倒是回过头深深的瞪了那人一眼,心道这种话私底下说说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特么是猪队友么!

    而在人群之中,此刻也有人走了出来,站在泛东流的那一边,开口说道:“不平之事,自是人人都可以出面拦阻的。倒是你,刀狂,你这样对东流师兄说话,我可以认为你是狗仗人势试图威胁东流师兄么?”

    “你敢骂我!?”那个叫做刀狂的弟子勃然大怒,若不是说话之人实力超过他,他早就上前教训对方了。

    “牛凳师弟,你说话最好还是小心着一些,就算是我不小心力道失控敲坏了这个新入门的师弟的房门,难道他就能对我如此不敬么?”仇魂毕竟是在场所有弟子里实力最强的,心机也多一些,还不至于像是刀狂那样傻乎乎的什么话都敢说。他这一句话,就把踹门变成了不小心敲坏了门,结果虽然没什么分别,可意义就不一样了。这里都是先天以上的修仙者,随便走出来一个,也都可以轻易的一掌将一扇木门拍飞,踹门显然是有意挑衅,可敲门么……这就要看怎么说了。

    牛凳是个极为耿直之人,剃了个光头,此时稍稍长出少许头发,头皮上一片青色。身材瘦长,面色黝黑,刚才泛东流若是不出手,他只怕也憋不住要出手。

    此刻见仇魂颠倒黑白,他也冷哼一声,道:“仇魂师兄真是耍的一张好嘴,我看你倒是应该去修口中剑,你为何找这位新师弟的麻烦,难道你以为真的就没有人能看出来么?不过是因为你修为比大家强,没有人说出来而已。他们怕你日后报复,我牛凳却不怕。仇魄的离开,仇魂师兄你一定很是恼火吧?他可是你一奶同胞的亲大哥,只可惜在修炼上没什么天赋,虽说也在三十岁之前达到了炼气一重天,可数年来毫无寸进,今日是这位师弟入门,他不得不离开师门。可即便没有这位师弟,你那个大哥也不过只是苟延残喘一年罢了。你不去想当初是谁犯下大错而你大哥却为你承担了一切,致使他这么多年修炼付诸流水,如今不得不断绝仙途黯然离去。却反将你当年之错怨怪到这位新师弟的头上。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念头通达了么?那是你自己犯的错,必须由你自己承担这个恶果。”

    牛凳一番话,引起周围百余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此前仇魂一脚踹飞许半生的房门,大家其实就心知肚明。

    虽然太一派在中神州只是个不知名的小门派,可毕竟这十万年来也曾出现过返虚真一,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的。因此。即便是对于外门,也并非没有限制。三十岁之前达到炼气一重天方可继续留下修炼,可二十*岁才到炼气的。也早就注定没什么前途了。这样的弟子留在门派之中,无非是浪费灵石和其他资源。是以,一旦有新晋弟子入门,这一类的弟子就要离开太一派,或流浪在外成为一名散修,或回到八大神州的来处,对外倒是还可以以太一派弟子自居,可半点门派福利都是再也享受不到了。

    仇魂的大哥仇魄,比仇魂大了十一岁。如今已经接近四十的年纪了。

    按照他的修为,早在几年前就该离开太一派,也只是考虑到仇魂算是外门之中颇有希望进入内门的弟子,是以才勉强让他在外门又多留了几年。

    今年也着实没什么合适的人选,再这么徇私下去,只怕其余弟子不服,所以在许半生进门之前,仇魄就离开了太一派。

    为此,仇魂虽和许半生素昧平生,连面都没见过。可他却将自己大哥被赶出太一派的事儿,记在了许半生的头上。

    这件事,太一派外门的弟子几乎都是心知肚明的。可谁也不敢说,却不曾想被牛凳彻底挑明了出来。

    而许半生此刻,也终于明白了为何仇魂会自己有莫名的敌意,这不由让许半生觉得好笑,这真是无妄之灾,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仇魂听罢此言,也是脸色一变再变,那脸色阴沉的都能滴下水来。

    他双眼之中满是阴鸷之色,这一刻。他连吃了牛凳的心思都有。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牛凳你说话要有凭有据。再敢这样大放厥词,休怪我翻脸!”

    牛凳不屑的看了仇魂一眼。他既然敢站出来说出这些话,自然就是考虑过后果。

    对于仇魂的不满,牛凳也是由来已久了,这家伙在外门之中一贯的目中无人,别说是他们这些修为不如他的,即便是那些修为强过他的,他也仗着自己比较年轻,内门的师长较为看重,全然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今天这件事,缘由是因为许半生,可也代表着牛凳心内长期积压出来的对仇魂的不满,只是恰好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爆发了出来而已。

    “刚刚欺负完新师弟,现在就想要来欺负我了?仇魂师兄,你未免也自恃过高了吧?!”

    仇魂向前走了两步,满心的怒火已经化作无尽的威压,全面的朝着泛东流牛凳以及许半生这边压制了过来。

    牛凳也是不甘示弱,立刻也释放出威压,但却明显处于下风。

    泛东流赶忙也将自身的威压释放出来,两个炼气五重天,这才勉强跟仇魂打了个平手。

    狂刀和另一名早就站在仇魂那边的弟子,彻底的站在了仇魂的身后,而泛东流和牛凳那边,也出现了几名弟子。

    不大会儿工夫,院中百余名弟子就已经化作两派,虽未动手,可院中的气氛却是剑拔弩张,极其的紧张,任何一点儿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将今日的局面演变为一场群殴。

    许半生深知自己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人缘,更加没有这么强大的号召力,说白了,他在这里除了万良之外,一个真正的熟人都没有,非要说熟悉一些,那也是内务府的总管师邪,这个院子里的人,他连一个都没见过,哪里又会有什么人缘有什么号召力了?

    之所以局面会演变如此,完全是因为仇魂和泛东流原本就是对立的双方,彼此之间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只是恰好双方都认为自己找到了合适的突破口,将脸面撕开了而已。

    但是不管怎样,泛东流和牛凳都是牢牢的站在许半生这边的,许半生也对他们的仗义执言多有感激,即便其实他并没有真正的把此间实力最强的仇魂放在心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