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4章 偏袒

第0634章 偏袒2017-11-11 22:34:57Ctrl+D 收藏本站

    正在众弟子针锋相对之际,远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张一百那小子今儿传给你们的道,看来你们都领会颇深啊,这是要准备证道了么?”

    声音由远及近,只在一眨眼间,一道身影出现在对峙的双方中间,威风凛凛,犹如战神降世。

    此人上半身近乎裸赤,只有两条皮带交叉从肩头而下,皮带越有手掌宽度,上边密密麻麻镶满了各类宝石,却都光华内敛,丝毫不夺人眼目。

    肤色黝黑,胸前满是黑毛,脸上满是硬茬胡须,黑黪黪的脸上满是严厉之状。

    下半身一条宽大的长裤,脚踝处紧紧扎起,一双沾满泥的草鞋,脚趾甲缝里满是黑泥。

    这副尊容,看上去不像是个修仙者,倒像是个刚从田地里干完农活回来的农夫,要是让这家伙当中神州的形象代言人,估计也就没人会愿意来修仙了。

    仇魂刚想开口,来人却又一指许半生,道:“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天……”该是想说天才二字,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改口道:“新来的那个炼气一重天?你来给俺说说,你初来乍到的这是要干嘛?”

    许半生并不像其他弟子那样显得诚惶诚恐,而是不卑不亢的半转过身,指了指那扇碎裂的房门,道:“正是因为初来乍到,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所以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房里,想着怎样才能跟先入门的师兄师姐们认识一番。可没想到弟子还没想出一个恰当的方法,这门就被人给踹成这样了。弟子也不知这位师兄为何这般莽撞,可还没等弟子问呢,这位师兄就让弟子去给他打盆洗脚水。弟子十分好奇,看他明明手脚俱全。为何要让旁人帮他打洗脚水?于是便怀疑这位师兄看似四肢健全,实则恐怕落下残疾。既是残疾也便用不得洗脚水了,弟子也是这般与他分说的。结果这位师兄就勃然大怒。要对弟子动手。弟子虽不才,可泥人也还有三分土性。这又是踹门又是主动挑衅,弟子便也与这位师兄动了手。其后这两位师兄看不惯他的作为,仗义出声。情况便是如此了。”

    那汉子听罢,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瞪着许半生,似乎想分辨许半生话中虚实,许半生自是不惧,施施然与之对视,汉子再看仇魂。见其目光略有闪烁,心里便也知道了个大概。

    “仇魂,他所言,可俱为实言?”

    仇魂不敢怠慢,赶忙双手合在一处,先给这汉子鞠了个躬,这才说道:“虎前辈,弟子只是敲门时一时用力过猛,并非有意破坏他的房门。让他打洗脚水也只是对新入门弟子的一个玩笑罢了,弟子和诸位师兄师弟入门之时。都是如此。弟子之所以对其动手,是因为他竟然对弟子拔剑相向。本门弟子即便是有争端,也是绝不能动用兵刃的。他一个新人。竟敢对我加以斥责,让我将其房门修好,且不等弟子解释便横剑胸前。弟子也是本着门规行事,还望虎前辈明察。”

    虎同方眉头微微一皱,他是何等修为,岂能不知仇魂这话里避重就轻不实不尽之处?但是一来新人被刁难也的确算是太一派外门的潜规则之一,别说外门,就算是从外门新入内门的,何尝又不是如此?二来。许半生竟然出手便动用了兵刃,且不管是谁先动的手。光是这一条,就已经落人口实了。

    一对虎目又转而望向许半生。道:“你用了兵刃?”

    许半生坦然承认,道:“他一个炼气六重天向我一个炼气一重天下手,所以我就应该安静的等着被他打死?”

    这话说的虎同方一愣,仇魂心中暗暗得意,心说只要你承认了便好,即便你不承认,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也跑不了。

    可是许半生这话说的多少有些俏皮,周围围观的弟子一个个面皮扭曲,离得最近的泛东流还好点儿,牛凳本就是个火爆脾气,性格外露的很,此刻听到这话,直接忍不住笑出了声。

    虎同方有些不知如何接许半生的话,站在许半生的立场上的确如此,他还算好点儿,好歹已经是炼气一重天了,这要是个先天,遇到仇魂这样的炼气六重天,只怕一招之下就会神魂受伤了,不动兵刃,又怎么可能。以往之所以没有爆发这样的状况,九成以上都是因为初入门的弟子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许半生这样直接就在炼气期内的,一个先天,再怎么心气高,也绝不可能去顶撞一个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师兄。

    可以说,许半生这样的情况已经是绝无仅有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就更是从未有过。欺负新入门的弟子这几乎可以算作是一个传统,基本上还都是一群老弟子合伙欺负一个或者几个新人,光是人数上就已经形成足够的压制,新弟子又怎么可能生出反抗之心?无非也就是逆来顺受。

    相比起仇魂所言是许半生先动了兵刃他才想要出手教训他一番,虎同方还是更愿意相信许半生所言的,是仇魂先动手,他唯有掣出兵刃才能挡住仇魂的一击。

    可即便如此,也不成为许半生就可以动用兵刃的理由,这是门规之中严令禁止的。

    虎同方感到了为难。

    好在牛凳很知情达意的一笑,倒是给了虎同方一个突破口。

    “牛凳,这有什么可笑的么?”虎同方凛然一怒,浑身的威压顿时显现无疑,筑基八重天的修为压得在场一百多人都喘不过气来。

    牛凳浑身一个哆嗦,再也不敢有任何表现,虎同方又问:“牛凳,你适才可曾目睹全程?”

    牛凳心中暗暗出了一口气,心道虎同方应该不会责难自己,也是不敢怠慢,赶忙说道:“仇魂根本就是因为他亲大哥按规离开了师门,因此记恨新来之人,此人是他也好。是别人也一样,总之仇魂就是要通过羞辱新入门的弟子来顺他自己的意。敲门能不小心把门敲成这样?那他也别修炼了,这点控制能力都不具备。弟子觉得还是废了他的修为逐出师门比较好,省的他以后经常的不小心。”

    百多弟子之中。不少人本就因为许半生那句话苦苦憋着笑意,此刻被牛凳这么胡搅蛮缠一番,直接就绷不住了,一个个都免不了笑出了声。

    虎同方一个环视,威压更甚,直接压得那些弟子不得不竭尽全力来抵抗这份威压,再也没有半点笑意。

    “油嘴滑舌,哗众取宠。俺让你说这些了么?牛凳,你一会儿自领责罚,本月月规灵石罚没,面壁十五日。”

    牛凳也不敢反驳任何,苦着脸跪倒下来,口中说道:“弟子谨遵虎前辈之命。”

    “说说你看到的。”虎同方责罚归责罚,总归还是要为许半生开脱的,他也看出来,牛凳是对仇魂早有不满,今日帮许半生开脱的任务就要落在牛凳身上了。

    这也是虎同方无可奈何之举。换成其他弟子,不管是否情有可原,他也绝不会如此。可是许半生不同。内门早已传遍了,今年外门来了个亘古难见的天才,在东神州就已经自己达到炼气一重天了,他去年就已经迈入先天,只是灵根虚弱的犹如废物,可是今年,他的灵根却自行成长,虽还只有普通人的资质,可明显未来不可限量。

    爱才这种事还轮不到虎同方一个小小的筑基八重天。虎同方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他师父之命。虎同方的师父,可是五脉之一太元一脉的门主赖天工。赖天工说的很明白。就是要保许半生安然无恙,但是也不能袒护的太明显,为此虎同方头疼的很。

    “适才发生,与这位新入门的师弟所言基本相符,仇魂根本就是直接踹翻了他的房门,待这位师弟出门之后又以洗脚水羞辱之,这位师弟倒是个无所畏惧的性子,性情耿直,仇魂一言不合便强自出手……”

    仇魂急切反驳:“牛凳你休要胡言……”

    牛凳翻了个白眼,道:“我胡说?看来你不光双腿有疾,这记性也很成问题。对一个新入门的师弟,你出手便是捉云手,那手臂当时都已经快一丈长了,就算我胆敢在虎前辈面前胡言,难道你认为这在场百多师兄师弟都是瞎子不成?”

    许半生心中一动,捉云手?原来刚才仇魂手臂突然变长的那招也叫捉云手?这倒是比老东西教我的捉云手要强大多了,看来这就是修仙者和修行者的不同。如此说来,我太一派的功法倒是可能全都出自这个太一派,只是为了适应修行者的低末修为,不得不放弃了其中真正精妙的地方。可若是如此,我上交的五行功为何这里却是没有呢?

    而虎同方听罢,则是瞪着仇魂说道:“你竟然欺瞒于我?!”

    这一声暴喝,吓得仇魂急忙跪倒在虎同方的面前,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魂甚至都被虎同方这一喝震得摇动起来,急忙辩解道:“弟子无意欺瞒虎前辈,只是当时怒极,弟子下意识中只是想要揪住他的脖领子让他靠近说话,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还望虎前辈明察啊!”

    “哼!”虎同方一声冷哼,随即望向周围围观的一百多弟子,沉声道:“你们都很喜欢看热闹么?张一百今日传授的你们都已经全都领悟了么?”

    众人哪里还敢在这里呆着,一个个仓皇离去,泛东流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留了下来,站在牛凳身旁。而仇魂身边的那两个人,却是同样仓皇而去。

    虎同方望向泛东流,泛东流不慌不忙,款款一拜,随即道:“适才仇魂师兄以大火球术袭击这位师弟,却被这位师弟化解,随即仇魂师兄又出奔雷拳,弟子担心这位师弟无力抵抗,不得不出手拦阻。此刻弟子留下,特向虎前辈请罪。”

    这话说的极为艺术,说是请罪,却是更加坐实了仇魂下手狠辣的事实。(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