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5章 不知者不罪

第0635章 不知者不罪2017-11-11 22:34:58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这个份上,其实再争论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无非是看虎同方要如何处置二人罢了。

    在仇魂看来,自己不管怎样,始终都是在门规之内的,即便是欺负新人,也不过是面壁之类的惩罚,而许半生,他动了兵刃这一点,是绝对不容于门规的,最好的下场也不过是逐出师门,甚至有可能被废修为乃至直接就处死了。

    换成许半生是其他弟子,虎同方肯定也就是这样处理了,但是许半生不同。虎同方的师父赖天工派他来,说穿了就是让他来袒护许半生的,可许半生动了兵刃这一点,委实难办,这让虎同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处置了。

    许半生看出虎同方的为难,他微微一笑道:“虎前辈,弟子想问若是依照门规,该当如何处置?”

    听到这话仇魂便是暗暗一笑,心道这个新来的家伙根本就没弄清楚太一派的门规是怎样的,竟敢出口询问,这不是找死么?

    虎同方听了也是瞪了许半生一眼,心道你这么问,叫我该如何作答?你这是不想在我太一派呆下去了么?

    泛东流和牛凳暗暗着急,有心帮许半生说话,可却无法开口,许半生这句话颇有些将自己置身死地的嫌疑。

    见虎同方不开口,仇魂拱了拱拳道:“虎前辈,不如由弟子来说明本门门规吧!”

    虎同方扫了仇魂一眼,心中对这个仇魂愈发的厌恶,连带着看许半生也不顺眼了,而原本,虽说是他师父命他偏袒许半生,可许半生的表现也让他为之欣赏。本心上他也是偏向许半生这一边的。

    虎同方不置可否,仇魂便逮住这个机会将门规之中关于门下弟子内斗的那一条宣读了出来。

    “凡太一门下,不可私斗。若有龃龉,当上报师长。于演武场中解决。凡私斗者,罚半年月规,面壁三月。无故挑衅者,罚一年月规,面壁半年。私斗中有使用兵刃者,不问缘由当逐出师门,若伤人者,废去气海遣返来地。”

    读罢。仇魂得意洋洋的对许半生说:“按照门规,我应当半年不领月规灵石,面壁三月。而你,则是该当被逐出师门。”

    许半生依旧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虎同方却是沉下脸怒斥道:“如何裁断,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自说自话了?”

    仇魂一凛,赶忙低下头去,但是心中还是愤愤不已,心说我也算看出来了。这个新来的家伙可能跟虎同方有什么关系,所以虎同方很想偏袒于他,只是。即便你能够加重对我的处罚,许半生那边,你也总不可能视门规于无物。

    此刻泛东流一拱手,朗声说道:“虎前辈,弟子有几句话,还望虎前辈允许我说出来。”

    虎同方瞥了泛东流一眼,心道这小子倒是挺不错的,他这应该是要帮许半生开脱,那便听听看吧。

    点点头。虎同方道:“许了。”

    泛东流这才说道:“门规关于私斗一条,却为仇魂师兄所言。一字不差,仇魂师兄果然心系师门。实乃我辈楷模。不过,门规始终是死的,而人却是活的。这位师弟今日甫入我派,并未上过道堂,想来,他对门规还是一无所知吧?常言有云,不知者无罪,这位师弟既是尚未请过门规,当时又是事发突然,仇魂师兄炼气六重天的手段,只怕这位师弟也是前所未见,慌乱之下,第一反应便是要保住自己的性命,那自然是要以最强的手段对敌的。门规固然重于一切,可这位师弟既是连门规是什么都还并未知晓,自然也不能以门规来苛求于他。今日此事,实属仇魂师兄主动挑衅,弟子不敢妄言如何处断,只是希望虎前辈在裁断之前将这特殊情况考虑进去。”

    “泛东流你休要胡言,我何曾主动挑衅,这分明……”仇魂大急。

    虎同方喝断了仇魂的辩解之语,冷哼道:“你觉得俺糊涂了么?你是否主动挑衅难道俺还看不出来?”

    仇魂看了看虎同方,心说这个虎同方是铁了心要偏袒许半生了,主动挑衅就主动挑衅,那也不过是处罚翻倍而已。

    于是他闷声闷气的说道:“弟子自然不敢僭越,虽然弟子本心无愧,可若是虎前辈认定弟子主动挑衅,弟子也是无话可说。不过,他可是切切实实的违反了门规,也还望虎前辈能够一并处之。门规就在那里,他知道或者不知道,并无影响,请虎前辈明断。”

    这话说的大义凛然,泛东流城府较深,还只是撇了撇嘴,可是牛凳那火爆脾气却是忍之不住。

    当即开口,牛凳说道:“简直就是屁话,仇魂,你真是小人到了极点。你一个炼气六重天的人对一个新入门的师弟动手,他不动兵刃难道等死么?”

    仇魂冷冷扫了牛凳一眼,道:“我且不与你争辩我那招捉云手是否算是先动手,单是他动用兵刃这一条,哼哼,门规就是门规,难道因为你自己不知道就可以肆意违反么?若是如此,今后其他弟子违反了门规,也只说一声他不知道,难道便不处罚了?”

    不得不说,仇魂还是很善于钻空子的,嘴皮子比牛凳这个火炮筒要强得多,这诡辩之言,却也让牛凳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来。

    “都给我闭嘴,你们这般吵吵嚷嚷,眼里可还有俺么?!”虎同方怒道,仇魂和牛凳互瞪了一眼,却也不敢违逆。

    许半生依旧保持着笑容,开口说道:“多谢牛凳师兄仗义执言,不过虎前辈心中必有决断,还请虎前辈裁决。”

    虎同方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这小子,你让俺怎么裁决?真要裁决,你就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师父的要求很明确,虎同方不可能真的将许半生逐出师门,内门有多看重这个许半生他是很清楚的。

    当即作出决断。虎同方说道:“仇魂主动挑衅,罚月规一年,面壁半年。许半生虽动用兵刃。可实有不知之情,同罚一年月规。面壁半年。念许半生初入我派,许他一日时间,明日请过门规之后,再行面壁半年之罚。”

    听到这话,泛东流和牛凳都为许半生松了一口气,可是仇魂当即表示了不满。

    “虎前辈,你虽为内门师长,可如此裁断。弟子不服。今日有许半生可视门规于无物,日后门规还如何服众?您若坚持如此裁断,弟子便要恭请慎刑堂进行裁断了。”

    虎同方顿时大怒,双目逼视着仇魂,眼中俱是怒意,目光之威几乎让仇魂站立不稳,身子摇摇欲坠,双腿之间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坚持不住跪倒在虎同方的面前。

    “尔敢说俺不公?”虎同方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里都含有大道真言的力量。就像是有人一连六拳打在仇魂的胸口,仇魂当即口吐鲜血。

    此时此刻,仇魂也再顾不得什么师道尊严了。他歇斯底里的大喊:“虎前辈断事不公,弟子不服!”每说出一个字,仇魂的口中就沁出少许鲜血,下巴和胸襟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你找死!”虎同方真的怒了,一方面他本就很厌恶仇魂了,另一方面他虽然有意偏袒,可自问若是公平处置,许半生的行为也的确情有可原,现在仇魂还敢说他处事不公。虎同方怎能忍受一个外门弟子的质诘?

    三字过后,仇魂如遭雷击。身体径直向后倒飞而去,空中喷出血雨。倒地之后奄奄一息,却依旧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许半生,也看着虎同方。

    此刻仇魂真是把许半生恨进了骨子里,此前替他大哥出气,多少也有些仗着自己算是外门之中的佼佼者,而且修为远超许半生,想要藉此炫耀的意思。可是许半生竟然能挡住他的大火球术,这已经让他很丢脸了,虎同方的裁断更是让他觉得颜面无存,尤其是虎同方的姿态让他感到极大的威胁,今后这太一派外门最受看重的弟子很可能就不是他了,能让内门这么偏袒足以说明。他岂能不恨许半生?

    这一刻的仇魂,只恨不得能将许半生打入十八层地狱,烧了他的魂魄使其灰飞烟灭才能甘心。

    泛东流和牛凳见状,也都愣住了,他们虽然厌恶仇魂,却也没想到虎同方竟然会对仇魂出手,不用看仇魂的模样,虎同方刚才那几句话,虽不是针对他们的,可他们依旧被那真言之中蕴含的力量震得气血翻滚,若是虎同方继续出手,仇魂只怕今日要命丧当场。

    许半生却看得更透一些,他知道,虎同方看似怒极丧失理智,可实际上虎同方绝对是有意为之。一来内门尊严不容置疑,二来今天这事儿始终存在争议,虎同方必须以雷霆手段让仇魂屈服,真闹到慎刑堂,他只怕也会受到波及。

    果然,让泛东流和牛凳担心的事并未发生,虎同方只是冷冷的看着仇魂,并未继续出手。

    他转脸望向许半生,问道:“许半生,俺来问你,你今日可曾请过门规?”

    许半生摇摇头道:“弟子不曾。”

    “俺的裁断,你可心服?”

    虎同方现在就是要造成直接的后果,他始终是五脉之一的门主之徒,也是内门的佼佼者之一,即便是慎刑堂也必须考虑到这一切。只要结果造就,就代表着至少太元一脉的集体意志,哪怕真有人觉得他处事不公,也必须将整个太元一脉考虑进去。

    仇魂也算是有着不错的天才了,可跟许半生目前表现出来的潜力相比,孰重孰轻很是明显。最关键的,虎同方这是要堵住整个外门弟子的嘴,万万不能让外门的其他弟子认为他在偏袒许半生。

    许半生点点头道:“弟子心服。”

    虎同方点点头,又问:“若你知晓门规如此,你还敢动用兵刃么?”

    这本该是个顺理成章的回答,可许半生的话,却让虎同方生出了一种拂袖而去的冲动。

    许半生说:“即便弟子知晓门规,怕是依旧也要拔剑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