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6章 谁可证明

第0636章 谁可证明2017-11-11 22:34:59Ctrl+D 收藏本站

    虎同方此刻真是有一掌拍死许半生的念头。

    “你看不出来俺是有意在帮着你么?你看不出来俺是为了堵住他人之口么?你看不出来俺其实很为难么?你看不出来你应该怎么回答才是标准答案么?”

    这些话,虎同方也只能在心头狂喊而已,真说出口,今日之事真就是谁也救不了许半生了。

    更让虎同方郁闷的是,许半生这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偏偏他还要将许半生从这挖好的坑里拖出来。

    “为何?”虎同方故作镇定,不管怎么样,师父交待的任务必须完成,虎同方知道此刻倒在地上的仇魂恐怕心里已经在哈哈大笑了,嘲笑他劳心劳力可许半生却如此的不解风情,但是他依旧要这样问,等许半生回答之后再想办法扭转目前不利的局面。

    许半生依旧平静,十六岁的面庞之上带有些许的稚嫩,可他的神情却宛若一个活了百年千年的老人一般的镇定。

    “因为这条门规实在太不合理了啊。”

    此言一出,虎同方大惊失色,泛东流和牛凳更是被惊得几乎连嘴都合不上了。

    这小子还真是敢说啊,不光敢说,竟然还如此淡定,就好像他指摘的并非十余万年前就定下的门规,而是某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泛东流见状不妙,急忙出声:“虎前辈,我看许半生师弟大概是因为刚才被仇魂师兄的大火球术烧昏了头脑,此刻还未完全恢复。弟子认为,不如先让许半生师弟休息片刻,待其完全恢复了再进行质询。”

    虎同方深深的看了泛东流一眼,心说虽然这话说出去连三岁孩童都不会相信,不过好歹算是个理由。一个炼器一重天并且任何术法都还没有修炼过的少年,硬拼了一记大火球术,言语行为上有些失常总也不是不能原谅之事。

    刚想顺着泛东流的话往下讲。可许半生却又开了口。

    “弟子理解这条门规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防止门下弟子私斗伤及根本。甚至有可能因为私斗中动用了兵刃导致断绝仙途,这不光是某个弟子自身的损失,也是整个太一派的损失。”

    这话倒还像句人话,可是,怎么听,都感觉许半生之后说出的话会更加冒天下之大不韪。

    事实上,虎同方预料的也不错,许半生继续说道:“可是。我们都是修仙者啊,这早已超出了凡人相斗的激烈程度。虎前辈,若是你出手,别说我不能动兵刃,即便我手里拿着个天材地宝,你想杀我,难道就杀不了了么?”

    虎同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心道漫说是你,就算是仇魂,还不是被他两句话十几个真言之字就震得伤及肺腑?所说不至死。也不至留下隐患,可若虎同方真有心杀了仇魂,十个仇魂也死在这里了。

    许半生还在说。虎同方的心却不免渐渐沉了下去。

    “答案想必虎前辈心中有数,泛东流师兄和牛凳师兄也尽皆明白。便是不说虎前辈与我之间这天堑鸿沟,只是仇魂的炼气六重天,他对上我,若是起了杀心,我不用兵刃,怕是唯有死路一条。”

    等等,许半生这是什么意思?这小子貌似在攻讦门规,实际上还是在针对仇魂啊。

    他这话。看似将自己置于死地,可也并非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妙招。

    若是仇魂今日没用大火球术倒也罢了。用了,在许半生看来。他这是动了杀心,似乎也未尝不可?

    不过,许半生你这小子,你这也是在走独木桥啊,稍有不慎,两侧可就都是万丈深渊,落下去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就拿今日这事来说,作为无辜的我一方,真正可以叫做是闭门不出户,祸从天上来,仇魂他一脚踹碎了我的房门,又极尽侮辱,一言不合便以捉云手相向。他说想抓我的脖领子,可我一个初入门连一个普通术法都还没学的新人,又怎么能够知道他是不是想要杀我而后快呢?更何况,当时的情形,公道自在人心,仇魂他自然可以说只是为了抓住我的脖领子,可他若是再如他敲门那般不小心,弟子这条小命只怕也就交待在当场了。我不想死,我今年才刚满十六岁,我已经是炼气一重天了,每一个见到我的人都认为我在修仙一途上潜力非凡,我还期望着有朝一日可以永登极乐,飞升仙庭呢。潜力不代表实力,前辈们说我潜力非凡,却没有人会认为我的实力也同样非凡。这刚刚展开的仙途,就因为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心里对我有着莫名其妙的怨恨,然后挟怒出手,我就死在这儿,那我多冤啊?虎前辈,若是换成您,您是愿意冒上有可能死在这里的危险,痛痛快快的束手就毙,还是抛开一切规矩,不管如何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呢?”

    虎同方心里笑了起来。

    许半生这番话,多少有些强词夺理,可却恰到好处。

    虽对门规有大不敬,可却也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仇魂当时是奔着弄死许半生的目的而去的。如果他真的是动了杀心,别说许半生只是动了兵刃,就算是在反击中伤了仇魂,只怕也没人能够说他什么。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比性命更加重要的,修仙也不过就是为了长生。有人要你的命,你自然是要拼尽全力予以还击的。

    而且,这番话说的也颇为巧妙。

    仇魂说他只是想抓许半生的脖领子,毫无疑问这只有他自己可以证实,其他人即便和他关系再好,也绝不敢为其保证他就只是想要小惩大诫。而许半生所言,也只是他一个人的感受,同样无人可以为其证实。但是仇魂所言在先,许半生这么说,也便无可厚非了。

    当然,这话也只有许半生才能说,才敢说。

    他自己当然清楚太一派将会如何的重视他。他已经获得了那么多远超外门弟子可以得到的待遇,这早已充分的说明了一切。就凭着这份与众不同,他便可以如此。换成其他人。不管说的如何天花乱坠,首先质疑门规。就足够他被逐出师门了。

    最最关键的,是许半生的话里,从头到尾都没有直接的攻击过仇魂,他完全只是从自己的感受出发,这更凸显了他的那句话——闭门不出户,祸从天上来。

    相比较仇魂的言辞,无疑落了下乘。

    仇魂当然是不甘心的,他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杀了你,我只是想要教训教训你罢了。你若不出剑,我怎会使用大火球术。虎前辈,我承认是我先用了捉云手,可我的大火球术,是在许半生拔剑之后。当时他兵刃在手,我也不得不当机立断,我若不用强力手段,死的就该是我了!我也是出于无奈啊!”

    许半生对此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这本就是个循环套,仇魂根本就无法证实他使出捉云手的时候是否起了杀心,反倒是大火球术这种法术。完全超出了许半生的抵抗能力,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超出了一般炼气一重天的弟子可承受的范围。

    重要的是结果。

    结果就是,仇魂的确用了大火球术这种足以置许半生于死地的法术。

    许半生说的很明白,许多前辈都说了他潜力非凡,正是这种潜力,他才勉强破了大火球术。换成其他人,不死也掉层皮,仇魂是解释不清楚的。

    仇魂还待辩解。虎同方却是双目放出精光怒视于他,道:“你说你没动杀心。可有人为你证明?”

    这次,虎同方当然没有使用真言。否则,仇魂直接就死了。

    而这句话,仇魂也无法作答,即便是刚才站在他身旁紧随其后的狂刀和另一名弟子,也绝不敢为其佐证。是否动了杀心唯有他自己知道,谁敢替他作证?

    仇魂突然明白,今儿自己算是彻底栽了。

    哪怕是内门里那个曾经明明白白的表示过要收其为徒的金丹强者,也绝不会帮他说话了。

    而且,仇魂突然意识到更加不妙的地方。

    他之所以胆敢无端找许半生的麻烦,完全是因为他在太一派外门所展现出来的天分,不敢说是多么的天才,可在目前外门的弟子之中,论天分,他绝对是可以排进前三的,甚至论修为,五十岁以内的弟子,也没有比他更强的。

    所谓恃宠而骄,他始终认为,自己欺负一个新人,师门是断然不会因此真正苛责于他。

    而现在,仇魂突然意识到,十六岁的炼气一重天,而且是新入门的弟子,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从前是散修?十六岁能达到炼气一重天,又怎会沦落为散修?上门可能没戏,左道旁门必然也是抢手货啊。

    而若从前不是散修,这意味着许半生刚到中神州,这短短时间之内就迈入了炼气期。

    思前想后,似乎后一种可能性更高,十五岁已满,堪堪先天,是以被视为天分不佳,可没想到初来乍到便迈入炼气期,哪怕是运气,也足以让太一派这样的小门派欣喜若狂了。

    对比自己,仇魂迈入炼气期的时候,已经年近二十,而且他是十四岁不到便进入先天,只是大比之日在其十四岁生日之后,是以他没被旁门的接引者选中,而来到了太一派。

    光凭许半生十六岁就已经炼气一重天了,师门将会如何选择,这简直显而易见。

    此时此刻才终于明白虎同方为何对许半生一再偏袒的仇魂,心中涌出了一种叫做后悔的情绪。

    “仇魂,你可还有话说?!”见仇魂满是血污的脸上阴晴不定,虎同方再度厉声问到。

    仇魂茫然的抬起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所有的问题,只在于仇魂和许半生之间的修为差距过大,若仇魂能让一个初入炼气期,或者哪怕炼气二重天的师弟去找许半生的麻烦,那么许半生也就不能这样颠倒黑白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