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7章 改门规

第0637章 改门规2017-11-11 22:35:1Ctrl+D 收藏本站

    这件事就这样尘埃落定了,仇魂纵然百般委屈,却也深知自己无法改变结局,他的凭恃许半生都有,并且显然优先级高于他,内门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一年月规,半年面壁,以及被虎同方震出的内伤,这就是仇魂所付出的的代价。

    那位曾经表示过要收仇魂为徒的金丹真人,终于还是照顾了仇魂一场,赐了他三颗固元丹,仇魂老老实实的去面壁半年。

    许半生当然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内门就算再如何看重他,却也不能不顾一切的偏袒于他。

    对于许半生的惩罚,同样是一年月规和半年面壁,不过,即便是在面壁的过程中,许半生依旧可以去玄武大殿和紫光崖修炼,这其实就意味着许半生并不是真的受到了面壁的惩罚,他完全可以随时想离开思过的山洞就离开。

    面壁之所以会成为惩罚,不在于其过程有多艰苦,事实上,面壁无论时间长短,在此期间修为都是会突飞猛进的。

    试想,面壁是一个人的事情,被拘束在一个小小的山洞之中,每日能做的事情也只剩下修炼,而在外门,弟子们除了修炼之外,还要承担各自的工作。虽说各个门派都有专门的仆役,可并非所有事情都由仆役完成,外门弟子也是需要承担一部分工作的。并且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交流,总不可能将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上,效率显然没有在独自一人的山洞之中高。

    面壁的痛苦在于无日无夜,孤独一人。

    在山洞里,几乎是分辨不出白天黑夜的,一日三餐倒是有人送来,可送饭的人也是不会跟面壁的弟子交流的。短则半月长则数月乃至一年,完全处于一个极度孤独的状态下,这种痛苦绝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承受的。

    许多弟子一开始都觉得面壁算不了什么。闭关不也是这样么?就当是闭关好了,经常听说修仙者一个闭关就是数年乃至十多年。那份孤独岂不是远胜于此?

    可是,闭关是主动的行为,那是为了使得自己的修为突破某个瓶颈,并不是每一个闭关的人都能够在出关之后立刻突破瓶颈的。说穿了,闭关是随时感觉到自己承受不了那份孤独就可以选择出关的,可面壁则不同,没到时间谁也没办法让面壁之人出来。

    而且,面壁的山洞和闭关的福地完全是两个概念。山洞只是提供了一个足够密闭的空间,限制被罚者的行为,基本上这种山洞也就比一张床大不了多少,一旦进入,四周和上下就只有石壁,就连进来的门也被以法术屏蔽。而闭关的地方,虽也由阵法加持,可内里的空间可大可小,最小的也足够容纳数百人,少说也是个院落的大小。有不同的房间,还有各类用品供应。这期间的生活并不会太过枯燥。

    面壁这种惩罚,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今后闭关锻炼一名修仙者的心志。经历过面壁的人,闭关的时候自然就习惯自如。

    由此可见,仇魂的面壁和许半生的绝不相同,除了面壁时的山洞都差不多之外,许半生却是可以随时离开山洞的,这难度自然就要小得多了。

    因此,从实际效果而言,许半生真正的惩罚不过是一年的月规灵石而已。即便是这一项,他也比仇魂占了更大的便宜。

    许半生现在的月规不过是五十灵石。一年六百。而仇魂炼气六重天,月规已经达到一百五十灵石。这一年就是一千八百灵石,足足是许半生的三倍。

    尤其是许半生初来乍到的。修炼之途都还没展开呢,也没什么需要花费灵石的地方。而仇魂就不同,他来到太一派,已经十余年了,对于灵石的需求已经很大了,月规那点儿灵石根本就不够他用的,平时还会去完成一些门派任务赚取灵石,现在面壁半年,不光是月规没了,就连赚取灵石的机会也一并失去了。

    两厢算起来,许半生这半年面壁肯定是修为会得到一个飞跃,而仇魂就难说了,毕竟损失了大量的灵石,这只会为其修炼减分。

    关于二人的惩罚,内门之中也是有些争议的,即便许半生的未来很可能代表着太一派的未来,可终究每个人都是自私的,等到许半生拔高太一派的未来之时,如今内门的这些弟子只怕有一多半都不在了,他们诉求的,更多都是眼下的利益。

    毫无疑问,见微知著,太一派出现了一个未来潜力很可能无限的许半生,在许半生没有达到超越太一派先祖的境界之前,对其他弟子多少都有些损害。

    这些人攻讦许半生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动用了兵刃,并且口放狂言,说即便是知道门规如何,依旧会选择动用兵刃。而许半生的那番辩解,则被这些人视为狡辩。

    最后,掌教杨高宇的表态,才算是彻底压制住了所有人的嘴。而更为关键的,是这一次,太一派的两名化神老祖,都表示了支持杨高宇的意思,这才让那些想借着许半生挑事儿的人彻底死了心思。

    杨高宇直接表示,关于门派之内弟子之间私斗者不得动用兵刃这一条门规,的确是存在一些漏洞,只不过以往并未出现过境界差距如此之大的争端罢了。这一次已经是炼气六重天对炼气一重天,而若是筑基期乃至金丹期的弟子,随意一次出手,炼气期的弟子也是无法抵挡。这会使得派内弟子产生恃强凌弱之心,对于修炼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是以,杨高宇表示,在与两名化神老祖商议之后,决定对这条门规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

    所有条律不变,但是加上了一句,绝对禁止高境界的弟子主动挑衅低境界的弟子,而是否主动挑衅,则由慎刑堂判定。

    不得不说,这一条门规的改动。以后太一派的弟子想要欺负新人,就必须注意方式方法,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背上主动挑衅这条罪名。而违反这一条的惩罚。和私斗之中动用兵刃同罪,可谓严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许半生的缘故,自此许半生在太一派声名大噪,毫无疑问,不管今后太一派是否还会出现老弟子欺负新弟子的事情,至少绝不会有人再胆敢欺负许半生,一个仇魂的教训还不够么?

    第二日,许半生去请了门规回来,之所以要说请。是因为太一派门规,乃是和祭拜创派祖师的仪式一起进行的,每逢有新人入门,太一派都会举行一个祭拜创派祖师的典礼。这是太一派的盛事,除非不在师门出外行走,只要在大青山的弟子,无论内外门,都必须参加。

    在祭祖典礼之上,许半生再次见到的万良,万良笑呵呵的跟许半生打了个招呼。小声道:“你还真是性情的很呐,刚入门就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许半生笑了笑,也并没有装无辜。只是道:“新人,尤其是得到的待遇明显超过其他人的,即便一开始遇不到什么麻烦,今后的麻烦也不会太少。有人在第一天就找麻烦反倒是好事,一劳永逸了,经此一事,今后我在外门应当再不会遇到其他的麻烦。任何人想触我的霉头都必须掂量一些。”

    万良微愣,随即笑了起来,他原本还认为许半生多少冲动了一些。现在看来,倒是他多虑了。许半生哪里是冲动?分明是想好了一切才付诸行动的。

    “这倒是也有几分道理,只是你就没想过这样可能会让你在派中被孤立?”

    “那仇魂显然树敌颇多。我的行为至少也会有一部分人拍手称快吧。更何况我的目标是跟他们不同的,若能进一步证实我的灵根的确可以成长,那么我是要奔着飞升仙庭而去的人,我并无愿景非要融入这群人之中。只怕我入内门之时,外门绝大多数人都还在为了晋升一个境界苦苦努力,我也就无需太顾及他们的感受了。”

    万良无言,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许半生所言在理,相比较起来,许半生就是鸿鹄,而外门这些弟子至多也就是燕雀,有些甚至只是家禽,许半生今后的高度将会是这些人所高山仰止的,并且这种差距百年之内就会远远拉开,许半生还真是无需太过在意这些人对他的看法。

    内门的弟子很快纷纷到达,那些前一日跟许半生打过交道的人,俱是内门子弟,他们中多数在昨日还并不知许半生的根底,可在许半生和仇魂之间的事情之后,所有人都打听到了关于许半生的一切,纷纷知道许半生前程不可限量,一个能让掌教为其不惜更改门规的弟子,一定是要交好的。

    于是乎这些弟子在经过许半生身边的时候,纷纷与他点头示意,这已经足够让外门的弟子惊讶万分了。

    泛东流和牛凳将这一切俱都看在眼中,两人各有思索,泛东流性子沉稳一些,并不上前询问,而牛凳则是一贯性格外放的很,虽也有些犹豫,但还是走到许半生面前,跟他打了个招呼。

    “牛师兄,昨日多谢仗义执言。”许半生见到他也很客气,同时也跟不远处的泛东流点头致意。

    牛凳摆摆手道:“师弟不必客气,若是知道内门如此看重师弟,我也无需多这个嘴了。我也算是看出来了,其实有没有我和东流的话都不重要,嘿嘿。”

    许半生笑了笑,也不否认,只是说:“东流师兄怎么不过来?”

    牛凳大大咧咧的说:“他那个人就是这样,总是端着点儿什么,可能是怕旁人闲话,说我们巴结你这个内门看重的弟子吧。”

    许半生还是一笑,道:“我也去谢谢东流师兄。”

    牛凳二话不说,领着许半生就一同走向泛东流。(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