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39章 终于等到你

第0639章 终于等到你2017-11-11 22:35:3Ctrl+D 收藏本站

    信的开头,第一句就震惊了许半生。

    不过,许半生没空继续看下去,因为在那些不断降落在他身上的金辉之中,突然有一片极为强大的金辉落了下来。

    其余的金辉都只是零星散落,就像是江南三月朦朦的细雨,可是这片金辉,却极为强大,一出现就犹如暴雨倾盆,随即更像是凝成了实质一般,如同一座大山压向许半生。

    起先的金辉,让许半生感觉到很舒服,那些金辉一落在许半生的身上就自动钻入其体内,迅速的就沿着他的经脉进入到他的气海之中,化作绵绵的真气,并且极力扩展着许半生的经脉,就像是想要将那些如同羊肠小道的经脉扩张成为康庄大道一般。

    可是,这片金辉一入体,许半生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的经脉瞬间被扩张了足有数倍,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承受那汹涌的金辉涌入,相比起刚才的舒适,现在却是浑身疼痛,就好像有无尽的力量,从许半生的体内向外扩张,想要将许半生撑得爆体而亡一般。

    许半生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形出现,他当即放弃了继续阅读那封信,而开始运起自身的真气对抗那片金辉,试图在那片金辉撑爆他的身躯之前将其化解,哪怕是将其直接吞噬也行。

    金辉无穷无尽,强大到许半生根本就无法接纳。

    这些金辉也如此前的金辉一般,随着许半生运起真气将其包裹,这些金辉都迅速的化作他的真气,被储存到气海之中。可是,这片金辉的数量实在太大了,大到许半生根本就无法承受的地步。还来不及将此前的金辉化为真气,外边的金辉就又如同疯一般的涌入进来。

    这种情形,颇有些像是地球上的工业流水线。这边将肉类倒进机器,经过机器的搅拌和压制。肉块纷纷化作肉糜,而后又从机器的另一头变成一根根的肉肠出来。可是机器入口处的肉块实在太多了,多到机器根本就来不及将其绞碎,很快的,那些肉块就充斥了机器的每一个角落,出口处已经来不及将那些肉以肉肠的方式挤出来,只能任由肉块挤占了机器的内部空间,堵塞之余。绞肉的刀片也都纷纷运转不动,最终机器卡壳坏掉。

    许半生的身体不是机器,那些金辉也不是肉块,金辉远比肉块要强大的多,几乎在一瞬间就让许半生这台机器彻底停止了运转。

    气海里已经完全都是真气,金辉却还在不断的涌入,甚至于,金辉开始不以真气的形式进入气海,而直接以本体涌入。

    许半生感觉到无比的痛苦,他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和祭坛附近的其他太一派弟子一样,许半生也知道,这片金辉必然是那名返虚老祖留下的神念所致。可是。没有人能够感知许半生的痛苦,大家都只是在羡慕他。

    返虚老祖已经故去近五万年,这五万年来,从未有过任何一名太一派弟子能够得到本派有史以来唯一一名返虚老祖的神念赐福。

    化神真尊的赐福已经可以让许多弟子的实力暴涨,那些金辉落在他们的身上,纷纷转为真气,在他们肯的体内创造出他们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正是这些金辉,正是这些化神真尊留下的神念的赐福,使得那些新入门的先天弟子拥有了自己第一缕真气。而赐福越多的,体内的真气自然就越足。如果一名弟子的天分越高。那么他当场得到的赐福自然也就越多,金辉转化成的真气也就越多。甚至有可能在一次赐福之下,直接碎裂丹田开辟气海,此后只要稍加巩固,便可稳稳的迈入炼气一重天。

    还从未有人可以像是许半生这样,竟然在得到赐福之前就已经迈入炼气一重天,此前那些正常的赐福对他来说已经无关紧要,无非是将其体内的真气稍稍拓展一小部分而已,恐怕连其本身真气蕴含量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可是这片金辉,这片在所有太一派弟子眼中代表着返虚老祖赐福的金辉,却远远的超出了一名返虚真一能够给出的赐福的量。这哪里是神念赐福?这简直就是一名返虚真一一个分身所能蕴含的念力总量。

    一名返虚真一的分身,其念力之庞大,意味着什么呢?就是这样的一个分身,几乎可以相当于一名元婴的实力了。

    如果说许半生这种炼气一重天的弟子,其气海的大小是一个饭碗大小的话,那么一名元婴的气海,则至少也是一口水缸。返虚的分身神念,就相当于这样一口水缸,试想,将一口水缸里的水全都倒进一只饭碗之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装的进去的。

    碗里装满了水,再倒也无非就是溢出,可气海是无法溢出的,当气海和经脉都无法容纳真气的时候,气海就会扩大,从而完成修为的升级。可若是在一个不过碗大的气海里,短短几分钟内就要强行注入一口水缸那么多的真气,唯一的下场似乎就只能是气海被涨裂,经脉被撕毁,修仙者爆体而亡。

    许半生不明白,这个返虚真一究竟是在搞什么鬼,留下这样一封信就罢了,可却又不给他看完这封信的机会,那庞大的金辉就已经涌入他的体内,简直就是要将其剿杀在当场。

    信的开头,许半生匆匆一瞥之下,看到的唯一一句话便是:“哈哈,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很显然,这封信就是为了等待许半生的出现才会开启的,那一瞬间,许半生的脑子里想了许多,终于来了,终于等到了,这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五万年前的那个返虚真一也来自于地球,他在留下神念的时候,同时也加上了一道封印,唯有与他同样来自于地球的人类才能解开这道封印,从而得到他神念的赐福?

    可若是如此。地球上的太一派又当如何解释?

    在许半生的推测之中,应当是九州世界的某位大能,更确切的说是太一派的某位前辈大能。或许是主动,或许是被动。不管如何,他离开了九州世界,却穿越到了地球上。而地球上的灵气完全不足以他继续修炼,在那个陌生的星球之上,孤独的太一派前辈创建了地球上的太一派,他依旧拥有超过地球上凡人的力量,只是无法更进一步,他带去的大多数修炼心法在地球上已经无法修炼。不过那位前辈却将其改造成为了适合地球上的人类修炼的版本,最终离开人世,却将太一派流传了下去。

    也正因如此,太一派才有可能以每一代如此之少的传承成为华夏道门第一大派,甚至是天下第一大派,那完全是因为其修行的所有心法,都是来自于一个在修炼一途上更为高等的世界。

    但是现在,这封信的出现,却打碎了许半生的构想,仅从这封信的开头判断。似乎并非他所推测的那样,不是这里的太一派有人去了地球,相反。却是地球有人来到了这个太一派。

    而这个人,则是五万年前太一派的返虚真一,也是太一派十余万年的历史之中,唯一的一名返虚真一。

    这也让人疑惑万分。

    且不谈地球上的太一派从何而来,只说那名返虚真一其实是来自于五万年前的地球,可地球在五万年前,根本就没有文明的存在,人类在五万年前还只是停留在原始人的阶段,整个人类的文明史也不到一万年。即便有那些远古大巫的存在。也绝达不到五万年之久。那么,五万年前的原始人。又怎么可能穿越到九州世界呢?

    这些念头,在许半生的脑中只是一瞬间的闪现。他无法多加思考,因为那片金辉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肆虐。

    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充满了惊羡之意,因为他们清楚的看见,那个代表着五万年前太一派唯一一名返虚真一的名字,从灵碑之上剥离出来,稍事盘旋就直接落在了许半生的头顶,久久不去,成片的金辉落在许半生的身上。

    大家都感到了无穷的震惊,同时是各种羡慕嫉妒的情绪掺杂内心,所有人都认为许半生获得了一项极大的机缘,这返虚真一的神念历经接近五万年,终于第一次的赐福给一名太一派弟子,但是,这赐福也太多了吧,这是要让他一个人耗尽整个返虚真一的赐福么?

    祖师赐福,是每一个加入太一派的弟子都必然经历的过程,在十余万年来的经验之中,赐福的时间虽有长短,可从未出现过一次某位祖师将其所有神念都注入同一名弟子体内的事情发生,一向都是诸多化神真尊的神念各自分出一小部分,汇聚成为一阵轻雨,像是今天这样,许半生一个人就仿佛要承受某一位祖师所有神念的情景,闻所未闻。

    一开始,所有人都为之惊叹,可是时间长了之后,杨高宇等元婴,却都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

    在金光之间,多数弟子是看不清许半生的模样的,在那幅卷轴出现的时刻,甚至就连元婴乃至化神也看不见金光之内的情景。可是,随着卷轴的光芒逐渐暗淡下去,那些由隔代祖师神念组成的金辉,却已经不足以遮蔽元婴的双眼了。

    杨高宇分明看见,金辉之间的许半生,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这分明是他感到痛苦的表象。祖师赐福,又怎么可能感到痛苦呢?是许半生不被祖师接纳么?可若不被祖师接纳,又怎会引起太一派唯一的返虚真一的神念赐福呢?

    “不好!”杨高宇顿觉不妙,眉头一皱,念头便已经生出,脚下一柄飞剑凭空而现,载着杨高宇疾飞向许半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