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41章 我来自地球

第0641章 我来自地球2017-11-11 22:35:6Ctrl+D 收藏本站

    而此刻千宁和权元白也早已赶到杨高宇的身旁,其实他们在杨高宇掐诀让飞剑自行攻击那片金辉的时候就能出手,但是他们不敢,他们可以阻拦,但却不能动手,不管如何,杨高宇始终都是太一派的掌教,尤其是他那把飞剑,那可是太一派创派祖师炼化的飞剑,一代一代传到现在,十余万年,数十代掌教,每一代掌教使用的都是这把飞剑。千宁和权元白若是动了这把飞剑,就等于是向太一派列代祖师动手,直接就是背叛师门之罪。

    不过看到飞剑嗡嗡鸣响却不敢靠近那片金辉,两人总算是放下心来。

    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拦在杨高宇的身前,无论杨高宇接下去想做什么,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拦阻下来,动手当然不可能,但是不让杨高宇施展术法,那是最简单不过了,只需要打断他的诀法便可。

    杨高宇自然知道他们意欲何为,当下喝道:“你二人眼中还有我这个掌教么?”

    千宁和权元白对视一眼,千宁笑道:“掌教何出此言?倒是本君想问问掌教,你试图打断祖师赐福,眼里还有我太一派列代祖师么?尤其是许半生得获如此机缘,竟然引得我太一派创派以来唯一一位返虚老祖赐福,你身为本派掌教,又怎敢阻拦弟子受福?”

    杨高宇冷哼一声,目光中尽是焦急之色,眼看着许半生在金辉之间愈发显得痛苦万分,身体外部的皮肤已经开始龟裂,血管青筋也都尽数暴起,原本俊白的脸上也满是狰狞之色,他就越发担心,许半生很可能坚持不了一会儿了。

    现在唯一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便是打断这次的赐福,唯有如此。许半生才能活下去。

    杨高宇心里也满是疑问,他不明白为何这次的祖师赐福竟然会如此猛烈。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形,赐福一贯都是适可而止。不过他现在没空去细想这些,不管如何,光是从许半生可以引得五万年来动都没动过的那位返虚老祖赐福,就足以说明许半生的潜力。这样的一个弟子,将来很可能就是将太一派带入旁门乃至左道行列的人,绝不能让他出现任何差池。

    当即急道:“少拿祖师压我,现在是我太一派弟子面临困境。我若不出手他就会身死当场。你二人有何疑问,大可等到祭祖典礼结束之后进行弹劾,此刻速速与我让开,否则,休怪我以掌教令处置尔等!”

    千宁和权元白面色一凛,掌教令,代表着太一派至高无上的尊严,别说是他们,即便是那两名化神真尊,在面对掌教令的时候也必须听之任之。一切从命。但敢不从者,皆以叛教之罪处之,而且。掌教令本身也是一件极为强大的法宝,太一派现存的两名化神或许还能够抵挡得住,他们二人,就算加在一起也绝非掌教令的对手。

    “让开!”杨高宇面色冰冷,迈出一步,这一步,重若千钧,无形的压力向四周扩散而去,迅速铺成两条直线。一条指向千宁,一条指向权元白。

    千宁和权元白俱是面色大变。他们没想到杨高宇说出手就出手,而且杨高宇的实力。似乎并不像他们二人所认为的那样,至少这一步,名曰虎踞,他俩自问走不出和杨高宇相同的一步。

    难道说杨高宇这个掌教一直都在隐藏实力?他怎么可能把虎踞走出这样的程度?

    不得已,两人向后退去,不是有心想退,而是在杨高宇的实力之下,不得不退。

    看到杨高宇咬破食指,食中二指并起将一滴精血指向那把飞剑,千宁和权元白心中却是在想着其它的问题。

    他们被杨高宇表现出来的实力所震惊了,万万没有想到,杨高宇竟然如此深藏不露,这已经不是元婴四重天可以拥有的实力,至少也是五重天,而且似乎已经是五重天的后期,很快就要冲击六重天的样子。

    两人犹豫着对视,心里虽然还想上前阻拦,可是刚才杨高宇的话实在太重了,掌教令是何等存在?就算是给千宁和权元白多几个胆子,他们也绝不敢冒犯掌教令的威严。无奈之下,只能侧立一旁,眼睁睁的看着杨高宇的那滴精血落在掌教飞剑之上。心里想的是,等到祭祖典礼结束之后,我必然要弹劾你,你这掌教之位,哼哼,也就做到头了!

    退回原地,两人再也不去理会杨高宇的所为,而在多数太一派弟子眼中,他们三人只不过是凑到一起交头接耳了几句罢了,只有元婴以上的修为,才能听见三人之间的对话。

    那滴精血落在了飞剑上之后,迅速隐没不见,飞剑剑身之上,顿时红光大作,空气中也仿佛传出一股血腥的气息,那红光甚至映照的那片金辉也有些隐约发红了。

    得到精血的飞剑,终于重振旗鼓,嗡嗡蜂鸣,猛然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一剑刺向那片金辉。

    许半生此刻也真的是到了强弩之末,他原本还想着那些金辉虽然太过强盛,但是自己的情况也极为特殊,那神魔气息何等强大,不也被自己所消化了么?今日这金辉,许半生也想将其化作自身的养分,壮大气海。

    可是,很快许半生就意识到了不对,无论他如何调动体内的真气,也无法消化那过于磅礴的金辉,最关键是,那金辉在进入他的气海之后,并不像神魔气息挤占他的气海时那样还会遭到真气的抵抗,这些金辉,几乎是无条件的进入到他的气海之中,他的真气,完全就不在意金辉的出现,甚至会主动为它腾出空间,就像是在欢迎金辉的到来一般。

    很快,许半生的气海就被金辉充满,而他体内的真气,甚至连经脉之中都不剩下多少了,竟然全都被驱逐出身体之外。

    最初的时候,许半生还能稍加抵抗。可是随着真气让出气海,只在经脉之中还有少许真气之后,许半生就发现。自己的躯体似乎已经完全被那片金辉所占领了。体内的真气,随着金辉的涌入。不断的从经脉之间顺着毛孔消散在天地之间,化作点点天地灵气,又恢复了被修仙者吸收之前的模样。

    许半生想要紧闭毛孔,不让体内的真气流逝,可是,无论他怎么闭合毛孔,都无法阻止真气的散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片金辉完全占据他的气海。再占据他所有的经脉,许半生的心头闪现出一丝绝望,他意识到,自己很可能会被这片金辉夺走一切。

    很显然,这金辉远比那缕神魔气息要强大的多,落在身上的时候,虽然跟此前的赐福金辉差不多,都是迅速没入体内,可是等到许半生体内完全被这种金辉占据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这些金辉跟此前那些金辉有着本质的差异。那些金辉不过就是一些虚无缥缈的光点,散发着金色,一进入人体之内就会自然的化为真气。可这些金辉。看似相同,却绝不一样,这些金辉就宛如拥有实质一般,实实在在,触手可及。

    许半生移动肌肉,甚至可以感受到这些金辉的存在,就像是一粒粒极为细小的金砂一般,替换了他体内所有的真气,在经脉和气海之中缓缓流淌。

    意识在逐渐的模糊。许半生开始明白,这些金辉根本就是比真气更为高级的存在。只有当用这些金辉替换了他体内的全部真气之后,这些金辉背后的那个人。才会出现。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就当许半生感觉自己要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终于响起了一个声音。

    “这气海也太小了,真是麻烦,还要我拓展气海,又要浪费真晶。难道真的要一切重新来过,非要我从筑基开始重新修炼么?麻烦麻烦。等了这么多年,竟然等来你这么个废柴,真有些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从地球来的了,想当初我过来的时候,那可是气海超出常人十余倍,灵根直接达到仙身程度的……咦,等等,你的灵根……我艹,这是什么灵根?逗我呢?这么弱小的灵根,连道体都算不上吧。而且,你在灵根之外搞出这么一层虚影有什么屁用?难道用来骗人,想告诉别人你的灵根很强大?拜托,你以为这是在地球上呢?这种障眼法,随随便便就能被看穿好么?”

    这声音一出现,就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许半生想插嘴都插不进去。

    感到奇怪的是,明明这声音是第一次出现,可听在许半生耳朵里,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个人说出了地球这两个字吧,这足以正是当初太一派的返虚老祖也是来自于地球,许半生一直以来的疑虑终于得到了一部分的解答。可是,如果不是太一派的人穿到地球,而是地球人穿到太一派,那地球上的太一派又是从何而来?

    终于等到这声音停了下来,许半生虚弱的勉强开口道:“你究竟是谁?”

    “哈哈哈,在这里,你应该称呼我一声老祖吧?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在这个世界我已经死了快五万年了。五万年啊,地球上的人类文明也没这么多年。”

    “你也来自于地球?”许半生又问。

    那声音沉默了下去,似乎也在想念自己的故乡,想念那颗蔚蓝色的星球。

    许久之后,那声音再度说道:“你的意识很快就没了,其实说不说的也没什么,不过,这么多年了,我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都没机会跟人说说心里话。是的,我和你一样,来自于地球,原以为修炼到返虚乃至飞升,我就可以回去地球了,但是,我竟然没能飞升。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我可是九州世界有记载的最为强大的天才啊,连我都无法破碎虚空飞升仙庭,真是不知道怎么还能有人能够做到。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所谓飞升仙庭,只不过是一个骗局。”

    许半生道:“就像是地球上的飞升一样?”(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