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46章 炼气二重天

第0646章 炼气二重天2017-11-11 22:35:12Ctrl+D 收藏本站

    和上一次一样,气海开始了不断被填满又不断胀大的过程,每次气海被充满之后,就会自行扩张,每次扩张只是极其微小的一点,可是却足以容纳更多的真气。而真气化作真元又会缩小体积,再凝固成真晶,又会缩小体积,这已经足够气海逐渐适应这种扩张了。

    当然,许半生自身却很不好受,气海的每一次被撑大,都会让其感同身受,体会到那种自身骨骼与肌肉被拉伸到极限的感觉,这种反复的拉锯,若是换成常人早已受不了了,可是许半生虽也是咬紧牙关,额头冒汗,但却勉强能够坚持下来。这和他那十八年在大青山上承受过非人的痛苦有关,更跟他数次的体验生与死边缘徘徊的经历相关。

    但是不管如何,这种滋味都绝非可以忽略的。有些痛苦,时间长了之后,中枢神经就会逐渐的习惯,虽也感受到疼痛却已经能够忍受了。可是这种痛苦,却似乎并非作用在神经之上,那是一种堪称洗经伐髓作用到每一个细胞之内的痛苦,哪怕把许半生全身的神经都抽掉,他也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种疼痛。

    甚至于,随着时间的过去,许半生越发的清醒,他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被拉伸,甚至逼迫着细胞进行分裂,其后突然一下,这些痛苦就会瞬间消失,被拉伸的气海开始持续疯狂的吸收着真晶,这个过程却是无比舒畅的,其舒畅程度甚至比修炼更让人为之沉迷。

    在痛苦和舒畅之间,毫无连接,就像是毫不相关的两件事。这跟正常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正常状况之下。哪怕是再轻的痛感,也需要一段时间来逐渐消散,不可能说之前要死要活。瞬间就能痛苦全消。就好比有个人胳膊脱臼了,原本卡在一处的关节脱开。等于是关节处的骨骼被拉长了一两公分的距离,肌肉当然会感觉到撕裂般的疼痛。这时候有个老师傅猛然一拉手臂,使得脱开的关节重新恢复,那些被拉伸的肌肉自然会恢复原状,可是关节附近肌肉的酸痛,却久久不会消散,甚至几天都无法完全恢复。小孩子还好一些,成年人若是脱臼。接上关节之后,至少要吊两天的膀子才能活动自如。

    而许半生现在,却完全没有这样的一个过程,他上一秒还在地狱般的火焰之中挣扎,下一秒却来到了温煦和暖的天堂,体验着人世间最为舒爽之时。这种无缝衔接,怕是也只有许半生这样的人才能承受,换个人九成会被逼疯。

    就在这样痛苦和快乐的拉锯战之间,许半生的气海长足的扩张着,他体表的金辉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气海每一次扩张。在许半生看来仿佛都要经历日夜之间的转换,可对于太一派的旁观者而言,他们却根本体会不到时间的流逝。

    经过十三名元婴合力一击。然后赖天工又施展了喝定术用一个光罩将许半生以及那些金辉团团围住之后,十三名元婴只能看到许半生身体周围的金辉迅速的变淡,就好像金辉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无法在对许半生形成威胁一样。

    从金辉被刺穿到金辉彻底消失,对于这十三名元婴而言,时间也不过是喝上一杯凉茶的时间。

    之所以金辉会这么快的消失,一方面是太一洞天吸收的缘故,另一方面便是成长的天地规则碎片用其扩张许半生的气海的缘故。

    十三名元婴并未奇怪这些金辉,也就是真晶为何会消失。他们刚才都体会到那股吸力的可怕之处,就像是他们曾经遭遇过的虚空乱流一般。即便他们是元婴期的强者,也依旧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虽然并不知道吸力究竟来自于许半生。还是来自于那个不知如何绕过护山大阵走入大青山以真晶对付许半生的敌人,但是这些真晶消失的原因毫无疑问是被那吸力吸走了。

    最终,许半生的气海已经足有一丈七八,比起此前又扩张了五成左右,此前许半生的气海仅仅只是比许如轩那种普通的修仙者略大一点点而已,而普通的修仙者的气海大小,大约在一丈左右。

    真晶彻底的消耗殆尽,而许半生也终于可以停止在痛苦和畅快之间左右为难了。

    他迅速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灵根,果然,比起祭祖典礼开始之前的灵根,许半生的灵根也同样增长了五六成的样子。虽然还是无法跟其他人的灵根进行比较,不过许半生相信,自己比起那些资质很普通的弟子,灵根至少也是他们接近两倍的大小。这样的资质,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迈入道体的范围了。

    相比起上一次的欣喜若狂,许半生这次却显得不悲不喜,已经是达成必然结果的事情,自然就不值得欣喜了,甚至于,许半生还觉得没能更早一步的控制好太一洞天,让太一洞天吸收了太多的真晶,否则,自己必然可以借助这些真晶让气海和灵根扩大到更为壮大的地步。

    真晶是已经用完了,可是那层光罩还在,许半生想要站起身来,却遭到了光罩的阻拦。

    换做其他人,可能会挥手将光罩打碎就算了,可是许半生却发现这光罩也是极为纯净的能量组成,只要是能量,就应该被吸收,哪怕对气海的帮助不大,总也聊胜于无。

    于是许半生没有中断成长碎片的运转,直到将那层光罩也完全吸收,当他发现远比这空气中更为浓郁的天地灵气蜂拥而来的时候,他才终于令成长碎片停止了吸收。

    以许半生之聪明,他当然知道,之所以突然之间空气中的灵气会变得极为浓郁,原因一定出在大青山的灵脉上。这成长碎片最大的功能就是消耗一切能和许半生联系起来的东西,它似乎将所有跟许半生相关的东西都视为许半生本身,但是许半生却不能允许它这样。一来这条灵脉也不知道能给许半生提供多少帮助,二来真要把灵脉耗空,太一派怎么办?

    只不过许半生并未想到。他在吸收那层光罩的能量的时候,赖天工却如遭雷击。

    那层光罩是他的真气所化,虽然已经与他的身体分离。可毕竟带有他的一切属性,这层光罩到了一定的时间会消散于天地之间。化为原始的天地元力,这不会对赖天工产生任何的影响,可是在光罩并未消散之前被另一个修仙者强行吸收,赖天工就像是被人从身上割下一块肉一样。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气海至少空了三分之一,若不是赖天工急忙运功对抗,加上许半生见好就收,赖天工当场被许半生吸成人干也不稀奇。

    这就是天地规则的厉害之处,不管你是元婴。还是化神,即便是返虚在天地规则面前也是一无是处。

    别说修仙者,即便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逃脱天地规则的监管,所有的力量,所有的一切,都在天地规则约束之下。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九州世界没有天道,却有天地规则。这是天与地赋予这个世界最为原始的力量。任何可成长的力量在这种原始力量面前都不值一提。

    成长和衰败这两块天地规则碎片终于黯淡下去,悄悄的附着在许半生的气海边缘,再度隐匿不见。即便是许半生本人,若不是亲眼看见它们附着在气海边缘然后消失,恐怕也很难相信这两块碎片的存在。

    刚想起身,许半生却又看到两个光点在自己的气海之中闪烁了起来,他凝神观瞧,那闪烁的更为强烈的光点在他脑中浮现处一个字——枯。

    其实已经不用再去看那个略微暗淡的光点了,许半生已经知道天地规则碎片的基本状态,不出现就不出现,一出现就必然是成双成对的。黑与白。天对地,既然出现了枯。那么另一个光点必然是荣。

    代表着枯的光点很快隐没字迹,然后闪烁之间变得暗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光点却逐渐明亮起来。

    许半生抬眼望去,果然,那光点也浮现出一个字迹,出现在许半生的脑海之中。

    “荣!”

    枯与荣,恰好反映了许半生刚才的状态。

    皮肤肌肉寸寸剥落,就像是秋天树叶逐渐枯黄飘落树根处一般,而这些凋落的树叶,又会化作养分回到大地之中,待到来年春季,万物复苏,这些溶于泥土的养分,化作春泥更护花,又会反哺大树,促使其长处新的绿叶。

    甚至于,许半生的状况比树木的枯荣更为彻底,他的骨骼也同样经历的枯的过程,几乎达到彻底消散的极限,才终于迎来春天。

    唯一不同的是树木的枯荣来自于完全的自给自足,而许半生的枯荣必须借助外力。这些外力一旦作用到他身上,就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而这些力量毫无疑问都是为了让许半生消亡的,那么这些天地规则碎片就会帮助他逆转这个过程。坏的一面走到了尽头,接下去自然就是好的一面。力量来自于外界,可受损伤的却绝对是许半生自己,于是所有这些外力造就的补偿也就落在许半生的身上。

    衰败和成长达到了极致,便由枯荣取而代之,许半生刚才的情形,着实已经脱出了衰败和成长能够表达的范围。

    上一次,许半生只是经脉寸寸断裂而已,即便无法修复,他至少也能苟延残喘下去。可是这一次,若是没有天地规则碎片的帮助,许半生百死无生。那个返虚真一留下的神念当然会助其重铸血肉,只可惜,重铸后的身体已经跟许半生完全无关了,他的意识都会消失在天地宇宙之间。

    许半生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缓缓站起,尤其是那十三名元婴,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许半生血肉剥落,骨骼化灰,却又骨骼重建血肉重塑的过程。

    更让人吃惊的是,许半生刚刚站起,他身体周围就有一道可见的光圈缓缓扩散开来,就像是一道涟漪一样,然后在大约七八丈外轻轻落地,激起灰尘无数。

    有人惊呼出声:“炼气二重天?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