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51章 山洞幻阵

第0651章 山洞幻阵2017-11-11 22:35:19Ctrl+D 收藏本站

    闭关的山洞其实就是个小型的洞天,只不过这种洞天着实简陋的很,也并没有那种可以称之为福地的洞天中那么充沛的灵气。

    山洞也就几个平方的大小,高度更是只比一个寻常人高点儿有限,与其是说是个山洞,倒不如说是个大点儿的储物空间。

    不过这倒是很适合面壁,犯错总是要受点儿惩罚的,在这种完全密闭的空间之中,日子的确是备受煎熬的。

    山洞在极高的悬崖之上,崖壁和地面基本上就是个直角,并且崖壁之上光滑如缎,连一丝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由慎刑堂的弟子将许半生领了上去,以许半生目前的修为,除非是拥有飞行类的法宝,否则是很难登上这处山洞的,而进了山洞之后,自然也就很难出来。

    山洞之外,脚下是茫茫的云海,慎刑堂的弟子脚下踩着一柄剑背宽阔的飞剑,许半生也站在上边,眼前是一片闪烁着光怪陆离色彩的柔和光线,那弟子指了指那团氤氲,告诉许半生已经到了,让他自行进入。

    许半生一步跨出,丝毫无挡的走进那团光怪陆离之间,然后才看到了山洞里的情形。

    再回转过身,看向走进来的那团光怪陆离,此刻却是一面和其余地方相同的墙面。

    许半生伸出手敲了敲那石墙,石墙发出沉闷的声响,意味着无比的实心,想要打破不是没可能,但至少现在的许半生难以做到。

    头顶,脚下,以及山洞的四面,都是如此,坚实厚重的石墙。使得这个山洞就像是深藏在山腹之中一般,想要出去,至少也要拥有移山填海的实力。

    外头传来那名慎刑堂执刑弟子的声音:“外门弟子许半生。罚面壁半年,一日一餐。自会有人送入。许半生你当在此潜心修炼,这半年时光,既是惩戒,也为磨练,望你半年后出关时修为大涨。”

    一般来说,对任何受到惩罚的弟子,慎刑堂的执刑弟子都是一番这样的话语,不同的只是他对许半生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要柔和的多。而对其他人,就没这么客气了,完全是一副颐指气使的腔调。

    经过昨天的事和今天祭坛前发生的事,许半生在太一派的名气算是彻底出去了,此前还只是内门弟子在私底下议论外门来了个天才,可是今天,整个外门也都在讨论着许半生。别的不说,光是同门私斗动了兵刃却只是轻描淡写的面壁半年,并且太一派甚至为他更改了门规就足以让所有人都心生敬畏,至少要对许半生客气着点儿。今天就更加不用说了。许半生竟然能够得到太一派有史以来唯一的一名返虚祖师的赐福,并且在受福之后当场迈入炼气二重天,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许半生今后前途不可限量,跟他搞好关系那是必须的。

    就连昨天帮着仇魂想要欺负许半生的狂刀和另一名弟子,心里也不免有些悔意。

    他们会站在仇魂那边,无非也就是因为仇魂是近些年来太一派天赋最强的弟子,刚刚迈入炼气中期的时候,就已经有内门的金丹真人表示要收其为徒了,今后哪怕是进了内门也绝对是备受看重的弟子,外门之中有不少像狂刀这样趋炎附势的弟子。

    可是昨天。先是许半生用自己的方式狠狠的给了他们一个耳光,然后他们趋附的仇魂也被师门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闭关半年罚没一年的月规这其实没什么,但是虎同方会将仇魂打成内伤。这绝对是代表着内门的态度。

    今天祭坛上发生的一切,彻底宣布了许半生在太一派今后的待遇,只怕内门对他的重视,是整个外门加在一起都比不上的。甚至别说外门,内门金丹以下的弟子绑在一起,都不可能让太一派更重视一些。而之所以说金丹以下,是因为对于太一派这样的小门派来说,金丹是最重要的战斗力,任何弟子只要能达到金丹,就必然是太一派的主力,甚至于旁门和左道金丹也依旧是他们的中流砥柱,只有到了上门,可能才没有那么的重视金丹。

    每个人都已经知道的事情,即便是慎刑堂的执刑人员,也不例外,他们除了要负责慎刑堂的事务之外,同时也是太一派的弟子,像是许半生这样的天才,当然是要打好关系的,这说话的腔调和语气自然也就和煦了许多。

    而且,这个慎刑堂弟子很清楚,在这一段他已经说了许多遍相同的话之后,还有一段话要单独说给许半生听。而那段话,充分彰显出许半生的特殊性,何曾听说一个外门弟子,每个月能到紫光崖修炼三天的?而且,还不止紫光崖,还有玄武大殿,同样每月一次,不过只有一天的时间,可即便是一天,那也很了不得了。

    玄武大殿在太一派,除了是衔接外门和内门的通道,还有一个最大的功用,那就是相当于藏经阁。玄武大殿之内,不敢说包罗万象,但是金丹以下的各种功法,以及法宝名册,甚至于野闻轶事,那是数不胜数。在玄武大殿里参悟,就意味着这些经藏对其完全敞开,虽受限于修为高低,可那对修炼绝对是有极为强大的辅助作用的。

    一天的时间,看上去似乎不多,可那是每个月都可以去的啊。要知道,哪怕是这名执刑弟子,已经筑基六重天,在慎刑堂行走也算是比较受到重视的弟子了,可他想要进入玄武大殿,都必须以自己的门派功勋点数兑换,而且兑换的也都是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而已,像是许半生这样每个月都可以有一整天在玄武大殿里参悟的弟子,在太一派就算是金丹也不可能,那基本上都是元婴才有这样的资格。殊不见,元婴开会都经常会选在玄武大殿么?

    这越发说明师门对许半生的重视,这弟子哪里知道,这都是许半生用五行功换来的?

    在许半生回答之后,那弟子又道:“此外,因弟子许半生每月各拥有一次进入玄武大殿参悟以及到紫光崖进行修炼的资格,是以特许许半生每月皆可离开面壁山洞最多两次,但只能去往玄武大殿又或紫光崖。许半生,你若在山洞之中呆的无趣,想去玄武大殿参悟或者去紫光崖修炼,可使用门派腰牌呼叫于我,届时我会领你前去。”

    许半生再度谢过,心里也明白,那弟子其实是给了他一些暗示的,表示在山洞中面壁其实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他每月有两次离开的机会,好好把握的话,就会使得这半年的面壁完全变成潜心修炼,而不会出现其他弟子被罚面壁时那种寂寞深入骨髓的痛苦。甚至于,这弟子并未禁止许半生乱用腰牌,这腰牌还有地球上的对讲机的功能,竟然也是存在频道的,这一点在来时的路上这名弟子就已经跟许半生详细讲解过。

    若是换成其他人,这名弟子肯定要说个明白,绝对不允许没事的时候胡乱使用腰牌,以防止许半生没事儿找他聊天。

    而对许半生,这名弟子也就豁出去了,心说你真要是呆的无聊了,我陪你聊几句,结个善缘也好,等你入了内门,说不定就能起到什么作用。甚至于,这名弟子隐约中还有些期待许半生跟他聊聊,那样他也可以跟许半生打听打听许半生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内门对他就如此重视,总不可能说许半生是十二仙身之一吧?毕竟,在太一派的弟子之中,道体虽少也是有过一些的,就连道体都享受不到许半生这样的待遇。

    许半生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那弟子看了看他,又道:“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弟子也很郁闷,一路上都是他在跟许半生说话,虽说主要是出于公务,可许半生的回答要么是一声简单的“嗯”,要么就是“多谢”二字,别无他话。原本这个弟子还想多问许半生几句的,面对许半生这种态度,也着实有些问不出口。

    不过这一次,许半生却是想了想,双手一拱,问道:“弟子许半生,请教前辈,在这幻阵之中,若是弟子于修炼之时闹出一些动静,外部可会被人发觉?”

    那弟子毫不犹豫的回答:“只要不是特别大的动静,一般是没事儿的。阵法是每次临时布下,都是由咱们慎刑堂堂主亲自完成,修为低于堂主的,是绝不可能看穿此间任何。即便是修为高于堂主,除非元婴以上,否则想要看穿此间,也许耗费一些周章手脚。而元婴以上,除非你动静太大了,否则他们哪有闲暇关注太多。我太一派几乎每日都有弟子受罚,长短不论,元婴祖师哪有那么多的空闲去关注这些?”

    话是这么说,许半生却不敢太大意,毕竟,那些元婴不关注别人,但却很可能会特意的关注他。

    不过许半生自有计较。

    而且,既然是元婴以上才能比较容易的关注到山洞里的一切,那么也就意味着整个太一派,能够随时随地知道许半生在山洞里都干些什么的,不过区区十五人而已。

    此刻那个弟子也陡然间反应过来了,急忙问道:“你是如何知晓面壁山洞只是幻阵的?”刚才他只是随口回答,等到说完才想起,许半生怎么会知道这只是个幻阵?这个幻阵即便是筑基也不可能看穿,若不是他在慎刑堂行走,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些,在绝大多数弟子眼里,面壁山洞就是一个小型的次元洞天,根本就想不到这其实只不过是个幻阵而已。

    但是,许半生却并未回答,只是微微一笑。(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