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56章 山洞消失了

第0656章 山洞消失了2017-11-11 22:35:26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时辰之后,许半生就合上了这本太一简史,说是故事,其实也挺乏味的,无非是浓墨重彩的对太一派历史上诸多前辈的事迹进行不知羞耻的夸耀罢了。一个两个还好,十万余年,这得有多少人?看着不同的人被后辈吹牛比,再精彩的剧情也审美疲劳了。

    然后,许半生取下了他来到玄武大殿之后的第二本典籍,这一次,就不太出乎那帮元婴的意料了,既然已经选择去先对太一派进行全方位的了解,那么,历史看完之后当然是要看风貌的。许半生也的确取的是太一风貌这本典籍。

    这本风貌典籍,对许半生最大的帮助是卷尾的地图,虽然并不很详尽,可重要的地方都已经标注的很清楚,以后许半生想在大青山整条山脉的范围内寻找某个地方,基本上再不需要其他人领路了。

    这是许半生第一次在玄武大殿之内参悟,整整十二个时辰,他几乎全都“浪费”在这些纲领型的典籍之上,渐渐的,太一派在许半生的脑中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建派十余万年来的画卷也徐徐展开。

    四天的不眠不休,让许半生回到山洞继续他的面壁惩罚之后,直接就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三天,看的那帮元婴直摇头。

    接下去的一个月,许半生依旧是吃饱了就修炼,困了就睡觉,时间对他来说仿佛完全不重要,而他这种无趣到只剩下简单重复的生活,也让元婴们逐渐对其失去了兴趣。

    时间到了月底,许半生取出门派腰牌,给慎刑堂那名弟子发去了一个信息。

    很快,那名弟子就出现在山洞之中。笑着问他:“又要去紫光崖修炼了?”话语之间,不无羡慕之意,毕竟太一派的每一个弟子都知道在紫光崖修炼对自己的修为有什么帮助。

    许半生点点头。跟着那名弟子离开了山洞,这一次。那名弟子仅仅只是把他领出山洞而已,并没有陪他一同前往紫光崖。

    在走出山洞的一瞬间,许半生的脚看似不经意的划过一个半圆,那样子就像是他突然迈起了方步一样,又或者是裤裆里有些汗湿以这种方式松动一下。

    领他出山洞的弟子并未发现什么,可仍旧在关注着许半生的杨高宇,却清晰的看见了许半生的这个动作。

    杨高宇的眉头微微一皱,等到许半生走后。他立刻召回神念,真身驾驭飞剑直奔那山洞而去。

    在洞口处观察了一下,杨高宇清晰的看到许半生在洞口处留下的印记,却并不明白许半生这是要做什么。

    看着那印记上的花纹,这仿佛是一种符箓,这小子竟然还会制符?他到底都是哪里学来的这些手段?要知道,八大神州的修行者,凝聚道心之后,所谓的修行基本只有两项,一是外功一是内功。外功就是筋骨皮的淬炼,也就是武功之类,而内功就是对于精气的修行。提升境界。这里的修行者和地球上的不同,制符炼丹等等这一切,都是跟八大神州的修行者无关的。

    可是许半生却竟然懂得符咒之术,这让杨高宇十分意外。

    那印记之上的纹路,绝不是胡乱画上去的,而且杨高宇自问他在金丹修为的时候,都未必能完整的画出这些符文。倒不是说中神州的制符能力低下,主要是术业有专攻,杨高宇根本就没怎么学过制符。对他来说这只是一项基本功而已,他学制符也只是为了今后很可能会需要用到符箓。再怎么样,基本的判别能力总得有吧。

    哪怕许半生现在只是一个筑基一重天。杨高宇可能都不会如此惊愕,因为一旦入了内门,每个弟子就会拜入不同的师父门下,师父擅长什么,徒弟往往就跟着学什么,今后也就朝着那个方向去发展。可是,许半生还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啊,甚至于就算他在玄武大殿之中,也看不到关于制符的详细内容,顶多是粗略的了解一下制符是怎么一回事,以及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上有哪些类别的符箓以及那些常用和特别有名的符箓有哪些而已。

    以许半生现在的修为水准,既然他在玄武大殿里可参悟的典籍只能与他的修为级别相关,这也就意味着他绝不可能接触到只有筑基期以后才能接触到的制符之术。

    除了这一点,杨高宇更不明白的,是许半生这是要做什么?

    许半生在洞口留下的符文,并不是事先准备好的符箓,而是临时画下的符文,这就需要在制符一途上拥有颇深的造诣才行了,或者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

    这符文倒是并不复杂,杨高宇一看也就知道这符文的作用,并不是他一开始所想的压制山洞的法阵,相反,却是在提升法阵的功效,甚至可以说是堵住了法阵的一个漏洞。

    符文虽然简单,几乎每一个学过制符的人都能成功画出,可这也伴随着一定的成功率。成功被加上率这个字,就表示一定会有失败相辅相成,即便是简单的符文,想要达到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要么是在制符上有独到的心得和见解,说穿了就是要足够的熟练,这都是用时间堆出来的。而另外一种,便是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在制作这种简单的符文的时候已经不费吹灰之力,用强大的真气来弥补熟悉程度的不足。

    按照常理推断,许半生显然并不符合这两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但是,他却偏偏只是在通过洞口的极短时间之内,做到了这一点。

    摸着颌下的胡须,杨高宇越发觉得许半生身上充满了秘密。

    同时,他也在想,许半生走出山洞时,手上的动作他看得很清楚,就是制符的行为。可是,许半生脚上的动作又是在干嘛呢?脚下划了个半圆,还轻轻的跺了下去。难道说也跟这符文有关?

    杨高宇对制符真的了解不多,他所学的,也就是最常见。也最常被用到的几种符文,即便是许半生所画的这个符文。他也只是从线条的走向和其中的那几个字判断出其功效,真让杨高宇画,他也未必有那个把握一次性成功。自然,他也就无法了解这符文背后还有什么玄机,许半生脚上的动作自然也就并非他所能领会。

    飞剑再起,杨高宇直奔玄武大殿,随手一招,一本关于制符的典籍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略一翻阅。杨高宇又换了一本。

    连续查了好几本典籍,杨高宇也没找到和许半生所画的那个符文完全一致的记载,更加没有关于许半生跺下的那一脚的说明。

    杨高宇的眉头不由皱的更紧,许半生的天才,竟然有些超出他所能理解的范畴。

    犹豫了一会儿,杨高宇还是没有去找擅长制符的同门,先观察观察,看看许半生到底想干什么再说吧。

    又是连续的四天,三天在紫光崖,许半生还是在上次相同的位置修炼三天。不做丝毫的间断。

    之后又来到玄武大殿,一进门,许半生就朝着杨高宇隐身的地方看了一眼。就仿佛知道那里藏着一个人一样。

    这一次,许半生的目标很明确,整整十二个时辰,他都在看列阵类别之下的典籍,这就更让杨高宇确定,许半生这是在研究那个面壁的法阵。

    “难道这小子想要破除那个阵法?”可杨高宇也知道,许半生画下的那个符文的作用明明是在加强法阵。

    回到山洞之中,还是沉睡三天,醒来之后吃饱就修炼。困了就睡觉,许半生似乎完全沉醉在他个人的节奏之中。

    这是第三个月。除了杨高宇一心想要弄清楚许半生在洞口留下的符文究竟意欲何为之外,包括千宁和权元白都已经失去了继续关注许半生的兴趣。

    哪怕是杨高宇。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关注着,不像头两个月那样事无巨细的观察他。

    到了月底那几天,杨高宇知道许半生又要离开山洞去紫光崖修炼了,他又开始像最初的时候那样关注许半生。

    还是那名弟子,进入山洞将许半生领了出来。

    这一次,许半生的动作更大,他不光在洞口又画上了一个符文,并且明显有掐诀念咒的举动,只是动作极快,那名慎刑堂的弟子又走在他前方,同样并未发现这一点。

    和上次相同的是,许半生在跨出山洞的最后一步,脚尖再度在地上划出一个半圆,然后双脚同时落地,轻轻一震。

    震感让慎刑堂的弟子有所察觉,他回头看了一眼,却并未发现任何端倪,也就没多问什么,将许半生带出山洞之后,他自行离去。

    许半生也是马不停蹄直接奔向紫光崖,而在他走后不过几个呼吸,杨高宇便又再次出现在这里。

    洞口处毫无疑问的又留下了一个符文,和上次的完全不同,但是同样,也是将构建山洞的法阵进行了少许的弥补。

    不过杨高宇这一次的心思并未放在洞口的符文之上,他仔细的观察着许半生两次分别用左右脚各自划下的半圆,还有他最后双脚同时落地那一震。

    可无论杨高宇如何观察,那里也没有任何的痕迹,干净的连脚印都没有一个。

    不解之下,杨高宇也只能悻悻回去,许半生肯定还有后文。

    三日的紫光崖修炼结束,许半生又自行来到玄武大殿参悟。

    这次他主要阅读的典籍则是制符分类,读的极快,十二个时辰,几乎将他目前的修为所能接触到的所有制符分类下的典籍都读了个遍。

    杨高宇十分不解,按说许半生其实看不到太多的内容,虽然每本典籍他都能取下,可以他的修为基本上也就是看看头几页的内容而已,可为什么许半生不管是这一次还是上一次,他都像是可以遍阅那些典籍的模样呢?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杨高宇知道,这又到了许半生要离开山洞去紫光崖修炼的时候了。

    而许半生,在离开山洞的时候,也的确再度于洞口处画上了一个符文。

    那山洞,竟然在杨高宇神念的监视之下,消失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