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60章 回报

第0660章 回报2017-11-11 22:35:31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况羿不这么着急的话,许半生在读完这封信的时候肯定会大惊失色。

    因为按照这封信的大部分表述,多数人都会认为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老爷爷——某位绝世强者将自己的修为封印在某件法宝之中,有缘者以滴血等方式得到这位绝世强者的传承,从而修炼道途平坦无比,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许半生当然不会相信这一类的传说,但是如果他不知道结果的话,光是看到这封信的前半部分,大概也会有这样的认知。

    可是到了信的结尾,画风突变,老爷爷变成了大恶魔,所谓的有缘者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其传承,相反,会被其夺走躯体,成为大恶魔的转世附庸。

    许半生无疑是幸运的,五万年的时间已经让况羿留下的神念实力不足前世百分之一,而且他还拥有太一洞天这样的奇葩存在,加上天地规则碎片这样的强大作弊器,最终让况羿不但没能得偿所愿,相反真的成为了老爷爷。

    已然承受了结果的许半生,当然也就不会再对信的结尾感到吃惊了,他早已知道况羿的目的。

    这封信让许半生迟迟不敢取出来观看,生怕被这个世界的其他人发现他的秘密。

    看完信之后,许半生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因为这封信除了让他了解到地球他所未知的一面,实际上并未起到任何的作用。非要说有什么作用,那也仅仅只是让许半生发现了地球上的时间和九州世界的时间并不同等。现在的时间,有可能是地球几十万年前的某一天,也有可能是地球数百万年后的某一日。

    不过,这封信对许半生还是有积极的好处的,至少让许半生彻底断绝了有朝一日再经过虚空乱流穿回地球的念想。从而也坚决了许半生在这个世界里潜心修炼的信念。因为,地球上的一切已经再不属于他,他不可能再回到地球上属于他的那段时间。他在这世上的亲人就只剩下了太一洞天里的那十个人,他必须尽快的让林浅等十人离开太一洞天进入九州世界。又或者干脆让太一洞天成长为一个大千世界,他置身其中。

    “爸,妈,爷爷,你们还好么?对不起,儿子不能膝下尽孝。”许半生掩卷长思,眼角不自觉的淌下了几滴眼泪。

    眼泪落在手中的卷轴之上,竟然发出滋滋的声响。

    许半生一扬手。卷轴被抛向空中,寒铁软剑出手,极寒的冷气袭向那幅卷轴,卷轴瞬间被冻成了一块坚冰。

    冰与火自古对立,可许半生早就知道,火可以烧尽一切,而冰到了极致也会达到火的效果。

    在极寒的冰冻之下,卷轴渐渐化作飞灰,其间的分子链完全被破坏,卷轴回归成为天地之间最为原始的状态。

    一片一片。消失在空气之中,成为无数的细小颗粒,为尘。为土。

    “老东西,怡姐,妙然,小文……”许半生将十人的名字一一念过,然后他展颜一笑,恢复一直以来那个淡定从容仿佛任何事都无法撼动其心思的那个许半生。

    “短则数十年,长则数百年,我定然让你们重获新生。不是现在这样在小千世界里苟活,而是拥有完全的自己的思想。顶天立地于这片天地之下。到时候,我们携手同游。走遍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说完这句简单的话,许半生竟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困倦。眼角还带着眼泪,他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许半生悠悠醒来,醒来的时候,他的眼角依旧挂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这一觉,许半生仿佛经历万千世代,可时间仅仅过去了不到一炷香而已。

    时间一晃而过,半年的面壁时间已到,还是那个慎刑堂的弟子,许半生现在跟他已经相当熟悉了,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做封于兴。还是封于兴来到山洞之中,宣告许半生的面壁期限已到。

    许半生不悲不喜,完全没有其他弟子终于结束了面壁惩罚之后的那种欣喜异常,他只是平静的点点头,跟在封于兴的身后离开了山洞。

    和此前一样,封于兴同样没有看到许半生在离开山洞的一瞬间动的手脚,那三道符文,以及地面上的太极图,许半生手一抹,脚一踏,尽皆消失,山洞又恢复了从前的幻阵。

    此间区别,只有了解山洞已经起过变化的掌教杨高宇才知道。

    对于许半生的平静,封于兴倒是并不奇怪,毕竟他每个月都可以出来一趟,所谓的面壁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二十来天的禁闭而已。这半年之中,封于兴早就习惯了许半生的悲喜不起,他甚至觉得,即便真的让许半生在那暗无天日的山洞里面壁半年,只怕他出来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这个月又快结束了,你回去整理一下还是赶紧去紫光崖修炼吧,别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提醒着许半生,封于兴的语气之中仍旧带有浓浓的羡慕之意。

    许半生淡淡一笑,突然觉得封于兴这半年来也算对自己多加照顾,自己或许可以回报他一些什么。

    想了想,他问道:“去紫光崖修炼这件事,我能不能将这个机会转让给其他人?”

    封于兴一愣,随即心中波涛翻涌,心说难道许半生有意将这个机会转让给自己?可是没理由啊,他这半年来和许半生虽然算是熟识,可一共也没说上几句话,而且这不多的交流之中,大部分都是他在说,许半生只是默默的听着罢了。

    犹豫了一下,封于兴还是说道:“这倒是可以的,派中有个交易平台,你若是有意用一次三日的紫光崖修炼机会换取一些东西,无论是法宝还是灵石,放在交易平台上便可。”

    许半生点了点头,又问:“封前辈你可有一个灵石?”

    封于兴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说道:“半生你……我不知道你为何能够得到每月一次。最长三十六个时辰紫光崖修炼的资格,肯定是你对门派有极大的贡献,像我们。至少要进入内门之后,才会获得一年不超过一百二十个时辰的修炼资格。三日的紫光崖修炼。若是在派内交易的话,至少可以换得一万灵石。而且,我还从未见过有人拿紫光崖修炼的机会换取灵石的,通常都是换取一些法宝。”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这半年来多谢封前辈的照顾,半生想以此表达一些谢意,一个灵石,这个月的紫光崖修炼机会。便转于封前辈你了。反正我每月都可进入紫光崖修炼三日,这种机会对你们而言弥足珍贵,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每月的日常罢了。”

    封于兴很是激动,但总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到许半生那诚挚的目光,他也便坦然接受。

    “好,那就算是我占你的便宜了,他日若有我帮的上手的地方,你尽管开口。另外,以后你也别叫我什么封前辈。愿意的话就喊我一声师兄,以你的资质,十年之内必然筑基有成。迟早咱们都会是师兄弟的关系。”

    许半生也不矫情,点点头,当即喊了一声:“封师兄。”

    封于兴大喜,又道:“我一会儿还有些事情要做,收工之后我去找你,我请你吃饭喝酒。哦,对了,你最好先跟负责你那个院的师兄打个招呼,就说要请假下山一趟。我晚些去找你。”

    许半生点了点头。也不推辞,修仙的世界也不可能全都是修炼之事。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终究还是会有许多诸如吃饭喝酒之类的事情。

    “封师兄先去忙吧。我自己回去便好。”

    封于兴又叮嘱几句,告诉许半生,回到他那个院子之中,要先去跟负责院子的内门弟子销号,每一个被惩罚或者其他原因至少一日不在外门院中居住的弟子,回来的时候都是要登记一番的。

    许半生点头答应,看着封于兴的身影消失之后,这才远远的望向某个山头,他早就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倒是没感觉到这双眼睛有什么恶意,并且半年以来,许半生早就习惯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这双眼睛关注着,只有自己进入山洞之后,那双眼睛也看不到山洞内发生的一切,才会消失。

    远远的,许半生长长的一揖,口中道:“弟子许半生,感谢前辈一直以来的关注,不过前辈若希望弟子今后潜心修炼的话,还是放过弟子吧。弟子知道前辈乃是本派高人,可一直被这样一道神念关注,弟子免不了心生旁骛。请前辈成全。”

    杨高宇微微一惊,心道原来许半生一直以来都会不经意的朝他藏身或者神念所在的位置看上一眼,这是因为许半生一直都有所感悟的缘故。此前虽然杨高宇也曾怀疑过,可许半生不说出来,杨高宇就总觉得那是某种巧合。没想到许半生竟然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不过这始终是令杨高宇欣喜的发现,他微微一笑之后,收回了自己的神念。

    而许半生直起身来,也感觉到暗中一直关注自己的目光消失了,那股隐约的压力荡然无存,他知道,这是那个人答应了他的请求。

    缓步回到自己所住的院中,今日并非授道日,与许半生同院的弟子都在院中,有些聚在一处闲聊,有些则独自用功修炼,没呆在自己房里的弟子,看到许半生回来了,一个个都用极其好奇的目光看着许半生,彼此之间的交谈倒是都停止了下来。

    许半生心说,这便是那一日的结果了,他在这些外门弟子的心中,必然已经成为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许半生相信,不管如何,至少这些弟子今后是再不敢欺负他了。

    对那些投来目光的弟子纷纷还以微笑,许半生走到自己的房门前,房门早已修好,上边依旧挂着写有“许半生”三字的木牌,许半生推门而入。(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