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63章 血鸦岛

第0663章 血鸦岛2017-11-11 22:35:34Ctrl+D 收藏本站

    “哟,这不是太一派的两位师兄么?这是在提携晚生后学?我说你俩现在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啊,净跟些不入流的家伙一起厮混。这是你们太一派的新人?进入炼气期了么?你俩还真是诲人不倦啊,入门十来年了还没进入炼气后期,竟然还有空在这儿指点别人?我要是你们呐,就日夜闭户不出,勤修苦练,少出来丢人现眼。”

    三人身后,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即一道身影便走进了这家店铺。

    看到来者,泛东流还能沉得住气,牛凳直接就怒目相对了。

    “项上居,我们在这儿干什么关你屁事,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许半生打量了来人一番,面色苍白身材欣长清瘦,虽然竭力做出一副书生模样,但是那毫无血色的面颊,却使他显得有些三分不象人七分倒象鬼。从他的身上,许半生嗅到一股淡淡的血气,要么是他刚杀完人回来,要么便是他修炼的功法与血炼有关。

    炼气七重天,堪堪进入炼气后期的境界,在他的身上,许半生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意味,倒不是因为他炼气七重天的修为,而是因为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血气,这股血气透着有点儿邪佞的感觉。

    许半生当然也知道,在中神州就没有绝对的正邪之分,在地球上所谓的邪功魔法在这里并不存在,哪怕是修炼的魔功,在中神州也只是一种修炼的途径罢了,只要不为祸一方,都是正统的修炼之道。

    相比起地球上,中神州似乎更加信奉没有邪魔的功法。只有邪魔之人这样的话,任何修炼法门在这里都不过是通往仙庭的一种途径罢了。

    但这并不妨碍许半生对这股血气的不适,血气之间那种掩盖不住的妖邪之气。是直指人心的,与正邪无关。只是会引起人体的本能不适。

    面对牛凳的怒意,项上居阴阴一笑,道:“叫你一声师兄你还真就当自己是师兄了么?真是不知所谓。我只是看你们在这里胡乱指点,替这位小师弟心寒而已,我怕他是误入歧途将来后悔啊。”

    “项上居,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上回挨揍没挨够还是怎么的?”

    这话一说,项上居顿时脸色变了,本就苍白不堪的面孔。此刻更显得阴鸷,许半生简直能从他那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的脸上察觉到丝丝黑气向外直冒。

    “牛凳,你这是要挑战我么?仗着在集市之中不能动手,要打也只能到演武场战斗,所以你就敢如此口不择言?”

    牛凳哪里受得了这种激?而且在牛凳看来,项上居的修为跟他相当,动起手来他其实是占了一些便宜的。几年前二人曾经有过一次冲突,当时牛凳就把这个项上居狠狠的揍了一顿,加上项上居的师门血鸦岛一向与太一派不合,两人就算是架下了梁子。虽然心里也明白。项上居敢如此直接挑衅,必然有所依凭,可牛凳生性耿直。他最是受不了的便是这种挑衅。

    当下就要冲动的说出集市内不让动手就到集市外一战,可泛东流却是目光微微闪烁,一把拦住了牛凳。

    “凳子,我们今日是来寻开心的,不要因为这等小人而坏了你我的心情。今天的主角是半生师弟,你切莫因为冲动而搞得半生不开心。”

    这话声音很小,而且后半句是用了太一派的密法所言,项上居只能听见前半句,后半句是听不到的。

    牛凳一愣。他知道泛东流一向持重,他对这个项上居也是厌恶无比。几年前那次冲突,泛东流也在场。当时泛东流对上的是血鸦岛的另一名弟子,同样也是将对方痛揍了一顿。此刻泛东流阻拦于自己,想必是有所发现。

    其实牛凳也就是因为性子比较火爆而已,冲动并不代表他不会思考,在中神州这块大陆上,没有真正的无脑之辈,谁都知道,在这里稍有不慎便是身死神消的下场,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冲动只会让你死的比较早。经过泛东流这么一提醒,牛凳便想到了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

    项上居进门之前称呼自己和泛东流为师兄不假,可那话中揶揄之意实在太过于明显,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其后他的那句话,他说“入门十来年了还没进入炼气后期”,这话的意思,隐约像是他已经迈入炼气后期了。

    如果真是这样,牛凳还真是没什么机会,若项上居只是炼气六重天,就像是仇魂一样,哪怕修为境界也高出牛凳一些,牛凳也并非没有打败对方的机会。至少,输也不会输得太过难看。可是炼气后期就不同了,之所以又将每个大境界的九个重天划分为三段,就是因为这三段之间的跨越要更大一些。

    更何况,项上居未必只是炼气七重天,八重天九重天也都是炼气后期,要是那样的话,牛凳跟对方动手,那就真是只有挨打的份儿了。并且,即便是泛东流和许半生一起出手,也未必讨得了什么便宜。

    “这小子竟然进入炼气后期了?”牛凳心下狐疑,口中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项上居,心里不断的嘀咕着。

    他们跟许半生不同,这一点许半生早就知道。

    甚至于是筑基,许半生都有可能看出对方的修为境界到底是什么程度,不过达到筑基中期的,许半生也看不明白了,他只是能够分辨筑基三重天以下的修为,炼气期就更是不在话下。这个项上居一走进来,他就看出其修为如何,而项上居,却根本就看不透许半生是什么修为。

    通常而言,筑基期的修仙者能一眼看穿的是炼气期以下的修仙者的修为,每高一个阶段,都能看清向下一个阶段的修为,同级别的都不太容易看得明白。只有交手之后,或者对方任由你查探。才能清晰的了解其修为究竟如何。

    是以他们这几个同为炼气期,除了许半生之外,其余人之间相互是都看不穿对方的修为的。

    今天这个项上居分明是来挑事儿的。他显然是早就得到了泛东流和牛凳来到集市的消息,特意到这儿来堵二人。

    从牛凳的话可以听得出来。几年前项上居的修为应该是不如牛凳,至少应该是差不多,但是牛凳的实力略高一筹,因此才能暴揍对方。

    几年的时间过后,项上居的修为突飞猛进,已经来到了炼气七重天,而牛凳却还是炼气五重天,项上居这根本就是来找他麻烦。想要引牛凳上钩,然后一血几年前的耻辱。

    可是,这里边就有问题了,泛东流和牛凳的行踪,还可以说是有人看见他们了立刻告诉了项上居,可是,几年不见,项上居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他又如何确定牛凳和泛东流的修为还没到炼气后期呢?

    同为炼气期通常是看不透对方的修为的,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法门。有些门派就有专门针对这方面的功法,修炼之后可以让门下弟子越级查看对方的修为,当然也会有一定的限制。不可能说一个炼气期就能看穿元婴返虚的修为,可是看穿炼气期总归不成问题。

    可项上居是绝无可能修炼过这等功法的,且不说这种功法并不常见,虽然实际用途并不大,但也是不传之秘,项上居很难有机会得到这种功法。光是从他进门之前,所说的那句话里,有一句是关于许半生的,他连许半生区区炼气二重天的修为都看不透。遑论牛凳和泛东流了。

    这里边有古怪,难不成是泛东流和牛凳在太一派得罪了什么人。那个人又知道项上居与他们之间有龃龉,是以见他们下山之后便联系了项上居。不光告诉了项上居牛凳二人的行踪,还将他们目前的修为也一并告诉对方了?

    根据许半生的了解,泛东流和牛凳在太一派的人缘还算是不错的,应该不会得罪什么人,除了仇魂。

    难道是仇魂从中作祟?

    真要是这样,那还是许半生连累的他们。

    许半生这边心中盘算着,项上居却又冷言讥讽:“我是小人?呵呵,只可惜你们二人妄称汉子,却是半点血性也无。你们太一派也不过如此了。就你们这怂包模样,还是赶紧滚回大青山吧,省的出来丢人现眼,尤其是要记住,以后千万别在外头装模作样的指点新人,你们俩这等废柴,简直就是丢尽了我们修仙者的脸。”

    牛凳虽然有所怀疑,但是项上居这番话却又让他火冒三丈,他当即牛眼环瞪,怒道:“项上居,你别得寸进尺啊,老子今天心情好,不想跟你计较……”

    话未说完,就被项上居打断了。

    项上居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简直笑死人了,你不跟我计较?也就是在集市里我不便出手教训你,否则,就凭你这番话,我就让你满地找牙。”

    “你……”

    牛凳这次的话刚出口,就又被人拦住了,不同的是,这次拦住牛凳的人是许半生。

    许半生迈前半步,堪堪挡住了牛凳半边身子,然后问道:“牛凳师兄,这位项师兄是哪个门派的?”

    牛凳奇怪的看了许半生一眼,但还是压抑住怒火回答说:“血鸦岛的,跟咱们太一派一直有些不对付。前几年我跟他交过手,揍过他,他现在是来报复的。”

    许半生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对项上居道:“这位师兄,你与牛凳师兄从前有过嫌隙,如此出言不逊本是你二人之间的事情。可你言辞之间不该带上我太一派,纵然你这几年修为突飞猛进,如今达到了炼气七重天,也不该如此狂狷,真要是引起两派之间的争端,也不知你一个外门弟子能否承受得起呢?”

    这话一说,包括项上居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