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64章 邀战

第0664章 邀战2017-11-11 22:35:36Ctrl+D 收藏本站

    泛东流和牛凳的惊讶来的比项上居慢了半拍,他们听到许半生的话之后,看到项上居的反应,顿时知道许半生说的不错,项上居果然是炼气七重天的修为,心中就免不了大惊,许半生是如何知道项上居的修为的?

    不过项上居很快就又大笑起来,阴沉着脸说:“好小子,差点儿被你唬住了,不过你倒是比这两条废柴聪明一些,知道试探我。没错,我就是已经进入炼气七重天了,哈哈,牛凳,你是不敢与我交手了么?”

    最初的时候,项上居大惊,以为许半生是扮猪吃老虎,心里紧张起来,以为许半生是个筑基期的高手。

    可很快他就意识到,许半生绝不可能是个筑基期的前辈,否则,哪怕他比泛东流和牛凳年纪小很多,他们二人也绝不可能称他为师弟。并且,就算是扮猪吃老虎,同时炼气期还好说,真要是筑基期的高手,反过来叫他一个炼气期的外门弟子为师兄,这是犯了大忌讳的。

    在中神州,并不禁止不同门派之间的修仙者争斗,只要双方自愿,是不会有人干预的。可这并不代表修仙者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恃强凌弱,仗着自己修为比别人高就可以随意的杀人。毕竟人都已经被杀了,哪怕是裁判所也不可能知道死的那个人是否自愿。因此中神州另有一条规矩,那就是高境界的修仙者,不允许主动挑战低境界的修仙者,更别说这种自瞒修为,示敌以弱的做法了。

    当然,彼此之间有仇怨在前不在此列。

    许半生和项上居之间当然没有前仇,如果许半生胆敢以筑基期的修为装作是炼气期,和项上居交了手。漫说是项上居的师门血鸦岛不会放过许半生,裁判所首先就不会答应。

    是以,项上居立刻就“判断”出。许半生是在诈他,此刻再想隐瞒也是不可能了。刚才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项上居干脆也就承认了下来。继续用言辞刺激牛凳,他也知道牛凳此人比较冲动,上一次的冲突也是因为牛凳的冲动才导致双方动了手,项上居自然不会放过继续刺激牛凳的机会。

    许半生听罢,也只是微微一笑,又道:“牛凳师兄只是不屑于欺负你罢了,你以为炼气后期就可以一雪前耻么?境界不代表实力。炼气期打败筑基期的例子也不乏见,我劝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项上居勃然变色,恶狠狠的瞪着许半生,只可惜他那瘦削的身体,苍白的面孔,无论做出如何凶狠的模样,看上去都不免有些色厉内荏。

    当然,许半生不会因为这一点就觉得对方毫无实力,毕竟是炼气七重天的人,只是若换在半年之前。许半生或许还不敢轻撄其锋,可是现在么……

    这半年来,一是许半生吞噬了况羿留下的真晶。并且太一洞天重为许半生所用,许半生的真实战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二是许半生炼气一重天的时候便可凭借寒铁软剑与炼气六重天的仇魂对峙,如今已经炼气二重天的他,有寒铁软剑这等神兵在手,对上一名炼气七重天,坚持一会儿的实力还是具备的。

    还有第三点。

    看上去许半生只是从炼气一重天迈入到了炼气二重天,可是,许半生自己清楚的很,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很逼近一名道体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了。

    道体的炼气二重天,跟普通灵根的修仙者相比。那绝对是天地之差。道体的珍贵不完全是潜力强大,更重要的是其战力从一开始就远比普通灵根强大。否则,再强大的潜力,没命活到那个时候,也是白搭。一个道体,一旦进入炼气中期,其战力足以令其横扫一切炼气期的普通灵根。

    许半生目前虽比道体还差了少许,可他真气的丰沛,却是许多筑基都无法比拟的。只要许半生耐心足够,扛得住对手的冲击,耗也能耗死对方。

    而且这半年来,许半生在玄武大殿里虽然没参悟到什么有效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在对这个世界进行宽泛的了解,可他五次进入紫光崖,十五天的修炼可是没有浪费半点。这足以抵上许多人一两年甚至更多的苦修了。

    看似许半生只是个刚加入太一派的新人,可实际上,他有足够的把握,至少牛凳和泛东流都不是他的对手。

    目前的三人之中,若说有人能够与项上居这个炼气七重天的人对抗,唯有许半生而已。

    在许半生看来,今日泛东流和牛凳都是被自己牵连了,是自己想要借仇魂立威,导致仇魂连他二人都恨上了,才会有项上居的出现。虽说他与牛凳二人早有嫌隙,可终究是因许半生而起。

    而且,许半生相信,只要自己撑住一小段时间,不败便可,等到封于兴到了之后,困局自解。而真要是牛凳跟项上居动起手来,他未必撑得到封于兴到来之时。

    同时,许半生也真的有些跃跃欲试,他想借项上居试试手,看看如今自己真实的战力到了什么地步,这也方便他今后以此作为参考,免得对敌之时不知上下。

    牛凳见许半生已经成功的吸引了项上居的怒火,不由大急,他也不是没有想过,项上居之所以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而那个人,九成是仇魂。许半生站出来,就表明他想到了这事可能是由他而起。可是,牛凳又怎么可能让许半生去跟项上居交手?自己都不可能是项上居的对手,许半生就更加不可能是。不管许半生怎么想,也不管今日项上居如何找到自己,牛凳都认为,真正的前因还是自己当初惹下的祸根。许半生和仇魂,只不过是个诱机罢了。

    急忙绕过许半生,牛凳又将许半生挡在身后,他指着项上居,道:“难怪你敢来找我麻烦,原来是最近吃了大补丸修为增长了。好,我就来看看你的实力是不是随着你的修为一并增长的这么快。”

    同时,回过头。冲着许半生挤了挤眼睛,示意他不可冲动。项上居的实力绝非许半生能够抗衡。

    此外,牛凳也再度打量项上居几眼,心道这才几年时间?自己不过从四重天到五重天,可这小子竟然七重天了,吃了什么东西能让他修为如此猛增?

    “哈哈哈,这是表演同门情谊么?也别说我欺负你们,你们太一派就是不成器,我听说你们太一派已经好些年都没有人进入内门了吧?现在外门最强的竟然只是个炼气六重天?”

    倒不是说太一派的外门真的就只有炼气六重天最高。只是有几个甚至已经达到筑基的,年纪都太大了,进入内门也没什么潜力可挖,而且,即便是到了筑基,也是要完成一定的考核才能进入内门的,太一派现在的确有些尴尬,几年时间了,都没有能够成功通过考核进入内门的弟子,这也并非什么秘密。附近的门派都有所耳闻。

    “这样吧,今日我便让你们三人联手,也好叫你们明白。天才和废柴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项上居口出狂言,但却更显出他的把握,他断然是不可能冒险的,关键是这险冒得一点儿都不值得,完全就是私人恩怨,真要是没把握一挑三,被牛凳三人杀了,他也是自找。至少在这件事上,血鸦岛是绝对不可能找到太一派任何麻烦的。而两派之间反正是互相不对付。也不怕再多点儿恩怨。

    牛凳不傻,他当然知道项上居敢这么说。定然是有所凭恃。修为只是一方面,他今日出现在此。显然是早已做好准备,闹不好他手里有什么神兵利器,就是准备好了对付牛凳和泛东流的。现在虽然多了一个许半生,可炼气二重天,对上一个炼气后期,还真是多了就跟没多一样。炼气期这种层次,手里要是有件法宝,别说三个人,就算是再多一倍,恐怕也不在话下。

    一时间,牛凳倒是有些不敢答应了。

    他自己不怕,无非重伤而已,项上居总还不敢真的杀了他。可为此让泛东流和许半生都受到牵连,这是牛凳所不愿的。

    “少废话,老子用的着你让么?炼气后期又怎样?今日爷爷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太一派的实力。我们集市外见!”

    为今之计,牛凳也只能尽可能把泛东流和许半生撇开了。

    许半生刚想开口,却见泛东流似有话要说,便等着看看泛东流准备如何。

    泛东流道:“看来今日一战是不可避免啊,项上居你也真是不要脸到极致了。我师兄弟来集市也只是来寻乐子的,兵刃法宝都没带在身上,本该一对一,可你显然早有准备,既然你如此托大,我师兄弟三人也便却之不恭了。不过,话说在前头,要么你与牛凳单挑,但是双方都不可动用兵刃法宝,只凭修为对战。要么,就顺了你的意,我师兄弟三人对你一个。如何?”

    牛凳急切的望向泛东流,可泛东流目光坚定,牛凳和泛东流多年知交,自然知道泛东流心意已决。而且,二人之间,其实还是以泛东流为首,牛凳往往是个排头兵,真正拿主意的还是泛东流。

    他也便默然下来。

    项上居哈哈大笑,心里却是在做计较,虽说实力超过牛凳两重天,可真要是完全凭借修为,这优势也真没多大,短时间内未必能奈牛凳如何。今日项上居是铁了心要给牛凳一个大教训,自然不会答应只凭修为对战。

    可他还没开口,许半生就抢先开口道:“虽然你对我太一派不敬,可我们对血鸦岛还是心存敬意的。如果项师兄觉得仅凭修为没有把握,那么就由我来与项师兄对战一局如何?”

    项上居彻底愣住了。

    而泛东流和牛凳,也惊愕不已,许半生这是要疯?(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