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66章 朱鸦

第0666章 朱鸦2017-11-11 22:35:38Ctrl+D 收藏本站

    话虽如此,可到了集市之外的时候,泛东流还是免不了要提醒许半生,让他不要硬撑,一旦发现不支便只管使用兵刃法宝,大不了认输便是。

    对此许半生也只是笑笑,表示自己明白了。

    纯凭修为的战斗,颇有些像是两个武林高手拼内力的过程,双方只以真气对拼。不过修仙者使用法术,也算是修为的一种,就好比半年前的仇魂使用的大火球术一般。

    法术从其使用方式上也被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夹杂着兵刃法宝的,有些法术甚至是需要将大量的法宝和兵刃炼至法术之中,虽然也成为法术的一部分,可这却超出了修为比拼的范畴。

    可是类如大火球术之类的法术,却是纯粹以沟通天地和五行来施展的,这类法术便可以在许半生和项上居之间的拼斗中使用。

    项上居犯了个大错,在他看来,许半生就算是道体,区区炼气二重天的修为,其真气也绝不可能比他更厚重,是以项上居虽然很无耻的一上来就抢先出手,可他并没有使用任何法术,而是纯粹凭着自己的真气,试图将许半生直接碾压过去。

    这正中了许半生的下怀。

    许半生并没有掌握任何法术,他的手段都来自于地球上的那个太一派,在和修仙者之间的战斗之中,能起到多大作用实在是很难说。他最不怕的就是完全真气的压制,不敢夸口,可炼气期的外门弟子之中,整个中神州恐怕也未必能找出一个真气比他更加厚重的人了。

    许半生的气海,本就很接近一个道体的大小了,这就已经比所有道体以下的修仙者拥有的真气量大得多。

    关键是许半生的气海之中。真气是以固体的形式存在的,这直接就是百倍于气海的量,唯有到了筑基。真气凝为液体的真元,还得气海比许半生大上接近十倍。其真气量才能勉强跟许半生匹敌。就算是一个圣灵根,到炼气九重天圆满,真气的蕴含量也不可能大于许半生。

    也就是许半生想要好好的衡量一下这个世界的修仙者的战斗能力,否则,以项上居这般托大,走上来就试图直接用真气碾压他的,许半生完全有能力瞬间反碾压回去,让项上居吃个大亏。之后基本上就可以说是胜负已分了。

    看到项上居抢先出手,许半生感觉到一阵威压,这是等级差异造成的压制,然后便是汹涌的真气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许半生不慌不忙,以更加磅礴的真气在体表构成一道盔甲似的防护,稳稳当当的抵挡住了项上居的真气压迫。

    场面有些难看,许半生身体周围虽有一道金光护体,可项上居身前那源源不断的真气,却是犹如虎牢一般死死的将许半生困在当间。这让牛凳一见,顿时有些急躁起来,不由破口大骂:“项上居你好不要脸。五个等级的差距你竟然还抢先动手……”心里更是焦急万分,在他看来,许半生若是抢得先机还好点儿,落得现在的局面,被项上居完全占据了主动,而许半生只是被动的防御着,这层护体的金光迟早会被项上居碾碎。

    项上居完全无暇理会牛凳,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为人不齿,可是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危险感觉。许半生一个区区炼气二重天,怎么就敢堂而皇之的向他一个炼气七重天发起挑战?而且还是不用兵刃不用法宝。他以为自己是仙身之体么?

    是以他根本就顾不上牛凳的话语,只想尽快的用真气将许半生完全压制住。而现在看起来,他也似乎达到了目的。

    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向许半生,将许半生团团围住,许半生在这强大的压力和五个等级产生的压制面前,似乎只剩下了防御的能力。他体表的那层淡淡金光,在项上居的眼中,那只是一种防御型的术法,类似于金钟罩之类。可是这种术法只不过是最低级的防御手段,在五个等级的强大压制之下,很快就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便是真气直接加诸于身,项上居不认为许半生能抵抗多久。

    牛凳何尝不是如此认为,可是泛东流看在眼里,却是眼中微微一亮,他拉住几乎就已经准备上前营救许半生的牛凳,用极低的声音在他耳旁说道:“别急,半生没问题。”

    其实牛凳也就真是关心则乱,太一派有什么法术,他岂能不知?尤其是外门弟子可以修习的法术,不外乎那么寥寥可数的几种,防御法术更是每个弟子入门之后最先要修习的,毕竟在实力低微的时候,只有抵挡得住对方的攻击才有反击的可能。而在太一派外门的防御型法术之中,根本就没有许半生使出的这一招,金光护体?而且不形成任何形状,完全跟随身形变化。

    尤其是当许半生看似不堪重荷,从站姿跌坐于地,双腿盘起,五心向天,双眼都已经闭了起来,就仿佛进入到入定的修炼状态。而他体表的金光竟然也随之变化,依旧薄薄的一层护住他的身体表面,也从站姿变成了坐姿。

    这就更加说明这层金光并非太一派的法术,至少不是外门弟子能够修习的法术,要么是许半生资质极高,已经学了部分内门的法术,要么便是如同许半生半年前拔出的那把充斥着寒意自带属性的软剑法宝一样,许半生在拜入太一派门下之前,就已经学过其他门派的法术。总而言之,许半生应该是足以自保的。

    一炷香的时间转瞬即逝,项上居也不禁有些不安起来。

    他的真气至少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了,可许半生却依然故我,他体表的那层金光没有半点黯淡的迹象,就更别说在强大的压力下分崩离析化为无尽碎片了。

    这是什么法术?怎么可能如此强大?竟然能够抵挡得住我的压制?

    项上居极其的不安,他从这层金光,仿佛感觉到最初的那种危险再度袭来,盘踞在他的心头。他很担心许半生反击的时候,也会使出某种出乎他意料的法术。

    不行!

    项上居突然意识到,许半生之所以敢以修为挑战他。肯定有所凭恃,而现在看来。许半生的凭恃便是这层也不知道是什么鬼的金光。

    如果项上居知道许半生体表的这层金光,竟然是他的真气构成,而且,直到现在,许半生所消耗的真气也不过是他百分之一二的真气的话,恐怕会后悔死自己的举动。

    双眼低垂,项上居口唇翕张,口中发出一些古怪的音节。

    这些音节。是血鸦岛的口诀,一听到这古怪的音节,牛凳和泛东流便都知道,这是项上居要使用他们血鸦岛的独门法术,以本命精血召唤出一只朱鸦来了。

    血鸦岛之名,正是来自于这个法术,每一个拜入血鸦岛门下的修仙者,在达到炼气一重天之后,便会被赐予血鸦岛的独门密法,以本名精血炼制一只朱鸦。这朱鸦乃是由精血经术法所化。只属于修仙者本身,不属于这片天地,因此项上居召唤自己的朱鸦。并不算违规。

    每一个血鸦岛的弟子几乎都像是项上居这样面色苍白,因为他们必须不断的酿养精血,然后以精血来饲养这只朱鸦。

    朱鸦听其名,便知原本便是红色,不过,朱鸦在刚刚炼制出来的时候,只是嘴喙处是红色,身体却和普通的乌鸦一样全黑。随着修仙者不断的用本命精血饲养朱鸦,朱鸦的身体。会从它的短喙处开始,一点点的变成红色。先是喙旁的短羽。然后是整个头部,慢慢延伸。等到鸦尾和双足完全变成红色之后,这只朱鸦才算是完全炼制完成。

    一般来说,血鸦岛的弟子,通常都要到朱鸦完全炼制完成之后,才能进入内门,修为达到筑基只是内门的标准,而朱鸦的完成才是进入内门的考核。

    在项上居的胸前,隆起了一块犹如脓包一样的东西,那东西在他衣服之下不断的蠕动着,很快便从衣领之间钻出了一个脑袋。

    正是朱鸦,这只朱鸦的脑袋,早已是朱漆之色,一双眼睛竟也是血红血红的,透出狠戾的光芒。

    待到朱鸦完全离开了项上居的胸口,轻扇双翅浮于半空的时候,泛东流和牛凳也是大吃一惊。

    这朱鸦,竟然是一只已经炼成的朱鸦,通体朱漆,已然没有半点杂色。

    项上居才炼气七重天啊,他怎么可能已经将朱鸦炼制完成?太一派和血鸦岛不对付由来已久,几乎每一个太一派弟子都知道,就像是太一派的外门也会有无法通过内门考核的筑基弟子一样,血鸦岛的外门之中,也存在不少修为甚至已经筑基二重天三重天,却依旧无法将朱鸦炼制完成的弟子。

    虽说也有提前炼制完成的,可炼气七重天,那已经属于惊才绝艳的范畴了。

    据泛东流所知,能够在炼气七重天就完成朱鸦炼制的血鸦岛弟子,到了内门之后,只要机缘合适,几乎都会成为后天道体。

    联想起项上居这几年修为突飞猛进,泛东流突然意识到不妙之处,难道这家伙已经得到了机缘,成为后天道体了?

    炼气期便成为后天道体,这哪怕是在上门也不多见的,而且,泛东流还知道,项上居是双灵根啊,双灵根能成为后天道体的可能性,比单灵根低了绝不止三五倍。

    一如泛东流般心思沉稳,此刻也不禁有些慌乱了。

    他急切的大喊:“半生小心,这朱鸦已成。”

    这话的意思,是让许半生可以动用兵刃或者法宝了,哪怕是泛东流自己,也不认为自己可以仅凭修为抵挡住一只已经完全炼制完成的朱鸦。

    项上居此刻却是脸色更加苍白,召唤出朱鸦需要他的大量精血,他冷哼了一声,道:“此刻你便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双手一挥,那朱鸦便发出一声极其难听刺耳的叫声,扑翅如剑般射向许半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