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67章 吞噬、炼化

第0667章 吞噬、炼化2017-11-11 22:35:39Ctrl+D 收藏本站

    泛东流和牛凳顿时目眦欲裂,两人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自己的宝剑,剑指项上居,逼他自救。

    可是,一直都只是被动防御的许半生此刻却动了,他脚下踏出两步,每一步都走成一个半圆,身形却在这园中扭曲前进,口中大喝一声,猛然蹲下,双拳重重的击打在了地面之上。

    地面一阵颤动,仿若地震一般,泛东流和牛凳疾奔之际,也不禁受到这震动的影响,脚步稍挫,项上居更是身体一晃,原本苍白的脸色愈见苍白,唇齿之间竟然有些许血渍沁出。

    只见许半生双手在胸前团成一个球状,此前他体表的淡淡金辉,此刻却出现在他双手之间,而他的身体周围,那用双脚画出的圆形,却陡然升起一道血红色的屏障,朱鸦飞至血色屏障之前,竟然犹豫着不敢闯入了。

    项上居大愕,他不明白朱鸦为何停滞不前,可此刻不容多想,他也只能飞快的结了一个手印,口中厉呼一声“疾”,那朱鸦虽然犹豫,可终究还是在项上居的驱使之下,扑向许半生。

    许半生面色不改,双眼之中甚至有蔑视之意,任凭朱鸦冲向血色屏障,只是不断的将手中金色球体缓缓拨动。

    朱鸦撞在血色屏障之上,口中不断的发出凄厉的叫声,其声可怖,嘶厉至极。就像是在承受无尽的痛苦一般,但是在项上居的不断驱使之下,朱鸦依旧不管不顾的冲撞着血色屏障。

    而似乎朱鸦的冲撞也卓有成效,那血色屏障开始出现裂纹,甚至发出碎裂的声响。

    项上居的身体摇晃的愈发厉害,朱鸦与他本命精血相连,朱鸦受损。他自己也便反受其害。但是此刻唯有前进,稍有迟疑便是身消神散,项上居纵然惊愕于许半生展现出来的实力。可他也唯有不断的驱动朱鸦,此时此刻。唯有打败许半生,才是正果。

    终于,血色屏障崩碎于前,项上居的嘴角牵出一丝残忍的微笑,原本他还忌惮于许半生肯定是太一派极为重要的弟子,没有杀他之意,可是现在,若是许半生不死。他这一生之中都会留下阴影,道心绝对蒙尘,今后的修为也便有限了。

    杀心一起,血色屏障又已经崩碎,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项上居的了,他一咬舌尖,又是三滴精血****而出,犹如闪电一般落在那略显颓态的朱鸦身上。

    项上居几乎已经是强弩之末,三滴精血之后,他已经难以为继。可是那朱鸦,接受了这三滴精血,却是陡然恢复了全盛之时的神采。

    双指并拢。犹如指剑一般指向许半生,那朱鸦也便发出一声穿透耳膜的高音,其喙如剑,双爪如钩,直朝着许半生的头顶落去。

    可是,许半生此刻却是口中轻轻吐出二字:“没事。”然后,从容的将手中的金色球体迎向那只朱鸦。

    泛东流和牛凳都已经剑指项上居,若是许半生有事,项上居也逃不掉被刺出无数透明窟窿的下场。可是听到许半生这极为冷静的两个字。泛东流却和牛凳相视一望,只是将手中长剑指向项上居。却再不向前迈出半步。

    对于许半生,泛东流和牛凳虽然接触不多。单早有了解,许半生是那种绝对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的人,半年前的仇魂就是最好的例子,所有人都觉得许半生绝不可能是仇魂一合之敌,可许半生却从容的破掉了他的大火球术,哪怕是众人认为他自寻死路的动了兵刃,最后的结果却显然也是在许半生的意料之中的。

    甚至于,泛东流心里一直怀疑,师门修改门规这一点,也是在许半生的计算里,只是这话他连牛凳都不敢说而已。

    此刻许半生既然从容的告诉他们没事,那么就静观其变吧。

    项上居已经是最后一击了,就算他手里有什么天材地宝,此刻他也绝无余力再用,朱鸦看似雄壮,可本主都已经衰竭,它又怎么可能真的毫发无损?

    这些都只在电光石火之间,朱鸦扑向许半生的头顶,许半生以手中金球对抗,不过一弹指,那朱鸦便已经一喙啄进了金球之中。

    金球顿时爆裂开来,可是那朱鸦却并没有半点得逞的迹象,相反,在金球碎裂的金辉之中,朱鸦仿若被喝定术喝住一般,动弹不得。

    明显能够看出朱鸦那赤红的双眼之中急不可耐,可它的身体却纹丝不动,连挣扎都没有一丝。

    相反,许半生依旧稳稳站住,双手依旧保持着仿佛捧住那颗金球一般的姿态。

    然后,让泛东流和牛凳惊愕的一幕出现了,那分明已经崩裂开去的金辉,不过转眼间便又重新团回成一个球状,并且将那只朱鸦死死的困在当中。

    金辉逐渐淡去,那朱鸦也随着金辉变淡,与金辉一同,消散不见。

    项上居的双眼之中都已经瞪出鲜血,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自己以本命精血饲养炼制的朱鸦,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胸口宛若被千钧重器捶打一般,耳中嗡嗡作响,喉头发甜,不断的有鲜血如反胃般上涌。

    对于血鸦岛的弟子而言,每一口鲜血都可能成为本命精血用来饲养朱鸦,项上居的朱鸦虽然不见了,可他也绝不肯浪费任何一口鲜血。是以他强自压抑住翻滚的胸中气浪,生生将那口鲜血咽了回去。

    只是,本就已经苍白到如白纸一般的面庞,此刻更是白的犹如初雪一般,透明的仿佛能看见皮层下方的血管,甚至就连血管的颜色都变得白皙起来。

    “你还我朱鸦!”一声凄厉的嘶吼,项上居再也顾不得当初和许半生的约定,径直从腰囊之中取出了那件荒级法宝。

    那是一只金环,古拙陈朴,看上去其貌不扬,可一经取出。那金环便自行从手镯大小变成项圈大小,在空中嗡嗡作响,仿佛随时可能击向许半生。

    泛东流怒吼:“项上居。你竟然违诺!”

    项上居根本就没有余力回答泛东流,此刻的他已经元气大伤。甚至连使用这枚金环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他积聚着残存的真气,试图激发这枚金环。

    牛凳比较急,手中长剑已经挥向项上居,他虽不知这金环之力,可在这种时刻,项上居将其取出就必然是他最初就准备好的杀手锏。牛凳可没有忘记项上居曾口出狂言要一挑三对付他们三人,想必就是因为这枚金环吧。

    只是。许半生却也拔剑在手,寒铁软剑横在牛凳剑前,替项上居挡住了牛凳的这一剑。

    不是许半生心慈手软,而是他知道项上居不能死。

    他们的争斗没问题,自有天地作证,而且此地就在集市之外,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不可能瞒过集市的监管者。但若是有人因此死在这里,虽然许半生三人占据了绝对的道理,可这定然也会引起血鸦岛的不满。明面上他们不能如何,可背地里呢?两派素有嫌隙。相距也并不远,暗地里找牛凳的麻烦,这就没完没了了。

    那只朱鸦。已经被许半生彻底炼化,项上居是无论如何都取不回去了。

    许半生对血鸦岛了解并不多,可从血鸦岛之名也能猜出几分,这朱鸦必然与项上居血脉相连,现在被许半生炼化了,项上居可以说已经是个废人,血鸦岛绝不会为了一个废人大动干戈,尤其是项上居不过是个外门弟子而已。可若是他死在这里,哪怕是为了面子。血鸦岛也一定是会想办法找回场子的。

    而那金环,也终究是没能被激发。虽然看上去蠢蠢欲动,可显然项上居已经无力为继。

    牛凳本也只是想要阻止项上居激发金环。见状也便垂下手中之剑,许半生对项上居淡然道:“你输了。”

    “你还我朱鸦!”项上居状若疯魔,情知自己已经不可能再用金环对三人形成任何威胁,竟然挥舞着双手像是坊间地痞一般,朝着许半生抓来。

    许半生轻叹一口气,一脚将项上居踹飞了出去。

    项上居重重的摔落在泥土之上,似乎也知道大势已去,只是不甘心的怒吼着:“你还我朱鸦,还我朱鸦还我……”声音也渐渐低去。

    此时,一道剑光疾射而至,许半生目中精光闪现,体内的真气顿时激荡起来。

    幸好那剑光只是落于许半生对面十余丈的地方便按落下来,一道身影搀住了项上居,随即转头望向许半生三人,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开来,泛东流和牛凳顿时难以动弹,就连许半生也有些胸口发闷。

    那人脸色如项上居同样惨白,不用多看也知道必然是血鸦岛的内门弟子,至少也是筑基期,对于许半生等人而言,可算作是前辈了。

    许半生勉强开口,道:“前辈,项师兄与我约战,说好只以自身修为拼斗,是项师兄违规了。”

    那人目光微虚,哼了一声道:“若非如此,尔等此刻还有命在么?”

    看来,他已经知道发生过什么了,若非如此,刚才驭剑而来的时候,恐怕就直接取了许半生三人的性命。

    只是,他并未散去身周的威压,许半生三人依旧在这威压之下喘息困难,泛东流和牛凳都已经脖颈青筋爆出,眼看血管都要挣脱皮肤的束缚爆出鲜血来了。

    又是一道剑光袭来,只是这次,这道剑光却是按落在许半生三人的身前,同样一阵威压瞬间弥散,却是迎向对面那人,许半生三人只感觉浑身一轻,此前的压力全消。

    “外门弟子约战,怎么你打算横加干涉么?”来人朗声开言,却和对面那人已经展开了暗地里的角逐。

    许半生见此人来到,松了口气,口中喊道:“封师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