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70章 酒中仙

第0670章 酒中仙2017-11-11 22:35:44Ctrl+D 收藏本站

    封于兴再怎么平易近人,也无法消除内外门之间的隔阂,那是一道坎儿。说是到了中神州就都是修仙者,可只有到了中神州的人才知道,不入内门,谁也不会真的就把自己当做修仙者看待了。

    内门弟子都是登记在册的,而外门弟子,只有你在门中的时候才是这个门派的人,一旦死去,或者离开了中神州,这个门派就再也没有你的名字。

    泛东流和牛凳也想好好的吃这顿饭,可是看着眼前这位平日里不苟言笑,宛若铁面判官的封于兴,他们就实在放不开来。

    好在有太白醉。

    其实许半生很好奇,太白醉这种名字,在地球上经常被作为佳酿的代称。原因自然是唐朝那位自称酒中仙客的诗仙李太白。

    这里虽然也有个大唐帝国,可却并没有李白其人,许半生早已证实过,李白那些脍炙人口的诗篇,在这里从未有人听闻。如果不是身负使命,许半生在大唐帝国光凭抄袭先贤们的诗歌,想必也能荣华富贵一生。

    既然并无李白其人,这太白醉又是从何说起呢?

    见泛东流和牛凳二人拘谨的很,连带着封于兴都意兴阑珊,许半生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封师兄,这太白醉不知有何渊源啊?”

    封于兴看来是个好酒之人,一听到许半生问起跟酒相关的话题,顿时眉飞色舞,道:“这太白醉啊,可是一位真正的前辈大能留下的,在咱们太一派存在之前,太白醉就已经享誉整个中神州了。那时候,人们以能喝到一口真正的太白醉为荣,可是。真正能喝到太白醉的人,却是屈指可数。”

    牛凳也是好酒之人,太白醉他也喝过一次。好喝是好喝,可也没到了那种仙家酿品的份上。

    见封于兴如此说。牛凳不禁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太白醉虽是好酒,可咱们这种小集市上都能买到,也未见就是多珍贵的酒吧?”

    泛东流点点头,也道:“难道是久远之前,太白醉的酿造十分不易?”

    封于兴哈哈一笑,又道:“东流接近一些,不过还是没能猜中。半生,你不妨也猜猜。”

    许半生淡淡笑着。道:“此太白醉非彼太白醉。”

    封于兴一拍桌子,大声道:“太对了!半生果然聪颖过人。来,咱们干一杯!”说着话,端起酒杯,许半生三人赶忙也端起杯子,泛东流和牛凳都是一饮而尽,而许半生却是浅酌了一口,细细品味太白醉的滋味,然后才缓缓将那一杯酒倒入腹中。

    酒液略显浑黄,泥封刚刚拍开之时便香溢满屋。着实对的起佳酿二字。

    可倒入杯中之后,酒香却含蓄起来,仿佛要将香气全都锁在杯中。以免浪费一般。

    第一口入喉,酒香顿时充斥齿颊,就仿似牙缝之间都是这酒的香气,温厚甘醇,却有些辛辣之感。

    顺着咽喉缓缓淌下,却是顺畅无比,身体的细胞都仿佛被这一小口酒打开了,每一个细胞都在活跃的进行着新陈代谢,脑中竟然就已经有了些微醺的意味。

    可是等到将整杯酒都喝下去的时候。那辛辣的感觉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其的温暖。顺着食道缓缓落在腹中,又仿佛不在胃中停留。而是开始缓缓在腑脏之间流转,就好像是真气一般。

    许半生赶忙调用气海,让五行功运转起来,以消化这股温润之气。

    很快,这股酒意就在五行功的运转之下,消耗殆尽,被身体吸收,许半生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细胞都发出渴求的声音,希望多来点儿这种太白醉。

    若是换做常人,肯定立刻就倒上第二杯,这种醇厚甜香的感觉,以及身体本能的强烈需求,根本不容大脑思考。可是许半生却清醒的明白,这始终是酒,再好喝,对修炼再如何有益,也依旧是酒,而且这种酒远比他喝过的任何一种酒都容易醉人,可是不敢这样一杯一杯的喝。

    脑中那微醺的感觉荡然无存,可许半生却知道,如果自己真的立刻再喝第二杯,然后就一定是第三杯,这样,那看似消失的微醺感受,恐怕马上就会卷土重来,到那时,再想停止,恐怕就不由自主了。

    克制住了身体对于太白醉的渴求,许半生轻轻的放下了酒杯。

    看到许半生主动端起酒坛,封于兴的嘴角不由漾起一丝笑意,牛凳耿直,试图拦阻,可封于兴却冲他不易察觉的摇摇头,牛凳只得闷住不说。

    许半生端起了酒坛,先给封于兴倒上了一杯,封于兴点点头,觉得许半生此时此刻还能克制得住不立刻给自己满上然后继续一饮而尽,真算得上是克制力极强了。这倒也符合他的个性,许半生这半年来的表现,封于兴是看在眼里的,他远比其他人要沉稳的多。

    可是,接下来许半生的行为就出乎封于兴的意料了,许半生给泛东流和牛凳分别加满,自己自然也是满上一杯。可倒完就完了,并没有端起酒杯迫不及待的继续品尝,而是看着封于兴,道:“封师兄刚才的故事好像还没讲完。”

    “你以前喝过这种酒?”封于兴很是好奇。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没有。”

    “这酒不好喝?”

    “实乃生平未见之佳酿,入口醇厚齿颊留香。”

    “那你……”封于兴摇了摇头,转脸望向泛东流和牛凳,问道:“你二人第一次喝太白醉的时候如何?”

    泛东流与牛凳对视一眼,苦笑着说:“弟子第一次喝到这太白醉,是跟已经离开师门的一位师兄,他筑基无望,年岁也高,便决定离开师门回到故乡落叶归根。走前将积攒数十年的灵石全部取出,请我和几个要好的师兄弟一醉方休。那日所饮太白醉还是兑了一倍的水的。弟子惭愧,第一杯之后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足足喝了四杯。直接醉倒过去。”

    牛凳点点头道:“我也只喝过那一次,比东流醉得还早。当时那一桌。所有人都是如此,直接醉倒了。好在酒馆掌柜早就知道会是如此,他准备了凉水泼面,让我们又醒了过来,然后我们才勉力控制住自己,可那之后依旧是大醉了三天才恢复过来。”

    封于兴哈哈大笑,觉得这才是正常的状况,再次望向许半生。

    许半生也便解释说:“我初初浅尝一口。觉得此酒劲头颇大,一口便已有些上头。满杯喝下去之后,那微醺的感觉倒是消失了。但这也让我意识到,此酒定然醉人的很,虽然很想立即满杯再饮,却还是忍住了心头的诱惑。”

    封于兴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这也算是你的性格所致,想当初我初饮此酒,也与东流和凳子一样,当场便醉倒了。”

    “师兄原来是存了心要暗算于我。侥幸侥幸。”

    许半生嘴里说着,可表情上却丝毫没有侥幸的模样。

    “刚才说到最初的太白醉,正如半生猜测的那样。此太白醉非彼太白醉,三十余万年前,太白醉一经出现,就被称之为此酒只应仙庭有,凡间难为几回尝,多少化神返虚为之趋之若鹜。真正的太白醉,返虚也难连饮三杯,化神更是一杯便醉。当时的前辈们,喝这太白醉。都是要稀释后再喝的。太白醉当然不止是单纯的酒烈香醇,此酒对我等修仙者的修炼。也是有着极大益处的。而现在,你们眼前的这太白醉。不过是虚有其名罢了,其酒力不足真正的太白醉千中之一,酿造方式也与真正的太白醉大相径庭。只不过是有前辈饮过之后,称其有太白醉之香,略显了太白醉之一二。是以,坊市之间也便称此酒为太白醉了。真正的太白醉,十年一出,盖因其中所需一种灵果乃是十年一成熟,而太白醉非此果不可。每十年能酿出的太白醉,不过数百斤而已,岂能在这坊市之中随意买卖?真正的太白醉,便是返虚,纵其一生,也未必能尝到一口。”

    三人缓缓点头,许半生见封于兴有唏嘘之状,似乎此生能饮上那么一口真正的太白醉,死也愿意了。

    便又问道:“太白醉是谁人酿造?”

    “上门太白剑宗,那可是十大上门之一,其酿造出的太白醉,被视为门派瑰宝,即便是达到化神期的前辈,也不一定能尝上一口。我这辈子,若是能喝上一口……不,哪怕远远嗅到少许酒香,也就心满意得了。”

    许半生点了点头,心道原来是太白剑宗的特产,难怪被冠以太白醉这个名字。

    而泛东流却好似恍然大悟一般,道:“难怪,难怪……”

    三人皆望向他。

    “我听说太白剑宗从前叫做一炁剑宗,盖因其门下弟子所炼剑意皆为一口罡炁,由口中发出,横扫八荒。而太白剑宗是后来改过的名字,这恐怕就是因为太白醉的缘故了吧?”

    封于兴微微颔首道:“正是。”

    许半生知道,这背后定然还有些故事,既然太白剑宗是因太白醉而名,那么很可能还是因为一个修仙者的名字里有太白二字,成就了酒名,也才成就了太白剑宗之名。

    “我九州世界百余万年来,好酒之人不知凡几,可以酒登上仙途证道宇宙的,唯有酒中仙孙太白一人,一生快意至极,当年酿出太白醉之后,竟然引得天降登仙路,那香气竟然惊动了仙庭,无有天劫却欲请孙太白飞升仙庭,可孙太白狂放肆意,大醉三天不肯离去。千余年后,才终于飞升而去。为此有人还写过一幅楹联表述此事,叫做仙庭呼来不飞升,自称吾乃酒中仙。此后,孙太白也成就了酒仙之名。”

    许半生愕然,这句诗,怎么那么像是改自于杜甫《饮中八仙歌》里的那句“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