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71章 许半生的身份

第0671章 许半生的身份2017-11-11 22:35:45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的菜肴也果如牛凳所言,比山上不知道好吃多少。

    原本许半生在来到九州世界之后,就已经发现,东神州许家的饭菜,要比在地球上的更有滋味。

    在地球上的时候,许半生就一直很喜欢初见会所的饭菜,盖因那都是蒋怡自己自己种的菜,甚至就连猪牛羊肉都是自行养殖。倒不是蒋怡自己亲自动手,而是她买下了一块地,在那块地上种植初见会所的菜品,后来干脆连肉类禽类都自己养殖,也可算得上是真正的原生态食品了。

    可是跟九州世界的食材一比,显然地球上的就要差了不止八条街,这大概是跟地球上灵气稀薄,甚至连空气都受到严重的污染有关。

    而九州世界,即便是在中神州之外,灵气丰沛的程度也远胜地球,污染近乎可以说是没有,更加原生态的食品味道自然也就越好。

    到了大青山,进入太一派之后,许半生知道这里吃的饭菜,都被冠以一个灵字,谷类叫做灵谷,菜也叫做灵菜,肉类都被称之为灵肉。而其滋味之鲜美,早已超出八大神州更多。并且,在这些饭菜之中,是能够直接感觉到灵气游动的,进食也成为修炼的一部分。

    原以为这就是极限了,没想到今日所用的这些饭菜,味道之鲜美真的可以说是达到了人类味蕾能够区分的真正极限了,并且饭食之中蕴含的灵气,更是远超山上的那些饭菜,也难怪牛凳此前说过,山上的那些粗制滥造的饭食,简直不能入口,也就是勉强果腹而已。

    许半生的自控能力还是很强的。对于每样菜都只是浅尝辄止,味道再如何鲜美,也只是饭菜而已。灵气再如何充沛,也不可能比得上直接从灵石之中吸取。

    随着一坛太白醉见了底。泛东流和牛凳也渐渐放开了,酒精这东西,无论在哪一个世界之中,都是迅速让紧张的情绪放松的最佳物品,因为桌上四人之中有一个内门弟子,直接导致了泛东流和牛凳处处局促,可几杯酒下肚之后,封于兴又刻意的表现的极其的平易近人。他们二人也便暂时忘却了内外门之别,开始真的跟封于兴呼兄唤弟起来。

    封于兴也着实高兴,他在内门实在不算什么会被重视的弟子,即便因为职务的缘故,在慎刑堂下行走,可其他弟子除非触犯了门规落在了他的手上,否则也不会把他太当回事。而且他也不敢真的对那些犯在他手里的弟子太放肆,毕竟惩罚只是短时间内的事情,而在内门,最少也有一百多年的寿元。漫长的岁月里,被刁难过的弟子少不得会想方设法的进行报复。

    在许半生面前,封于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挫败感。虽然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可就算是内门弟子都无法享受的待遇,许半生却都享受到了。

    许半生转让了三天紫光崖修炼的机会给他不假,可一想到许半生每个月都有这样一次机会,他心里总还是觉得人比人气死人的。

    嫉妒未必,羡慕却是一定的,是以虽然封于兴完全可以在许半生面前摆谱,可一想到他所得到的那些连金丹都要羡慕的资源,封于兴哪里还敢在许半生面前摆什么谱?

    好在今天多了泛东流和牛凳二人。他们二人虽然随着酒精逐渐占据了大脑之后,言行开始有些随意起来。可骨子里的那种卑躬屈膝,还是能够体察的出来。修仙者也是人。封于兴也会有虚荣心,这自然令他感到满足。

    再想到回山之后,明日他便可去紫光崖修炼三日,出来之时只要稍稍努力,至少筑基七重天是唾手可得。虽只是上升一个级别,可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不可同日而语。他今年才五十余岁,还有至少一百四五十年可活,只要能达到筑基后期,金丹也便。一旦达到金丹,寿元立刻增加三百达到五百之数,今后跟许半生这种前途不可限量的天才多接触,少不得还会有些好处,说不定还真有机会化婴成功。

    封于兴很清楚自己的资质,元婴也就是他的极限了,甚至他都不太可能达到元婴中期,不过,只要是元婴,就有千年寿元,他至少有五六百年的时间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到那时,他将是太一派的核心成员,甚至有可能掌握五脉之一的大权……光是想想,都觉得挺美的。

    是以封于兴很庆幸这次自己被选中成为许半生的监刑之人,若非职务之便,他又怎么可能跟许半生结下善缘?

    尤其是今日,许半生与那项上居一战,虽然讨了些巧,可炼气二重天竟然生生战胜了炼气七重天,并且血鸦岛的弟子在修炼的前期对比太一派是占了大便宜的,太一派以心法为主,注重根基的修筑,而血鸦岛则是一入门便要炼制自己的朱鸦,在战斗上是占据绝对优势的。可许半生依旧战胜了对方,甚至于将对方的朱鸦都击散了,这样的弟子,今后必然是人中龙凤。

    这一切,似乎都预兆着许半生今后至少也是个化神,闹不好,真的有机会成为太一派的第二名返虚真一。返虚啊,那是最为接近仙神的境界了。

    对待泛东流和牛凳,封于兴几乎从未主动端起过酒杯,倒是主动敬了许半生几次酒。

    一开始,他的举动让泛东流和牛凳大惊失色,可第二次的时候他们就有些习以为常了,第三杯干脆就视若无睹,就仿佛这是个很正常的行为一般。

    许半生倒是显得波澜不惊,他才是那个从来不主动端起酒杯的人,甚至连口都不怎么开,只是偶尔夹点菜吃一口,大多数时间都是带着微笑的看着封于兴和泛东流牛凳三人闲聊。

    两坛太白醉也很快见底,封于兴是真的高兴,于是又要了两坛。

    泛东流的脸色有些变了,而牛凳却好似浑然忘记了他们的灵石捉襟见肘的事情,只是不断的贪着杯。此前那些许的控制,到了此刻终究还是荡然无存。

    犹豫了一下,泛东流借口去方便。走到楼下柜前问了一下账单的事情,可掌柜的却告诉他雅间的账已经结算过了。感到庆幸的同时,泛东流又在琢磨,这会是谁结的账呢?

    牛凳是不可能的,他根本就没那么多灵石,两人原本打算请许半生吃饭,一共也就是一百灵石的样子,还不足一坛太白醉的价格。等到许半生说要来天然居,二人就已经准备倾其所有了。可那也就是三百灵石左右。等到封于兴喊了太白醉,二人嘴上没说,实际上都准备把随身的一些法宝押在柜上,回去借了灵石再来赎回。

    可谁能想到封于兴喝开心了竟然又加了两坛太白醉,泛东流估算了一下,就算是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押在这里,恐怕也未必值得上这一顿饭钱。

    来问,就是想知道确切的数目,想先弄明白缺口有多少,好向山上的弟子求助。哪怕利息高一些,也要借来足够的灵石把今天的账给清掉。

    这样的牛凳,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结过账了?

    那么就是封于兴?

    想想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许半生是绝不可能有这么多灵石的,光是四坛酒就接近五百灵石,那些菜少说也得三四百,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今天一顿就吃掉了接近一千灵石了。

    这在泛东流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千灵石啊,以他如今炼气五重天的修为,八个月才能得到。即便是算上偶尔赚取的外快,没有半年也不可能拥有一千灵石。这还得不吃不喝全都攒下来。真要说拥有一千灵石的积蓄,泛东流来太一派十多年了。哪怕是他和牛凳二人加在一起,身上也从未有过一千灵石的富余。

    而许半生还被罚了一年没有月规灵石,他怎么都不可能有这么多灵石。

    唯一的可能就是封于兴。

    可是,内门弟子赏脸跟他们一起吃饭喝酒,已经是莫大的荣幸,封于兴付账?泛东流连想都没想过。

    不过再想想封于兴在席间对许半生的态度,这种不可能,似乎也变得有那么一点儿可能了。

    泛东流心中暗自盘算,缓步朝着楼上走去。

    在他看来,一定就是这么回事了,否则,泛东流不禁咋舌,对于许半生又有了新的认识。

    连内门弟子都抢着请他吃饭啊,这在泛东流的认知之中似乎还从未听闻过,难不成,许半生是个道体?可即便是道体,也还不至于让内门的弟子都上赶着巴结吧?

    走至雅间门口,泛东流伸手一撩布帘,迈步走了进去。

    正看见封于兴端着一杯酒,舌头有些大了的对许半生说些什么,泛东流更加认定是封于兴认定许半生今后前途无量,是以才会有这堪称本末倒置的举动。

    可是,突然之间,泛东流意识到不对,从进门之后,封于兴又何曾离开过他的座位?没离开,他又怎么可能去付账?

    倒是有人会在请客之前,为了防止同桌之人与他争抢账单,在柜台上先押下灵石多退少补的,可今日进门之时,大家前后鱼贯,泛东流清楚的记得封于兴从未在柜台前停顿,也就谈不上先付的事情。

    那么,这账单是谁给付的?

    泛东流觉得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了,在座也唯有封于兴有这个实力付账,可偏偏最不可能的人也是他,难不成还有人藏身暗中,偷偷的将他们这桌的账给清掉了?

    那么,这个许半生究竟是何许人也?难不成是某位大能之后,因此他才会有如此天赋,所以他才会受到内门弟子的吹捧,甚至于暗中还有人在保护于他,连他吃饭喝酒都有人把账给他悄悄的付掉?

    越想就越是那么回事,泛东流不禁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不经意间发现了什么秘密,对于许半生的身份,也就越发感觉到神秘莫测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