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72章 两对双胞胎

第0672章 两对双胞胎2017-11-11 22:35:46Ctrl+D 收藏本站

    最后一滴太白醉落入了封于兴的口中,牛凳早已醉倒,泛东流也已然恍惚,许半生看似也醉了,实际上却还能把持的住。

    封于兴也醉了,不过他毕竟有筑基期的修为,醉归醉,在表现上比泛东流和牛凳自然是要强了不少,而表面上看起来,他比许半生也要平稳许多。

    当然不会忘记账单的事情,泛东流也最后证实了并非封于兴结的账,结账者必然另有其人,因为封于兴大喊着让伙计结账的时候,伙计却满脸堆笑的指着许半生说“这位公子已经结算过了”。

    封于兴不答应,非要让伙计报出数目,他也取出了腰间的一只布囊,从里边抓出大把的灵石,非要让伙计把许半生的灵石退还给他。

    伙计很为难,许半生便摆摆手,示意他先退下,然后按住封于兴的手,强硬的逼着他把灵石放回到布囊之中。

    许半生道:“封师兄可是看不起我?”

    封于兴连连摆手,道:“那哪能呢?我若是瞧不起师弟,岂会要请师弟吃酒?”

    许半生笑了笑,又道:“既是你我情同兄弟,封师兄就不必与我争执了吧。师弟我初来乍到,多亏诸位师兄关照,于情于理也当是我做师弟的请几位师兄喝酒,哪有让几位师兄请客的道理?这次就依了师弟我,咱们下次,再让师兄做东如何?”

    封于兴哇哇乱叫,只是不肯,许半生又劝了几句,他才悻悻作罢,连连说着下次一定他来,同时埋怨许半生不该如此。

    牛凳醉得不省人事自然不会知道这些。而泛东流虽然醉眼迷离,可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看得出来,封于兴是真的想付账。而不是浮于表面的装模作样,加上许半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账付了九成是有人在暗中替他操持这一切。泛东流不由深望了许半生几眼,记在心里,决定缄口不言。就连牛凳第二日醒来之后,问起前日晚些时间的情况,泛东流也只是说牛凳醉后不久便回来了,回来各自安睡,没有提及关于许半生的任何事情。

    在他看来,许半生的背景绝不止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样。他必然不会愿意让太多人知道这些,是以,泛东流觉得自己还是学会闭嘴的比较好。而牛凳,倒不是说泛东流信不过他,他俩同年来到中神州,在留仙地会面之后,就相交莫逆,彼此不分,可泛东流知道,牛凳是个大嘴巴。而且比较粗放,万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这恐怕会出问题。干脆连他也一并瞒了过去,只推说自己也醉了,之后的事情其实也不太清楚。

    四人离开天然居,纵然是这集市之中最贵的酒楼之一,一顿饭四个人接近一千灵石的消费,也算是比较高的了。金丹以上的修仙者,通常很少会来这个集市,他们去的都是更大的集市,是以天然居的掌柜也很客气的一直将四人送上马车。

    两辆马车。缓缓离开了天然居,泛东流自然是跟牛凳一辆车。只是到了那个传送阵法处等了半晌,也没见到许半生乘坐的那辆马车前来。泛东流明白,肯定是封于兴另外有些安排,便花费十个灵石,带着牛凳回到了山中。

    另一辆马车里,封于兴刚刚坐下,就显得清醒了许多,许半生有些装醉,封于兴何尝不是,以他的酒量,这种级别的太白醉,他一个人喝上三坛也不会有太大问题。今日一来是真的开心,二来也要照顾几个外门弟子的面子,他并未运功化解酒中醉人之意,但是等泛东流和牛凳走了,他也没必要在许半生面前继续装下去了。

    而且,他早已看出,许半生也没事儿,感慨许半生天赋惊人的同时,封于兴就更加没有理由继续在许半生面前装醉。

    许半生见封于兴清醒的双眸,笑道:“师兄你果然是装醉。”

    “在天然居继续喝下去也无多趣味,那二人早已不胜酒力。师弟你也是深藏不露啊,差点儿就被你骗过去,还以为你真的喝多了。既然你我都还清醒,今日却是说好一醉方休的,尤其是你竟然不守规矩的把账单抢走了,我们不如换个地方继续喝。接下来,师兄我的安排,你可再不许跟我抢夺账单了!”

    许半生笑着点了点头,心说你就是让给我,我也没有灵石了,刚才那顿,让我身上一共也只剩下十几个灵石,还打算留着当口粮呢。

    见许半生没意见,封于兴便吩咐车夫地址,然后说道:“他们二人就随他们回吧,一是他们已经不胜酒力,二则师兄要带你去的地方,消费着实高了些,纵使是师兄我,多了他们二人也有些负担不起。”

    许半生几乎是下意识的心道,难道这修仙之地,也有那种烟花之所?

    事实上证明许半生猜得一点儿都不错,封于兴带他去的地方正是跟地球上的ktv相似的地方,只是这里当然就没有唱歌之类的节目,而是由里头的姑娘表演一些歌舞。

    倒也跟地球上古代的那种场合不同,这里似乎都是独门独院,没有那种大规模的清楼,自然也就没有龟公老鸨子这类人等。

    马车在一处小巷内缓缓停了下来,封于兴随手扔给车夫几枚灵石作为车费,便和许半生一同下了车。

    柴扉半掩,封于兴熟门熟路的一推门扇,便自行走入进去,等到许半生进来之后,返身将院门落了闩。

    前院一个小小花园,中间一条小径绵延向前,封于兴每走一步,那小径的两侧便亮起光来,等到封于兴走到前方房屋的台阶之上,这小小花园之中便俱已是灯火通明。

    这就是修仙者的手段了,只是许半生没想到,这种场所,竟然也有这等手段。

    封于兴小声解释道:“这里也没有凡人,这些女子也都是炼气以上的弟子,只是她们门派的修炼之法便是与男人交合。做些这等生意,以来满足修炼之需,二来还能赚些灵石。我们先喝酒。其后师弟若是有属意的人选,只管自便。只是在行事之时。切莫完全沉迷,互动之间,休忘修炼本分,除却男女美妙,对修炼也是有促进之功。而且,这里的女子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的,与下头那八大神州不同,光有灵石若是她瞧不上你。你也入不得这里。”

    许半生点点头,大致明白了,这其实跟地球上也有些类似,只要是ktv里的女子,就没有真正洁身自好的,光陪酒不上床,那都是传说。所不同的是有些姑娘会挑客人,并非有钱就一定能买来一度*,也要让她们看对了眼。当然,钱多到一定的份上她们也不可能不同意。只不过真要是拿钱砸,那些有钱人也没必要在这些姑娘身上费神,有的是径深曲幽的嫩模。

    不过许半生并无此意。他并不是卫道士,介意这些东西,只是觉得了然无趣罢了。

    若不是考虑到封于兴兴致勃勃,他甚至是来都不愿意来的。

    屋内早有四名女子迎了出来,让许半生感慨的是,这四名女子竟然两两相同,是两对孪生姐妹。

    四女与封于兴显然都比较熟络,一出来就笑脸相迎,口中埋怨着怎么来的这么晚。同时,四双巧目都在许半生身上上下打量。又各自暗暗颔首,显然是对许半生很为满意。此前封于兴跟她们说要带个师弟前来,她们还曾担心那人也不知道长个什么模样。如今见到许半生竟然是如此一个俊俏郎君,并且竟然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她们不禁自己就先想起了一会儿的好事来。

    这也是她们特殊的本领,在中神州,修仙者筑基之后,改变容貌并非难事,年龄也完全看不出来。可是这四名女子,就偏生有这样的本领,可以从变化的容貌之下看出真容,并且得知其真实年纪。否则,每一个上门的修仙者都会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翩翩少年郎,她们也就不存在挑客的事儿了。

    将二人迎了进去,里头是个大厅,一张八仙桌,前方半掩屏风,其余之外空无一物。

    服侍二人坐下,桌上早已摆下各式干果鲜食,作为下酒之用,另外摆有两只锡壶,用铜盆装了,盆内热水袅袅升起水雾,保持着酒的温度。

    调笑几句,四女陪着二人喝了几杯酒,便自行离去。

    封于兴问道:“师弟可还满意?”

    许半生笑而不答,只是微微点头,他无所谓满意与否,对于这类女子,不管是什么因由,他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封于兴又问许半生相中哪一对,许半生更是无所谓,让封于兴自便。封于兴犹豫了一下,将一对年纪更小的安排给了许半生,许半生欣然接受。

    很快,四女回来,倒是换了身衣服。

    刚才所穿,是九州世界常见的女子长裙,基本上可以说是遮掩的严严实实,半点春光都是看不见的。

    可现在这套,却显然是改良版,颇具挑逗个中三昧,看上去倒是跟地球上的旗袍颇有些相似。

    也是长裙,却紧紧将身体裹住,极其贴合的剪裁,使得四名女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完全显露出来,该翘的翘,该平的平,几乎找不出一丝不完美的地方。

    裙摆直达脚面,露出一双玉足,五根脚趾晶莹剔透,竟也都涂满蔻丹,赤红的颜色,妖艳以极。

    既是跟旗袍相似,也自无袖,那藕段一般玉白的手臂,浑圆紧绷,看着都让人心潮澎湃。

    也与旗袍一样,裙摆是开衩的,那衩高的连旗袍都自愧弗如,许半生不禁想起郭德纲的相声里说过,开衩开到胳肢窝,披着俩门帘子就出来了。这裙子,倒是真有几分相似,虽不至于开到胳肢窝,可到盈盈一握的腰间却是不假的。

    那一双大白腿,细长笔直,白晃晃的让人看了就只想好好的捧在掌心爱怜一番,真正的腿玩年。(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