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75章 杀伐果断

第0675章 杀伐果断2017-11-11 22:35:50Ctrl+D 收藏本站

    集市之中,大多数都是讨生活的散修,有些是为了在回到家乡之前多赚些灵石,临走时便可多换些金银珠宝,做个富家翁。而有些则是想要提升修为,或者跟中神州的门派打好关系,有朝一日还是能够被某个门派招致麾下。

    这样的散修,多半连炼气都达不到,炼气期在这里不敢说横行无忌,至少也是大半以上的人都敬畏不已的。

    而那些有头有脸的店铺,虽然是附近的门派所开,可在店里打点的,除了个别负责人之外,其余还是就地招揽的散修,始终是耽误修行的事情,哪个修仙者会愿意在这种地方耽误时间呢?

    整个集市大约养活了能有万余人,可这万余人之中,隶属各个门派的弟子,三百都不到,其余皆为散修。散修之中达到炼气期的,不足半数,而即便是达到炼气期的,由于掌握的心法术法以及法宝都差强人意,是以战斗力跟宗门弟子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许半生这个炼气二重天当然不够看的,战胜炼气七重天的项上居也是设谋在先,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可是真让他寒铁软剑在手,跟泛东流牛凳斗上一斗,也就未必处于下风。单纯的比战斗力的话,整个集市之中能够稳稳赢过许半生的,估计不足千人。

    天外飞魔绝非此地修仙者能够抗衡,况且还有毁天灭地大阵,是以修为高的,在一出事的时候就立刻逃离集市。他们熟门熟路,此刻只怕都已离开,能被困于此,试图以这不知能否避过大劫的建防之所苟且偷生的,可以说基本上都绝不会是许半生的对手。

    连许半生都尚且不如。况乎封于兴?

    以封于兴筑基六重天的修为,在整个集市之中,除了个别有限之人。那真的可以说是横扫无忌了,那样的人显然不会出现在这里。

    是以当封于兴将筑基期的威压释放出来。人群之中就已经有一多半都动弹不得,全力抵抗威压尚且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往洞口挤?

    许半生虽说亮了剑,疾如风快如电,内心里却始终存着一份不愿伤人的心思,剑光过处,也只是将阻拦于前的人挑飞,尽可能在不伤人的情况下闯进去。

    不过须臾之间。封于兴和许半生便已经穿过层层人群,看见了洞口。

    让二人惊讶的是,原来引起洞口处拥堵的竟然不是这帮散修自己,而是有两名明显炼气期的修仙者阻拦于此,他们横剑当胸,完全不让任何人进入,这才使得这里乱成一团。

    封于兴脸色一沉,筑基六重天的威压凝成直线,直奔洞口那两名修仙者而去。

    那二人俱是炼气三重天的修为,加在一起都未必是许半生的对手。不过仗着手中之剑乃是法宝,加上洞口狭小,仅能容二三人并肩站立。是以才能将那数量庞大的散修拒之门外。

    现在一个筑基六重天的高手向他们施压,他们哪里还抵挡得住,当时便趔趄着倒退几步,鼻端沁出丝丝鲜血。

    其中一人喝道:“血鸦岛弟子在此,请问对面是哪一派的前辈?”

    又是血鸦岛,今儿怎么像是跟血鸦岛犯了冲?走到哪里都能遇见他们?

    封于兴身形一闪,便将那二人撞开,取代了他们的位置之后,才说道:“你们为何守住此门。不让这些散修入内?”

    那二人被撞得气血翻腾,勉强用真气镇住。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鼓起勇气说道:“这里已被我血鸦岛征用。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封于兴一皱眉头,听这口气,里头应该是有血鸦岛的内门弟子,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人,又是什么修为。

    许半生听罢此言,却是手中寒铁软剑一抖,顿时动了大怒。

    此前他会不顾那些散修生死,是认为这帮散修在如此滔天大祸面前,尚且不知深浅的你整我夺,这里不过数百人而已,真要是按照秩序,大家都能进入,却没想到不是这帮散修不讲规矩,而是血鸦岛的人竟然不顾天理的阻止这些散修进入。现在听他们那意思,竟然还要阻止封于兴和许半生入内,许半生本就对血鸦岛没有丝毫的好印象,此刻更是震怒不止。

    可怜那两名血鸦岛的弟子,空有炼气三重天的修为,手中的长剑也是因为他们要担此重任把守入口才拿到的法宝,却仍旧不是许半生暴走状态下突施杀手的一合之敌。

    只见两道剑光闪过,许半生这是倾尽了全力,咕咚咚两颗脑袋霎时间便滚落于地,这两个家伙当场横尸。

    从二人尸身之中跃出两道光影,即便是此地昏暗,许半生却依旧看了个明白,太一洞天在真气挟裹之下顿时展现,洞口大开,那两团光影甚至来不及逃窜,便被太一洞天收了进去。

    这两团光影,既是二人炼制的朱鸦,也藏有二人魂魄。虽不知让他们的魂魄逃走之后,是否能借助朱鸦重生,可许半生也绝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看到眼前此景,封于兴大惊,心道许半生居然如此杀伐果断,这多少有些出乎意料,甚至于,让封于兴很有些担忧,毕竟,这二人死了倒没什么,里头显然还有至少一个血鸦岛的内门弟子,他们甚至都不知道那人会是什么修为。

    许半生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先是回头让安氏姐妹入内,也不说话,只是一指下方,让她们先走,然后才对外头那些散修说道:“此地已无障碍,诸位自便。”说罢,一拉封于兴的衣袖,身形径直跳了下去。

    事已至此,封于兴也不便多说,人都已经死了,再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唯有跟着许半生跳了下去。

    此地是个陡峭的斜坡,跟垂直降落也没太大区别了,不过对于修仙者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事,使着重坠的法门,二人在空中数秒钟之后。终于感觉到脚落实地,四周一片黑暗。可却影响不了二人的视线,二人调整方位,飞速向前掠去。

    前行之路还是向下潜行,只是坡度变得舒缓起来,根据许半生估计,此地距离地面已有四五百米,前方的路还不知道有多长,不过根据安氏姐妹此前所言三百余丈。九州世界的一丈比地球上略短,四尺左右才有大概一米,一丈约为两米多,三百多丈至少也是六七百米的距离,那么距离最深之处,应该还有一二百米的距离。

    不过,毁天灭地大阵一经发动起来,这百来米也未必就有多大的作用,但是许半生依旧跟封于兴不断前行。

    “师弟,你有些莽撞了。”封于兴见前后五人。安氏姐妹估计已经走出许远,而身后那些散修一时半会也跟不上他们,这才出言说道。

    许半生淡淡一笑。一边疾行一边说道:“师兄可是担忧里边那人修为甚高?”

    封于兴没说话,但却等于默认了。

    许半生又道:“外头那两名修仙者,不过是炼气三重天的修为,我虽不知血鸦岛为何要占据此地,可是我却想过,就凭外边那二人的修为,里边这人也顶多就是个筑基期而已。血鸦岛整体实力如何,我不得而知,顶多也就是跟咱们太一派差不多吧。那么金丹真人。必然是要收徒的,若是金丹在此。那口子上至少也会有一名筑基把守。任何门派,在此劫难面前做出这等事情。也必然是心有戚戚的,有筑基而不用,仅让两名炼气三重天把守,被人杀了闯进来,事后他如何自处?等候他的必然是审判所的处罚。况且,真要是金丹,不管这里有什么秘密,先行离开便是。就算会让此地秘密曝光,毁天灭地大阵之下此地是否能够保全还需两说,就算保全了,一个金丹,回来之后灭口,也只是轻而易举,又何必留在此地冒险?唯一的可能,便是前方之人不过是个筑基,甚至可能只是炼气后期,断然不是封师兄的对手。”

    封于兴听罢一愣,他只以为许半生是年少冲动,胸中自有嫉恶如仇的血性,却没想到那电光石火之间,许半生还能想到这么多。

    而且,分析的丝丝入扣,一时间,封于兴也确信了,这里边的人,充其量就是个筑基,修为甚至绝无可能在自己之上。

    这里距离集市之围并不算太远,如果是个达到筑基中期的修仙者,绝对有充足的时间逃离,根本无需在此地冒险。这分明说明此人的修为顶多也就是筑基初期,他很清楚自己无法在强者赶来发动毁天灭地大阵之前逃离,于是才会让两名弟子在入口处守着,不让那些散修入内。

    顿时间信心大增,封于兴笑道:“师弟你真是……呵呵,堪称妖孽了。”

    许半生笑了笑,不再多言,其实他心里还有句话没说,那就是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里边人确定此地可以抵挡毁天灭地大阵,或者是确定自己在如此深远的地下建防之中,足以抵挡毁天灭地大阵的威力,因此才没有离开。而若是这种情况,那人至少也是金丹以上,甚至有可能是元婴了。

    只是,这种可能性极低,许半生也就无需说出,而且,真若如此,只能说明此地隐藏的秘密极大,大到一名金丹以上的修仙者都甘心情愿的冒险,杀不杀外头那两人其实对整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杀了进来,铁定被灭口,不杀进来,里边那人也绝不会允许他们活着离开。

    既是无差别,又为何不让封于兴宽心?

    前方一丝光亮,封于兴和许半生都知道,这是已经接近终点了,也就是那个建防之所的所在。

    二人加快步伐,同时,耳中传来两声娇呼,这娇呼如此熟悉,分明是安氏姐妹的声音,看来,她们遭遇不测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