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76章 金丹徐仲平

第0676章 金丹徐仲平2017-11-11 22:35:51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并没有任何阵法,更加不可能有什么次元洞天,这里就是人力挖掘出来的一个地下世界。

    毁天灭地大阵一经发动,其覆盖范围内任何阵法都将彻底失效,即便这里足以保全,在毁天灭地大阵的作用之下,那些布阵的东西也不可能纹丝不动。而一个阵法,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出问题,都会造成阵法的失效,因此这里是绝不能安排什么阵法的。

    次元洞天就更不可能,在毁天灭地大阵的影响下,若是有人藏在次元洞天之中,直接灰飞烟灭还算是幸运的了,若是因为大阵发动而导致次元洞天的进出口消失,那么藏身于内的人就将永远的留在虚空之中,这比死还要可怕。

    封于兴和许半生所经过之处,都是原先的那些流民挖掘,他们长年累月的藏身于此,过着地老鼠一般的生活,只有在需要和地面上的人做交易的时候才会上去。

    在一路上,二人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有人生活于此的痕迹,床铺锅台都有,只是俱已残破不堪,很久都没有人再使用过了。

    而前方安氏姐妹呼声传出之处,则是真正的建防之所的所在地,那是此集市上一任市长下令挖掘的,负责挖掘这个建防之所的人还是那些流民,只不过数量已经比最初的时候少了许多,而那个市长也答应了这些流民,一旦他们挖出达到他要求的建防之所,就准予他们到地面上生活。最终,那个市长实现了他的承诺,这里也便多了这样一处建防之所。

    封于兴听到前方的娇呼,下意识的就要冲出去救下安氏姐妹,可是许半生却一把拉住了他。

    “再不去她们就危险了。”封于兴不解的看着许半生。他原以为许半生对这对姐妹情有独钟,却没想到在这危急关头许半生竟然会阻止他去救人。

    许半生点点头道:“我没有师兄想象的那么关心她们,但也绝不会置之不理袖手旁观。我只是有个问题要问师兄,她们二人暂时不会被杀。否则。她们连叫出声的机会都很难有。”

    封于兴不解,许半生却另有揣度。

    安氏姐妹都有炼气中期的修为,二人联手,封于兴或许可以轻易的灭杀她们,但是一个筑基初期,就未必有这个把握。至少想要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拿下这对姐妹,可能性极低。

    许半生和封于兴下来的时间比安氏姐妹晚,但他们二人的脚程明显快于那对姐妹。这几乎可以判定那对姐妹也就是刚刚抵达此处,绝不会超过十秒钟的时间。

    而在十秒钟之内就能擒下姐妹俩,注意,是擒下,而不是直接杀了,这必然要求那个人的实力比封于兴还要强大。

    许半生想到这个,就意识到,恐怕最意外的那种情形出现了,这里有个惊天大秘密,血鸦岛为此派出了一个至少也是金丹真人的修仙者镇守于此。这才能在一对面就将安氏姐妹拿下。

    至于为何是拿下而不是杀了她们,这不是许半生需要思考的。

    “这个集市上一任的市长是什么人?”

    对于许半生的问题,封于兴更加不解。不过他还是回答说:“徐仲平,血鸦岛弟子。”

    许半生心里一沉,心道不妙。而封于兴在说出口的一瞬间,似乎也意识到什么,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又是血鸦岛,这似乎很不寻常,这几乎意味着这个所谓的建防之所跟今日血鸦岛的人会出现在入口阻拦,有着必然联系。

    “师弟。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许半生沉重的点点头,道:“这里边。恐怕会是个你我根本无力对抗的强者。”

    封于兴大惊,他脱口而出:“你不是说这里边的人修为不会高于……”

    话没说完。他自己也知道不对,仔细想想,他也明白了过来,又道:“你是说这里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

    许半生点了点头,道:“这是一定的,只是希望不要被我猜中。”

    “到底是什么,师弟你现在还卖什么关子!”封于兴有些急了。

    许半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怀疑,天外飞魔的入侵,跟血鸦岛有脱不了的干系。”

    “什么?!”封于兴大惊。

    许半生摆摆手道:“只希望是我猜错了吧。”

    正在此时,前方一个声音平和的传出:“既然都来了,就烦劳现身吧,到底是何方高人?”

    封于兴听到这声音,顿时大惊,很快,他意识到很有可能真的被许半生猜中了。

    这声音他算不上熟悉,但是由于许半生有个问题在前,致使他想起了许多细节,这声音一出便勾起了他以往的记忆,从而确定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这个集市的上任市长徐仲平。

    封于兴几乎是下意识的回道:“徐仲平?!”

    里边那声音显然也是一愣,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是故人前来,还请问是哪位道友啊!”

    封于兴的脸色极其阴鸷,时至此刻,几乎可以确定,天外飞魔跟徐仲平有关,那么也跟血鸦岛脱不了干系了。

    许半生此刻当然也知道了镇守于此的人是谁,和封于兴一样,他也已经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这简直就是最坏的一种可能。

    里边的人是徐仲平,那么他让那些流民挖掘这个所谓的建防之所,目的就绝不是为了在有朝一日天外飞魔入侵之时,让集市内的人躲过毁天灭地大阵,并且他长时间镇守于此,极大的可能只能是迎接天外飞魔的到来。那么,他必然有把握,这个建防之所能够让人在毁天灭地大阵之下存活下来,于是那些天外飞魔也自然会安然无恙。

    这也就意味着,天外飞魔这次从虚空乱流之中打开的入口,竟然是位于地面之下数百米深的地方,等到毁天灭地大阵的作用结束之后。他们便会出现在地面之上,到时候,必然是生灵涂炭。中神州的修仙者们将会因此元气大伤。

    只是,徐仲平。或者说血鸦岛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们竟然会跟天外飞魔有所勾结,难道是天外飞魔给了他们什么许诺?可是,再如何白痴的人也会明白,这种许诺根本毫无意义,凭借这样的一个小小入口,天外飞魔能够进入的数量始终有限,虽然会给中神州造成一些伤害,但绝不可能真的掌握时势。那么血鸦岛得到的许诺又有什么用呢?

    此刻来不及多想,许半生只是给了封于兴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封于兴看明白许半生的意思,点点头,高声道:“徐仲平,你竟然跟天外飞魔勾结?”说话之间,他先行一步迈了出去。

    到了现在这个时刻,封于兴已经没打算活着离开了,他只希望自己能在临死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出去,方式么。当然是太一派的腰牌,那是可以当做通讯器用的,跟微信很类似。打开之后,他与徐仲平的对话将会一字不落的传回太一派。

    许半生迟疑了一下,和封于兴保持几步的距离,也走了过去。

    所谓的建防之所,是个足有几十亩地大小的空间,一经踏入,许半生就知道这里终究还是布了阵,趁着徐仲平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封于兴身上的时候,许半生仔细的感受着这里阵法中的灵气流动。他想知道这阵法究竟是派什么用场的。

    这对于许半生,并不是难事。他的实力在中神州算不上什么,可他在阵法和符箓方面的造诣。却远超许多人,限于实力,他如今无法布出太强的阵法,也画不出强大的符箓,可对于这两样的理解上,他却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宗师级别。

    虽然没有把握破了这个阵,但是想知道这个阵法的功效,却并不是特别的困难。

    很快,许半生就发现,这个阵法竟然只有一个简单的功用——遮蔽。

    遮蔽生机,遮蔽内外,只要进入这个阵法,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就会彻底断绝,包括使用腰牌的传讯功能。这也就意味着,封于兴在进来之后,虽然一心想要用腰牌将此地的事情传回太一派,但已经没有可能了。

    难怪徐仲平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作为血鸦岛的内门弟子,他不可能不知道各个门派都有这种传讯的手段。看似他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实际上,是他有恃无恐。

    “原来是太一派的封于兴道友,一别经年,道友一向可好啊?”徐仲平长相平庸,平庸到让人对他几乎不可能有任何印象,除非很熟悉,否则想记住他的长相都很困难。

    此刻的徐仲平,表情平静,他的脚下,匍匐着两名女子,正是安氏姐妹。

    作为上一任的集市市长,徐仲平的实力一直都比封于兴高。

    在他担任市长的时候,就已经是筑基八重天了。

    几十年下来,他停留在筑基九重天,眼见大限将至。

    没有人知道卸任之后的徐仲平去了哪里,也没有人会关心这个问题。因为会出任集市市长的,都是仙途已然基本确定终结之人。只要还有一丝希望突破,那个修仙者都不会愿意跑来做什么集市的市长。

    这里的小集市,市长只是由筑基后期担任,已经足够处理绝大部分的突发问题。而大一些的集市,则会由金丹出任市长,甚至于听说上门之间交易比较多的集市,元婴担任市长的也不奇怪。

    总而言之,集市的市长要有足够的能力处理集市内发生的绝大多数突发事件,并且,这个人定然是已经走到仙途的终点,基本上再无前行的可能了。

    卸任之后,虽然还有些时日可活,可多数都只是找个好地方颐养天年,等候大限的到来。

    按理说徐仲平也该如此,因此他离开之后也不会有人再关心他的去向。

    可是眼前的徐仲平,却已经是封于兴看不透的修为了,这意味着,他已然迈入金丹期。(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