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78章 虚张声势

第0678章 虚张声势2017-11-11 22:35:53Ctrl+D 收藏本站

    徐仲平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死死盯住许半生,有心出手将他和封于兴灭杀,在发现二人踪迹的时候他也的确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实力。可是许半生这一番表现,却让徐仲平感到无比的犹豫起来。

    原因很简单,许半生的表现让他觉得许半生是有恃无恐。

    实在太淡定了,实在也太从容了,一个炼气二重天,又怎么可能如此从容。

    最关键的,是许半生分析之后所说的话完全和他所经历的事情一致,这让他怀疑自己的一举一动是不是早就被许半生所知晓。

    最关键的,是他完全不相信许半生的修为只有他所看出来的炼气二重天。

    一个炼气二重天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一个炼气二重天在面对金丹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如此从容。

    至于许半生所言与封于兴偶遇,进来看看怎么一回事,这句话从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相信过。

    他早就看出封于兴的表现,封于兴除了愤怒就只剩下恐惧这两种情绪,愤怒是因为发现了他有可能跟天外飞魔勾结,而恐惧则是因为他的实力早就超过了封于兴能够应对的层面。

    一个筑基六重天尚且如此恐惧,区区炼气二重天怎么可能如此坦然的侃侃而谈?

    唯一的可能,便是许半生的修为还在徐仲平之上,至少也是相当,而他手里肯定拥有某种强大的法宝,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轻易的打败徐仲平。

    徐仲平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如果许半生的实力远胜自己,那么他根本就没必要跟自己废这么多话,直接制服自己要好得多。

    而法宝么,就好解释的多了,任何人都不愿意在一开始就亮出底牌。尤其是制服自己之后,即将面对的将会是天外飞魔,许半生更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法宝亮出来。

    可是不管哪一种。许半生都必然修炼过一种隐藏自身修为的功法。

    这就是徐仲平的判断。

    许半生也正是一直在将徐仲平往这条路上引,除此之外。他能有什么办法?以他这点儿实力,就算是凭借寒铁软剑以及太一洞天,或许出其不意之下,能够勉强在一个筑基期的修仙者手中存活下来,甚至有机会干掉一名筑基初期的修仙者,但是面对一名金丹,哪怕这个金丹再如何不成器,许半生也不觉得自己有挑战的可能。

    炼气炼的是真气。筑基是要将真气液化,打下修仙的基础,而金丹则是气海之中生出金丹,真元固化,变为真晶。

    许半生可算是个奇葩,因为他在炼气期就已经经历了筑基和金丹所要求的真气液化固化,如今他气海之中完全是固态的真气。可是面对筑基的时候,凭借固态的真气,或许还能跟对方拼一下谁的真气更多。而面对一名金丹,哪怕徐仲平还并未将真元固化。他气海的规模也至少是许半生十余倍的大小,这完全足以抵消真元到真晶的过渡,许半生最引以为傲的真气量。也绝不可能占到半点便宜。

    哪怕加上封于兴这个筑基,除非封于兴身上有足以改变局势的法宝,否则,他们俩联手挑战一名金丹三重天,绝对是死的连渣都不剩。

    不能动手,最起码不能在这个时候动手,这是许半生必须要做到的。

    只要不动手,他就有机会误导徐仲平,虽然到了最后。徐仲平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将是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彻底洞悉了局势之后,他还是会动手。但是那个时候一切可就不好说了。

    许半生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他说话的时候,脚步有走动,他可不是在漫无目的的走动,他是借着说话的工夫,要解除这里的阵法。只要解除了屏蔽,他们的腰牌就能起到作用,这就会将这里发生的一切传递给太一派的内门强者知道。一旦他们知道了,虽然来不及阻止毁天灭地大阵的发动,可至少会知道虚空通道的入口并未被关闭,而那些发动毁天灭地大阵的强者就会赶至此处。

    许半生并没有把握能够骗得了徐仲平,可他别无选择,因为只有如此他才有机会活下去。

    看到徐仲平的表现,许半生决定加码。

    “你以为这里的阵法真的能够屏蔽一切么?布阵之人的确很高明,看来那些天外飞魔也的确有两把刷子,可既然我来了,这阵法也就没什么用了。是不是很好奇毁天灭地大阵为何到现在还没发动?”许半生确信封于兴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屏蔽阵法,否则,他就不会一直都让腰牌记录一切谈话了。而许半生此刻说出这句话,只会让徐仲平更认为他的修为不止炼气,不止筑基,至少同为金丹。

    其实许半生也不明白为何毁天灭地大阵还没有被发动,虽说这里已经确定可以保证他们在毁天灭地大阵之下存活下来,但如果阵法被发动,他们也不可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能说是出了某个岔子,以至于阵法到现在还没被发动,而这也刚好给了许半生利用之机。

    徐仲平咬牙切齿的问道:“是呀,为什么还没有发动?”

    虚空通道的入口虽然已经被打开,但那些狡猾的天外飞魔却也一直在等待集市上的大阵被发动,一旦毁天灭地大阵发动之后,他们就会彻底撕开虚空通道的入口,蜂拥而入。毁天灭地大阵迟迟没有发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虽说对这里的建防很有信心,但是狡猾的天外飞魔是绝不会冒上半点险的。

    “他们还缺一个人。”许半生现在也只能作此猜测了,刚才他和封于兴还在外边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再有一个人赶到,这毁天灭地大阵就会被发动,这也是他们认为自己没有时间逃离集市的原因。可万万没想到,大阵直到现在还没有被发动。他们原本是有足够的时间离开集市的。

    可若真的离开了集市,也就无法发现这里的秘密,无法知道徐仲平勾结天外飞魔的事实。这究竟是好还是坏,许半生并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或许许半生能够避免眼下的危机,但中神州,乃至整个九州世界,却必然遭遇一场大祸。本就万年来都无人再能飞升,若是再让那些天外飞魔在中神州肆虐,即便最终可以将他们剿灭,中神州的元气也必将再受影响,传闻中已经关闭的飞升通道。恐怕就真的再也打不开了。

    飞升通道打不开,很可能就意味着许半生无法复活太一洞天里的十个人,这对他而言,跟现在就死去,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

    许半生的话,让徐仲平更加确信许半生的修为绝不像他展现出来的那样,因为许半生有意无意的表现出他便是那最后一个人的模样,毁天灭地大阵至少也要金丹才有实力开启,而且必须八个方位同时开启,如果许半生真的是最后的那个人。那么他必然是个金丹。

    “好手段,没想到你竟然隐藏了自己的修为,你这是为了让我掉以轻心?”徐仲平其实也是被许半生的表现震惊了。否则他应该更仔细的想一想,许半生隐藏自己的修为有什么意义呢?他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在努力的用言辞将自己的修为告诉徐仲平,那么他若是真有金丹期的修为,干脆不隐藏不是更好?

    现在的徐仲平,已经完全掉入了许半生精心安排的陷阱之中,他完全无法独立思考了。

    许半生笑了笑,不置可否,这话他是绝对不能说的。但是他能做。

    一扬手,许半生的指尖射出一道金光。那金光赫然正是金丹真人的标志——真晶。

    真晶出手,更是让徐仲平确信了许半生金丹真人的身份。也让封于兴大吃一惊,自己这个师弟怎么可能是金丹?

    许半生这时候出手,当然不是为了挑起跟徐仲平之间的战争,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将这里的阵法完全摸清楚,并且破的七七八八了。

    一道真晶击出,就是为了彻底解除这里的阵法,解除此间的屏蔽,同时也让徐仲平再不敢对自己的修为产生任何的怀疑。

    徐仲平被吓了一跳,急忙后撤,他以为许半生要出手了。

    可是,那道金辉却直至他身后某个角落,碎片崩飞,一股烟尘冒起,同时许半生的双脚重重踏在地上,此前他早已布下的太极图,也在此刻发挥了作用。

    徐仲平也看出许半生的脚步有异,仔细一想,他和他的那个同门犯了相同的错误,将许半生脚下的太极图视为了太初一元阵。

    同样,没有人会认为一个区区炼气二重天能够发动太初一元阵,许半生能够发动这个法阵,似乎又证实了他的修为远非他展现出来的那样。

    而这里的那个屏蔽阵法,轰然倒塌,整个地洞范围之内,都是微微一震,尘土轻扬起来,不用许半生提醒,徐仲平也知道了阵法已经被许半生破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徐仲平一字一顿的问到。

    许半生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我并没有把握打败你,所以你就准备随时出手了?”

    徐仲平默不作声,可他的表情却出卖了他,他的确在考虑这个问题。

    “我只是不想把手段浪费在你身上而已,我真正的敌人是天外飞魔。”许半生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再度跟徐仲平的猜测吻合。

    徐仲平认定,许半生的修为比自己略差,动起手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可是他有某件足以秒杀自己的法宝,但是那件法宝,似乎有某种限制,又或者以许半生的实力只能够发动一回。他不想把这件法宝浪费在自己身上,因为即便杀了自己,也阻止不了那些天外飞魔的入侵。

    “可是,不动手我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虚张声势?”徐仲平满腹狐疑,出言试探。(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