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80章 收入太一洞天

第0680章 收入太一洞天2017-11-11 22:35:56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这里,许半生不禁摇了摇头,冷哼一声,望向徐仲平的眼神变得无比的怜悯,就仿佛在看一个可怜虫。

    “真是个白痴,既然知道必须九滴精血才能完成坐标,你又怎么会相信那些鬼东西能让你持续的提升下去。”

    听到这句话,徐仲平浑身一哆嗦,他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只是继续飞速提升的诱惑一叶障目,祸乱了他的心智。此刻许半生说出了他早就怀疑的答案,他也彻底认清了眼前的事实。

    “像你这种白痴,活着又有何用?来,领死吧!”许半生说话间,浑身气势又是一变,那剑意更为凌厉森然,似乎散发出无尽嗜血之意。

    “你这是飒剑意,你是剑气宗的前辈,剑气宗!!!”徐仲平嘶声喊叫起来,许半生也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徐仲平竟然能够认出这道剑意。

    徐仲平的表情痛苦至极,在地上翻滚起来,关于这一点,许半生倒是深有体会。

    这道剑意的确来自于剑气宗,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剑气宗的前辈,他与剑气宗的关联,只不过是认识两个剑气宗的修仙者而已。

    当初钟含风将自己早年修成的一道剑意剥离己身,送给了许半生,让他防身之用。虽然这道剑意看似凌厉无比,可却只是虚有其表,一旦真的动起手来,就会发现这剑意半点屁用都没有。

    不过,在没有动手之前,这道剑意却可以给对手带来极为强大的压力,这跟一个金丹乃至一个元婴使出剑意造成的压力毫无二致。

    钟含风是什么人?

    堂堂元婴真君,又是剑气宗出来的,本是绝对的剑修。他的第一道剑意。是他在金丹一重天的时候就炼成的,陪伴他纵横整个金丹期。等到他晋入元婴期之后,他便重新炼制了第二道剑意。蛮剑意大成之后。这道飒剑意便几乎弃之不用,最后倒是便宜了许半生。

    虽说飒剑意有诸多不足。明显不如蛮剑意,可对于许半生以及徐仲平这样的修为来说,一道上门,且还是十大上门之一的剑意,还是从元婴身上剥离,噬血无数,已经隐约拥有元婴气相的剑意,足以令其痛不欲生。

    钟含风取出这道剑意的时候。许半生就感觉到自己仿佛浑身的肌肤都被割裂,宛若在承受陵迟之刑的痛苦,而徐仲平虽然是堂堂金丹,可此刻承受的痛苦绝不亚于许半生当时。钟含风还能控制剑意的强弱,而许半生则是一使出剑意便达到其所能匹配的最强状态,徐仲平又如何承受得起?

    徐仲平一边在地上痛苦的打滚,一边哆哆嗦嗦的求饶:“前辈饶命啊,前辈不要杀我,弟子已经知道错了,弟子今后再也不敢。前辈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不杀弟子了么?前辈说过。你的敌人是天外飞魔,不是藐小的弟子我啊!前辈,您饶了我吧!”

    许半生冷冷哼道:“刚才不是你自己说的。不动手又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在虚张声势么?”

    徐仲平简直就想把自己活活抽死,他急切的说道:“是弟子的错,弟子不该怀疑前辈,弟子知错了,弟子……”

    许半生又道:“即便我不杀你,你以为这方天地还能容得下你么?”

    “弟子深知罪孽深重,即便前辈放过我,我也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徐仲平勉强平息心中的恐惧,支起身体。又以跪姿在许半生的面前,他仿佛下定了决心。狠狠说道:“前辈宅心仁厚,还请前辈饶我不死。弟子愿入虚空乱流。受乱流穿身之罚。只愿前辈给弟子一个机会,若弟子挡不住虚空乱流,也是弟子的宿命。可弟子若能挡住虚空乱流的撕裂,弟子来世必将重新做人。愿前辈给弟子这个机会!弟子只是不愿牵连师门,弟子罪孽深重,可血鸦岛无罪啊。”

    徐仲平当然明白,许半生即便放过他,也绝不可能帮他隐瞒这一切。勾结天外飞魔,必死无疑,甚至就连血鸦岛也会受到牵连,因此被除名灭门都有可能。

    虽然此前他所行之事早已将血鸦岛抛诸脑后,可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刻的他,却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对不起自己的师门前辈。当然,还有一点,那便是留在中神州,就唯有一个灰飞烟灭永不超生的下场,可是进入虚空乱流,虽然也是连百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可毕竟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希望可以挺过虚空乱流的穿梭,最终重新投胎为人。

    许半生见徐仲平此状,心中不禁也是一动。

    杀了徐仲平?他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实力,许半生如此,依旧是在虚张声势而已。如果不把徐仲平逼得彻底崩溃,万一徐仲平出手试探,死的就将是许半生。

    而徐仲平所言,却让许半生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要进入虚空乱流,徐仲平只能先兵解肉身,然后魂魄进入,这也意味他要选择自杀。

    这可以避免许半生露出马脚,同时,他或许还能因此获利。

    “你此刻想到师门了,早先你勾结天外飞魔之时,怎么就没想一想你的师父和师兄弟们?”

    “弟子糊涂,弟子被迷乱了心志,前辈仁慈,还望给血鸦岛一个机会!”徐仲平听出许半生言辞之中的松动,此刻他也不说给自己机会了,只说给血鸦岛机会,因为他听出许半生似乎也不忍看到血鸦岛被裁判所除名。

    “千余条性命,皆由你一念之差。你差点儿就害了血鸦岛千余修士。”许半生放缓了语气,仿佛被徐仲平的话打动。

    徐仲平咚咚给许半生猛磕着头,一下一下结实无比,甚至不敢以金丹修为护体,不过几个响头之后,额头上便已是血肉模糊。

    “弟子错了,弟子知错了啊!”徐仲平嘶声痛哭。

    许半生见状。知道也差不多了,这戏不能演的太过,如今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念在一千多条性命。上天尚且有好生之德的份上,罢了罢了。你自去往虚空乱流吧。”说话之间,许半生也暗暗做好准备,先是收起了那道飒剑意,同时,他准备好了太一洞天,等待徐仲平自尽。

    徐仲平感觉到身上的压力陡然消失,他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许半生。剑意已经消失不见,可刚才的那股压迫感,弦犹在耳,仍旧让徐仲平不寒而栗。

    已经将许半生视为自己永不可能战胜的强者,徐仲平此刻也唯有依照自己所言,自尽之后进入虚空乱流。在他看来,至少这样还有极为渺茫的机会可以重新投胎为人。

    哪怕是湮灭在虚空乱流之中,总也好过于被裁判所审判,在死之前,那必将生不如死。裁判所绝不会轻易的让他死去,定然百般折磨,哪怕只是为了警醒其他修仙者。切莫学徐仲平所为。

    一咬牙,徐仲平果真拔出一把短刀,再没有半点犹豫的插进自己的胸膛。

    一股血箭飚出,徐仲平双眼之中的颓唐之色渐渐淡去,一只朱鸦从血口之处振翅飞出,然后是徐仲平的魂魄。

    魂魄包围了朱鸦,又随着朱鸦的振翅,朝着空中缓缓升起。

    许半生知道,这是机会到了。他看到半空之中出现了一道裂口,裂口之内风声桎梏。就连他和封于兴都感觉到裂口中那乱流的凌厉,这是虚空乱流被撕开的小小缺口。只能以魂魄的方式进入,肉身无法接近。

    悄悄的一扬手,早已准备好的太一洞天也张开了大口,化作无尽黑影,嗖的一下从虚空乱流的裂口处掠过,时机把握的刚刚好,那正是朱鸦挟裹着徐仲平的魂魄进入虚空乱流的瞬间。在封于兴看来,徐仲平已经进入了虚空乱流,而实际上,徐仲平的魂魄和朱鸦,却是被许半生的太一洞天收了进去。

    “咦,这是哪里?这不是虚空乱流!这是……小千世界?!”

    徐仲平的魂魄一进入太一洞天,立刻发现了不对,他也很快意识到这是什么所在。

    随即,徐仲平嘶声厉吼,他终于明白了许半生是在骗他,虽然不知道许半生为什么会拥有小千世界,可他却终于意识到,许半生其实并没有杀死他的能力,这一切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目的,就是为了骗他自尽,并且进入这个小千世界。

    “你骗我!!!”徐仲平虽只剩下魂魄,可朱鸦仍在,金丹的修为也在,他厉声大吼,开始运用神通,他要毁灭这方小千世界。

    但是,太一洞天是许半生所创,对于这方天地而言,许半生便是唯一的神明。

    只是一个轻巧的念头,便轻松的压制住了徐仲平,许半生笑道:“这样不好么?至少你可以活下去。在这方天地里,我是神明,我可以让你千秋万代的活下去。只要我不死,你就永远都可以活着。总比你留在九州世界,受尽痛苦然后灰飞烟灭化作天地元力要好。”

    徐仲平还在凄厉的嘶吼,只是他的神通在许半生这个神明的压制之下,对这个小千世界毫无影响力。

    “甚至,我可以让你继续保持金丹的实力,你也可以继续修炼,我很期待你继续成长。能在我的小千世界里成为元婴,乃至化神返虚,这不也是很好的事情。这个小千世界的修仙者还很低级,以你的实力,你可以开宗立派,成为万人敬仰的存在。我这是给你机会。”

    徐仲平破口大骂,虽然神通被许半生压制,可他的怒火却是熊熊燃烧。

    许半生又动了一个念头,徐仲平便只觉得仿佛泰山压顶,再也动弹不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既然你还没想明白,就在这山下好好的反省吧,什么时候明白了,什么时候我便让你成为这个世界里最强的那个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