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81章 忽悠死的

第0681章 忽悠死的2017-11-11 22:35:57Ctrl+D 收藏本站

    封于兴已经傻掉了,他的震惊已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先是不过只有炼气二重天的外门师弟竟然成了至少金丹的强者,可笑他还曾一口一个师弟的叫着,关键是许半生还祭出了剑意,那剑意浑然天成,整个太一派都没有人炼成。

    随后是许半生竟然用三寸不烂之舌就让徐仲平自尽身亡,还主动将魂魄投入虚空乱流之中,承受那虚空乱流穿梭撕裂之苦。

    徐仲平竟然胆大妄为到会去与天外飞魔勾结,这也让封于兴难以表述自己的惊讶。

    总而言之,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彻底超出了徐仲平所能理解的地步,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将今日发生的这些事组织成语言,于是只能怔怔的看着许半生,甚至于忘记了天外飞魔有可能随时入侵。

    “前辈究竟是何方神圣,隐瞒修为入我太一派,究竟所为何事?”

    突然间,封于兴掣剑在手,遥指许半生,语气变得斩钉截铁。

    既然对今日发生之事的震惊已经无从抹去,封于兴很聪明的选择了规避,他倒是想起许半生的真实身份来,堂堂上门弟子,且是已经修成剑意的金丹强者,为何却会隐瞒身份,伪装成炼气期的弟子投入太一派。若说这其中没有阴谋,封于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也难怪,许半生一个初入太一派的弟子,月规灵石只是领了入门时的那五十个,却竟然可以请得起接近一千灵石的客。

    甚至于,封于兴想到许半生接受祖师赐福时的场面,外门弟子不清楚,可内门弟子却总有些人了解当时的状况,彼此之间也早有议论。慎刑堂乃是关键部门。封于兴想打听什么事,很少会有人刻意瞒他。

    封于兴早就知道许半生的赐福过程出了意外,当时包括掌教杨高宇在内数名元婴都动了手。最开始是误认为有外敌入侵。

    这事之后不了了之,没有人再提及。可现在封于兴见到许半生今天的表现,却着实怀疑起来,那恐怕不是赐福出现了问题,而是唯有五万年前的那位返虚老祖发现了许半生的真实修为,是以不惜损耗自己留下的神念,也要杀了许半生,否则太一派就会出现极大的危险。

    封于兴对于太一派还是很忠诚的,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性。他立刻就抽出了飞剑,遥指许半生,即便知道自己绝非许半生的对手,却也不能容许许半生继续潜伏在太一派。

    说这话的时候,封于兴依旧控制着腰牌,通过太一派内门的公共频道,将他的话,以及许半生接下来要说的话,广而告之,希望可以引起内门的注意。

    只可惜。许半生在破除此地的屏蔽阵法之时,便也在封于兴的附近设下了一道屏障,除非符咒的效力消散。否则封于兴是无法将任何消息都传扬出去的。

    许半生一直都知道封于兴在现场直播,之前是屏蔽阵法限制了他,其后便是许半生在他背上凭空画下的那道符咒起的作用,否则许半生怎敢将剑意这种东西在他面前亮出来,这在太一派必然引起轩然大波。若只是太一派的弟子知道也便罢了,若是传扬出去,这剑意今后就真的一点儿用都没有了。

    而且,许半生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在某一个瞬间。许半生甚至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他虽然不是封于兴的对手。却完全可以借徐仲平的手除去封于兴。那样的话,许半生的秘密就绝不会有任何泄露的可能。

    可是。许半生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嗜杀之人,即便是为了保守秘密,让他杀死一个无辜之人,他也并不愿意。

    封于兴的反应有些出乎许半生意料的快了,他不由苦笑一声,心道幸好已经做好了准备,留了先手,否则,这会儿封于兴就已经将他的事情传回太一派了。

    其实这时候不宜久留,虽不知毁天灭地大阵为何迟迟没有发动,可终究是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这里即便被证实安全,总也让人心生疑窦,谁知道那些天外飞魔是不是存了让毁天灭地大阵将徐仲平一并除去的心思。在如此之深的地下,天外飞魔能够抵挡得住毁天灭地大阵的攻击,却不代表徐仲平也可以。甚至于,或许这里只是能够让虚空通道的入口不被毁天灭地大阵关闭,至于这里的人,依旧只是死路一条。

    可是眼见封于兴这副模样,许半生知道,他若是不解释个清楚,封于兴是绝不会跟他一同离去的。

    叹了口气,许半生道:“封师兄,我想你是误会了。”

    封于兴冷笑一声,道:“误会?前辈,你真是把封某当成三岁孩童了,刚才前辈的手段封某都已经看到,那剑意凛然至极,封某自问没有阻挡前辈的实力。但是,前辈到我太一派,究竟是何阴谋?若是前辈不给封某一个交待,那么,便从封某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许半生摇了摇头,道:“封师兄,你真的是误会了!”

    “我可不敢做前辈的师兄,前辈是剑气宗的吧,至少也是金丹期的修为,封某在前辈眼里或许连个爬虫都算不上,但是今日,封某便是螳臂当车,也是要挡一挡的。”

    许半生不想再跟封于兴废话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和封于兴在进入此地之时,已经将入口处把守的那两名血鸦岛的弟子斩杀于剑下,这么长时间了,那些散修为何还没有来到此地?就算是他们脚程慢,这里又太黑,影响速度,可这么久了,总归也该到了吧。

    难道,那帮此前在外头差点儿挤破头的散修们,并未进入此地?

    于是乎,许半生二话不说,再度催生剑意,那让封于兴感到自己完全是在蚍蜉撼树的飒剑意,再度出现在许半生身前三寸之处。将许半生紧紧的包裹其中。

    封于兴被吓了一大跳,不自觉的向后倒退两步,剑意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再度出现。不过显然许半生并无敌意,是以他也只是感到压迫而已。并不像刚才徐仲平的体会一样。

    “前辈果然还是出手了,只是,对付我一个小小筑基,你又何必用上剑意?你不是说你的敌人是天外飞魔么?”封于兴在尽可能的给自己争取一些机会,故意用这种嘲讽的话说道。

    许半生苦笑摇头,道:“封师兄,我不是要对你动手,我只是想让你来感受一下我这剑意。”说话之间。许半生人剑合一,那比他身高还要长些的巨剑,自天而降,朝着封于兴劈了下去。

    封于兴只觉得吾命休矣,甚至都没有半点抵抗的念头,干脆闭上了双眼,任由许半生的飒剑意劈落。

    这一瞬间,封于兴想到了很多,但却杂乱纷呈,并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可是很奇怪。封于兴连半点痛苦的感觉都没有,更加没有被人一剑劈为两半的体会,难道许半生放过自己了?

    睁开了双眼。封于兴只想着不知道许半生又有什么阴谋,可却见许半生就在身前,他与剑意合而为一的与自己交汇在一起。

    “咦,这剑意……”封于兴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许半生再度扬起剑意,横扫而过,这剑意看似锋利无匹,却竟然宛若一道虚影,只是从封于兴的腰身之间穿透了过去,并未能给封于兴造成任何的伤害。

    “什么情况?”封于兴更加不解。但却大着胆子伸出手去触摸那道剑意。

    剑意的气势依旧森然凛冽,可封于兴的手触碰到剑意本身。却犹如摸了一把空气。

    “假的?”封于兴似乎有些明白了。

    许半生苦笑摇头道:“封师兄这下总该相信我不是什么剑气宗的金丹前辈了吧?现在时间紧迫,容我随后再与师兄解释。我们先离开这里。”

    封于兴已经可以确定许半生的剑意只是虚有其表,虽然依旧满心疑惑,但却可以相信许半生不是什么金丹真人,那么自然也就并非对太一派有所觊觎。而事实上,仔细想想,若真是剑气宗的高人,又怎么会对区区太一派产生兴趣,随便来个返虚,直接将太一派灭门也是轻而易举,又何必搞出这么多的花样。

    当即也是信了一大半,封于兴点点头,可是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是心里却在想,徐仲平竟然是被忽悠死的?

    许半生一个掠步,到了依旧委顿在地的安氏姐妹身旁,伸手一探,便知神仙乏术,若是有灵丹妙药在此或许还能救下她们,但是许半生却是束手无措。

    徐仲平也真是下手狠毒,竟然在这二女身上种下血毒,那血毒腐蚀的是二女的魂魄,此刻,二女魂魄早已受损大半,眼见已经挺不过一时半刻。

    太一洞天里已经镇压了一个徐仲平,也就不在乎多这两个人。许半生很清楚,除非进入自己的小千世界,他作为小千世界的神明,可以在一个念头之下便让二女身上的血毒自解,否则的话,二女将会被血毒彻底腐蚀魂魄,痛苦万分,到那时才会死去,临死前要备受煎熬不说,死后魂魄也已经污浊不堪,再也无法进入轮回,只能在这浩渺的天地之间做一个孤魂野鬼。若是今后得遇机缘,或许还能成为鬼修,可这机会着实渺茫,只怕十有九八会成为鬼修的鬼奴,那才叫做是真正的万劫不复。

    许半生稍事犹豫,双手结出法印,直接将二女的魂魄从她们的天灵盖处抽了出来。

    二女大惊,挣扎不止,可她们本就未必是许半生的对手,现在又已经身负重伤,这挣扎也只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手段罢了。

    待到进入太一洞天,看到那和外界竟然如出一辙的世界之后,二女震惊了,半晌都不知作何言辞。

    许半生的声音出现在她们的耳朵里,道:“这是我的小千世界,你姐妹二人遭血毒噬魂,对此我无能为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