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82章 大阵不动的原因

第0682章 大阵不动的原因2017-11-11 22:35:58Ctrl+D 收藏本站

    安氏姐妹刚才一直饱受噬魂血毒的煎熬,昏迷不醒,是以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醒来的一瞬间,便是许半生将她们的魂魄抽离身体,带入小千世界,看到这方天地,本以怀疑这是某位大能的洞天,许半生一开口,二女便确认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你姐妹二人也算本性纯良,我不忍看你们死于血毒噬魂之苦,是以自作主张,将你姐妹二人带入此地,在这里,我便是唯一的神明,我一个念头便可解除你们身上的血毒之苦。这方天地虽比不得大千世界,可对于你们而言,分别也不甚大。在这里,你们可以重入轮回洗去一切记忆重新做人。也可以保留如今的修为,继续修炼。这个小千世界之内,我已注入龙脉,灵气虽不如九州世界丰沃,可也足以让你们慢慢修炼。在这里,只要我不死,你们便不用担心寿命问题,只管潜心修炼便是。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将你们带出这个小千世界,现在却是无能为力了。也不知你姐妹二人意下如何?”

    对于自己的状况,安氏姐妹二人很清楚,她们在发现对方竟然是个金丹真人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没抱什么指望了。

    原本还想施展一下自己的媚功,希望对方被她们姐妹二人的媚态吸引,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姐妹俩其实颇有些郁闷,她们不敢说国色天香,肯定也是相当出众的姿色了,修的又是男女同修的路数,勾引男人绝对是吃饭的本领,而且如果说姐妹俩分开来都在八十分以上,两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就太占便宜了。按照以往的经验,还从未有她们姐妹俩勾引不到手的男人,绝大多数的男人甚至是看到她们姐妹俩就酒不醉人人自醉了。今天却连续在许半生和徐仲平身上吃了两次瘪。

    许半生看不上她们还好说,少年郎。又是万里无一的人中龙凤,志向远大,君未见连筑基的封于兴对他都是客客气气,这只能说明许半生要么靠山强大,要么资质超群。虽说双修对双方都有益,可若是将目标定在化神返虚甚至飞升的修仙者,以双修的手段提升修为,日后终究是会有些隐患的。是以许半生纯粹是把她们姐妹二人当成陪酒的女子。而并没有在她们身上驰骋之意。

    可是这个徐仲平。

    其貌不扬。

    并且姐妹俩修的就是男女同修的路数,对于修仙者掩饰自己容貌身材的手段,不敢说全都能看穿,但是总能看个差不离。徐仲平的真实相貌,比他表现出来的其貌不扬还要差的挺远,这样的一个男人,又是二百岁的年纪,竟然也让她们姐妹二人失手,姐妹俩心里着实落差很大。

    不过也来不及落差下去,因为徐仲平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直接就放出了朱鸦,然后姐妹俩就倒在了徐仲平的脚下,朱鸦不偏不倚。一人来了一口,血毒已经种入她们的经脉之中,很快就开始对魂魄进行腐蚀。

    许半生和徐仲平之间的对话,姐妹俩看似昏迷,其实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的,她们同样震惊无比,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许半生的剑意竟然会是假的。不过她们当时饱受魂魄被腐蚀的煎熬,痛苦万分,那种疼痛触不到摸不着。就像是骨头里边的骨髓疼,只能感觉到那种蚀骨一般的滋味。却无法触碰缓解。她们思考的余地就要比封于兴小得多。

    而且,封于兴还有其他心思。要顾及太一派,姐妹俩却是毋庸担心任何,只是觉得人生苦短,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无端丧命。

    是以许半生将她们的魂魄收入太一洞天,她们只是不明白许半生为何要将她们的魂魄抽离躯壳,进来之后,再经过许半生的解释,哪有不愿之理?何况,许半生说的很清楚,进来了就暂时出不去,不愿又能如何?

    姐妹俩对视一眼,款款下拜,虽然看不到许半生,却是心意相通的一起说道:“奴家多谢公子大恩,永生永世,奴家都愿为公子奴役,绝不敢有半点违逆。”

    许半生见姐妹俩没什么意见,便又道:“你们是想转世投胎呢?还是继续修炼?”

    姐妹俩心意相通,完全不需要商量,直接又一同回答:“奴家舍不得这一身修为,况且想来公子既为神明,也是不方便多插手这小千世界中的事情,奴家姐妹二人愿留此污浊的身子,继续修炼,将来若是公子有什么事情让奴家姐妹二人办,也方便许多。”

    许半生道:“既是如此,你姐妹二人便宜行事吧,有空帮我盯着点儿这山下的徐仲平,若是心中恼恨,小惩大诫,万不可害了他的性命。”

    其实徐仲平和安氏姐妹此刻都是魂魄,不过既然是到了许半生的太一洞天里,许半生想给他们一具肉身就太容易了。安氏姐妹事实上是死在徐仲平手里,可许半生留着徐仲平有用,毕竟是个金丹期的真人,若能寻得应用之法,今后也多个打手不是?是以还不能任由安氏姐妹处置,不过给她们一些报复的机会,出出胸中恶气还是可以的。

    安氏姐妹对视一眼,道:“奴家姐妹俩既蒙公子大恩,便再无任何恨意,对奴家姐妹来说,小千世界与大千世界本无区别,相反,在这里或许对奴家姐妹二人更好。”

    这意思是她们不会对徐仲平起杀心,许半生也懒得多说,直接便收回了神念。

    这一切封于兴是不会知道的,他只是以为许半生徒生感慨,毕竟刚刚还肌肤相亲的祸水红颜,现在却已经冰冷砭骨,少年郎有些伤怀也是正常的。

    “半生,不要再耽搁了,这毁天灭地大阵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发动,我们是不是上去看一看?”此刻,封于兴也觉得不对劲,那么多散修。一个都没下来,这着实不寻常。

    许半生这才站起身来,一扬手。推在旁边土壁之上,大块泥土簌簌落下。恰好将安氏姐妹的尸身掩埋起来。至于徐仲平的尸体,许半生没管他。

    “尘归尘土归土,你二人便好自去吧。”许半生轻叹一声,转身走向封于兴。

    “毁天灭地大阵没有发动,刚才堵在入口处的散修也不见踪迹,只怕上边有所变故,你我还是先上去看看的好。”封于兴又说道。

    许半生点点头,道:“多谢封师兄信任。待明了一切,我会将这剑意的事情全盘告知。”

    封于兴此刻也不便多说,二人便一路疾行,朝着来时之路狂奔而去。

    一路上,真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数百米的高度,对二人来说也没有太大的难度,就像是徒手攀岩一般,几分钟之后,许半生和封于兴也便出现在那处入口。

    外边空无一人。整个集市都空空荡荡,这让人心里不免发毛,许半生和封于兴更是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两人沉默着前行。一道剑光闪过,有人喝问道:“什么人?”

    许半生和封于兴急忙停下脚步,迎向那声音发出的地方,转眼间,他们就看到一个筑基期的修仙者,手持一件法宝,如临大敌一般的看着他们。

    封于兴赶忙道:“这位道友,我乃太一派弟子封于兴,这是我的师弟。刚才我察觉到天外飞魔的气息。想要离开集市,却发现来不及了。便在上任市长徐仲平挖掘的建防之中躲藏了片刻。却不曾想这许久都不曾感觉到毁天灭地大阵发动。且当时有许多散修聚集在建防之外,拥挤不堪。那些人却都并未入内,心下疑惑,这才回到地面之上,却只见到这空空荡荡的集市。还请问这位道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人看到封于兴取出了太一派的腰牌,这才相信了他所说的话,手中法宝收了起来,解释道:“天外飞魔虽有气息外泄,虚空乱流也的确出现了通道大开的前兆,可却迟迟未有天外飞魔入侵。前辈们早已镇守在毁天灭地大阵发动所需的八处,随时都可发动阵法。不过既然虚空还并未被撕开,这大阵能不发动还是不发动的好,毁去此地集市不说,也会白白死了太多的散修。八位前辈一直镇守,希望可以将此地所有修仙者都撤出集市之外,如果天外飞魔只是虚晃一枪,也没必要毁去这座集市。好了,我便是在集市之内巡视,看看还有没有未离开之人,既是太一派的道友,你二人便速速出市吧。”

    封于兴这才明白,连忙谢过,那人却说还要去别处巡视,自行先走了,封于兴大喜道:“没想到还有这层变故,你我二人还是赶紧出市回山吧。”

    许半生却没动,他在想着另一个问题。

    “半生,你怎么还不走?”封于兴奇怪的问到。

    许半生笑了笑,道:“师兄,你觉得那些天外飞魔为何迟迟没有撕开虚空?”

    封于兴愣了愣,道:“你是说他们还不知道徐仲平已经死了?”

    许半生点点头,道:“我认为只有这个原因,他们还在等待着徐仲平以自身精血提供坐标。”

    “那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还是先走吧。”封于兴大悲大喜,原本觉得今日必死无疑,没想到现在可以完整无缺的回去,自然不想在此地久留。

    “且慢,师兄再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觉得如果那些天外飞魔最终等不到徐仲平的坐标,他们还会不会入侵?”

    封于兴考虑了一下,回答说:“应该还是会吧,毕竟徐仲平只是提供九滴精血而已,入口的坐标还是那些天外飞魔自己找到的,如果他们这次不进来,等到虚空流转,这个好不容易找到的坐标就要作废了。下一次,再想找到这个集市的坐标,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许半生笑了,他说:“既然如此,这集市终究不保,那么多的灵石法宝,师兄难道就不心动?”

    封于兴愣住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