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84章 十万世界千万年

第0684章 十万世界千万年2017-11-11 22:36:1Ctrl+D 收藏本站

    一头扎进了一家店铺,许半生眼前一亮,这家店铺是贩卖符箓的,按说这种东西很容易就能被带走,也不知道为何,这家店整齐的就像是打扫干净之后刚刚开门,准备迎接第一个顾客一般。

    刚想将这些符箓据为己有,许半生却突然想起,封于兴身上的芥子空间恐怕不会太多,对于他而言,这些符箓应该是体积最小价值最大化的最佳选择,而对于许半生来说,符箓他不缺。只需要每种符箓都留下一个范本,研究之后,许半生自己应该有能力画制。

    想到这些,许半生立刻开始风卷残云,将这家店里每一种符箓都各取了两张,然后,他用腰牌跟封于兴联系了一番,让他快来。

    封于兴已经炼制好了四滴精血,刚才正在一家店铺之中大量的吸收着灵石中的灵气,正恢复的七七八八的时候,收到许半生的信息,他立刻便赶了过来。

    进门一看,封于兴倒吸一口冷气,这满满当当仿佛在迎接开门之后第一位客人的符箓,简直让他为之疯狂。

    “封师兄,你的空间应该不多吧,这些符箓归你了。”

    封于兴毫不犹豫,立刻清空了四个腰囊中的一个,将那些符箓一股脑的装了进去。

    装的过程中,封于兴才想起来,这对许半生来说也是难得的一笔财富,他为何要让给自己?

    “半生,倒是我贪财了,这些……”

    他一开口,许半生就知道他要说些什么,便道:“我不是跟封师兄客气,只是符箓对于你们而言。绝对是好东西,可对于我来说,也不过就是随时都能画出来的玩意儿。反正高级的符箓我也用不了。我的修为能够使用的,我基本上都能自行绘制。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师兄你还是先将这些符箓都装起来吧。”

    封于兴这才将符箓扫荡的干干净净,回头再看,许半生却已经不见了。

    许半生依旧在疯狂的搜罗,能拿多少拿多少,同时也要大概的计算一下那些天外飞魔能够忍受的极限。别搞得七滴精血之后,那些天外飞魔忍耐不住直接撕开虚空出现了,那可就会直接导致毁天灭地大阵的发动,他和封于兴可不能死在这里。

    终究一个偌大集市。不可能真的一扫空,许半生感觉也差不多了,便将自己身上能装的下的空间全都装满,这一次,他主要装的都是灵石了,别的不说,多留些灵石傍身,请人吃吃饭喝喝酒也是一种结交的手段。

    比起封于兴,许半生拥有的芥子空间就更少,这还是从地球上带来的。又装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剩下的,也就装了七八千灵石就已经全都塞满了。

    突然。许半生想起得自葡萄精的那根腰带,虽然腰带里的腰囊一直打不开,许半生也不知道那里边有些什么,可取不出来不代表装不进去啊,万一能装进去,那岂不是又可以多带走些灵石了。纵然装进去了也取不出来,可那葡萄精修为也不太高,它都能用,许半生想必用不了多久也就能用了。

    当即取出那根腰带。许半生抓了把灵石试验了一番,大喜不止。这腰带上的腰囊还真的跟貔貅似的,能进不能出。

    也不知道这腰囊的空间到底有多大。许半生很是装了一会儿,也没能将这四个腰囊都装满。

    想想也差不多了,这也装了能有小十万灵石了,做人不能太贪心,那些天外飞魔估计等急了吧?

    用腰牌再度联系上封于兴,许半生告诉他,差不多了,让他朝着离开集市的方向去,而许半生自己,也找到徐仲平的尸体,直奔集市之外。

    到了集市边缘,许半生这才扔下尸体,盘坐于前,一指戳在徐仲平的尸体之上,虽然死了许久,可在许半生真气催化之下,徐仲平尸体之上还是飚出一股血箭。

    许半生双手连拍,在空中不断的结着手印,那些鲜血便在空中凝结成团,然后许半生开始炼制这些鲜血,务求将其炼制成为精血。

    封于兴也看见了许半生,快马赶至,同样盘腿坐下,同样一指戳向徐仲平的尸身,也开始炼化他的鲜血,使其成为精血。

    很快,两滴精血分别在许半生和封于兴的指尖出现,二人对视一眼,一起说了一声:“快跑!”随即,二人将那两滴精血高高的打上天空,头也不回的朝着集市之外飞纵而去。

    身后一阵阵地动山摇,封于兴和许半生知道,这是因为那些天外飞魔以为获得了正确的坐标,正在撕裂虚空造成的,他们要撕开一个虚空和九州世界的入口,然后便会大军压境。只是,毁天灭地大阵也会立刻发动,将入口与这座集市一同毁去。入口打开之时,毁天灭地大阵的力量同样会影响到虚空乱流,这会使得原本就紊乱不堪的虚空乱流愈发的混乱,提前令虚空乱流进行流转,从而改变此地坐标,那些天外飞魔也就会被困在虚空乱流之中,虽然很难置他们于死地,因为天外飞魔天生就具备在虚空乱流里开辟通道的能力,但也足以阻止他们对九州世界的进攻了。

    也正因如此,毁天灭地大阵必须在虚空乱流被撕开缺口的时候才能发动,提前发动,毁掉的就只能是这个集市,而无法阻止天外飞魔的入侵。

    当然,毁天灭地大阵关闭虚空乱流入口的同时,即便没能杀死任何一个天外飞魔,对他们也同样有相当程度的打击。

    每一次天外飞魔的入侵,都是要集结成军的,而集结一次,在虚空乱流这种时间和空间都完全错乱的地方,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毁天灭地大阵至少可以使得虚空乱流更加紊乱,从而影响到更多的时间与空间,将那些原本集结在一起的天外飞魔送到不同的时间空间中去。这些天外飞魔,想要重新集结,就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只是。就连许半生和封于兴都不会知道,他们这次的行为,让天外飞魔真的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

    因为有了内应。出现了徐仲平这种货色,天外飞魔认为他们可以规避掉毁天灭地大阵的力量。是以他们付出了远比从前任何一次入侵都要庞大的力量,人数也达到鼎盛。许半生猜得不错,即便没有徐仲平的精血,他们也是一定会撕开虚空乱流的,毕竟集结到如此大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他们也万万想不到,许半生会为了搜刮灵石与法宝,竟然伪装成徐仲平还活着的样子,替他完成了以精血指路的重任。

    其结果便是这帮天外飞魔认定得到的坐标是深入地下数百米处。并且徐仲平会按照他们传授的方式将那里布好一个防御阵法,确保虚空乱流的入口不被毁天灭地大阵关闭。

    只可惜,他们得到的坐标和原本的坐标并没有区别,虽然从二维变作了三维,却还是地面之上。

    这一点,他们在刚刚将虚空乱流撕开一个不足半人高的入口时,便已经发现了,因为他们看到了房屋,看到了街道,只是这房屋和街道之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几乎在一瞬间,天外飞魔的统帅,就知道他们这次的行动出现了错误。但是,这个错误已经无法弥补了。

    在虚空乱流被撕开的一瞬间,八名金丹以上的修仙者,同时做出了他们唯一正确的选择。

    而下一个瞬间,毁天灭地大阵应声而动,一阵旷古绝伦的能量,从毁天灭地大阵的中心点向着四周扩散而去,波及整个集市的每一个角落,同时也波及到刚刚被撕开的虚空乱流的入口。

    那名雄心勃勃的天外飞魔的统帅。认定他们这次的行动无懈可击,他并不认为这次的大军足以颠覆整个九州世界。他与整个天外飞魔的大军中的每一个成员一样,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但是。即便是死,他们也要为今后天外飞魔攻陷这个世界作出自己的攻陷,他们要用自己的魔躯污染这里所有的灵脉,要让九州世界变得不再适合修炼,最终让这里成为他们的领地。

    因为这个宏大而悲壮的使命,这个统帅身先士卒的走在了最前列,他几乎是在虚空乱流刚刚被撕开一个缺口,就迫不及待的探出头来,于是乎,他也便遭到了毁天灭地大阵最强有力的打击。

    一股他根本无法抵挡的能量袭来,又是下一个瞬间,这名统帅就在虚空乱流和九州世界之间化作飞灰,彻底成为了虚空乱流之中的一道元力。

    不止他,还有他的整个先遣部队,都在毁天灭地大阵强大的威力面前,化作飞灰。

    虚空乱流彻底紊乱起来,原本被天外飞魔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终于理顺了一些的虚空乱流,那一条条按照时间和空间的顺序排列的通道,在毁天灭地大阵的力量之下,彻底崩碎。

    时间化作碎片,咫尺之遥便是千年万年。

    空间化作碎片,无数个世界在短短一秒钟之内便更迭变幻。

    足足十万天外飞魔大军,瞬时间堕入不同的时间空间之中,他们明明旌旗鲜明排列整齐,可却在一刹那之后便相隔千万年,原本肩并着肩的两个人,也不知相隔了多少个位面。

    十万人,十万世界。

    十万人,上下数千万年。

    下一次的集结,又不知需要花费多少的时间。

    下一次对九州世界的觊觎,又不知需要耗费多大的代价。

    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之上,许半生和封于兴好整以暇的一边整理着今天的收获,一边看着那座熟悉的集市在毁天灭地大阵的威力之下,化作瓦砾。

    这是一种无声无息的毁灭,就像是沙子堆砌起来的城堡,一瞬间土崩瓦解。

    刚刚看去还完整却荒凉的集市,此刻愈显荒凉。

    连集市都没有了,岂能不荒凉?

    呈现在二人眼前的,只有一片空旷的土地,土地之上,唯有尘埃。(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