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85章 解释

第0685章 解释2017-11-11 22:36:2Ctrl+D 收藏本站

    想起身后那繁华的集市眨眼间灰飞烟灭,就仿佛它从未存在于这个世上过,许半生和封于兴都是诸多感慨。

    集市被毁,连带着传送阵法也被毁掉,好在封于兴的飞剑带上许半生问题不大,只是速度要比平日慢一些。

    紧赶慢赶,算是在正子时之前回到了山门以内,虽说晚一些也并无大紧,今晚又有足够的客观原因,可能不晚还是按时回来的好,也省去了许多磨口舌的时间。

    虽然已经是精疲力竭,从身体到心神都早已疲惫不堪,可是封于兴却依旧目光烁烁的看着许半生,他需要许半生给他一个解释。

    许半生点点头,道:“刚才顺手摸了几瓶太白醉,封师兄不介意有酒无菜的话,不妨到我屋中小叙。”

    这不是废话么,酒喝不喝没关系,今天许半生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总归是要给封于兴一个交待的。

    此刻已过子夜,总有些弟子未睡,也是呆在各自的屋中修炼,一般不会再有人在外走动。

    封于兴随着许半生到了他的房中,许半生小心的关好房门,仔细检查了白天布下的阵法没有问题,这才从戒指里取出一坛太白醉,放在屋中唯一的桌上。

    看到许半生竟然把芥子空间用来装这太白醉,封于兴竟然有些痛心,怒其不争,这一坛子酒虽然价值颇高,可体积也太大了,所占空间就算是用来装灵石,也比这一坛酒值钱的多,许半生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啊,也真是不知道这样一个人,怎么就能想到在离开集市之前还要去趁火打劫的。

    许半生倒是没想那么多。主要也是因为那根腰带装了太多的东西,太一洞天吞噬的就只有更多,若不是担心天外飞魔太性急。许半生真能够把整个集市扫荡一遍,几坛酒的空间而已。许半生还真不是太在乎。而且,他拿的可不是几坛酒,只是在戒指的空间里放了五坛,而整个天然居里,所有的太白醉都已经消失了,通通进入了许半生的太一洞天,他让安氏姐妹将其埋了起来,估摸着等到许半生有能力从太一洞天之中将其取出的时候。这些酒的味道将会更好。

    给封于兴倒了一碗酒,许半生端起酒碗,跟封于兴虚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封于兴也不做声,同样端起酒碗,却没敢像许半生那样喝,他们都已经喝了不少酒,这一夜又是惊魂甫定,关键是脑力体力都有些透支的嫌疑,这时候若是大口去喝太白醉这种烈酒。很容易醉人。

    放下了酒碗,许半生这才开口说道:“我那剑意,封师兄已经验证过了。徒有其表,而我的修为也的确只有炼气二重天,这一点,想必封师兄是不会有什么疑问了。”

    封于兴点点头,沉默不语,这次的交谈许半生是唯一的主角,他只需负责倾听便可,唯有在许半生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他才会开口。

    给两只酒碗添满酒。许半生接着说道:“刚才徐仲平也说过了,这剑意出自剑气宗。乃是剑气宗一位元婴真君早年所修的剑意。如今他已经改弦易辙,不再使用这道剑意。因为我帮了他们剑气宗一个忙,他不想欠下人情,便将这剑意送给了我。这道剑意现在只是虚有其表,吓唬吓唬人可以,真要是动起手来,是半点用处都没有的。不过那位元婴真君也说了,待到我修成了自己的第一道剑意,这道剑意也便自成,届时我便可同时拥有两道剑意。”

    封于兴还是点点头,许半生现在所说的还是太过于模糊,很难取信于人,他依旧在等待着许半生更深入的解释。

    “封师兄对我了解有多少?我是说,比如我的灵根,比如我的资质。”

    封于兴想了想,道:“我知道的并不详细,只是听闻你的资质并不是现在所看到的这样,好像是说你的资质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增进。另外,我知道你去年就已经被万良选中,只是你不肯来,今年却是剑气宗和方寸山两个上门都想收下你,可你却选择了我们太一派。”

    许半生点点头,抿了一口酒,笑着说:“封师兄一定很好奇,我为何去年不肯来,今年却有两个上门相邀,我却反倒选择了太一派吧?”

    封于兴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现在往回看去,当然都是所谓自信满满,天赋异禀么,总归要有些脾气。其实不然。我三岁觉醒道心进入后天,当时被认定道心内有神魔气息,家族当然视我为天才。我也的确不负天才之名,六岁多一点儿便已经是身之境了。一般看来,我十岁至多十一岁,便可迈入先天,届时必然被上门选中,将会成为许家的骄傲。只可惜,六岁半的时候,我一场大病,以往的天才变成了废柴,往日荣光不再,甚至连我父母都因此受到牵累,八年的时间,让他们在族中多少有些心虚气短,尤其是我父亲还是分支的家主。”

    封于兴表示了然,八大神州之中的修行家族,最大的野望便是族中出现天才,在中神州横扫无忌之时,对家族的帮助也是极大。封于兴虽然只是个筑基,可他的家族却也整天将其挂在嘴边,因为他是师门寄予厚望可以进入金丹期的人。

    “世事难料,往往就是如此,谁能想到身负神魔气息的天才,会突然变成一个浑浑噩噩的废柴呢?更加就不会有人想的到,这个废柴竟然还能一朝还魂。十四岁生日刚过不久,便是大比之日,大比之日的前一夜,我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我似乎知道了,这八年来我之所以会变成一个废柴,是因为那道神魔气息试图夺我之躯所致。可是,也不知是他自己的计划出了问题,还是另有机缘,反正就在大比之日的前夜,我被神魔气息占据的身体又还了回来。并且一夜之间修为突飞猛进,直接从身之境初期连续跨过两个大境界,晋入先天。第二日大比。所受的白眼和讥讽自不必说了,八年来都已经习惯。然后,我让所有族人吃惊了,我竟然敲响了神鼓,并且我的先天赐福是许家有史以来最为强盛的。扬眉吐气的同时,也让那些对我讥讽不止的人闭上了嘴,亲者快仇者闷。但是,迈入先天的喜悦很快被更加惨痛的事实击败。我许家与方寸山的关系绵延十万年,是以方寸山每年必然有一站是我许家。当时。方寸山的那位前辈说我虽然迈入先天,却依旧是个废柴,这一生甚至不可能达到炼气期,来到中神州也不过是厮混十五年然后灰溜溜的回到族中。因为他发现我的灵根,尚不足寻常先天十之二三。虽然表现出是单灵根,这似乎很不错,可灵根太小了,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说来也怪,我自己却可以感觉到,在我那弱小的灵根之外。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虚影,灵根虽小,可虚影却异常的庞大茁壮。万良前辈觉得我既然有神魔气息在身。不太可能灵根那么弱小,也便出手查探。其结果其实他比方寸山那人细心一些,也发现了我灵根外的虚影。万良前辈想要赌一赌,毕竟我身上的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说不得,我的灵根还有成长的可能。而即便选错了,也不过是为太一派增添一个混吃混喝十五年却进不了炼气期的外门弟子罢了。”

    封于兴瘪了瘪嘴,他不知道许半生还有这么多的故事,现在的封于兴才算知道。为何许半生去年没来,今年来了就被视为顶级天才。而实际上,许半生直到现在也还没有迈入道体的范畴。可是。这一切除了在说明他的资质比较奇特之外,似乎和封于兴想要知道的事情不相关。

    许半生似乎看出封于兴的想法,笑着说道:“封师兄不要着急,这一切都有关联,我必须一一详述。”

    封于兴点了点头,端起酒碗,主动碰了碰,不管如何,光是许半生这些年来的动心忍性,就值得敬他一碗酒,也难怪区区十六岁的少年,竟然如此老成,任何人有这接近十年的经历,也都会这么老成。封于兴当然不会知道,许半生的老成,是因为他曾经在一个人性比这里复杂了一万倍都不止的世界里生活过。

    “万良前辈也没把握,而方寸山的那位依旧不屑一顾,我也便来了脾气,觉得如果我真的没有天赋,何必去什么中神州,倒是不如就留在族中,逍遥一生也要好得多。而如果我有天赋,我必须让所有人都看见,我不希望在我离开许家之后,父亲和母亲受到其他人的排挤。当然,我更想证明我的确是个天才。于是我拒绝了万良前辈,表示我要在东神州多留一年。当时所有人都很震惊,不过最终还是我赢了。后来万良前辈告诉我,他只是对我感到好奇,毕竟我的灵根是亘古未见的,他主动请缨,宁愿耽误一些修炼也要再去看看,他想知道我的灵根究竟是不是会成长。然后才有了今年的接引之日,方寸山去了,太一派来了,剑气宗也来了。而关于剑气宗,则是另外一个故事。”

    停顿了一下,许半生喝了一口酒,将路上偶遇钟含风和姚瑶的事情对封于兴详述了一遍,自然要顺带着提起自己灵根的成长,许半生并未将许如脊的事情说出来,家丑不可外扬,他只是说自己恰逢际会,遇到钟含风的时候恰好突破炼气期,这也使得原本并不信任许半生,更加不相信姚瑶的所谓缘法的钟含风,最终还是同意了许半生那似乎很无礼的安排。

    “这就是那位元婴真君欠我的东西,姚瑶到我许家之后,这不到半年的时间,果然迈入先天,那位元婴真君便想要依他所言赐我一场前程,但是我却拒绝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