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90章 洪级

第0690章 洪级2017-11-11 22:36:8Ctrl+D 收藏本站

    提醒只能暗示,选择还要许半生自己来做。

    胡华鞍见许半生无视了自己的暗示,做出如此确定的选择,他也只能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挥挥手,光幕顿时消失。

    很快,便有人将许半生指定的三件法宝取了过来,放在同一个托盘之中,任凭许半生做最后的选择。

    许半生上前,直接忽略了四灵篆印和天禽七翎这两件各方面实际都超过壶中乾坤的法宝,而是一把将壶中乾坤抓了起来。

    抓在手里之后,许半生才仿佛突然想起一般,转头问道:“前辈,我在最后选择之前是可以逐一上手的吧?”

    胡华鞍差点儿没被许半生气坏,心说若是不能上手,你现在就等于已经选择了壶中乾坤,这时候再问也来不及了,你还问个什么劲儿?

    点点头,胡华鞍心道,这也是你自己选择的,没办法,掌教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领会不了我的意思,只能说你倒霉。现在的胡华鞍,只有祈祷,希望许半生把玩过壶中乾坤之后能彻底的将其放弃,而另外两件,随便选哪一件其实都差不多,当然,在并不了解许半生的制符能力之前,胡华鞍更倾向于天禽七翎,那可是一上手就能直接增加许半生的战力的。

    摩挲着壶中乾坤,许半生的双眼之中却隐约闪现光辉,他先是仔细看过了壶身之上的每一道纹路,然后又将壶口对着光线,仔细的将壶腹内壁上的纹路一一记在了心里,对于这只壶的了解更多了几分。

    制符一道,并不只是制符而已,除了在黄表纸上画下特定的纹路制作符箓之外。为法宝镌刻法纹,也必须掌握制符之道。

    列阵也是如此,法宝之中。往往隐藏着大量的阵法。

    而炼制法宝,除了那些材料本身的特性之外。主要要做的事情,便是在法宝的这些材料之上,镌刻法纹,排列阵法,然后以炼器之术,将这些法纹和阵法与材料本身的特性融合起来,进行叠加和压缩,还要将相冲的地方想办法控制起来。这就完成了炼器的整个过程。

    一个炼器的宗师,在制符和列阵这两方面,少说也得是个大师级别才行。

    放下了手中的壶中乾坤,胡华鞍和师邪不知为何,竟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然后,他们看到许半生又拿起了天禽七翎,同样是细细的摩挲,仔细的研究,试图将天禽七翎之上的每一道法纹和每一个阵法都记在心里,同时以自身真气感受着这些法纹与阵法组合中的灵力流淌。充分感受这件法宝最细微的部分。

    放下了手中那犹如蒲扇一般的天禽七翎,时间已经又过去了足足半个时辰,许半生以同样的方式。将四灵篆印也研究了个透,这才满意的将三件法宝全都归于原位。

    见此状,胡华鞍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开口说道:“许半生,你不会又反悔了,这三件法宝你一件都不想要吧?”言下之意,是这可不行,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问过你是否确定。现在再想反悔是行不通的了。

    许半生道:“我再看看。”说罢,他又将壶中乾坤拿了起来。然后手中一闪,便从芥子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只大小相仿的酒壶。

    胡华鞍和师邪都不解其意。只是看着许半生将那只普通酒壶的盖子取下,然后随意的盖在了壶中乾坤上。

    酒壶只是普通的酒壶,而壶中乾坤原本是一件宙级法宝,当初也是出自一名炼器宗师之手,又怎么可能让这么一个普通的壶盖盖在自己的身上?可是,许半生一边将壶盖盖上去,一边手里又多了一支细笔,飞快的在壶盖和壶身周围一笔画出极为复杂的图纹。

    只见那壶中乾坤仿佛一个孩童那样,虽然很不满意那只壶盖,可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在许半生画制的法纹下选择了屈服。

    那壶盖竟然真的盖在了壶中乾坤之上,许半生微微一笑,摊开手掌,轻轻一托,那只壶便浮在半空之中,许半生恭敬的对胡华鞍说道:“前辈,还请帮忙看看,这壶中乾坤可有什么变化。”

    胡华鞍皱着眉头,心道你这不是胡来么?随便搞个壶盖盖上去,你以为就有用了?

    许半生画制符文他当然看见了,可是,他并不认为这壶中乾坤多了个盖子就能有什么变化,真要如此,以往那些炼器神通的前辈,岂不是瞎了眼?多不多少不少的,也有三位炼器大师出过手替这壶中乾坤炼制新的壶盖,其结果也只是提升至洪级法宝,许半生搞了这么一手,难不成还期待壶中乾坤也能生个级么?

    不过胡华鞍还是走近观瞧,然后,他脸上的神色渐渐的变化了。

    一开始是带着些许的惋惜,甚至有些不屑的,可是,当他凝视这壶中乾坤的时候,他分明可以感觉到,壶中乾坤与之前发生的变化。气场似乎更强大了,法宝毫光似乎也强盛了许多。

    胡华鞍略显激动,一把抓住壶中乾坤,一缕真气渡入进去,霎时间,他便确定,这壶中乾坤哪里还是什么荒级法宝?分明就是一件洪级法宝。

    这是怎么回事?许半生不过是随便弄个壶盖,而就算是他会画几个符文,也不可能让这壶盖立刻就成为足以匹配壶中乾坤的物什吧?

    可是,掌心中那分明属于洪级法宝的气场真实的很,让胡华鞍不得不承认这壶中乾坤让许半生这么一搞,还真的就已经升了级。

    “你怎么做到的?”这句话,无疑是宣布了这壶中乾坤已经成为洪级法宝,这让师邪也大感兴趣,立刻上前从胡华鞍手中接过那壶中乾坤。

    许半生笑了笑道:“看到这壶的介绍之时,我就有所怀疑,一个壶盖,竟然让这壶连降两级,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总不能说一个小小的壶盖之上。凝聚了比壶身还多的法纹和阵法吧?是以,我觉得缺失壶盖仅仅只能让这壶中乾坤降一级,成为洪级法宝。而之所以壶中乾坤现在只能展现荒级法宝的威力。是因为它缺少一只壶盖。”

    许半生这话说的有些绕口,可胡华鞍和师邪却都听明白了。

    他是想说。只要有办法将壶口堵住,这壶中乾坤就会立刻成为洪级法宝。连降两级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壶口大敞,导致壶腹内壁上的法纹和阵法都失效了而已。一旦壶口堵上了,壶身和内壁的法纹与阵法便会一齐发挥作用,这足以让壶中乾坤恢复洪级法宝的作用。

    这也就意味着,此前所有研究过壶中乾坤,并且试图将壶中乾坤恢复的那些炼气大师宗师。都想错了。那三位炼器大师费了那么多的劲儿,炼制出匹配这壶中乾坤的壶盖,浪费了无数的天材地宝,也仅仅只是跟一个普通的锡壶壶盖的作用相当。也就是说此前配给这壶中乾坤的壶盖,其法纹和阵法对壶中乾坤没有丝毫影响,也从未与壶中乾坤融合一处。

    胡华鞍和师邪对视一眼,心里真的很想骂人了。

    想明白了一切之后,二人突然觉得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问题,虽然壶中乾坤无法完全修复,恢复其宙级法宝的本色。可只要简单的堵上壶口,那至少也是洪级法宝啊。别小看从荒级变成洪级,这威能。至少也是以十倍计的。若是能早些知道这一点,这壶中乾坤也绝不会放在荒级法宝之中,而是要列入洪级法宝的行列了。

    二人都明白,许半生肯定是要选走这壶中乾坤了,虽说看上去是壶中乾坤价值最低,可这毕竟是洪级法宝,那两件纵然在修复之后依旧都会比壶中乾坤强,可修复谈何容易?那么容易也就不会被放在荒级法宝之中了。

    手里有了这件洪级法宝的壶中乾坤,按照市场行情。许半生足足可以换取十件荒级法宝,任何人在这时候都不会放弃这件壶中乾坤。

    刚才二人还觉得许半生简直就是在胡闹呢。现在,他们面面相觑。心道原来一切都在许半生的算计之中。

    果然,许半生脸上挂着微笑,道:“看来,我是猜对了,虽然想要彻底修复壶中乾坤几乎没可能,可是,这终究是一件已经达到洪级的法宝。今儿又捡了个便宜。”许半生笑眯眯的将壶中乾坤不客气的从师邪手中取了下来,宣布了他就要这件法宝。

    胡华鞍很快从异样的情绪之中恢复了过来,这不就是他的使命么?他本意也就是要帮助许半生选择一件既是最强也最适合他的法宝啊。现在,虽然壶中乾坤看不出对许半生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但是这可是一件可以放在洪级法宝库中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挥挥手,让人将剩下两件法宝端走了,胡华鞍这才笑着说:“恭喜。”

    许半生也笑着说道:“还得多谢前辈的指点。”

    胡华鞍连连摆手,一脸正色的说道:“你的选择与我无关,我可什么都没指点你。”

    许半生也不再多说,这本就该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悄无声息的,许半生将那条腰带放进了壶中乾坤里,让壶中乾坤来给这条腰带解锁。

    突然间,许半生心里微微一动,十三宫盘因为太一洞天的缘故有所损毁,前段时间观察之时发现竟然有自我修复的可能,这壶中乾坤既有温养之效,或许对十三宫盘的恢复也有很大的好处。

    于是十三宫盘也被放进了壶中,许半生这才对师邪一拱手道:“师前辈,这壶中乾坤还是件芥子法宝,那五万灵石,我大概是有地方摆放了。”

    师邪一愣,他没想到许半生这么快就找他讨账,不过倒也无所谓,五万灵石而已,他随手就取出了一个钱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