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91章 敲诈犯

第0691章 敲诈犯2017-11-11 22:36:9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师邪取出寥寥可数几块灵石,许半生顿时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随手将五块灵石扔了过来,许半生接住之后,并未质问师邪为何只给他五块灵石,而是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灵石,很快就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灵石晶莹剔透,哪怕用尽了其中灵气,也依旧有一种天然玉石的感觉,在中神州甚至其余八大神州自然是司空见惯的东西,可若是能带回地球,少不得会引起一轮新玉种的开发过程。

    在此之前,许半生见过灵石和虚石两种,如果说灵石是上等好玉,晶莹剔透的话,那么虚石就像是透明度不够的玉石,混沌其间,间杂飘絮。

    而现在许半生手中的灵石,则是更加晶莹剔透,并且其间流光闪现,明明只有一块灵石,却闪现出三种不同的色彩来。

    许半生感受了一下这五块灵石之中的灵气,只觉得比此前的灵石还要纯净,若是用这种灵石修炼,必然更加的畅快。

    抬起头来,许半生问道:“师前辈,这灵石有什么讲究?”

    师邪笑了笑道:“你也算初来乍到,大概还不知道,灵石也分上中下三品。平时所言的灵石,乃是下品灵石,而你手中的灵石,则是上品灵石。以你的聪慧,想必也已经看出,上品灵石其中有三色流光,而下品灵石却只是浑然一色。而中品灵石,则是双色流光,以此区分。一颗中品灵石,其中灵气蕴含量相当于一百颗下品灵石,而上品灵石,则相当于一百颗中品灵石。我欠你五万灵石。五颗上品灵石足矣。而实际上,由于品级越高的灵石越方便携带,是以一般人都不太会愿意将上品灵石换成下品灵石。若要兑换,多半还要多换一些。一颗上品灵石换成一万数百下品灵石也是很常见的。你如今只是炼气期,还不知道灵石的用途,或者说你对灵石的需求并不太大,可能还没什么感觉。等你入了金丹,你就会知道,几万乃至几十万灵石也只是等闲。就比如你刚刚得到的洪级法宝,哪怕是最差的洪级法宝,其售价也在十万灵石以上。谁能随身携带十万灵石只为购买一件洪级法宝?而宙级法宝宇级法宝就不需谈了,那可是百万千万售价级别的,总不能说有人要出售一件宙级法宝,购买者就得搬去一座灵石山吧?我给你五颗上品灵石,大抵上算起来,还是你占了便宜了。”

    许半生听罢,却是半点感念之情都没有,只是平静的说道:“这半年来的利息,只怕早已不止这一两千灵石了吧?师前辈,你这样做。只怕有损威信啊。”

    师邪见许半生竟然明白了其中的关窍,这脸上也便露出几分赧然之色,期期艾艾的也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强辩道:“你这小子,我多给你了灵石你不说感谢,怎的还无端指摘于我?”

    许半生鄙夷的一笑,道:“半年前,师前辈可是说的,我这小小的钱囊装不下五万灵石,是以暂存你处,若是我有需要用度灵石之处,再行找你支取。可如今。既然灵石还有上中下三品之分,这五万灵石也不过五颗而已。难不成我那钱囊小到连五颗灵石都放不下的程度?只怕是师前辈你前段时间银根紧缩,有些入不敷出。而如今终于赚到了灵石,顿时又变的财大气粗起来了吧?只是也不知您最近横财就手,跟创出五行功有没有关系呢?声名虽累人,可也是有好处的。名与利自古不分,师前辈真是好算计。”

    一番话,说的师邪老脸通红,胡华鞍在一旁却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脸上憋得着实难受,竟然显得比师邪的脸色还要难看几分。

    这种事,师邪也知道终究瞒不过许半生,许半生的资质和悟性都摆在那儿,智商显然也不会低。只是师邪怎么也想不到,许半生一个区区外门弟子,炼气二重天,竟然敢如此跟自己说话,换做其他人,漫说是一个炼气二重天,就算是金丹二重天也不敢如此。在太一派中,除了两名化神真尊,掌教杨高宇以及五脉门主之外,哪怕是元婴跟师邪说话也不敢如此讥讽。师邪距离元婴本就只是一步之遥,在整个太一派之中,他的权柄却仅次于五脉门主,甚至于,在某些方面,他的重要性比除了阳神阴神这二脉的门主之外其余三脉门主都要重要几分。

    可毕竟许半生所说的不错,师邪一时间也不好拿捏姿态,只是瞪了胡华鞍一眼,倒是将心中怒意迁至他的身上了。

    “也罢也罢,我再给你一颗上品灵石,你看如何?”师邪思忖良久,觉得这事儿传扬出去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许半生又深得掌教器重,从他现在的表现来看,入内门也就是十年左右的事情,即便是进入金丹期,恐怕也不会超过百年,同时师邪其实对许半生也颇有好感,这件事也的确是他耍了个小心眼,这段时间获利颇丰,一万灵石他也不太放在眼里。

    可是许半生却摇摇头道:“弟子不敢收。”

    “嘿你这小子,敲诈成性是吧?一万灵石你还嫌少?”

    师邪本以为一万灵石可以轻易打发许半生,没想到许半生却拒绝了,他以为许半生这是故意在讨价还价。

    从五行功这事儿传出去之后,师邪获利何止十万?并且可以预见的是,接下去他还将因为自创一门心法而继续获利,这就让他觉得许半生肯定是不满意一万灵石的蝇头小利了。

    可他却忽略了,他获利多少是个虚泛之事,没有人能够算得清楚这五行功究竟给他带来多少好处,许半生就更加不可能知道。既是不知,又何谈嫌少嫌多?

    “弟子不敢嫌少,更加不敢敲诈师前辈,只是弟子既是猜出前辈所为,不将之说出只怕影响念头的通达。说出来了。也便罢了,这一万灵石,弟子是绝不敢要的。”

    师邪已经走到牛角尖里去了。认定许半生是嫌少,沉吟半晌。他道:“两万?”

    许半生连忙摆手道:“一万尚自不敢取,两万就更不敢取了。”

    其实,以许半生的聪明,早就猜出师邪现在的心理,可是,这灵石他还真不敢要。师邪是什么人?内务府的总管事,虽说前边有个副字,可也没有正的。真要因为这件事让师邪心怀芥蒂,今后在太一派许半生还混不混了?只是看到师邪的窘态,许半生心里却有些快意,于是也不明说,只是一味的拒绝。

    “两万你还嫌少?少年人,你不要太贪心了。”师邪的话语之中已经带着强烈的不满了,这让胡华鞍还真是为许半生捏了一把汗,希望许半生见好就收,同时,胡华鞍心里也在想。许半生还真是胆大的很,连师邪的竹杠都敢敲,人人都是敲诈犯。古人诚不欺我。

    “弟子真不是贪心,弟子更加不敢敲诈师前辈。也罢,弟子告辞了,还望师前辈不要介怀。”

    说罢,许半生一躬到地,然后掉头便走,搞得师邪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端的是有些摸不清楚许半生心中所想。

    眼见许半生就要不见了,师邪在他背后高声道:“一件洪级法宝。不能再多了。而且我现在拿不出来,等我遇见什么合适你的洪级法宝。一定替你拿回来。”

    胡华鞍暗暗咋舌,好大的手笔。这至少也是十万以上级别的灵石了。

    而许半生听了这话,却是脚下一个趔趄,心里在想,师邪还认定自己是在以退为进了,而一件洪级法宝,着实动人心魄,可许半生也不敢要啊,于是加快脚步,赶紧消失为妙。

    师邪也看见许半生的趔趄,心里在想,难道许半生真的没有敲诈之意?否则他不该如此啊。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一介金丹九重天,又是内务府的总管事,总不可能食言而肥。不管许半生究竟是否有意敲诈,也不管许半生是否想要这洪级法宝,反正师邪是准备好了,有机会遇到适合许半生的洪级法宝,就帮他弄一件。当然,这个弄字,师邪打的也是做无本生意的念头,杀人夺宝这种事,在任何一个修仙者的修仙生涯里,都只是司空见惯之事。

    回到自己的住处,许半生又取出壶中乾坤把玩片刻,心里颇有些得意。

    牛凳又来找他,泛东流自然也一同过来,三人便随意聊聊,牛凳一脸促狭的问许半生那晚是不是跟封于兴行快活之事去了,搞得许半生多少有些窘迫,好在泛东流替他解了个围。

    那晚的事情,总是不方便与外人多说的,那牵涉到许半生太多的秘密。

    而泛东流本性就比较沉稳,不像牛凳那样什么都敢往外说,加上许半生竟然与封于兴交好,泛东流更加认为跟许半生说话还是在意一些的好,不能太过狂放了。

    许半生也看出泛东流对待自己的神情比起之前多了几分谨慎,心里也明白那是因为封于兴的缘故。

    想了想,紫光崖这事儿瞒不过有心人,更加瞒不过身边亲近之人,他便主动将五行功的事情说与二人听了,倒是没说太多,只说这五行功跟自己多少有些关系,是以师门奖赐自己每月可去紫光崖修炼三日。然后他也想与封于兴交好,便将这个月的三日紫光崖修炼资格转赠封于兴,因此才结交了这个人。

    说完之后自然一通感慨,可也只能是感慨而已。

    “半生你资质本就远超我等,又有每月三日紫光崖修炼的大好机缘,只怕用不了几年,你的修为便会在外门脱颖而出,远超我与凳子了。”

    泛东流的羡慕溢于言表,但依旧保持了足够的内敛,牛凳却是大呼小叫,却又担心法传二耳,颇有些难受。(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