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93章 道堂上突破

第0693章 道堂上突破2017-11-11 22:36:12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是授道之日,说起来这还是许半生来到太一派之后第一次听道,早早起床,许半生也来到了道堂。

    泛东流和牛凳很自然的跟许半生打了个招呼,三人一并坐下,盘腿闭目,尽皆早早的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

    入定之后并不是就真的眼不观耳不闻了,相反,在入定的状态下,一切感官都被强化了,纵然是闭着眼睛,也依旧可以“看见”道堂之中所有人的举动。

    大部分的弟子也无非都是打量许半生一番,毕竟许半生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入门第一天就跟自居外门第一人的仇魂发生了冲突,还引发了门规的修改,其后接受先祖赐福时,又惊动了从未有过动静的返虚老祖,接受了那让所有人都眼红的金辉。半年的面壁,依旧无法冲淡众人对于许半生的好奇。

    不过那也都只是好奇而已,仇魂来到道堂的时候,大家才开始议论起来,纷纷猜测仇魂会不会再找许半生报复。

    刀狂早早的就来到了道堂,半年前仇魂和许半生的冲突之中,他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一开始是试图帮着仇魂一并欺压许半生,可当虎同方前来之时,他却与另一名弟子偷偷溜走。对此,仇魂虽然什么都没说,可仇魂的态度却表明了一切。

    第二日许半生竟然引来返虚老祖赐福,刀狂早已后悔不迭,他之所以是仇魂最坚实的拥趸,无非是攀附强者而已。他希望仇魂在率先进入内门之后,能够念及在外门的情分,拉他一把。有一个内门的筑基施以援手,至少抵得上五年清修,提前五年进内门。这是刀狂所不能抵御的诱惑。

    可谁能想到,许半生的天赋远在仇魂之上,先是返虚赐福。随后是请个门规都能晋升炼气二重天,这让刀狂不得不怀疑许半生闹不好都能在他和仇魂之前进入内门。得罪了许半生。就算是他现在不说什么,等到他进入内门,自己还不就是人家手上随意捏扁搓圆的一颗泥丸?

    刀狂一贯跟着仇魂猖狂惯了,跟泛东流和牛凳也多有不合,数次起过争端。原本还想倒戈易帜的去结交许半生,可看到许半生出来之后泛东流和牛凳跟他走的那么近,刀狂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既然已经没有可能示好,刀狂也唯有试着死死抱住仇魂的大腿。毕竟仇魂依旧是现在外门之中最有希望率先进入内门的人。

    可是,就连仇魂对他的态度也明显改变了。

    仇魂比许半生早一日面壁,出来也自然比许半生早一天,像是仇魂这样的人,面壁结束之后是绝对不会缺了捧其臭脚之人的。在许半生下山的前一天,仇魂也去过集市,目的相同,当日他酩酊大醉而归。原本第二日还要去的,可却宿醉难当,之后集市被毁。他也就再没下过山。

    若在从前,不管是谁请仇魂吃饭,仇魂都是会带上刀狂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刀狂都是仇魂绝对的第一狗腿。可是这一次,仇魂接受了邀请之后,却根本就没想过刀狂,甚至于刀狂主动想要邀请仇魂喝酒吃饭,仇魂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已有邀约。

    刀狂知道,这是半年前那次的后遗症,这几****不断的向仇魂示好,只可惜仇魂的表现一如当日,只是冷漠以对。既没有表现出怒意,也没有任何亲近之心。

    今日刀狂早早来到道堂。就是想要找机会再度向仇魂示好,甚至于。他做好了打算,若是仇魂还是那副冷淡的姿态,他不惜去挑衅许半生,也要让仇魂知道,他依旧是他最忠实的狗腿子。

    不得不说,刀狂还真是贱。

    仇魂来到之时,刀狂陪着笑脸迎上前去,开口便道:“仇师兄,您来了?地方我已经给您占好了,还是您最喜欢的那个位置。”

    仇魂淡淡的看了刀狂一眼,心说这家伙终归是最了解我的那个人,少了他在手底下听候差遣,很多事情还真是没有从前那么顺心了。

    于是便微微点了点头,道:“有劳。”

    听到仇魂这话,刀狂简直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打算原谅我了?要知道,前几次跟仇魂打招呼的时候,他都不过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而已,绝不会接受自己的示好的。而今天,仇魂没有拒绝,这就意味着机会来了。

    “今天是钱吉前辈的道场,他为人最是严谨,容不得门下弟子有任何姿势不正,并且他授道从来不管时间限制,一贯是从开始要一直讲到日落的。我坐在仇师兄的后边,会一直顶住师兄您的后背,您若是听乏了,自管向后靠来,我保证不会让您有半点失态之处。”

    这就是赤|裸裸的马屁了,而且代价着实不小。原本钱吉的道场就比较难捱,从开始到结束,四五个时辰根本就不带停的。即便座下都是修仙者,打坐修炼对他们来说是很寻常的事情,可四五个时辰丝毫不动,还需正襟危坐,这也的确是一个很严峻的考验。而刀狂的表态,意味着他不但要保证自己一直正襟危坐,还要保证仇魂想要向后靠的时候能随时接应住,这一场授道下来,刀狂所受的罪只怕不轻。

    仇魂看了刀狂一眼,心道这也算是很豁的出去了,换成从前,刀狂是绝不可能做到这样的。

    心里有了计较,若是刀狂真的能够如他所言般做到,还是原谅他吧,至少,要让他觉得自己是原谅了他,这么顺手的狗腿子,还真是难找。

    仇魂又点了点头,道:“你有心了。”

    刀狂大喜,仇魂还是没拒绝,这就充分说明仇魂至少已经在考虑原谅他了。

    “都是师弟本分,是我应当做的。”

    仇魂摆摆手,径直朝着自己最习惯的位置走去。

    坐下之后,他四周看了看,看到了许半生和泛东流牛凳坐在他的侧前方。正襟危坐,早已在入定之间。

    他双目之中闪过一丝仇恨,心里想着。这次的选拔,一定要让你们落选。

    原来。仇魂也已经知道了选拔之事,同样也在暗暗布局了。

    盘起双腿,仇魂很快也同样进入入定的状态之中,不过,他依旧在观察许半生。

    在入定的状态下,五感似乎都被无限放大,平日里看不出来的许多东西,此刻也历历在目。

    仇魂面壁这半年。专门修了察根术,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以后随时随地能够了解许半生以及泛东流牛凳三人的修为状态。

    察根术虽名为察根,可却不仅仅只有查探灵根一种用处,即便是修成了察根术,真要查探灵根依旧需要渡入真气,隔空状态下,至少以仇魂的修为,是没办法将真气渡到许半生的身上的。而察根术还有一个作用,便是可以比较轻松的查看到修为与自己相当以及比自己更低的修仙者的修为,并且是详细情况。

    修为一共六个大境界。分别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和返虚,每个境界都有九重天,九重天上便是圆满。圆满也就意味着随时有可能顿悟晋入下一个境界。而返虚更多了一个九重天上比圆满更强的大圆满,这通常被称之为大乘,而大乘实际上就是在为渡劫飞升做准备了。

    而即便是每一个重天,若是进一步划分,也是有着初期中期和后期的区分的。只不过这不像是后天境界时每个境界初中后三期那么分明,而是一个极为模糊的判断,而察根术,在观察修为方面,则是几乎可以断定这人是处于某个重天的哪一个阶段。

    凭借着入定后的观察入微。仇魂很轻易的就看出泛东流依旧是炼气五重天中期,牛凳则是炼气五重天初期。不过他们的战斗实力,却基本上可以和普通的炼气六重天初期媲美。

    再看许半生。炼气二重天初期?

    仇魂不禁皱了皱眉头。

    虽然面壁半年,可一出来,他就听说了许半生是在请门规的时候,受到了返虚老祖的赐福,而后因此迈入炼气二重天的。而现在许半生依旧是炼气二重天的初期,这岂非是说半年来,许半生的修为寸步不前?这小子难道是在山洞里睡了半年的觉么?

    纵有疑惑,可察根术是不会出错的,对于自己的观察,仇魂倒没有丝毫的怀疑。

    仇魂的嘴角牵出一丝极淡的微笑,稍纵即逝,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看见。

    在与许半生争斗之时,仇魂其实就已经在炼气六重天中期的范围里,这半年来,他几乎是把除了吃喝拉撒以及睡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就连睡觉的时间,也不足平时的一半,为的就是尽量在这半年里让自己的修为有一个较大的增长。

    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仇魂面壁结束之前不久,他就隐隐感觉到自己行将突破,即将迈入炼气七重天,也就是炼气后期的阶段。这让仇魂欣喜异常,可是仇魂却也留了个心眼,他决定,暂时抑制住即将突破的修为,他打算在面壁结束之后第一次的授道之上,完成炼气六重天到炼气七重天的突破。

    他要在外门所有弟子面前,展现出自己的天赋。

    当时,仇魂还并不知道许半生竟然得到了返虚老祖的赐福。

    可即便是知道了,却更加坚定了仇魂的这个心思,既然你们都认为我的资质不如许半生,那么,我就在道堂上晋升,让你们看看我这半年来的修为增进。到时候,内门的前辈一定会拿许半生跟自己作比较,尤其是仇魂发现许半生的修为竟然还是炼气二重天初期,他就愈发兴奋。同样是面壁半年,仇魂突破了,而许半生却原地踏步,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才?

    钱吉已经到了,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开场白,直接走到道堂之上坐下,然后盘腿闭目,开始授道。

    一股隐隐约约的威压遍布全场,念力在其中波动,引导着每一个外门弟子进行修炼。

    就在钱吉口中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仇魂的身上,一道光圈缓缓扩散,如涟漪一般散开。

    钱吉猛然睁开双眼,竟然有人在道堂之上突破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