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95章 一切推给封于兴

第0695章 一切推给封于兴2017-11-11 22:36:14Ctrl+D 收藏本站

    授道结束,许半生泛东流以及牛凳恭敬的执弟子礼等待钱吉从道堂上下来。

    钱吉在经过三人身边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对三人今日的表现的嘉许。

    今日大多数弟子,都被仇魂的突破搅乱了心神,许半生三人是不多见的从头到尾都未受到影响之人,这自然尽落钱吉眼中,别看这五六个时辰的授道,下边的弟子是个什么状态,钱吉是一丝一毫都不会错过的。

    而其他弟子,有些是一开始就被仇魂搅乱了心神,整个听道过程中始终都挂念其上,不得凝神。而有些弟子,虽然一开始做的不错,可时间长了,身心疲惫之时,免不了还是会去琢磨,仇魂怎么就在道堂上突破了呢?

    钱吉在经过仇魂身边的时候,稍稍停下了脚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但是并未说话,只是同样点了点头,离开了道堂。

    等到钱吉走后,那些弟子便纷纷涌向仇魂,尤其是一直坐在仇魂身后的刀狂,他这五六个时辰可是不轻松,先是被仇魂突破搞得满心惊诧,更是觉得那天自己真该宁愿被惩罚,也该坚定的站在仇魂一边。不过好在仇魂之前的表现,说明他已经在考虑原谅自己了,刀狂就愈发不敢偷懒,一直小心翼翼的托住仇魂身后,以防他随时向后倚靠。

    他的努力没白费,仇魂突破完成之后就向后靠了靠,足足一个多时辰,他都是将身体的重量完全倚靠在刀狂身上的,刀狂很辛苦,却不敢有半点表露,相反。他反倒觉得有些兴奋,这分明是仇魂原谅自己的表现。

    是以他在钱吉走后,第一个表现的欣喜若狂。大声喊叫着:“仇师兄,你也太牛了。道堂突破,炼气后期,你绝对是我们外门最强之人啊!”那声音,大的似乎生怕有人听不见一般。

    其他弟子见状,也纷纷向仇魂拱手恭喜,仇魂一一点头,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

    而许半生三人,却是丝毫没有在意。径直离开。

    其余弟子之中,也有与仇魂不合,跟泛东流牛凳交好的。可是大家毕竟是同门,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眼见仇魂在道堂上突破,虽然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绝非什么巧合,而仅仅只是仇魂刻意为之。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得不认同仇魂的实力。只是恭喜过后,便自行离开。并不会留在仇魂身边大肆溜须。

    随后离开的,是那些与仇魂也无深交,与泛东流牛凳也没什么太好交情的弟子。

    很快。道堂之中,就只剩下了仇魂比较熟悉的人。

    “那三人还真是倨傲了,仇师兄在道堂之上突破炼气后期,他们竟然连一句恭喜都没有。”

    等到只剩下他们自己人,便有人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这类话从前一般是刀狂来说,不过刀狂想到仇魂的态度还不十分明朗,而且那次的冲突,仇魂其实是吃了个哑巴亏的,尤其是在虎同方手里还受了伤。是以他觉得提及许半生,闹不好会让仇魂不爽。

    “真把自己当天才了。也真是不知道那家伙是走了什么****运,请个门规也能突破。他以为自己很牛逼。没想到咱们仇师兄竟然在道堂之上突破了,这比他那日可强太多了。”

    “是呀,这小子太目中无人了,以后要想办法给他点儿教训才是。”

    话虽如此,可许半生那日竟然能破掉仇魂的大火球术,也着实让这帮人觉得许半生没那么好对付。要知道,当时许半生还只是炼气一重天啊,现在都炼气二重天了,只怕更难对付。真要让他们去找许半生的麻烦,他们也未必有那个胆子。

    而且现在门规已经改了,绝对禁止境界高的弟子挑衅境界低的弟子,在场的从境界上来说,都比许半生高,谁又敢主动去找他的麻烦?

    仇魂也明白这一点,是以他听到这些人的话之后,只是沉默着环顾四周,想要看看这帮只会嘴炮的家伙到底谁真的敢出头。可显然没有,仇魂也便轻哼一声,道:“你们想触犯门规么?”

    众人赧然无语。

    刀狂觉得谄媚的机会到了,他腆着脸,凑上去说道:“仇师兄不必将那种小人放在心上,什么天才,终究不过炼气二重天,以仇师兄的修为,用不了五年,便可筑基得成。到时候,入了内门,看这小子还怎么猖狂。”

    仇魂看了刀狂一眼,心道这么多人里,还真是只有刀狂比较顺心啊,无论是察言观色,还是办事效命,都只有他最懂仇魂的心思。

    说是高境界不得挑衅低境界,可入了内门就不一样了。

    到时候,仇魂以授道弟子的身份来给外门弟子授道,怎么会找不到理由修理许半生等人?就不说授道,其他地方,想要找点儿麻烦也太容易不过了。外门弟子也不是只有修炼这么一件事,总还要干些活儿,仇魂若是能入了内门,想办法专门给许半生等人安排一些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或者干脆让他们去完成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算不能置他们于死地,想要折磨他们,也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因此,对于仇魂而言,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尽快的筑基,越快越好。

    这次在道堂之上突破,想必内门很快便会获悉,到时候,仇魂所获得的资源立刻就会增加不少。仇魂就不信如今才炼气二重天的许半生,再如何天才难道还能在他之前筑基成功不成?

    更何况,眼下就有一个机会,或许可以出一出仇魂心头的恶气。

    当然,选拔之事,内门还未宣布,仇魂也不想多言,不过,总归是要提前做准备的。

    仇魂看了一眼刀狂,心道,既然你这么想跟着我。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仇魂回到了院中,见许半生房门紧闭。仇魂目光阴鸷,可走到许半生门前。却听不到里边任何的动静,仇魂当然不知道许半生布下阵法,别说是他,就算是内门的那些人,也没那么容易看穿,只以为是许半生在屋内静坐或者修炼,没有发出声音而已。

    而实际上,许半生屋内此刻却是三个人。他与泛东流和牛凳正在闲聊。

    “可惜集市毁了,不然估计仇魂那帮人,肯定是要下山大肆庆祝的吧。唉,真是可惜,要是集市没毁就好了,这帮孙子去庆祝,内门的前辈肯定会不爽,哈哈。”牛凳忿忿的说着,许半生和泛东流都明白,牛凳是在说马上就要选拔五人去外边行走了。这时候任何与修炼无关的事情,都有可能让内门不爽。

    “倒也未必,我们能得到消息。别人或许也得到了。仇魂还是很受内门重视的,有个金丹真人一直都想收他为徒,虽然上次和半生的事,可能会让那位真人产生犹豫,可这次仇魂在道堂上突破,只怕又会让那位真人重新对他感兴趣的。即便是此前仇魂不知道选拔的事情,只怕这时候也会有人告诉他了。集市即便还在,仇魂肯定也不会去庆祝的。”

    许半生点点头,笑道:“就算是去了。又如何?这消息又没公布出来,仇魂又是在道堂上突破的。内门顶多也就是对他有些看法而已。可现在,难道内门对仇魂就没有看法了?而且。我们的心思终究是放在自己的修炼之上,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仇魂走不在一条路上便不去理会他便是,我们自己做自己的事。对了,集市被毁,马上又要选拔出外游历行走之人,这短时间内恐怕我没办法请二位师兄吃饭了。我这里还有一坛太白醉,若是二位师兄不嫌弃,一会儿我们把饭菜拿回屋中,共饮如何?”

    泛东流和牛凳一愣,二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牛凳心直口快,直接说道:“你竟然还有太白醉?哪来的?”

    许半生笑了笑,道:“那****结账之时,想到这酒着实不错,可若是每次欲饮之还得下一趟山,趁着手里还有些灵石,便干脆买了一坛。没想到后来竟然天外飞魔入侵,导致集市被毁。现在这附近,大概也就我这一坛太白醉了吧,短时间内就算是想买,也没地方买去了。”

    说话间,许半生将太白醉从戒指之中取了出来,放在桌上。

    一看到那坛子,牛凳就咽了咽口水,这泥封尚未打开,可牛凳却似乎已经嗅到酒香。

    泛东流却是皱了皱眉头,道:“这只怕不妥吧,太白醉酒香太盛,若是我们在此饮酒,只怕院中师兄弟都能闻到,到时候未免会让内门对我们心生不满。”

    许半生却是笑了笑道:“不妨。不出意外,这酒香只怕是传不到这间屋外。”

    泛东流和牛凳自然不信,二人便出了门,许半生拍开泥封,二人半晌也没闻到任何酒香。再进来,却看见许半生已经倒了一碗酒在桌上,一进门便闻到酒香扑鼻,可退出去之后,依旧是半分酒香都没有。

    二人略感惊疑,询问许半生为何如此。

    “这是封师兄的手段。”许半生不想多说,只将一切推到封于兴的头上,“那晚回来,因为也可算是劫后余生了,是以封师兄又找了些酒菜,我与他在屋中畅饮。封师兄也考虑到这一点,便在屋里随手布了个小小阵法,说是可以屏蔽一切,在此屋中,你我任何动静,至少外门之中是无人能够察觉的。”

    二人恍然大悟,根本就没有半点怀疑,这等手段,在他们看来也唯有封于兴能够做到了,他们再如何高看许半生,也并不会认为许半生能做到这一点。

    牛凳大喜,道:“我与厨房的师兄交好,我去弄点儿好菜来。”说罢,喜滋滋的出去了。

    不多会儿,牛凳便空着双手回到了许半生的屋里,然后从一个小葫芦之中,取出了一个食盒,食盒里,倒是装了七八个小菜,跟山下集市之中的酒馆不能相提并论,可总比他们平时所吃的那些饭菜要好得多了。

    “还是在山上便宜啊,这才十个灵石。”牛凳笑眯眯的说着。(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