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699章 混战(一)

第0699章 混战(一)2017-11-11 22:36:20Ctrl+D 收藏本站

    泛东流和牛凳一愣,随即觉得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他们一心希望许半生能成为五人之一,却忽略了许半生入门不过半年,去是侥幸,不去才是本分,他俩似乎真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但你也不能放弃啊!”牛凳又道。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凡事尽力而为之,成与不成,都是我的缘法。这是我的道,这是我的仙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仙之路,总不可能完全相同的。”

    泛东流和牛凳再度愣住了,然后,泛东流口中喃喃:“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好精辟的话语。可是,这话为什么那么像是佛门的弟子说出来的?”

    许半生笑着摆摆手,不再作答。

    第一天的选拔开始。

    选拔并不要求所有弟子旁观,这个由各自做出选择。你既可以选择去看热闹,也可以选择在屋中修炼,虽说是临时抱佛脚,可总也能够提升一点点实力。

    许半生并不太关心其他组的结果,现在又是一个月新的开始,他的混战将会在第四天举行,是以他去了紫光崖进行修炼。

    三天时间,许半生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完全是在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之下,极其临近崖边的位置吞吐紫气。三日之功,虽然并不能让他的修为大涨,可却让他的身心都达到了一种极其饱满的境地。

    这三天里,选拔第一轮的混战,进行的如火如荼。

    第一天上午还好,基本上没有什么花巧可言,该结队的结队,该伺机而动的也绝不会一上来就猛冲猛打。所有弟子都是明白人,他们都在按照自己的既定计划行事。

    许半生对泛东流和牛凳所说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证实,这办法不光有他一个人能够想到。其他弟子显然也想到了。是以那些实力较弱的弟子,一入场就拼命的隐藏自身。希望拖到可以突围的地步。

    只是想象是丰满的,现实却往往很骨感,拖延战术也必须建立在藏身有术或者跑的比别人快的基础上。其结果是第一组最强的弟子明显早有组队的人选,三人并肩行动,那些试图以拖延的方式突围的弟子,最终都被他们三人一一找到,斩杀当场。

    上午的混战,用了不到一个半时辰就结束了。结果也没让任何人感觉到有意外之处。

    这三人,其中有一个本身就是这组最强的,他也是实力榜上排名在前十的人选,而另外与他结伴的二人,实力榜上的排名也都是前五十之列,三人联手,配合还异常的默契,并肩突围实在是波澜不惊。三人所表现出来的团队配合能力,倒是也让内门眼前一亮。

    只是在三人走出混战所用的洞天之时,却是彼此互道珍重。因为下一轮的比试,他们就必须各自为战了。

    下午的第二组混战,实力最强的则是那位五十多岁的孟暨南。他和他在所有人心目中的表现差不多,进入洞天之后,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便坐了下来,似乎并无意去争夺什么。

    或许是他的这种姿态让其他弟子觉得孟暨南真的不打算突围了,他只是来走个过场的,于是便不断的有弟子去挑战孟暨南,试图借着孟暨南来提升自己的气势。

    可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孟暨南虽然无意历练行走。可也不代表他会肆无忌惮的放水,这对他的修炼也没什么好处。毕竟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在剩下不多的几年呆在太一派的时间里,能够筑基成功。超过六十岁仍未筑基。是要离开太一派的,到那时,他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资源可利用了,散修的生活要远比呆在太一派外门清苦的多。

    第一个找到孟暨南的弟子,其实原本他若是能够小心一些,倒是很有机会进入第二轮的,他本身在实力榜的排名也进入了前五十。

    他找到孟暨南的时候,笑呵呵的说:“孟师兄,我知道你并无意下山,不如成全师弟我,感激不尽。”

    孟暨南闻言缓缓起身,门户大开的示意那名弟子可以动手了,可甫一交手,那名弟子就发现自己错了,孟暨南哪里有半点相让的姿态?他完全是全力相搏,结果两个回合之后,他便“死于”孟暨南之手。

    临死之前,他难以相信,孟暨南只是平静的说道:“虽然我无意下山,可总也不能无端放水吧?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先将那些实力不如你的师弟们清扫出去,最后只剩下不多的几个人,我让让你倒也无妨。这混战刚开始,你就让我放水,好歹我也炼气九重天了,我也要面子不是?”

    那名弟子含恨被淘汰。

    之后仍然有人跑来挑战孟暨南,他们的下场和之前那名弟子一样,场外观战的弟子当然看得很清楚,可是洞天之内的弟子却并不知道这些,他们依旧按照自己的思路,觉得孟暨南平素里是个老好人,这次无意下山,放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

    结果便是他们无一不是含恨被淘汰,郁结于心,却是无可奈何。

    直到最后,众弟子才终于看出,孟暨南哪里有半点不想突围做做样子的打算?他根本就是故意模糊自己的姿态,好让自己赢得能够轻松一点儿。

    结果是当洞天内第二组的其他弟子明确了这一点之后,再也没人去挑战孟暨南了,甚至那些二人组合三人组合也不去轻易的与孟暨南为敌,到最后,洞天里只剩下四名弟子,除了孟暨南之外另外三人是一进场就结成一队并肩作战的,大家都认为,这下孟暨南也难逃一场恶战了。

    可是,孟暨南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这三人反目相向同室操戈。

    孟暨南说:“你们想清楚了,三人联手打败我,下一轮你们若是抽到彼此必以性命相搏,输赢只在一念之间,你们都没有足够的把握战胜对方。而我。只是不想丢了面子,无论如何,这二十四强我还是要占据一席的。到了第二轮么,你们谁抽到我这支签都将获得一场胜利。”

    三人顿时彼此对视。不得不说,孟暨南这句话实在太有诱惑力了,而一看自己同伴的姿态,他们也就明白,此前的配合无间,已经荡然无存,哪怕是强行贯彻最初的思路,只怕三人在围攻孟暨南的时候。也会彼此之间小心提防。而孟暨南只要抓住机会干掉他们之中的一个,就可以顺利的突围成功。而甚至当孟暨南攻向某个人的时候,剩下两个人的选择很可能是袖手旁观。谁也不愿意做被放弃的那一个,于是,三人同时叹气,彼此之间动起手来。

    就这样,第二组的三人产生,孟暨南轻松进入下一轮,另外二人,一人是实力榜上排在前十五的。另一人则堪堪四十名。

    休息一夜,第二日继续第三组的角逐。

    或许是因为孟暨南的狡诈提醒了更多的弟子,加上前两场的混战。让这些弟子都获得了一些经验,这场混战用时颇长,几乎每一个弟子都是在场下就已经结好同盟,强强联手,弱者就只能结合更多的队友,希望凭借人数的优势来对抗强者们。

    结果倒是也波澜不惊,最终第三组实力最强的三人坚定的站在了一起,虽然经历一番苦战,最终还是顺利突围。

    只是这一战。时间却足足耗费了三个时辰,结束时已经到了午时。

    下午的第四组。是仇魂和刀狂所在的一组,这一组被视为毫无悬念。实力榜第一的仇魂加上实力榜并列第五之一的刀狂,根本无需跟任何人联手,凭他们二人,就已经所向披靡。

    仇魂在这一战里,也表现出他绝对的强势,虽然其他弟子也都预料到二人的强悍,甚至于出现了两支小队一共九人在遭遇到仇魂和刀狂的时候临时结盟的情况。

    只可惜,即便是九个人,也没挡住仇魂一记大火球术加爆裂术。

    在比此前更强的大火球术面前,那九人只抵挡了一招。这种范围杀伤的法术让他们无从抵御,联手与不联手,似乎失去了意义,只是一招,他们便被赶出了洞天。

    倒是有人试图成为仇魂和刀狂的第三名队友,只是结果似乎都不怎么美好,仇魂和刀狂完全没有任何接纳的意图,跑来谄媚抱大腿的家伙,连续被杀了几个之后,大家都开始躲着仇魂和刀狂走。

    二人又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选择,他们竟然指着一名炼气三重天,但是实力只能排在一百来名的弟子,表示让他加入他们的队伍。那名弟子倒是也光棍的很,丝毫都没怀疑仇魂和刀狂是在骗他,直接就过去了。事实上他也已经无路可逃,与其去分析刀狂话里的真假,倒是不如磊落点儿走过去。被干掉实属正常,即便突围第二轮也就是白给,但是真能突围,对他来说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第四组的结果,便是仇魂和刀狂带着这名弟子突围成功,跻身二十四强。

    第三天,第五组出现了意外,刚进入洞天,就出现了一支足有二十人参与的大型队伍,他们几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像疯子一般席卷了整个洞天,先是将最强的两名弟子分而围之,逐一剿杀,虽然他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二十人的队伍剧减到只剩下十一人,可他们却已经成功的扫除了这个组最强大的对手。

    接下去,这十一人的团队就真的是所向披靡了,他们本就是在这个组实力居中的弟子,十一人的联合,让其他各有异心的弟子完全无法抵挡。

    等到整个洞天里只剩下他们十一人的时候,他们却是直接了当的分成了一个五人一个六人的两支队伍,相互搏杀。

    结果是六人的一方团灭,而五人的一方也刚好损失两人,这三人顺利突围。看来,这是这二十人在结盟之前就做好的打算,先团结在一起将其余弟子淘汰掉,然后不管剩下多少人,都按照大概的实力分为两组相互搏杀,总而言之剩下的三人晋级第二轮。

    这倒也是个新思路,只是在第六组显然并不好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