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04章 请君入瓮

第0704章 请君入瓮2017-11-11 22:36:26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再度为之震惊了。

    好像今天他们已经震惊很多次了,是以这次真只有外门那帮炼气期的弟子在震惊,内门的人已经古井无波着实兴不起任何的波澜。

    许半生无论如何投机取巧,这都是在规则之内的,而接下去,他终归必须面对剩余人等的战斗。即便是节约了体力节约了真气,可最终留下来的人,也必然是所有人里最强的那几个。无论如何,除非有人带着他过关,否则,想要立足于二十四强之中,必然逃不掉的要直面相对。

    所谓的取巧,终究只是一时,最终的结果其实并未改变。

    仇魂陷入深思,他当然不相信许半生的实力能比关凯更强,即便是他,自认为外门第一人,若是遇到关凯,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许半生这是在做什么?他为何不安心等待陈元亮和范征的出现,只要这三人寻找不到许半生,他们三人之间必有一战。未必是现在所看到的陈元亮和范征联手挑战关凯,关凯也不是傻子,必败之举他不会去做。毕竟陈元亮和范征进入二十四强之后要考虑的事情还很多,只要关凯抓住一点,就可能分化他们。

    比如一个许诺?

    承诺若在第二轮相遇,必会主动相让一局,这足以让陈元亮和范征反目成仇了。

    不管怎样,只要这三人动上了手,必然是要解决掉一个的,因为他们找不到许半生,就只能憋屈的带着许半生过关。

    等等,不对。事实上,带着许半生过关。才最符合三人的利益。许半生的实力是四人之中最弱的,虽然突围之后,第二轮的比试他们未必能抽到许半生这支签。可毕竟多了一个机会,多了一个必胜的机会。

    仇魂几乎就要发现真相了。许半生这时候出来,是因为他知道陈元亮和范征已经离此地不远了?

    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就连关凯显然也并不知道,否则,他现在不会将全副的精力都放在许半生的身上。

    也只有置身事外的这群旁观者,他们才能看见,陈元亮和范征其实早已埋伏在附近,距离二人不过百丈之遥,只是二人施展了一叶障目之法。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在他们不主动移动的前提下彻底掩藏身形,连气机都不会泄露半分。

    许半生是想联合陈范二人联手做掉四人之中最强的?

    只能是这个答案了。

    可是,这必将会引来关凯的仇视,真若如此,对本次选拔势在必得的关凯,必然从此将许半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倒是会让仇魂又多了一个盟友。

    说到底,仇魂依旧想不通,许半生为何要现身。他只要再隐藏片刻,就能顺利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出一次手便拿到一个突围的名额。

    “你怎么看?”仇魂突然开口。问的是身边的刀狂。

    刀狂也是眉头紧皱,小心的说道:“难道是因为许半生觉得若是等到三人耐心耗尽自相残杀之后,一次手都不出便进入二十四强会招致非议?他现在虽然已经让许多人不满了,但是只要他出手与关凯一战,终究还是有些说服力的。”

    仇魂沉默不语,他直觉中总觉得许半生似乎并非那种会在意其他人怎么看他的人。

    而很快的,刀狂也否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摇摇头道:“不对,许半生应该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他甚至都没把咱们太一派放在眼里,否则。那日虎同方前辈问他若是请过门规是否还敢动用兵刃的时候,他也不会说依旧要动。此举甚至逼得内门更改了门规。我猜不透许半生到底打算怎样,若是打算联合陈范二人,此刻也该点明了。而且,虽然这样的确更符合陈范二人的利益,可许半生依靠这种手段突围,他绝对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的。这就不是在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的问题了。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在另一边,牛凳也按捺不住了,以他性情之耿直,实际上他对许半生的做法也颇有微词。毕竟,这并非强者所为。尤其是许半生在混战开始之前,甚至说过成功最好,不成功也不在意的话,可他的行为现在看上去,却完全是在为了突围而不择手段啊。

    “半生这到底是要做什么?”牛凳像是在问泛东流,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泛东流倒是有心帮许半生辩解几句,修仙只看结果,不重过程。但是,大丈夫昂藏于天地之间,总要对的起自己这副身躯吧,前边的手段倒是还好,充分的利用规则也是一种策略,可现在许半生分明是想要联合藏身一旁的陈范二人,要借他们的手除去关凯,这着实让人有些齿冷。

    “或许,半生自有打算吧。”泛东流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牛凳一跺脚,道:“难道我们看错了他?”

    这话刚说完,就见光幕之上,那洞天里的许半生却是含笑说道:“让我一个炼气二重天直面挑战炼气八重天的关师兄,我肯定是不干的。六个等级的压制,我还能还击都意味着我骨头还挺硬。不过混战之下,终归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师弟我不及师兄们修为强大,也只能用些旁骛的手段。适才是我藏于自己所布阵中,掩去身形,埋没气机,同时将其与师兄弟引来此处,让关师兄受累了也并非我所愿,我原本以为他们在途中便会自相残杀的所剩无几的,没想到他们前后到来的时间差距太大,关师兄又过于骁勇,竟然一人击杀了二十余人。我所凭恃的,便是我的阵法。我身后便是此阵,关师兄若想一出胸中闷气,便来破阵吧。只要关师兄破了我的这个阵,我便站着不动让关师兄出出气,什么时候关师兄的气消了,我便什么时候主动退出。”

    一言说罢。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许半生的那个阵法,不光有隐匿身形埋没气机的作用。还能作为守阵,难怪他敢挑战关凯。看来这阵法颇为凶厉。

    观战的弟子之中,有人说道:“嘁,许半生是不是脑子不好?换成我是关师兄,凭什么要去破他的阵?直接杀了他不是更好?”

    旁边诸多将其视为白痴的目光,你现在是旁观者,你一直都能看到许半生身处何地,你当然觉得杀了他比较轻松。可身在局中的关凯,若是不去破阵。他便连许半生在哪里都搞不清,又如何能够击杀于他?

    关凯略有些阴沉的看着许半生,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此阵不破,暂时是没有人能耐许半生何的。

    其实,关凯也明白,从那二人之中挑选一个将其淘汰,才最符合他的利益,此前仇魂和泛东流的做法,都是带了一个实力较弱的弟子突围而出。为的是第二轮的时候减轻一些压力。虽然有可能便宜的是别人,但自己的机会也和他们是均等的。整体而言,其实让许半生过关才是最佳选择。

    可是。此刻的关凯又岂能咽的下这口气?

    许半生刚才说的倒是不错,他一个炼气二重天,想要凭自己的实力突围几乎没有可能,施展些手段也是正常的。吸引人到同一个地方,的确是可以让这些人尽快的自相残杀有效的减少人数,而这些人最终多数都败在关凯的手里,的确也可以视为一个意外,这完全是运气使然。

    但是现在许半生已经发出挑战,要让关凯破了这个阵。关凯的血气之勇绝对是外门之中排在第一位的,若是他不接受挑战。第二轮必然会受到一些影响,气血便没有那么旺盛了。这显然对关凯不利。

    可是闯阵,就凭许半生刚才凭借此阵可以完全在所有人面前消失,就足以证明此阵很不好闯。

    一时间,关凯倒是有些为难了,面子上也有些下不去。

    倒是同样使用了一叶障目术法的陈元亮和范征二人,此刻心里却都闪过同一个念头,要不然,他们二人出手,击败关凯,带着许半生突围,以减轻第二轮的压力吧。

    只是此刻他们二人无法交流,一旦交流便会使得一叶障目失效,他们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许半生轻笑道:“怎么?关师兄不敢闯阵?”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简直目空一切不把关凯放在眼里,难道他身后的阵法真的如此犀利?

    关凯终于还是迈出了这一步,他当然知道,这阵自己不闯不行,总不能这会儿去跟许半生联手吧?胸中这口恶气着实无法顺畅。而不闯阵,他永远都别想抓住许半生,阵在,许半生就在,阵亡,许半生就会不堪一击。

    “好,我就来领教领教你这阵法!”话说的豪气万丈,可是心里却是谨慎的很,手里长枪再度出现,横向一摆,关凯一步一步,走的极为坚实,朝着阴阳正反五玑阵走去。

    许半生笑呵呵的让开身体,关凯也并未在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偷袭,而是一闪身,步入阵中。

    在旁观者眼中,关凯走到那两棵树之间之后,便开始傻乎乎的围着那两棵树打转,仿佛遇到了鬼打墙一般。

    而此刻,许半生却又轻笑一声,道:“陈师兄,范师兄,你们也可现身了吧?关师兄已然入阵,此地再无任何能够威胁到你二人之人,不妨现身一见。”

    陈元亮和范征听到这话,知道许半生早已看穿他们二人的一叶障目,虽然心中也有疑惑,可终究还是一晃身体,解除了法术,同时走了出来。

    看到二人,许半生的脸上依旧平静的笑着,他又开口说道:“二位师兄,有没有兴趣同闯一下我这阵法?”

    这小子到底想干嘛?关凯进去了还不够么?他竟然要以这个阵法同时挑战三个人?

    这是要疯!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