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05章 挑战规则

第0705章 挑战规则2017-11-11 22:36:27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此刻的举动,像极了一个老鸨子,挥舞着手中的绢帕,向着来往的过客招揽生意。

    他就这么自信?凭关凯陈元亮以及范征三人合力都破不了他这阵法?

    陈元亮和范征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他们也琢磨不明白许半生的意图,不由对视两眼,心里俱在想着,他到底想怎样?

    牛凳也很迷茫,他完全被许半生搞懵了。

    不过,他此前对许半生的失望,也随着许半生的那番话以及现在的做派烟消云散了,的确,不能要求一个炼气二重天在面对那些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的时候直面相对,修仙本就是各展神通,现在许半生可不就是以他之长攻敌之短么,而此前任何一个人,在突围的过程中,同样都是拿出自己最擅长的东西。

    只不过,多数人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们只能凭借修为和实力,一路轰杀出一条血路。而许半生,也仅仅是在以他的方式让自己活得突围的机会而已。

    仇魂更加迷茫,他实在难以理解许半生的所为。对于许半生说的那些话,他虽然嗤之以鼻,却也不得不承认许半生其实没什么错。可是,既然已经达成所愿,许半生为何要画蛇添足?

    倒是泛东流,脸上突然露出轻松的笑容,他笑着摇头开口:“这个许半生,他这是想挑战一下规则啊。也罢,就看看他能否成功吧。”

    牛凳不解,急忙问道:“你什么意思?”

    泛东流含笑不语,只是让牛凳看下去,很快便有分晓。

    而此刻刀狂双眼也是一亮,他似乎也猜出许半生的用意了。

    “真让他成功的话,这是又给内门出了一个难题啊。”

    仇魂不解的偏头望向刀狂。刀狂心中一凛,赶忙附在仇魂耳边,低声将自己的猜测明言告知。仇魂的脸上出现了很精彩的痉挛,他在想。许半生这家伙还真是胆大妄为,他为什么总想着破坏既有的规则呢?并且,他怎么就敢有那么大的把握,能够以一个阵法诛杀这三个比他强了何止一星半点的人?

    一时间,仇魂倒是盼望着许半生能够成功了,他也想知道,许半生这次挑战规则,究竟能否成功。

    洞天之内。陈元亮和范征对视半晌,却始终猜不透许半生的心思。

    陈元亮低声问道:“许师弟的手段我们兄弟二人已经见识过了,可是既然关师兄已经进去了,你那阵法若能将其绞杀,我们三人便一同突围,这不是很好么?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许半生还是笑着,说道:“陈师兄就没有一点点的郁闷?毕竟你们二人应该也累的够呛吧?关师兄干了一半左右的活儿,二位师兄至少也联手击杀了三成以上的对手,难道,你们就不想拿我出出气?”

    “哈哈。许师弟刚才也说过,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是你的手段。我兄弟二人只有佩服二字。”

    “可是陈师兄真的就一点儿都不好奇,这阵法有何玄妙之处,为何能隐匿我的身形遮蔽我的气机,甚至,可以引来绝大部分的师兄们么?”

    这时候,范征突然大声说道:“怕他个鸟,不过就是一个阵法而已,我就不信你我师兄弟二人联手,还奈何不了他这么个破阵。一个区区炼气二重天。就算学了点儿列阵之术,又能布下什么精妙的阵法了!这小子鸹噪的很。我很不喜欢。元亮,你入不入阵?你若不入。我便一个人去破了他这鸟阵。”

    陈元亮若有所思,还是未动,连话也不曾说上一句。

    范征很快显得有些不耐烦,一甩手,他竟然朝着关凯鬼打墙的地方走去。

    许半生见他走来,却是退后数步,回到阴阳正反五玑阵中,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此前他可以不防着关凯,是因为知道关凯血气之勇绝不会做那偷袭之事,可是这两个人么,就很难说了。范征过来之前又没有明说他要破阵,此人绝不可信。

    当许半生身形消失的时候,范征的脸上果然闪过一丝异色,他原本真的就是打算走到许半生身边的时候,立刻出手,逼着许半生跟他交手,然后直接干掉许半生就算是完事了。

    可没想到,许半生不防着关凯,不代表也不防着他。

    许半生已然消失,范征也知道,这会儿除非他和陈元亮翻脸动手,否则短时间内是解决不了这场混战的。范征早已没什么耐心了,再等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眼见午时将至,若是再不出个结果,烦也烦死了。

    心下一横,范征直步也走进了阴阳正反五玑阵之中。

    陈元亮依旧未动。

    范征这边入阵,许半生那边却又再度出现,脸上还在笑着,他对陈元亮说:“范师兄已经进去了,陈师兄还不进去么?想来陈师兄对我也厌烦的很,不如这样,你们谁能破了我的阵法,我便任由谁来处置如何?破了我的阵,你想怎么折磨我都行,直到你出完了气我再退出。陈师兄,你不会是怕了我这小阵吧?”

    陈元亮见许半生来势汹汹,心下不由更犯疑惑,他微虚着双眼,开口道:“你为何非要诱我入阵?说实话,我对你并无恨意,只是你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让我破阵,着实令人不解啊。”

    “那么要不然我们就等下去,或许关师兄和范师兄能破了我这阵,到时候你们三人一起突围。要么,他们破不了阵,咱们就在这里多耗上些时间,午时将过,也不知陈师兄是否还有足够的耐心。”

    陈元亮的脸色也有些变了,的确,这么拖下去不叫个事。但是陈元亮同时又在想,若是关凯和范征都无法破了此阵,他也很难有破阵之能。“不过三人的力量终归要比两个人大”,陈元亮暗忖。“若是我与关凯范征联手,彼此之间毫无私心的话,都足以打败一个筑基一二重天了。这区区阵法,总归不会比一名筑基还强吧?而关凯范征二人联手。也顶多就是跟炼气九重天较量一番,虽说只是炼气九重天到筑基一重天的差距,但这却是质的改变。可是,许半生几次三番邀我入阵,总觉得此间多有阴谋啊!”

    当下干脆不予理会,只是关注着那两棵树之间关凯和范征的行为。

    范征进入阵法之后,表现的跟关凯一模一样,他们都仿佛鬼打墙一般。只是不断的绕着两棵树打转。而且,无论二人身形快慢,始终都绝不会相遇,更加不会撞在一起。而两人的速度着实不同,基本上关凯走两圈的时间范征就能走上三圈,有趣的是,范征每次几乎撞上关凯的时候,脚下总是会忽闪一下,正好往旁边移动一点点,恰到好处的避开关凯。然后又恢复原样,继续绕圈子。

    不少人都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疑惑。这怎么倒是跟演武场的洞天多有类似之处?难道许半生这个阵法已经具备洞天之能了?真若如此,他还不得连筑基都能干掉啊!

    这显然不可能。

    没有人会相信许半生能布下一个洞天法阵。

    而内门里,最擅长阵法的赖天工,此刻也有些惊讶,他老态龙钟的面庞之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这小子,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能看穿这洞天法阵,并且有样学样简化之后布下了这么一个阵法?”

    而曾经见识过许半生在阵法和符文上的本事的杨高宇。却是很清楚,别人或许做不到。但是许半生么,他恐怕真的是已经完全了解他身处的洞天法阵了。

    而他们。却都并不知道,许半生看透了这个洞天法阵不假,但是若说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模仿洞天法阵设下同样的阵法,那却是绝无可能的。

    阴阳正反五玑阵中的二人,此刻只是在与他们的心魔纠缠不清而已,那一步步的迈动,只是在追寻一些过往的记忆,或者植根于心的东西。之所以他们不会撞在一起,那是因为许半生借用了一下这个洞天法阵达到的效果。

    “陈师兄,你等不出来他们的,或许,你们三人合力倒是有机会破一破这个法阵哦!”许半生又开口了,语调轻松,还带着几分调侃。

    陈元亮阴鸷着双眼,看着那鬼打墙般的二人,对于许半生的话,倒是也相信了一半。看来,光靠这两个人,是破不了许半生的这个阵法了。

    入,还是不入,这是个问题。

    犹豫不决良久,陈元亮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总不能这样无止境的等下去吧?

    “好,那我便来试一试你这阵法究竟有何玄妙之处。我这便来破阵!”陈元亮这话,也是在向许半生表明,你不用躲了,我就是来破阵的,绝不会出手偷袭你。

    许半生笑了笑,让在一边,看着陈元亮进了阴阳正反五玑阵。

    陈元亮刚开始鬼打墙般的走动,许半生便抬起手,双手拱在一处,高声问道:“弟子许半生,请教内门前辈,若我此刻发动阵法,将他们三人尽皆绞杀在我的阵法之中,我突围成功之余,本组也便只有我一人突围成功。那么,我是否算已经挑战两名对手成功,直接进入胜者组了呢?”

    一句话,顿时哗然一片,不光是外门弟子,就连内门的那些人,也都被许半生的奇思妙想惊呆了。

    这小子,他是怎么想的?妄图同时干掉三名第七组最强的弟子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要借此免去第二轮的决战?

    你当规则是什么?!

    牛凳早已目瞪口呆,再看泛东流满脸笑意盎然,他知道,泛东流刚才已经猜出许半生意欲何为,让他看下去,也正是这个意思。

    至于仇魂和刀狂那边,他们俱是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许半生果然又一次的尝试着挑战规则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内门的决定,他们每一个人,都想知道许半生的这个算盘,到底能不能打得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