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07章 第二轮抽签

第0707章 第二轮抽签2017-11-11 22:36:30Ctrl+D 收藏本站

    太一派外门之中,早已因为许半生的表现产生了诸多争议。

    许多弟子都在控诉许半生的无赖战术,他们纷纷为此不平,觉得应该剥夺许半生进入下一轮选拔的资格。

    可是,这些话也只能在他们之间传递,没有任何一名弟子胆敢到内门前辈面前去申诉,他们很清楚,规则便是规则,许半生的突围虽然颇显无赖,投机取巧,可那也是在规则允许范围之内的。许半生敢挑战规则,可他们却不敢。

    出人意料的,仇魂对此却没有任何意见,甚至有弟子到仇魂面前去挑拨,他也无动于衷,相反,在他心里,默默的对这个进行挑拨的弟子判了死刑,不管这个弟子将来是否能够进入内门,在仇魂这里,他将永不会被视为“自己人”了。

    一天之后,选拔的第二轮来临,直到这时,仇魂才终于对那些喋喋不休之辈说了一句话:“你们若是觉得靠耍赖可以进入第二轮,下次不妨试试。”

    一句话,几乎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仇魂再也不理会他们,迈步朝前走去,那些不断在他面前攻击许半生,以为这样可以使自己在仇魂面前加分的人,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

    直到仇魂走远,这些人才纷纷带着疑惑的嘀咕:“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帮许半生说起话来?难道他不该是我们这些人里最痛恨许半生的么?”

    一个自作聪明的家伙说道:“你们呐,就是傻,仇魂恨许半生是一回事,可许半生进入第二轮,却是减低了第二轮的难度,所有进入第二轮的人。现在都偷着乐呢。”

    一时间,仿佛所有人都明白了,看似走远了的仇魂。其实也听到了这句话。他甚至连脚步都懒得停一下,这帮鼠目寸光之辈。仇魂也简直是受够了。

    许半生进入第二轮,的确看上去降低了第二轮的难度,可这降低的难度究竟落在谁身上还不一定,而仇魂其实根本无需操心这些,以他的实力,放眼外门几乎没有敌手,这第二轮的难度是否降低,对他来说毫无意义。无非也只是胜的轻松一些或者稍微费些手段而已。

    对于仇魂而言。他对许半生进入第二轮是不乐见的,因为泛东流和牛凳的存在,甚至还有其他人有可能得到内门的授意,会在第二轮的选拔之中对许半生相让,这样的话,许半生将很容易进入胜者组。众所周知的,胜者组的八人将会有一个被钱吉虎同方直接选中的名额,而这个名额,几乎注定是许半生的。

    仇魂当然希望许半生不要出现在那个五人名单之中,甚至于。他希望泛东流和牛凳都不要出现在这个名单里。可事与愿违,三人都进入了第二轮,他们之中。至少也会有两人进入八强。

    如果说,那些喋喋不休在仇魂面前挑拨的家伙,只是成为仇魂心中不可交的一份子,那么,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甚至将会成为仇魂今后敌视的对象。

    偏偏他现在还自鸣得意的很,享受着其他弟子的附和,以为自己猜中了仇魂的心思。

    又走了两步,仇魂转脸问刀狂:“你怎么看?”

    刀狂一愣。随即醒悟仇魂所问的是什么,他连忙道:“仇师兄在外门。除了那些筑基成功却无法通过内门考核的师兄们,根本没有敌手。又怎么会关心第二轮的难度是否被降低。如果说是我存此念想,倒还说得过去,我的实力和牛凳以及其他几名师兄弟就在伯仲之间,谁胜谁负只看临场发挥,若是让我抽中许半生的签,我就算是抄了个便宜。”

    听到这话,仇魂暗暗点头,但却同时挑了挑眉头,心说,这刀狂果然是外门弟子之中审时度势最清醒的一个人,但是,很可惜,他还是差了一点点。

    “是这样的么?”仇魂仿佛在对自己说。

    刀狂又道:“这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念想而已,而实际上,任何一个抽到许半生这支上上签的人,恐怕都不会太好过。真要让我选择,我宁愿抽到和许半生同时突围的陈元亮和范征,这反倒把握大一些。许半生么,看上去最弱,但若真是当他最弱的话,这人一定要吃个大亏。”

    仇魂眉毛一挑,心说刀狂也看出来了?这个许半生的古怪很多啊。

    第一轮混战的结局,是许半生以阵法将三人困住,然后一举绞杀了三人。而这三人,显然是自投罗网的,若是他们坚持不入阵,许半生也似乎便对他们无可奈何。

    可真是如此么?许半生很清楚,第一轮混战可以让他有足够的时间从容布阵,第二轮却是单挑啊,大家直接上演武场,一对一面对面的厮杀,谁会给你那么长的时间布阵?

    看上去许半生的阵法到了第二轮似乎更加有效,毕竟对方若是想战胜他,就必须入他的阵,可若是连阵法都布不成,又哪里来的入阵?

    是以,要么是许半生布阵可以在瞬间完成,那么凭他第一轮的表现,他的阵法足以战胜外门的任何一名弟子。

    要么,便是许半生另有杀招。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性,便是许半生早已知道,只要自己进入第二轮,便会有泛东流和牛凳相让,而且内门的师长也必然会让他“抽到这两个人。

    三条路,第三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原本仇魂也是这样认为的,他知道内门对许半生的看重,那么这次历练行走的机会必然有许半生一个。可真若如此,内门为何不直接给许半生一个名额?让剩余的弟子争夺四个名额便是了。甚至于,可以给许半生一个额外的名额,钱吉与虎同方二人,带五个外门弟子和带六个外门弟子有什么区别?

    更改第一轮的规则看似就是为了给许半生机会,可当许半生并未和泛东流牛凳同组的时候,仇魂已经对这种可能性生疑。而等到许半生竟然布了个阵,并且成功的以真本事突围而出的时候,仇魂就彻底的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当时许半生阵法已成。他凭什么那么肯定关凯等人会主动入阵?如果许半生消耗的起那个时间,关凯等人纵然急于突围。也完全可以联手在阵外耗下去。三人休养生息,纵然在战图之中没有任何灵气可供恢复,可真要是拖延下去,内门必然要插手干预。这干预的方向,究竟是向着许半生,还是向着外边那三人,可就难说了。

    当时的情形很独特,可认真分析过后。其实仇魂能够看出,和许半生耗下去才是最佳的选择。

    而许半生那时候的表现是什么?他主动在关凯面前现身,沉不住气的倒仿佛是他。关凯是否会进入那个阵法,没有人知道,许半生即便是有把握,那也只是在赌而已。他为什么要赌?尤其是他一声道破陈元亮与范征的藏身之处,既显示出许半生并不那么鱼腩,又显示出许半生似乎成竹在胸。

    可换做其他人,难道不会担心陈元亮与范征现身之后,立刻与关凯联手。三人联手,许半生未必来得及一步退回到阵法里。而三人联手的情况下,从外部破阵。其实比从内部破阵更妥当。

    这似乎说明,许半生有恃无恐。

    不过仇魂很难相信一个炼气二重天真有什么杀招,他还是宁愿相信许半生掌握了某个可以在瞬间布下的阵法,即便那三人联手试图阻止他回到阵中,他也有把握在三人的攻击到来之前布下另一个阵法,以保自身的安全。

    这一切,仇魂想了许久,他没想到刀狂似乎也看出来了。

    “为什么?”仇魂不置可否的问到。

    刀狂看了仇魂一眼,犹豫着说:“第一轮里。他似乎很笃定,而他的笃定我总觉得并不全来自于那个阵法。他似乎还有别的后手。否则,他不可能不清楚第二轮是个什么态势。他那个阵法再强,在第二轮也根本用不上。第一轮他没能抽到和泛东流牛凳同组的签,我总觉得第二轮内门也不会如此安排。或许会让他抽到两个较弱的对手,却应该不会让泛东流和牛凳故意输给他。当时泛东流和牛凳也在观看那场混战,他俩的表现,似乎并不确定许半生一定能突围。此前我的想法已经证实全都错了,于是我想,这第二轮或许也不会是大多数人猜测的那样。”

    仇魂点了点头,心说原来刀狂并没有想到那么复杂的情况,而只是凭借着一种对危险的敏锐嗅觉。

    不过即便如此,也实属难能可贵了。

    “一会儿便知分晓了。”

    演武场外,许半生已经到了,他的身旁,站着泛东流和牛凳,而另外几个组的突围者,多数也都到了。

    仇魂站定之前,深深的看了许半生一眼,见许半生似乎胸有成竹,也不禁又确认了一番,觉得自己此前的猜测应该是不会错的。

    不过,这对仇魂并无妨碍,这五人的名额,仇魂无论如何都会拿到一个,他不认为自己有可能输给任何人。

    在虎同方的主持之下,二十四人开始抽签,这是抽取各自的顺序,同时,也将会确定各自的序号。抽到一号签的人,将会在二十四人的顺序明了之后,再进行一次抽签,那是为了抽取自己的对手。

    这当然也会有运气的成分,比如在二十四人之中实力排在靠后位置的弟子,却连续两签都抽到比自己实力更弱的弟子,他将会因为自己的运气直接进入胜者组。又比如,实力最强的抽到一号签,然后他抽到的对手是实力仅次于他的两个人,那么这两个人显然就会因为运气不佳而进入败者组。

    运气,本身也是选拔的一部分,规则如此,每个人都要在检验实力的同时,也检验自身的运气。

    一号签被陈元亮抽到了,而许半生,则抽到了四号签。(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