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09章 许半生上场

第0709章 许半生上场2017-11-11 22:36:3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签,陈元亮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由于关凯的意外出局,实力榜上最强的依旧是仇魂,第二也依旧是炼气九重天的孟暨南,可是第三,却悄然变成了泛东流。

    陈元亮的第二签,就很是倒霉的抽到了目前这二十四人之中被公认为实力处于第三强的泛东流。

    看到签号竟然是二十三,陈元亮顿时知道自己第一场赢了也不过是把七号弟子送进败者组的作用罢了,他即便是底牌在手也未必奈何的了泛东流,更何况他现在对于泛东流而言,几乎是透明的,所有的秘密都已经公诸于众。

    带着些不甘心,陈元亮干脆是一交手便使出了他最强的那一招——炼剑成丝,这个招式可是他辛辛苦苦用了一年时间,完成了许多门派任务,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才积攒下的灵石兑换来的,并且在此之前从未于人前展示,自己偷偷练成之后就将其视为自己的杀手锏。只可惜,第一战的时候就已经表露了出来,若是放在后边用,恐怕更会让泛东流早有准备,是以干脆一出手便是这一招,希望能打泛东流一个猝不及防。

    而且,这一次陈元亮一出手便是千万道剑丝,面对泛东流,他不敢托大,可是不敢等到剑丝钻入泛东流体内再扩散,剑丝刚出,便是铺天盖地。

    但是,泛东流似乎洞悉了他的想法,他使出的第一招乃是水银泻地,这一招并没有什么攻击力,防御力也并不太高,可是却能很好的减缓对手出招的速度。原本如电似光的剑丝,遇到水银泻地之后,却犹如裹足不前深坏畏惧一般。虽然依旧攻向泛东流,可却已经没有了攻敌的效果。

    在水银泻地的影响下,泛东流的速度也明显减缓。可却也已经足够了。

    在茫茫的水银之中,一个大火球术被施展出来。然后泛东流当然加上了爆裂术,那大火球轰的炸开,火苗四溅,却在水银的影响下刚好被挤压成了一个平面,将几乎所有的剑丝都吞噬其中,转瞬间便烧了个一干二净。

    偶有漏网之鱼,已经对泛东流形成不了任何威胁,他手中长剑嘶嘶吐信。轻松的将那些剑丝斩落地下。

    “元亮师弟,得罪了!”泛东流从容的竟然拱了拱手,抬手便是一道极为精纯的真气,直奔陈元亮而去。反守为攻的他,竟然要以自身的真气直接压制住陈元亮。

    而使出炼剑成丝的陈元亮,原本就已经耗费了近乎一半有余的真气,再遇到本就比他真气多了许多的泛东流,根本是毫无抵抗之力,倒是想要撤身离开,可泛东流又怎么可能让他脱围而出。真气一转,便将陈元亮的去路堵死,轻易的将其困住。

    胜负已分。

    不得不以真气硬抗的陈元亮。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便也光棍的自行放开了双手,光柱中那个洞天里的身影顿时消失,他已经退出了这场比试。

    泛东流施施然收了手,退出洞天,站在演武场上便向陈元亮拱了拱手,道了声:“承让。”

    陈元亮也拱拱手,黯然退了下去,泛东流却又道:“元亮师弟不要灰心。虽入败者组,可还有机会。”

    陈元亮微微一呆。顿时重燃战心,对呀。进入白这组也未必就是被淘汰了,如果二十四人都比试过后,没有八个人进入胜者组,他还有一次机会。

    当即眼神之中恢复了神采,他转身向泛东流诚挚的道了声谢,这才退下。

    虎同方暗暗点头,泛东流胜不骄,并且还能关照一下自己的对手,这份心性,着实不错。

    场外观战的弟子之中,倒是有不少人小声嘀咕:“运气真好啊,若是陈元亮此刻不使出炼剑成丝,他这水银泻地也就落空了,反倒成为自己的掣肘。”

    仇魂听见,冷冷的扫了那人一眼,又将眼神投向刀狂。

    刀狂感觉到仇魂的目光,小声说道:“泛东流会不会已经练成了沧浪水诀的第二诀?”

    水银泻地乃是沧浪水诀的第一诀,也是最容易练成的一诀,这一诀通常被视为鸡肋,因为既没有太强的攻击能力,也没有很好的防御能力,在许多人眼中,只是为了修炼之后的心诀而服务的。

    沧浪水诀一共四诀,第一诀为水银泻地,仅仅是以真气模拟出水银的效果,延缓对手的行动同时,也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而第二诀,则叫做弱水千转。传闻之中,弱水极轻,鸿毛置于其中也无法浮起,若是被弱水环绕,便再也跨不出半步,直沉而下。千转只是虚指,肯定是达不到这个数,但是,本已一步都跨不出去,哪怕只是三转五转,这弱水也足以令对手深陷其间。

    第三诀为山穷水尽,第四诀则是一潭死水。

    仇魂点点头,道:“你若是遇上他,要小心些,第二诀肯定已成,甚至有可能连山穷水尽都已经练成了。”

    刀狂大惊:“第三诀?怎么可能?他不过炼气五重天而已,若说是师兄您练成了,我倒是比较容易相信。”

    “泛东流连名字里都是水,他在水系术法上的天赋远高于我,说是第三诀需要炼气后期才能修成,可别人不行,不代表泛东流也不行。小心一些,总是不会错的。”

    刀狂默默的点了点头,心说小心不小心的另说,只求自己别抽到泛东流才是硬道理。

    虎同方此刻也宣布了第二场的战果,泛东流虽胜,可也只累计一场,他依旧处于二十三号签的位置,等待其他人的抽取。

    接下来,是二号签抽取对手,这是个实力相对较弱的弟子,可是他抽签的时候,竟然抽到了四号签。

    一看到这个签号,这名弟子顿时喜形于色,虽然他也只有炼气三重天。可这二十四人之中,再也没有比四号签的许半生更好对付的对手了。

    虽然对自己进入胜者组已经不抱什么指望,能进入二十四人的名单。已经是这名弟子的运气使然,可现在竟然鬼使神差的抽到了最弱的许半生。这如何让他不喜形于色?

    至少,可以胜一场,下一场拼尽全力,也未必就没有进入胜者组的机会。就算输了,好歹面子上也比那些第一场都赢不了的人要好看的多。

    不光他做如是想,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许半生虽然展现出了他天才的一面,可这天才。毕竟才仅仅炼气二重天啊。而且,他步入炼气二重天也不过半年之久,这半年来又一直被罚面壁,几乎没有机会修习术法,难道凭手中剑去砍去杀么?这在先天后天当然没问题,可炼气期,拼的是招式和术法。

    许多人都开始羡慕起这名弟子的好运气,甚至有人酸溜溜的恭喜他,道:“恭喜你了,竟然抽了这样一支好签。”

    那弟子沾沾自喜的说道:“也不能这么说。许半生在第一轮混战的时候,表现还是很出色的,恐怕也是一场苦战。我毕竟不像各位师兄,我也仅仅只有炼气三重天而已。”

    这就明显是矫情了,听到他这话,众人也都是翻了翻白眼,心道你还真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泛东流和牛凳一见这签,两人一起笑了笑,牛凳拍了拍许半生的肩膀,道:“运气不错啊,看来你这第一场是拿下了。然后等三号签那个刀狂打完两场,只要他不抽到你。你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许半生稍稍点头,并未回答。径直走进了演武场之中。

    在泛东流和牛凳看来,许半生这一场几乎是赢定了,有泛东流此前借给他的随形门,使用一次,便可将自己传送到那名弟子的身后,一招制敌,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他们才会提前恭喜许半生。

    可是,许半生却丝毫都没想过要使用随形门,这东西还是留给泛东流自己,出外行走保不齐会有什么危险,这随形门用来保命是最好不过了,用一次可就少一次。

    不过许半生也觉得自己运气着实不错,竟然被二十四人之中最弱的抽中,虽然许半生不惮遇到任何对手,可能简单点儿总比一场苦战要强。而且,许半生也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他并不想在进入胜者组之后,八强对战输给对手然后依靠虎同方和钱吉的挑选才将自己纳入这五人的名单之中,他要让所有人明白,自己是靠实力进入这五人名单的。

    而且,选拔对于其他弟子而言只是进入五人名单的一次机会,可对于许半生来说,却也是一次历练,他想通过这次的选拔,搞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能对付什么样的对手。

    这是一场提前的练兵。

    进入演武场之后,二号弟子笑眯眯的说道:“许师弟,有礼了。”面庞之上,尽是喜色,似乎觉得胜券在握。

    仇魂看在眼里,心里却是骂了一句:白痴。

    虽然仇魂并不觉得许半生具备了进入五人名单,甚至根本不具备进入胜者组八强的实力,但是,仇魂也不认为许半生真的就是这二十四人之中最弱的那一个。至少,这二号弟子就未必是许半生的对手。若是他能严阵以待,小心应对,或许还有几分胜机。可这副姿态,完全没把许半生放在眼里,恐怕是半点机会都没有。

    第一轮混战,许半生看似赢得侥幸,也有几分无赖,可同时也彰显出他的部分实力。就凭那阴阳正反五玑阵,就绝不能太小看了许半生。

    场内,许半生也拱了拱手,道:“还请师兄多多指教。”

    那人哈哈一笑,洋洋得意道:“会的会的,师弟你不会还打算布阵吧?这次可没时间让你从容布阵哦!”

    许半生笑了笑,道:“那倒也未必。”说罢,双手便按在了光柱之上,身形早已定住,这是已经进入到洞天之内的表现。

    那二号弟子也是有些无趣,讪讪的满脸蔑视之情,大大咧咧的将双手按在光柱之上,他也便出现在光柱中的洞天之内。(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