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13章 最大的恐惧

第0713章 最大的恐惧2017-11-11 22:36:38Ctrl+D 收藏本站

    没有人想到这一场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在亲眼见识过许半生的阴阳正反五玑阵将关凯陈元亮以及范征三人同时送出洞天的时候,众人就已经对于这个阵法深有体会,至少,他们知道自己是绝对应付不了这个阵法的。

    不过,他们应付不了不代表炼气九重天的孟暨南也应付不了,可无论如何,这样也显得太冒险了。

    以孟暨南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易的把许半生送出洞天战场,完全无需这么复杂,这种手段,怎么看都像是在送许半生进入八强。

    不管如何,许半生却已经半点客气都没有的开始布阵了。

    也不知是连续布了两次阵更熟练了,还是原本许半生前两次布阵就一直隐瞒了一部分,这一次,他布阵的速度极快,几乎只用了之前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这次布阵。

    然后,许半生指着身前的空地,很恭谨的对孟暨南说道:“孟师兄,阵已布好,请入阵。”

    孟暨南点了点头,走到那看不见的阵旁,却并不着急入阵,而是围着那处看起来是空地的地方转了两圈。

    “不介意我从外部观察一下这个法阵吧?”孟暨南一边走着一边问到。

    “师兄已然手下留情,半生岂能介意。”

    孟暨南哈哈大笑,又转了两圈之后,这才申神情谨慎的一步跨入阵中。

    入阵皆幻象,可这幻象却又并非是阵法所致,而是来自于入阵之人的心魔。

    每个入阵者进入这个阵法之后,看到的幻象都不一样,却又都跟自己的一生经历息息相关。

    阵法就摆在那里,本不会随着入阵者的实力越强而变化。可由于五玑阵的折射全由破阵者自身的经历组成,想要破阵,势必要先打败自己。或者足够的清心平念,方才不会为五玑阵所困。是以。从这个角度而言,五玑阵却是遇强则强的。

    许半生将阴阳正反五玑这三个阵法环环相套,便形成了一个极为矛盾的阵法。五玑阵虽然强大,可若是闯阵之人心如止水,这阵便不攻自破。可人活一世,谁又能没有些遗憾以及畏惧?但凡心之所惑,必会由五玑阵反馈自身,若是闯阵者如同一张白纸。反倒是更容易从五玑阵中走出。这也就意味着心思单纯的孩子,进入五玑阵便如履平地,根本不会受到任何阵法的侵害,相反阅历越多,一生所遇坎坷越多,这阵法的反馈也便更强。

    若以为足够的清心平念便可走出这阴阳正反五玑阵,那就大错特错了。

    单单一个五玑阵,可以凭借足够的单纯破阵,可外边的两套阵法,却是需要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破除的。

    一个足够单纯。一生没有丝毫恐惧之心的人,可以轻松的不被五玑阵的幻象迷惑,但是。却也会轻易的被外边的两个法阵所绞杀。而若是实力足够强大,外边那两个法阵不足为虑,这五玑阵便成为重中之重。

    如孟暨南,对他而言,最困难的便是那五玑阵。

    他现年五十余岁,来自于下神州。在九州世界之中,下神州是所有大陆之中生存环境最为恶劣的,哪怕是修行家族,境况也并不太理想。是以在下神州也可算的上是天才的孟暨南。十四岁甫登先天,来到中神州之前。过的日子却也并不顺意。

    虽不至于吃糠咽菜,可也好不到哪里去。像是许半生在许家的日子,他是一天都过不得的。

    十四年来,孟暨南只有一个心思,那便是迈入先天,离开下神州,可这十四年的经历,也让他着实受够了穷困之苦。

    这便成为他的第一个心魔。

    当初孟暨南刚刚来到太一派的时候,他想的根本就不是修炼,而是要吃饱穿暖。穿暖自然无虞,吃饱这个愿望让他在太一派外门落下了一个吃货的名头,他每顿饭吃的量,几乎都是同年进入太一派的弟子的三四倍,即便如此,他依旧有一种吃不够的感觉,生怕眼前一切都是虚幻的,哪一天突然梦醒了又被打回原形。

    他一进入阴阳正反五玑阵,所看到的第一个幻境,竟然就是他从小长大的那间屋子。

    茅屋为秋风所破,屋中更是家徒四壁,连床都只是泥石搭起的台子之上,铺了几层稻草树皮,那棉被薄的,只怕连现在一件棉袍的棉絮都不如。

    桌子也不知用了多少年,摇摇晃晃,有一条腿完全是断的,下边用几块碎石勉强撑着。

    椅子这种东西是从来都没有的,就连吃饭的家伙事,都是东破个口,西缺个角。家里的吃食,永远都是糊状,唯有如此,才能勉强让五脏庙不喊饿。

    孟暨南如遭雷击,在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做了一场长达数十年的梦。而如今,梦醒了,他又被打回原形,他一直都生活在那间小小的破茅屋之中。

    肚子里真实的感觉到了饥饿,孟暨南只觉得生无可恋,甚至于,他看到了自己的爹娘,那已经*十岁的爹娘,垂垂老矣,老眼昏花,伸出手却都端不稳桌上的那只破碗了。

    孟暨南灰心至极,这就是他从小最为恐惧的东西,连吃都吃不饱,他能够突破到先天,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爹,娘!你们二老受苦了!”孟暨南哭着跪倒在二位老人的面前,可二位老人却恍若未闻一般,依旧伸出颤颤巍巍的手,试图端起那只残破的大碗。

    大碗之中,是半碗稀的不能再稀的黑粥,也不知道都是用什么东西熬的,隐隐还散发着一种古怪的气味。

    孟暨南的脸上流下了眼泪,他试图帮助自己的父母端起那只碗,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那只碗,这让他突然清醒了一些,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并非真实,而只是一场虚幻。

    这点警醒,让孟暨南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做梦,眼前才是不真实的。他现在依旧是太一派外门的弟子,他要打破这层幻象。

    寒光乍起,孟暨南看着自己的爹娘端起了那碗甚至不能算作是粥的东西,哆哆嗦嗦的凑向嘴边,心中总有万般苦痛和不忍,他也终于是一剑击出,挥向那只破碗。

    破碗粉碎,碗中那黑糊状的东西洒了一片。可眼前的幻境,却陡然间消失了。

    不等孟暨南抹去眼泪,他又看到了无法在仙途上更进一步的自己,他仿若置身一座高山之上,顺着极为崎岖的羊肠小道,正在缓缓前行。

    每一步,几乎都耗尽他全部的气力,他咬牙苦撑,不断的告诫自己,山头就在眼前。迈过这道山梁,自己就真正走上仙途了。到时候,就可以四通八达。到时候,就可以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可是,当他终于爬上了那道山梁的时候,他却发现,横亘在眼前的,是一座更高的山峰,那山峰之后,永无止境。而在他身边,一道身影快步走过。轻松的就攀上了前方的高峰,然后愈高。很快就只剩下一道令他仰望的背影。

    这就是他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仙途,眼看他就要精疲力尽再也无法前行了。可身边不断有人轻松的超过了他,走向更远处。他终于知道,山梁之上还有山梁,山梁之后是更高的山峰。

    一时间,孟暨南感觉到灰心丧气,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仙途也不过如此,走的再远,也不过是别人脚下的一颗微不足道的石子。

    孟暨南心中的那股子狠劲再度涌现,一如他当年在无比恶劣的环境下依旧能够突破先天,一如他来到太一派之后,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把自己吃成一个大胖子受尽所有人的白眼和嘲笑,却终于还是亦步亦趋的突破到了炼气期,终于有了一丝可以继续前行,仰望内门的资格。

    在他被同辈之人甩的越来越远的同时,他也再不断的超越着一部分人,也在不断的将其他人甩在身后。

    仙路崎岖,大道独行,在求仙问道的路上,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行者。

    “这就是我的道,这便是我的仙途!”孟暨南告诉自己,凭着最后那一点点信念,他蹒跚着跨过一道道的山梁,终于,代表着筑基的那道山梁就在眼前,可他似乎却已经再没有了任何的气力,无法跨越了。

    许半生若有所思,孟暨南遇到的一切,他都尽收眼底,他在修仙的路上,似乎也看到了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

    突然之间,孟暨南佝偻的腰身直立了起来,他长剑一挥,大声喝道:“上不去,我便回头,我的脚步,本就该是脚下的这一切,前方的山头再多,我不走了行么?!”一声断喝,孟暨南转身挥剑,斩向身后无尽的虚空,然后,他竟然面带微笑的走下山来,这个意味着他个人仙途的幻象,再度幻灭。

    场外观战的弟子皆是大喜,他们以为孟暨南将要破阵而出了,阴阳正反五玑阵,明显开始摇晃,仿佛随时都能被震碎。

    可是许半生,此刻脸上却浮现几分笑意,他知道,自己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

    此前不管孟暨南遇到多少险阻,心中的恐惧如何被放大,他都没有出手,那是因为他知道,那时出手,光凭阴阳正反两道阵法根本无法打败孟暨南。而现在,时机到了,孟暨南看似已经彻底突破了五玑阵,他似乎已经彻底的走出了心魔,这是他气势最为高涨的时刻,却也是他的心志最为脆弱的时刻。

    放弃了,真的就无所畏惧了么?

    不!放弃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惧!

    许半生一声断喝,出手了,他终于双手抱元,缓缓搓动,阴阳正反两阵开始运转,阴阳相交,正反相加,而五玑阵中,孟暨南也陡然看见一个无比脆弱的自己,放弃仙途就等于一切成空,孟暨南感觉到了无尽的茫然。

    阵法搅动,一股摧天裂地的力量澎湃而至,孟暨南却仿若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是呆呆的看着天地间的异变,然后,他神魂俱灭,被送出了洞天战场。(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