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16章 临战突破

第0716章 临战突破2017-11-11 22:36:42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还剩下的两人,一个是二十一号弟子,另一个是二十三号的泛东流,二十号弟子只能满心希望自己能够抽中二十一号,虽然依旧处于劣势,但那样至少还有机会一搏,要是抽中泛东流,那就彻底无望了。

    玉简翻转过来的时候,看着上边的数字和名字,二十号弟子轻舒了一口气。

    二十一号弟子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位师弟,忍不住吐槽道:“东流师兄比我更强这是一定的,可你以为抽到我就能进入胜者组么?”他现在心理很微妙,是又好气又好笑。

    二十号弟子愣了愣,似乎被打击到了,踌躇了一下,他说:“不是我能打败师兄你,只不过,若是东流师兄,我半分机会都没有,抽到你,至少我还能出个几招,不至于被秒杀。”

    这样一说,二十一号心理就要舒服许多了,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看胜者组,已经挂上了四个号码,四号许半生,十一号牛凳,十八号仇魂以及十九号弟子。泛东流已经胜了一场,若是这一场他胜了,也是徒劳,他虽然不至于认输,可也不认为对上泛东流自己能有什么胜算。这也就意味着,胜者组实际上已经是五个名额了,八强只剩下三人。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第二论的胜败组争夺战,同样会有四到五个胜者组的名额产生,然后便是胜者组之间的战斗,决出三人进入八强。

    既然已经几乎没机会在第一轮就进入胜者组,似乎二十一号弟子这场战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是不然。

    二十号弟子可是已经胜了一场,若是二十一号放水,他就直接进入胜者组,也即成为八强之一了。而最后剩下的泛东流,虽然抽取的对手只能是败者组里的弟子进行第二轮的对决。可对于泛东流而言,依旧是第一轮。败者组里,除了孟暨南根本就没有人是泛东流的对手。而孟暨南,现在已经迈入筑基期。自动失去了选拔的资格。这也就意味着,实际上败者组里没有人会是泛东流的对手,他必然会成为第六个胜者组的成员。

    “真是讨厌啊,以目前的局势,我直接放弃,对我第二轮的决战会有些好处。至少,我的攻防不用暴露,并且气势也可以一出手就达到顶峰。可是放水。就意味着八强的名额又少了一个。难度增加不说,对于第二轮的决战也绝对不利。非要赢啊,想卖个人情都不成。”

    他自言自语一番,也不再跟二十号弟子多说,径直迈入演武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犹豫导致了水准的发挥失常,二十一号原本实力上是占据足够优势的,可是最后的结果虽然是赢下了这一场,但是赢得却极其难看,场面非常差劲,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放水失误。不小心才赢下的这一场。

    不管如何,二十一号弟子与泛东流最后的对决来了,胜者进入八强。败者虽未完全被淘汰,可总归要多费些手脚。

    签也不用抽了,只剩下最后二人,都是一场胜利,自然直接捉对厮杀。

    原本以为二十一号弟子无论如何都将全力以赴,没想到,他却选择了直接放弃,任由泛东流随意的一剑,就把他送出了洞天战场。

    对此。也没什么好说的,虽说洞天战场之中并不会真正的消耗体力。无论打的多惨烈,下一战依旧是原地满血复活。可人家愿意选择放弃,不想受到精神上的煎熬,也没人能够指摘。何况,泛东流的实力有目共睹,二十一号的行为不是放水,而是识时务。

    泛东流顺利进入胜者组,与许半生牛凳会合。

    胜者组中一共五人,除了许半生之外,尽是实力榜排名前五的弟子。十一号的牛凳和十九号的赛景并列实力榜第五,这也就意味着,除了许半生这个异数之外,本届选拔并未出现其他黑马。

    意外当然是有的,那就是高居实力榜第三的关凯提前出局,而且,他和许半生这匹黑马刚好撞上,只能说时运不济。

    而许半生其实也不能用黑马来形容,区区炼气二重天,却竟然进了八强,并且竟然是第一个进入八强的人,这着实让人感慨无限。纵然这个第一其实是运气所致,抽签就抽成这样,可这终究是一马当先啊。关键是在许半生之前还有个刀狂,那也绝对是八强的极大热门,若是关凯还在其中,刀狂被挤入败者组,倒也容易接受,可偏偏关凯已经提前出局,也就是说在二十四强之中,刀狂的实力其实是处于并列第四,最差也是第七的位置,却因为抽签抽到了牛凳而落入败者组,这不能不说是他倒霉。

    不过,到了第二轮,刀狂似乎就少有敌手了。

    孟暨南都已经出局,刀狂在剩余的十八人之中,绝对是实力最强之人。当然,还有个与他实力相仿的,在实力榜上同为并列第五的二十一号弟子朱一天,但是,除非他们俩再度上演火星撞地球,否则,剩余弟子基本很难挡得住他们二人前进的步伐。

    而即便二人也不幸相遇,至少其中一人是会进入胜者组的。

    抽签重新开始,十八人的名字再度被打乱了顺序,每个人都将上去抽取一枚光幕上的玉简。

    这一次,刀狂依旧抽到了三号签,似乎今天他与这个签十分有缘,只是这一次,应该再不会有人能够拦在他的身前。

    一号签是个炼气四重天的弟子,他抽取了自己第二轮的第一个对手之后,干净利索的败下阵来,直接进入到败者组。只要不出现大的意外,基本上,这一轮的败者组,就意味着彻底被淘汰。

    二号签的弟子抽到了九号签的弟子,那是陈元亮,陈元亮也是憋着一股劲的,第一轮的时候。他的运气如果能够好一点儿,此刻其实也已经进入到胜者组了。可是,运气不总站在他那边。他活该倒霉的抽到了泛东流这种根本不可能战胜的对手,不得已要进行第二轮的比试。

    不过。陈元亮在和泛东流对决时使用的炼剑成丝,似乎已经让大家认清了他的实力,他绝不是实力榜上标注的十名开外的实力,凭他那招炼剑成丝,未必就不能跟刀狂牛凳等人一战。甚至于,如果他机会把握的好一些,连泛东流都未必拿不下。

    当然,这只是大多数弟子的判断。牛凳和许半生对此是不屑一顾的,泛东流留有余力,这一点他们二人心知肚明。甚至就连仇魂,都判断出泛东流的沧浪水诀很可能不止练成了第二诀,连第三诀山穷水尽闹不好都已经练成。

    陈元亮一上来就使出炼剑成丝,剑化柔丝,何止千百,二号弟子完全无力抵挡,勉力坚持了一小会儿,终于是败下阵来。

    又轮到了三号签的刀狂上场。饶是信心满满,刀狂也不禁捏了一把汗。毕竟,这一轮过后。已经进入八强的五人不谈,如今的胜者组并不能完全保证自己进入八强。而若是再次落入败者组,那么便几乎失去了晋级八强的机会。

    这一轮,不容有失。

    上一轮抽签抽的很淡定的刀狂,这一轮也不再平静,他没有延续上一轮的抽法,并未按照顺序随便点取,而是犹豫半晌,最终选择了一枚夹在中间的玉简。

    玉简翻开。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刀狂自己也觉得快要崩溃了。

    这运气。着实有些逆天,刀狂竟然从剩下的十五人之中。再度抽到了一个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赫然正是这一轮抽到十八号签,而上一轮则是二十一号签的朱一天。

    朱一天也是满面愁容,上一轮他选择放弃和泛东流的对决,就是希望在第二轮里可以轻松的进入胜者组,然后只要运气不过于差劲,他都能拿到八强剩余的三个名额之一。

    可是,这刀狂,你要不要这么准啊,这么多人里你竟然就抽到了我?

    走上前去,朱一天苦恼的对刀狂说:“刀师弟,你这手,唉……”一声长叹,他也是无言以对了。

    刀狂更是郁闷,他似乎落入到和上一轮相同的境地。

    朱一天和牛凳一样,都是炼气五重天,而刀狂却是炼气四重天,这直接导致他将受到一个境界的等级压制。平日里是说这不算什么,一个境界的等级压制而已,就凭刀狂的屠圣三十六刀,足以泯灭。可是,今日这一战,绝对不容有失啊,一旦输了,就有可能彻底失去下山的机会。

    刀狂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没办法,运气使然,也只能让师兄你受委屈了。”

    朱一天一愣,随即怒道:“你还真以为你赢定了?喂,上一轮那个家伙如此,现在你又是如此,干嘛?我看上去很好欺负么?”说罢,朱一天气恼的迈入演武场,双手按在光柱之上,直接进入到洞天战场之中,等待着刀狂的到来。

    刀狂默默的摇了摇头,却并未进入演武场,而是就地坐下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仇魂这个可算是最了解刀狂的人在内,都不知道刀狂为何会在临战之前突然跌坐在演武场之外。

    虎同方一皱眉头,出声喝道:“刀狂,你为何不入演武场,你是要放弃这场对决么直接认负么?”

    正常情况下,不管刀狂意欲何为,他都该解释一下,可是今天,他却丝毫没有解释的准备,而是将双腿盘起,双手掌心向上,掐了个法诀,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呈现出五心向天的姿态。

    他这是要入定修炼?

    喂,这可是在选拔啊,你这时候修炼算怎么一回事?

    可就是刀狂的这个举动,却让原本应当勃然大怒的虎同方也狐疑的没有继续发火,他眼神之中颇有些玩味的看着刀狂,口中喃喃:“知道这一轮不容有失,所以再不藏私了么?”

    而众弟子却依旧不解,这时,泛东流悠悠然说了一句:“刀狂一直压制着自己的修为,此刻他选择临战突破了!”

    众人大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