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18章 要不要破阵

第0718章 要不要破阵2017-11-11 22:36:44Ctrl+D 收藏本站

    虎同方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对于外门弟子而言心惊动魄的选拔,在内门的弟子眼中看来,无非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哪怕他们当年也都是这样过来的。

    “刀狂连胜两场,列入胜者组。四号签范征,上前抽取自己的对手。”

    刀狂并没有什么喜色,因为胜者组并不代表八强席位,上一轮才是如此,这一轮的胜者组,还要看一共能产生多少晋级之人。只有在人数低于三人的状况下,才会自动晋级八强,否则,还需要继续对决,直至产生三人名额,补齐八强。

    而范征,则是神情严峻的上前抽取了自己的对手。

    一番苦战,范征也是不负众望,连胜两场,拿下了一个胜者组的席位。

    同样,他也没有太多高兴的神色,究竟是否进入八强,还要看其他弟子的发挥。

    此后的战况有些胶着,一胜一负是很常见的事情。

    好在也没几个人了,第二轮第三个胜者组的名额,由此前已经胜出一场的陈元亮摘下,再无其他人进入胜者组。

    至此,第二轮的比试,又产生了三名胜者组的弟子,和第一轮相加刚好是八人,这直接导致了朱一天含恨被淘汰。

    八强之中,仇魂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泛东流紧随其后,其他人显然跟这二人有着不小的差距。

    牛凳和刀狂构成了第二梯队,虽然此前在第一轮就已经进入八强的赛景,纵然在选拔开始之前,和这二人并列实力榜第五,可现在,由于牛凳和刀狂的出色表现。刀狂甚至在选拔之中突破到了炼气五重天,已经悄然跟赛景拉开了差距。

    相比起赛景,显然朱一天更为郁闷。或许实力上已经和牛凳刀狂产生了距离,可他跟赛景却绝对是同一起跑线上的。输。只是输在运气,谁让朱一天先遇到泛东流,后遇到刀狂呢?若不是两次的签都抽到如此强劲的对手,此刻他也应该站在八强之列。陈元亮和范征必然有一个会被淘汰出局。

    并且,由于陈元亮的炼剑成丝着实给了不少人以震撼,是以许多人都认为,陈元亮的实力基本上已经和赛景处于同一行列,毕竟赛景在整个选拔的过程中。只能说是稳扎稳打,几无亮点可言。运气不错加上本身的实力,才使得他进入到八强,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能强过陈元亮。

    范征是显然比陈元亮的实力更差一些的,在整个八强之中,除非他运气爆棚抽到许半生作为对手,否则基本上也就是充当炮灰的角色。

    但是好歹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机会。

    只是,即便是抽到了许半生,就真的一定能胜出么?直到现在,许半生都并未展现出他任何一点的实力。他所有胜出,都来自于同样的一个东西——阴阳正反五玑阵。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将许半生视为鱼腩。可真到了八强,大家又开始心里犯嘀咕了,这个许半生,竟然能扛得住孟暨南的等级压制啊,还有之前关凯对他的等级压制,这其中似乎总能说明一些什么。

    闹不好,他这匹黑马真是要一黑到底?

    纵然嘴上已经不太敢说许半生无论和谁做对手都是必败的结局了,可这些人心里,依旧认为许半生的胜面不会超过十之一二。如果按照地球上那些赌博公司开出的赔率。许半生进入八强的赔率至少也会在一赔四一赔五以上,而仇魂。基本上会是属于一赔一点零五这种几乎没悬念的赔率。

    虎同方宣布了八强名单,然后照例命众人回去休息。第二日再进行整个选拔的第三轮比试,也就是最后一轮的比试。

    八强之中,仇魂自然还是面无表情,这对他而言本就不算什么考验。

    泛东流和牛凳也无比轻松,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只要不对上仇魂,他们也是稳稳能够战胜各自的对手的。即便是刀狂临阵突破,泛东流也依旧稳操胜券,而牛凳,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畏惧,即便真是让他抽到了仇魂这支下下签,只怕他也会将泼风八十一剑使得虎虎生威。

    刀狂心中着实忐忑,只有他最清楚牛凳的实力,看上去他现在似乎占据了一些优势,可毕竟他的底牌已经打完了,谁又能保证牛凳不会来一个临阵突破呢?并且,此前和牛凳那一战,经过认真的反省之后,刀狂认为牛凳恐怕依旧留有少许的实力,这也就意味着,哪怕牛凳伫步不前,自己也未必能够确保胜过他。

    八强之中,对于刀狂而言有三座大山,他和仇魂站在一边也并不意味着他就不会抽到仇魂作为自己的对手。

    而刀狂知道,仇魂是绝对不会相让的,哪怕他有足够的把握,即便自己落败之后,虎同方和钱吉也一定会把他选入五人行列,仇魂也绝不可能放水。这关乎仇魂的面子,关乎他坐实外门第一高手的名声。

    而泛东流,沧浪水诀第二诀刀狂都未必应付的了,而按照仇魂的猜测,闹不好泛东流已经练成了沧浪水诀的第三诀,这也是个绝对无法战胜的对手。

    和牛凳只在伯仲之间。

    刀狂很是恼恨,上一轮遇到牛凳,他就觉得自己的实力和牛凳在伯仲之间,结果惜败。而现在,他打完了手里所有的牌,连一直压制的境界都已经不得已提升了上去。可却居然发现,他和牛凳依旧是伯仲之间。

    若是让刀狂遇到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人,刀狂都很有可能沦落到战败的一方。

    甚至,还有个到现在也还看不透的许半生……

    刀狂眼皮子一跳,心里骇然:“什么时候,我竟然会将许半生也视为对手了?”

    仇魂恰好幽幽开口,道:“我若和你对决,我是绝不会相让的。这话跟你说明白,省的你心里不痛快。”

    刀狂一愣。心里竟然有些激动,要知道,仇魂从前是绝不会对自己解释这些的。而现在竟然解释了一句,看来。那天的事情应该已经过去了,并且,这几天的表现,让仇魂和刀狂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步。

    “我明白,仇师兄你绝不能折了名头。”

    仇魂却摇了摇头,道:“不光如此,你想,若是我和许半生都落败。内门会如何选择?”

    刀狂一愣,这倒是个大问题。看来,自信满满的仇魂,在许半生这个天才面前,似乎也有些吃瘪啊。

    “你说,内门会不会将我和许半生配成一对?”

    刀狂再愣,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仇魂的意思。

    “你是说你的实力有目共睹,因此许半生败在你手里,也是情理之中。因此,到时候内门要选择许半生加入历练之列。最方便堵住所有弟子的口?”

    仇魂缓缓的点了点头,又道:“这只是一点,另一点便是。万一内门有人认为许半生有可能战胜我,而他又恰好做到了,那么从今往后,内门不管如何向许半生倾斜资源,似乎就愈加的顺理成章了。”

    “这绝不可能!”刀狂脱口而出,但是很快心里微微一动,心道原来并不是自己对许半生产生了危机感,连仇魂也是啊。

    “他再如何神秘,再如何天才。始终不过炼气二重天。若不是孟师兄有意相让,他现在已经被淘汰了。”

    仇魂停下了脚步。转脸望向刀狂,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真是这样认为的?”

    刀狂心里一个咯噔。赶忙解释说:“许半生身上的确有许多诡异之处,半年的面壁,按说他应该什么都没学到,充其量师门将入门的心法交给他,他在洞天之中苦修半年。可他的阵法,还有定身符,都让人很是吃惊。并且他仿佛是带艺投师的,在来我们太一派之前就已经学了不少东西。不过,即便如此,他终究只是个炼气二重天,凭他那些手段,遇到我或许都有可能让人大吃一惊,但是遇到仇师兄你,那是绝对没戏的。别说仇师兄了,就算是泛东流,许半生也绝无可能战胜。”

    仇魂淡淡一笑,继续往前走去,道:“那就看明日的结果吧,我总感觉不大妙。”

    “许半生想要出奇制胜,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仇师兄你也如孟师兄一般,选择破他的阵。”

    刀狂这话本意是拍马屁,可没想到仇魂却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觉得,如果我和许半生遇上了,我该不该做出和孟暨南一样的选择呢?”

    刀狂呆住了,他急忙说道:“万万不可。”

    “你是认为我也破不了那阵?”

    刀狂犹豫了一下,道:“我只是觉得没必要冒那个险。”

    “有多险?”仇魂含笑问道。

    刀狂仔细的想了想,是呀,好像也没多险。如果仇魂和许半生对上,那么必然一胜一负,战败的四人之中,就不可能让内门犯难了。许半生落败,实属情理之中,内门选他,自然没话说。而仇魂不幸落败,这外门第一高手,内门又怎么可能放弃?

    这也就是说,只要仇魂和许半生对上,他们等于就算是二人携手得到历练行走的资格了。那么,这一战的胜,或者败,其实也就是个面子问题。

    只是,仇魂又怎么可能舍得这面子?

    可反过来想,连孟暨南都破不了的阵,若是仇魂破了,这绝对会让他这个外门第一高手的称誉彻底的被坐实,绝对没有人再敢有任何质疑。而这,也绝对是仇魂扬威的最佳手段。

    似乎各有利弊,而这利弊,则是以胜负来决定的。

    一时间,刀狂的思绪有些乱了,他倒是真开始怀疑,真让仇魂对上许半生,闹不好仇魂会险中求胜,挑战许半生的阴阳正反五玑阵。

    而内门若真是做了这样的安排,这也就意味着内门其实对于最终五人的名额心里早就有了计较,那么,刀狂遇到泛东流和牛凳的几率就趋近于零了。

    这点儿自信,刀狂还是有的。(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