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19章 被放弃

第0719章 被放弃2017-11-11 22:36:46Ctrl+D 收藏本站

    八强对战的抽签顺序,是按照上一轮成为八强的顺序来进行的。

    也就是说,第一个锁定八强席位的许半生,将第一个上去抽取自己的对手。

    虎同方解读完抽签顺序的规则之后,许半生便走了出来,直接来到光幕之前,在光幕上的七枚玉简之中,选取了中间的那一枚。

    玉简缓缓翻转,而玉简上呈现出的姓名,让所有外门弟子大吃一惊。

    即便是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仇魂和刀狂也免不了感到吃惊,那玉简之上,赫然正是仇魂的名字。

    虽然八强已经和绝大多数外门弟子无关,可谁在此刻又能真正的觉得无关呢?比起昨天的第二轮选拔,今日观战的弟子,几乎囊括了外门所有人,甚至那些已经筑基成功却未能通过内门考核,不得不继续呆在外门,早已失去选拔资格的弟子,也都前来观战了。

    看到许半生竟然抽中了实力最强的仇魂这支签,众弟子哗然不止。

    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很多人都认为许半生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不管他前两轮是否有取巧之嫌,可到了这个时刻,内门若说不重视他是绝无可能的。更何况内门原本就极为重视许半生,是以在多数弟子眼中看来,即便是许半生的八强对战已经注定只能以失败收场,可内门总该稍事干预,至少让他对上实力较弱之人,也好让许半生稍有发挥。

    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许半生对仇魂,那岂非是一点儿看点都没有了?大家纷纷猜测,仇魂会不会在一招之内就将许半生送出洞天战场。

    许半生本人倒是很平静。

    昨天泛东流和牛凳也对今日的抽签形成了诸多猜测,可许半生却是一点意见都没给。他懒得去打击泛东流和牛凳的热情,可心里却隐约明白,内门即便安排。也绝不会给自己安排一支更好的签,而只会让自己遇到最大的挑战。

    天才之路。自然是不能跟其他人相同的,内门对许半生也有诸多好奇,尤其是当他以阴阳正反五玑阵连续赢下三场,带来很大的争议,却又最没有争议的走进了八强之中。反正内门已经留下了后手,有一个可被指定的名额,许半生的胜负早已不那么重要。

    换位思考,如果许半生是太一派的掌教。肯定也希望看看许半生和仇魂这个所谓外门的第一高手对上会是什么结局。甚至于,内门有可能同时也想看看仇魂敢不敢迎难而上挑战一下阴阳正反五玑阵。

    所以,不管泛东流和牛凳如何猜测,他们都坚定的认为内门不会安排许半生和仇魂撞上,因此许半生也就懒得发表任何意见了。

    而现在抽签的结果,似乎已经证实了许半生的猜测。许半生知道,无论自己选择哪一枚玉简,其结果恐怕都是一样的。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他又怎么会受到抽签结果的影响呢?

    虎同方可不会管那帮弟子的哗然,他只是按部就班的宣布第二个上去抽签的人选。

    第二个确定八强席位的。是实力榜上和牛凳刀狂并列第五的赛景。

    赛景心里很嫉妒许半生这个天才,此前对许半生的态度是根本不予理会,可是现在。由于许半生竟然把仇魂这个谁也不愿抽到的人给抽走了,赛景在和许半生错肩的时候,也免不了多看了他一眼。

    “内门这是觉得仇魂反正没有对手,也不想其他人捡到许半生这个便宜,所以干脆安排了最强对最弱么?或许,内门还想顺便考验一下仇魂敢不敢挑战许半生的阵法。”赛景站在光幕之前,微微有些失神,他可不认为这是许半生的运气不好,他认为许半生无论和谁做对手。输的都只能是许半生,在这样的前提下。许半生在八强之中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送分。而许半生这个送分童子。若是被陈元亮或者范征捡去了,这四强未免就成色不够了。

    “快快抽取你的对手!”虎同方一声断喝,打断了赛景的思绪。

    赛景抬起头来,看着光幕之上剩余的五枚玉简,不再犹豫,随手点了一下第一枚玉简。

    玉简缓缓翻转,上边写着泛东流三字,赛景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运气也太差了吧?又或者是后边,尤其是陈元亮和范征二人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八强之中实力最强的两个人,就这么被抽走了,这还真是叫人意外呢。

    看到赛景的抽签结果,刀狂却是感到了彻底的安心。这样看来,他猜测的不错,内门看来早有安排。

    仇魂泛东流牛凳和自己,就是四个胜者,然后他们会从败者之中选中许半生。

    又或者,许半生意外的战胜了仇魂,然后仇魂被选中?——这样的念头,换在几日之前,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刀狂的脑中的。可是这几日的选拔,许半生的表现却不得不让刀狂脑子里多了这样的一个选项。

    不少弟子都对赛景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赛景的脸上也仿佛抽搐一般的难看,原本就话不多的他,现在更是沉默的可怕。

    第三个确定八强席位的,乃是牛凳,虎同方喊到他的名字之后,牛凳轻装前进,走到了光幕之前。

    光幕上已经只剩下三枚玉简,可以说,牛凳抽完自己的对手之后,剩下两人也便自动配对成功。是以,牛凳这一抽,将会决定剩余四人的命运。

    所有弟子都不再议论,而是看着牛凳,都想第一时间知道牛凳将会抽到谁作为自己的对手。

    有脑筋快一点的,心里都有了个隐约的答案,他们都觉得牛凳抽中的,九成将会是陈元亮和范征之间的一人。牛凳和刀狂本就实力略胜那二人,加上他们又已经遇见过一次,于情于理。都不会再出现他们二人的对阵。

    陈元亮和范征对视一眼,更显的紧张无比,毕竟。他们俩的实力的确稍弱,即便是陈元亮已经展示过他的炼剑成丝。可就算陈元亮自己,也并不认为自己对上牛凳或者刀狂能有什么胜算。哪怕跟范征的感情很好,可在这样的时刻,陈元亮能想到的也唯有自己。对他而言,显然是范征这个对手比较容易对付,如果牛凳能把刀狂抽走,陈元亮简直就看到那个历练行走的名额在向自己招手了。

    掌心之中,已经满是汗水。陈元亮无比紧张的握紧了双拳,看着光幕前的牛凳,点取了三枚玉简之中的第二枚。

    玉简缓缓翻动着,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然后,一阵哗然之声,而陈元亮却是喜形于色,竟然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重重的在空中挥了挥拳。

    刀狂其实并没有太关注牛凳的选择,许半生对仇魂和泛东流对赛景。都已经是他猜到的结果,他认定自己和牛凳不可能相遇,而自己的对手是陈元亮还是范征根本就不重要。他又怎么会像其他弟子那样紧盯着牛凳的选择不放呢?

    可是,当看到全场弟子躁动哗然,尤其是看到陈元亮那喜形于色振奋挥拳的动作,刀狂的心一沉,难道,牛凳抽到了自己?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内门怎么会放任牛凳和我遇上?

    可是,当刀狂抬头望向光幕的时候,他却看到,光幕上那枚已经翻转过来。甚至被放大的玉简之上,赫然正写着自己的名字。

    刀狂!

    这两个字无比的熟悉。可此刻却显得无比的扭曲。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让我和牛凳再度狭路相逢?内门疯了么?又或者,内门觉得陈元亮和范征的资质比我们好?

    这不可能啊!这没道理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是内门失手了么?

    ……

    这一刻。刀狂简直就要怀疑一切了,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怀疑论者。

    但是,虎同方的声音,却彻底的打碎了他最后的一丝幻想。

    虎同方道:“牛凳,对刀狂。那么,剩余二人,陈元亮自动对阵范征。现在,八强对战开始,第一场,许半生,对仇魂!”

    仇魂从刀狂身边走出去的时候,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刀狂。

    说实话,牛凳会抽到刀狂,仇魂其实也挺意外的。他的猜测,和刀狂基本相同,而当许半生抽到了他,赛景又抽到了泛东流之后,仇魂也认为内门可能会更希望五个下山的名额,其中包括牛凳和刀狂两个人。赛景显然是被直接放弃了的,否则,不会安排他跟泛东流交手,哪怕赛景还藏着一些底牌,让他对上牛凳或者刀狂,或许他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机会,但对上泛东流,他绝对不可能胜出。那么,现在的结果也就意味着,在内门的眼中,陈元亮显然比牛凳和刀狂其中之一更有潜质。原因?大概就是他那手炼剑成丝吧。

    而至于牛凳和刀狂之间,究竟谁才是被内门放弃的那个人,仇魂也不得而知。屠圣三十六刀,刀狂并不算完全练成了,而牛凳的泼风八十一剑,却是彻底掌握。而这两门功法,其实是泼风八十一剑略弱一些的,但是刀狂只练成了十八刀,即便是他临阵突破,迈入炼气五重天,也顶多就是多出两三刀,这显然是会为他减分的。那么,被放弃的,大概会是刀狂?

    基本实力相当,可一套完整的,已经练成的功法,显然比一套完成度不到三分之二的功法更加让内门满意。尤其是这次的比试是为了选拔下山行走的弟子,那可是会产生生命危险的。

    “好好表现吧。”仇魂也不禁叹了口气,脑子里想的已经不再是五人名单,而是在下山之后,失去了刀狂这个臂膀,他或许应该试着拉拢一下陈元亮,省的自己到时候成为一个孤家寡人。

    刀狂呆呆的看着仇魂,心里也大概明白了,仇魂这是放弃了自己。

    可为什么会这样?内门为何会放弃自己?!(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