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23章 没有侥幸

第0723章 没有侥幸2017-11-11 22:36:51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这还没完。

    只见阵法一转,仇魂明明已经摆脱了的五玑阵,竟然再度转回到他的面前。

    幻象顿生。

    一群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仇魂的眼前,他们肆意的嘲笑着仇魂,仿佛在说他自不量力,竟然要跟亘古难见的天才许半生较量。

    仇魂胸中并无半点戾气,相反,早已洞悉五玑阵一切的他,脸上竟然露出了平静的笑容。

    “正反,呵呵,许半生,你已经黔驴技穷了。”仇魂这次,干脆连跌坐都不用,只是站在那里,便轻松的进入入定状态,然后任凭身体做主,按照他此前认定的方向走了出去,很快便又脱离了五玑阵的束缚。

    许半生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仇魂终究还是上当了。

    阵法再次一转,这一次,确定走出了五玑阵的仇魂,却发现自己依旧站在五玑阵之中,周围,还是那五面已经被他识破明晃晃的镜子。

    前!

    后!

    左!

    右!

    头顶上方!

    这五个方位,莫不是一面可以反射一切内心魔障的镜子。

    “这是怎么回事?”仇魂不解。

    他第一次走出五玑阵,已经来到了三环相扣的阵法的第二层,正反阵。许半生的引雷之术,是趁着仇魂在最内层的五玑阵和中间层的正反阵之间降下,试图阻止他走出五玑阵,也令其无法面对第二层的正反阵。

    可是,放弃了兵刃的仇魂,成功的让自己的长剑成为了避雷针,吸引了所有雷电,然后从容迈入正反阵。

    不知许半生玩的什么手段。仇魂竟然再一次出现在五玑阵之中。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五玑阵已经无法再对仇魂产生任何的伤害,已经破过一次的阵法。不足为虑。是以仇魂甚至不需打坐,直接就迈步而出。轻松的破了五玑阵。

    此刻的他,按理说应该再次出现在正反阵之间才是,可为何还是五玑阵?

    仇魂霎时间明白,正反阵,正是那正反阵的作用,他以为自己一直向着阵外的方向走去,却不知阵法变幻,正反阵起到了作用。使他的判断完全落空。阵内方位已变,里变成外,外却变成内。仇魂以为自己是朝着最外层的阴阳阵走去,实际上,却是走回到了最内层的五玑阵。

    心中不免不屑,仇魂心道,许半生你这是打算累死我么?或者是想耗尽我的真气?我可是炼气七重天,就算是你的气海几乎达到道体的程度,可我的真气也绝对是你的一倍以上,你跟我拼真气?

    虽有阵法占了便宜。将我困在其内,可你运转阵法,正反化之。这些都需要耗费真气,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真气,可以不断的这样正反调换。

    仇魂当即找准方位,一步跨出……

    霎时间,仇魂眼前出现了万千火光,千万点火焰,凝成千万支火箭,正从四面八方朝着仇魂疾射而来。

    仇魂嘴角露出不屑之色。喝道:“五玑阵对我已经无效了,许半生你又何必苦苦纠缠。你以为幻化出这万千离炎箭。我就会当真么?你调换了两次阵法,目的不是为了让我回到阵法中央。也不是为了让五玑阵再度困住我,而是希望给我造成一个错觉,那就是这阵法你可以随意变幻,随时可以让我出现在不同的阵层之中。你以为我会错误的以为自己又置身正反阵里了?离炎箭是我出的招,我岂能不知这离炎箭早就消散了?你看周围那点点火光,那便是真正的离炎箭的效果。现在这些离炎箭,只不过是你的五玑阵中一道幻象而已。就凭这,也想阻拦于我?你妄……”

    信心满满,底气十足,只可惜这并不意味着仇魂的判断就一定是正确的。

    就在第一支离炎箭已经射中他身体的时候,仇魂就已经觉察出不对了。

    为什么会有灼烧的痛感?

    仇魂努力说服自己,这只不过是幻象的一部分而已,就连痛感似乎也模仿的十分到位。已经消散的离炎箭,又怎么可能重新来过?许半生就算是学会了离炎箭这种化解火系法术的基本术法,却也绝不可能修的成大火球术。而普通的火球术,那才多少火炎?怎么可能形成这铺天盖地甚至远超过大火球术火炎的离炎箭?

    一定只是幻象!

    不管内心如何认定,那离炎箭一支支的都命中了仇魂的身体,仇魂此刻就像是一个火人一般,早已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离炎箭射中仇魂的身体,伴以噗噗的爆裂声响,每一支离炎箭的伤害都微乎其微,可这数以万计,甚至根本就不会停歇的火炎,累加起来,就算是一个筑基也抵挡不住,休要说一个炼气七重天的仇魂了。

    当仇魂终于意识到不对,他发现自己判断失误了的时候,许半生却没有再给他任何机会,完全不理会仇魂如何抵挡依旧在不断向他射去的离炎箭,直接将阵法再转,阴阳正反二阵,融为一体,重合了起来,替换了五玑阵成为这三环相扣的阵法的核心。

    然后,阴阳变幻,正反互换。

    挤压!

    撕裂!

    上升!

    下降!

    巨大的力量从阵法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位于阵法中央的仇魂,此刻全副心神都在对付身上燃烧的火炎,根本就没有余力对抗这庞大的力量。

    轰的一声,就仿佛关凯陈元亮范征以及孟暨南当时的不甘心一样,阵法彻底发动,将阵中之人撕成了碎片。

    仇魂向后一个趔趄,双手早已脱离光柱,他被许半生送出了洞天战场。

    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仇魂简直要怀疑,这根本就不是真的,这依旧只是幻象而已。阴阳正反五玑阵怎么可能这么强大?竟然把他绞杀其中。不对,现在一定还在五玑阵之中。这一切也是许半生的诡计。

    仇魂再不敢托大,跌坐下来,双腿盘起。五心向天,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迅速的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

    外边早已是一片嘘声,而虎同方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许半生胜!仇魂败!”

    这声音,无比的刺耳,哪怕是仇魂已经入定,也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这时候,仇魂终于意识到,这并非什么幻象,自己也已经真的被许半生打败。

    他缓缓睁开双眼。不解的看着刚刚从洞天战场中退出来的许半生,茫然无措,他明明已经识破了五玑阵,又怎么可能被阵法打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许半生是如何做到的?那离炎箭又是怎么一回事?

    许半生此时,却是拱了拱手,道:“仇师兄,承让!”

    让个屁啊,老子才不要让你!

    仇魂简直就想破口大骂了。

    可是,内心的无数疑问,让他依旧是一副呆乜表情的看着许半生。

    许半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是解释道:“那离炎箭并非幻象,而是五玑阵的另一个作用。五玑阵不光只是反射你内心魔障,还可以如同普通的镜面一样。反射光和热。你千不该万不该,在我的阵法之中使用火系法术,若是你用其他系的法术,我再如何变幻阵法,五玑阵也已经彻底对你无效了。两次阵法的变幻,将你重新困在五玑阵中,再将你的离炎箭反射回去,虽不是真实的火炎,可火炎之光。火炎之热,却都可以真实的对你形成伤害。这伤害也并不能真的奈何于你。但却可以打乱你的阵脚,然后我再彻底发动阵法。你便败了。”

    仇魂痴痴傻傻,终于明白了自己错在何处。

    严格说来,那万千离炎箭也的确就是幻象,可仇魂不该真的认为那些就只是幻象,要知道,有光有热的幻象,却是可以对他形成伤害的。

    “那碎裂阴阳又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可能做得到?”仇魂想起,自己的离炎箭原本已经胜券在握了,却莫名其妙出现那么多的细小空间,这也是他全然不解的事情。

    可这一次,许半生却并未解释,他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能说了。”说罢,许半生走出了演武场。

    场外,是同样目瞪口呆的外门众弟子,他们其实和仇魂一样,同样想不明白那些离炎箭是怎么一回事。许半生的解释让他们恍然大悟之余,一个个却又在思索仇魂的第二个问题。

    没想到许半生不肯说。

    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碎裂阴阳,划分空间,这是金丹都做不到的事情,偏偏许半生一个炼气二重天却做到了。

    这简直就是绝对的不可思议。

    可没办法,许半生不说,也没有人能逼他说。

    牛凳冲上前来,重重的一拳打在许半生的肩膀上,大声笑道:“牛!半生,你太牛了!你才是外门第一人啊!”

    泛东流却只是面带微笑,甚至还反驳了牛凳的话,他说:“仇师兄只不过是迎难而上而已,真正对敌之中,没有人会给半生布阵的机会。即便先布下阵法,敌人也不可能这样破阵。这只是一场比试,半生赢得着实侥幸,外门实力最强的炼气期,依旧是仇魂仇师兄。”

    牛凳自知失言,外门第一人这名号,落在仇魂头上那是荣耀,可落在许半生头上,只会给他拉仇恨。

    “哈哈哈,我也是失言了,不过不管怎样,半生都太牛了!仇师兄也不要气恼,你也是虽败犹荣,换成我,是万万不敢挑战许师弟的阴阳正反五玑阵的!”

    这话让仇魂简直颜面扫地,他哼了一声,满脸的扭曲,双目之中满是怒火。

    许半生笑了笑,道:“真的只是侥幸而已,下次肯定没有这么幸运了。”

    众人皆以为然,可虎同方和钱吉,却都暗暗心道,这个许半生,还真是滴水不漏,心智果然远超常人。什么侥幸?捉对比拼,又怎么可能侥幸?看似只是仇魂自作聪明的用了离炎箭才输了这场比试,可实际上,当仇魂说出他要破阵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这场比试,真正的分野在于碎裂阴阳之后的细小空间,而非离炎箭。(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