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24章 刀剑再遇

第0724章 刀剑再遇2017-11-11 22:36:52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仇魂选择了破阴阳正反五玑阵,于是泛东流和赛景之间的对决,成为了四组对决之中最没有悬念的一场。

    大家都还在消化仇魂和许半生那一战的一切,原本就没什么悬念的第二战,也就变得更加无人关心。

    无论如何,当赛景看到自己走进演武场的时候,干脆连一个看着他的人都没有,心里也是无比丧气的。

    再面对泛东流的时候,赛景就愈发没了脾气。

    在之前的两轮比试当中,赛景运气都很好,他当然也隐藏了一些手段。

    能够走到八强这个位置的,谁又没有一些隐藏的手段呢?就算是公认最强的仇魂,以及八强中第二强的泛东流,谁又会认为他们真的就一点儿保留都没有,已经将全部的实力展现在大家面前了?

    看着八风不动的泛东流,赛景唯有苦笑。

    “东流师兄,请了。”赛景欲言又止。

    泛东流笑了笑,同样拱拱手,道:“赛景师弟,没想到会是你。”

    赛景苦笑着撇撇嘴,道:“除非你和仇魂师兄遭遇,否则你无论遇上谁,其实都没什么分别。”

    泛东流不置可否,只是默默地伸出了双手,按在了光柱之上。

    下一刻,泛东流出现在洞天战场之中,赛景随后进入。

    直到二人进入洞天战场,两人间的对峙也没能引起太多的关注,只是少数跟赛景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弟子,总算是暂时的搁下了刚才的震惊,而开始将视线投向光幕。

    犹豫了一下,赛景终于还是说道:“东流师兄,我知道自己绝非你的对手。所以,还请尽快结束这场失去悬念的战斗吧。”

    赛景也是无奈,如果可能的话。他绝不愿如此。但是,自己和泛东流的对战甚至连关注都吸引不到。这一战真的就是毫无意义了。

    泛东流明白赛景的意思,按照正常的方式,他当然应该尽可能的保留,只要可以打败赛景就行了。而那样的话,战局会被拖得比较长,赛景这是已经失去了信念,希望泛东流可以一出手便是最强的招数,以让这场战斗更快结束。

    也无心去拖延时间。泛东流认为以最强的状态结束这场战斗,也算是对赛景的尊重。

    于是便点了点头,泛东流道:“那赛师弟你便准备好接一接我的沧浪水诀吧!”

    赛景听到这话,也是努力的抖擞精神,希望可以以最强的状态迎接泛东流的沧浪水诀。

    虎同方宣布对战开始,泛东流毫不犹豫,直接便奠出了自己最强的沧浪水诀。

    霎时间,洞天战场之内洪水滔天,但那却是如同水银一般散发着金属光芒的水液,看似流速不快。可一开始便让赛景感觉到举步维艰。甚至于,不光是行动变慢,就连他念动口诀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这一招水银泻地。比起此前泛东流对阵陈元亮的时候,所用的水银泻地还要强大,看起来,这才是泛东流施以全力的结果。

    而陈元亮此刻也终于注意到这场战斗,那招水银泻地他无比熟悉,但是,却又极为陌生。

    这才是泛东流真正的实力么?原来,他昨日对我的时候,还留了至少两到三成的功力么?如果昨日泛东流便使出全力。自己只怕是会败得更惨吧?

    可笑还有弟子宽慰陈元亮,说泛东流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若不是陈元亮一上手便使出了炼剑成丝,他那招水银泻地也未必就能发挥那么大的作用。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白给,赛景几乎被那稠厚的水银困得动弹不得,换做是陈元亮,恐怕只会更惨。

    赛景终于还是念完了自己的口诀,红光乍起,眼看他就要完成一次反击。

    但是很可惜,泛东流双手一挥,那滔天的水银便瞬间消失了,就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然后,泛东流脸上带着些许的笑容道:“赛师弟,小心了,这是沧浪水诀第二诀,弱水千转!”

    依旧是滔天的洪水,不同的是,这滔天的水中,连一丝杂质都没有,赛景沉没在洪水之间,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重如沉疴,刚才极慢的动作,现在却仿佛不受到丝毫的阻拦,速度快到他极限之时也施展不出。

    那红光冲出,只可惜在这极轻的弱水之中,就连光也仿佛变成了泰山一般的重量,没有飞出尺许,便一头沉了下去。

    泛东流双手再动,弱水开始转动,形成了无数极大的漩涡。在这漩涡之间,赛景根本是连一丝气力都使不出来,只觉得胸腔之间的空气越来越少,而那弱水却仿佛比空气还轻,进入他的鼻腔之后,便直接上浮到了他的头颅之中。

    弱水疯狂的涌入,赛景再也无法抵挡,终于,体内的弱水,加上身体周围无数漩涡组成的洪流,将他轻易的撕成了碎片。

    没有沮丧,也没有难过,因为这是必然的结局。

    能够败在泛东流的弱水三千之下,赛景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拱了拱手,赛景对泛东流说道:“多谢东流师兄成全。”

    泛东流笑了笑道:“客气了。”

    两人并肩走出演武场,虎同方的声音里不带有一丝情绪,和刚才他判定许半生胜出,仇魂败战的时候判若两人。

    “第二场,泛东流胜,赛景败。”

    牛凳知道该到了自己登场的时候,他对刀狂诡异的一笑,然后大步朝着正走来的泛东流走去。

    “东流师兄,太强了啊!你这会让我觉得无从施展的。”

    泛东流笑了笑,与牛凳错肩而过,道:“你和刀狂棋逢敌手,我这场才没人关注。”

    牛凳哈哈一笑,泛东流又道:“加油!”

    牛凳脚步不停,直接走进了演武场,连跟刀狂客套几句的心情都欠奉。

    刀狂却是阴沉着脸。随之走进了演武场,他略带些挑衅的看着牛凳,道:“我原以为牛师兄也会临战提升境界呢!”

    牛凳不屑的抬起双手。一边按上光柱,一边道:“对付你。还用不着我提升境界。”

    刀狂大怒,可牛凳已经进入了洞天战场,多说无益,反倒显得他胆怯似的。

    当即将愤怒按捺心中,刀狂的双手按在了光柱之上。

    两人在洞天战场里面对面的站立着,不苟言笑,没有半分的客气,只是各自一拱手。连话都不说了,只是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等待着虎同方宣布战局开始。

    虎同方话音刚落,刀狂手中骤然出现一柄大刀,然后,便是他的屠圣三十六刀。

    一口气,刀狂竟然挥出了七刀,比起昨日对阵朱一天的时候,更多了一招。原来,他知道第十八刀就足以打败朱一天。即便是朱一天徒劳挣扎,也顶多让他再多挥出一刀而已,因此也保留了一定的实力。

    今天的刀狂。才是他最强的状态。

    两个呼吸,七刀,毫无疑问,下一次,刀狂将会连续挥出六刀。这样,只要第三次出手,他就将达到十八刀这个分野。

    十八刀当然不足以打败牛凳,这一点,昨日刀狂就已经得到了印证。

    那么。刀狂在三个回合之后,第四次出手的时候。能够挥出几刀,几乎就将成为胜负手。

    如果能达到四刀。几乎可以判定刀狂获胜,凭牛凳一直以来的表现,他是无法抵挡住屠圣三十六刀的第二十二刀的。

    可若是刀狂只能挥出三刀,这结果就会比较玄妙。

    当然,还要看牛凳的应对。

    牛凳也是手腕一抖,霎时间长剑便卷了过去。

    两个呼吸,十一剑,这是牛凳最强的状态么?

    叮当之声再度乱响当场,十一剑挡住了刀狂的七刀。

    两人不做调整,刀狂手中大刀再挥。

    六片刀影闪过,果然,刀狂的第二个回合,一共挥出了六刀。

    而牛凳也是不甘示弱,手腕再抖,剑尖之上隐约已经呈现出数朵剑花。

    每一朵剑花是五剑,三朵剑花便是十五剑。

    只有十五剑么?

    要知道,就在昨天,刀狂虽然起手较弱,可三个回合之后,他一共挥出十二刀。这十二刀,牛凳用了二十七剑才堪堪抵挡住。

    可是今天,刀狂两个回合便挥出十三刀,牛凳竟然第二个回合只出了十五剑?这样他前两个回合才用了二十六剑,怎么可能挡得住已经愈强的刀狂?

    是力有未逮?还是牛凳昨日保存的实力太多了?

    若是前者,牛凳危矣,即便是第二个回合他勉强撑住,第三个回合他必败无疑。

    可若是后者,牛凳昨日为何还要诱敌?这样的实力根本可以无视刀狂的屠圣三十六刀,根本不给他施展出十八刀的机会吧?

    当当当当!

    洞天战场内狂风大作,刀剑相击导致了气流的紊乱,地上的沙石被吹起无数,两人的身影在尘土之间都显得有些模糊了。

    至少,第二个回合依旧是胜负未分,两人都没有丝毫的停顿,相反,牛凳似乎利用出剑较少的机会,竟然比刀狂略快了半分。

    此前的两个回合,都是刀狂先动,牛凳随后。

    可是这第三个回合,却是牛凳的手腕先急剧的抖动起来,刹那间,四朵剑花出现在他的剑尖之上。每一朵剑花是五剑,这也就是说牛凳这一个回合连出二十剑。

    虽然刀狂接下来的这个回合几乎注定只会挥出五刀,可这五刀之威,比前两个回合加起来都要更加强大。

    二十剑对五刀,能挡得住么?

    不对,刀狂手中之刀,带起一片残影,但却似乎并不止五刀,似乎跟刚才那个回合不分上下。

    是六刀?

    刀狂这个回合竟然还能挥出六刀?

    霎时间,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屏住了呼吸,他们似乎都认为牛凳已经败了。

    虽然都是六刀,可这六刀的最后一刀,已经是屠圣三十六刀的第十九刀,这已经比昨日二人对阵之时刀狂最强的一刀更强了。

    而这个时候,牛凳的泼风八十一剑却还仅仅只使出了四十六剑,堪堪超过泼风八十一剑的一半。(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