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25章 利用规则

第0725章 利用规则2017-11-11 22:36:53Ctrl+D 收藏本站

    洞天战场之中,尘土弥漫,光幕之上几乎已经无法看清二人的身影。

    这么短的时间里,二人都连出了这么多招,早已使得洞天战场中的气息紊乱的可以将一个凡人撕成碎片,牛凳和刀狂若非身上穿的都是法袍,此刻恐怕也早已赤身露体了。

    可是,那连绵不绝的刀剑碰击之声竟然停顿了下来,场外观战的弟子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人朝演武场内看去,也没有谁被送出洞天战场啊,可为何二人的交手停止了下来呢?

    以刀狂和牛凳的对战激烈程度,二人停手的唯一可能便是已经有人胜出了,甚至于,就算是有人胜出了,他也恐怕会将自己的刀法剑法一路延续下去,只不过再不会撞击到对方的兵刃罢了。

    洞天战场内诡异的情况,让所有弟子都揪住了心。

    尘土终有散尽时,当所有尘埃尽皆落下,洞天战场内的场面便再度清晰的反映在光幕之上。

    刀狂挺拔站立,手中大刀,刀尖依旧指向牛凳。

    牛凳却像是有些力竭,手中长剑指向地面,双手颇有些无力的低垂着。

    是因为刀狂看到牛凳已无反击之力,所以懒得继续暴露实力了么?

    有眼尖的弟子却骤然看见,刀狂的左手指尖,竟然在向地面不断的滴着鲜血。

    哪怕刀狂站的依旧笔直挺立,牛凳再如何显得颓唐败势,可这鲜血,却似乎在说明败得是刀狂,牛凳赢了?

    两人就这么诡异的对立着,谁也不动。就好像他们从未开始过战局一般。

    虎同方的声音也并未出现,一旦交手开始,直到分出胜负之前。他是绝不会有任何干扰洞天战场内战局的行为的,连说话都不行。

    众弟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只能默默的看着光幕,注视着每一个细节,想从这些极为细节的地方,搞清楚目前的局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关键的,是大家都想弄清楚刚才尘土弥漫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每个人都直觉的认为。二人交手的那三个回合之间,肯定有什么是他们错过了的东西。

    仇魂悠悠的吐了一口气,出声道:“刀狂败了,他只是在勉力支持而已。”说罢,一挥袖,竟然转过身去,竟似已经再没有任何兴趣了解接下去发生的一切。

    众人不解,即便是刀狂的指尖在向下滴着血,可牛凳却似乎状态更加不好啊。如果说刀狂是在勉力支撑而已,牛凳难道不是?

    那么仇魂为何说刀狂败了?

    泛东流此刻也叹了口气。道:“两人都已力竭,谁也无法再出招。不过牛凳应该能支撑的更久,而刀狂……”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许半生也缓缓低下了头,不再去关注光幕上的一切。

    仇魂突然问:“许半生,你也看清楚刚才的一切了?”

    许半生抬起头,望了仇魂一眼,稍稍犹豫,终于还是解释道:“牛凳师兄第一个回合,出剑十一次,不过第二个回合,他藏了五剑在那三朵剑花之间。用三朵剑花的光芒掩盖了第四朵剑花。他第二个回合的时候,实际上是出了二十剑。当时我看到这一点。还以为牛凳师兄要败了,那第四朵剑花虽然藏得巧妙。可毕竟这已经是牛凳师兄的第三十一剑。昨日当刀狂师兄出刀十二的时候,牛凳师兄不过出了二十七剑。虽说今日第二个回合刀狂师兄就已经出刀十三,可这第十三刀,也不至于需要牛凳师兄用四剑化解。后来看到第三个回合,我才明白,牛凳师兄之所以要出三十一剑,是因为他想抢占一个先机,他不想出剑落后,而选择了加快速度。于是乎第三个回合,牛凳师兄竟然剑招先动,那四朵剑花,也不再是每朵五剑,而是六剑。剑花的花瓣还是五剑组成,可花心之中却各自藏了一剑。更关键的,是牛凳师兄又藏起了一朵剑花,在那四朵剑花后方,这朵剑花,牛凳师兄故意出招稍稍停滞了一下。只是一个极其微小的瞬间,就轻易的将那朵最强大的剑花藏在他抢先出的二十四剑之后。刀狂师兄没能看透这一招,被那隐藏其后的剑花刺中,而那朵剑花除了和前方的四朵一般五剑为瓣一剑花心之外,还有一招撩剑式。六剑刺中了刀狂师兄,可那一招撩剑式,却将刀狂师兄的上半身完全割裂开了。第三个回合,牛凳师兄一共出剑三十一,是前两个回合的总和。”

    随着许半生的讲解完毕,众弟子仍觉不可思议的时候,洞天战场之中,刀狂的身体,轰然倒下。

    半个身子,斜斜的分离开来,众人终于看到那招撩剑式的威力,竟然将刀狂的身体从左肩到右胯,结结实实的劈开。

    只不过那一剑太快,加上刀狂不甘心就这么失败,是以他拼死也要阻止身体的分离,这才没能胜负立判。

    牛凳的那一剑,从刀狂右胯斜撩了上去,直至其左肩。

    虽然没能立刻使其身体分离,却在收剑之时,使得刀狂的左肩迸出一个血口。这也是为何刀狂会傲然挺立,但是左臂指尖却有鲜血滴下的原因。

    此刻,他的身躯终于分离,那切口处的鲜血骤然迸现,看上去触目惊心,随后,他的下半截身体,才终于双腿一弯,向前扑倒了下去。

    下一刻,刀狂的身影出现在演武场内,他被光柱弹开,这也就意味着,刀狂输给了牛凳,哪怕牛凳再下一刻也出现在演武场内被光柱弹开,牛凳也是胜利者。

    刀狂沉默的看着光柱,眼中写满了不甘,可是,牛凳的杀招,他的确没看见。牛凳透支了一切,赌的就是这一招。其实牛凳很清楚。凭他的实力,绝不足以抵挡刀狂第四个回合的攻击,纵然刀狂也玩了个心眼。第三个回合便已经攻出十九刀,可牛凳却似乎在招数的运用上。比他更为透彻一些。

    纵然万般不甘,可刀狂也知道,输就是输,牛凳能够令得自己竟然使不出接下去至少四刀的攻击,那就是牛凳的本事。如果重来一次,或许刀狂会有机会赢下和牛凳的战斗,可现在,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洞天战场之中。牛凳的身形也终于委顿了下去,只是他被光柱弹开之后,脸上露出的,却是疲惫又欣慰的笑容。

    牛凳深深的看了失魂的刀狂一眼,道:“很侥幸,但总算是赢了。”

    刀狂也深深看了牛凳一眼,但却最终什么都没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演武场,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刀狂干脆的离开了这里。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虎同方和钱吉也绝不可能在四个败者之中选中他。他留在这里已经毫无意义。

    泛东流等待着牛凳走到他的面前,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口中所说的话,却并不像众人所料那样。

    “太冒险了,六十二剑便透支了所有的真气和体力,纵然赢了,也并算不得光彩。你赢得只是一场比试而已,若是生死相搏,你绝不敢这般出手。”

    这话。既是说给牛凳听的,也是说给所有观战的弟子听的。甚至,更加是说给黯然离去的刀狂听的。

    牛凳也并不否认。他笑了笑,道:“规则之下,就要最大限度的利用,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光彩的。真正对敌之时我的确不会这样干,可若是明知一定活不下去,能让敌人先死,我此生也不算虚度。”

    泛东流深深的看了牛凳一眼,再没说别的。

    许半生却是微笑着对牛凳说:“牛师兄,恭喜。”除此之外,也别无他话。

    牛凳却走到他的身边,低声说:“你眼力不错么,竟然全都看见了。你是不是还看出些东西却没说的?”

    许半生也笑笑,并不接口,心里却是透亮。

    牛凳这种打法,的确是在最大限度的运用规则,不过,即便不这么打,牛凳还是会赢。如果想要更堂堂正正的赢下来,牛凳其实只需要在进演武场之前,复制一下昨日刀狂对阵朱一天时的行为就行了。不过牛凳有牛凳的打算,也有他的傲气,他不愿拾人牙慧,不愿做出和刀狂相同的举动。牛凳就是想要在不提升境界的状况下打败刀狂,这对刀狂而言,才是更大的恨事,省的刀狂输了还可以为自己找到借口——境界不如人,等级有压制,输了也没办法。

    “第三场,牛凳胜出,刀狂败。第四场陈元亮范征准备!”

    虎同方那波澜不惊的声音再度出现,而陈元亮和范征,也终于收拾起内心的风起云涌,对视了一眼之后,并肩走向演武场。

    最终,二人大战过百回合,几乎都耗尽了所有的真气,才勉强分出了胜负。

    这一场,虽然激烈,耗时也最长,可却并没有太多人关心。

    陈元亮侥幸胜出一招,将范征送出了洞天战场。

    随着虎同方宣布了二人的胜负之后,这一次的历练行走选拔,至此已经结束了。

    “胜者许半生泛东流牛凳以及陈元亮,各自获得本次选拔历练行走的名额,剩余一个名额,明日道场将会宣布。”

    原以为虎同方和钱吉会当场宣布第五人的名字,而大家也都已经心知肚明,必然是外门实力最强的仇魂,可没想到,虎同方竟然没有宣布,而钱吉也没有任何声音,似乎直接就已经离开了。

    众弟子不解的望向仇魂,心道难道内门不打算选仇魂?

    仇魂也有些奇怪,他不知为何虎同方要将这个毫无悬念的答案秘而不宣,非要等到明日再宣布。

    “八强各有奖赏,明日道场将会一同宣布。”虎同方说完,一挥衣袖,身形渐渐隐去,这是离开了。

    众弟子纵然再如何不解,也都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结局,三三两两各自离去。

    没有人注意到,许半生的表情有些古怪,因为他听到虎同方在临走前传音给他的一句话。(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