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28章 争执

第0728章 争执2017-11-11 22:36:57Ctrl+D 收藏本站

    许半生并不知道,其他人也都并不知道,之所以没有当场宣布第五人的名额,是因为许半生的关系。

    仇魂和他之间的矛盾,似乎越积越深,内门那帮人虽然不说,可不代表他们眼睛里看不见。

    理想的结局是仇魂将许半生狂虐,然后内门选中许半生为第五人的人选,由于他炼气二重天就能进入八强,这也足以让外门其余弟子心服。又或者外门其他弟子是否心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许半生这个天才不容有失,而仇魂在外门其余弟子之中也绝对是佼佼者,元还未到二选一的时候,内门当然是想两人全都能保下来。不指望他俩今后化干戈为玉帛,至少也要维持面子上的和气。

    想的更远一点儿,仇魂和许半生,完全是有可能成为如今的杨高宇和千宁的人,一个执掌太一派,另一个成为五脉之中最强的阳神门主。

    可是现在的局面有些微妙,仇魂面子第一的跑去挑战许半生的阵法,偏偏许半生的阵法又有变化,强悍的让内门的那些强者都为之动容了,结果自然输了。如果这不是个偶然现象,那么,他们可以感觉的到,许半生的这套阴阳正反五玑阵,筑基一重天都未必能够破的了,换成资质差一点儿的筑基,怕是要到筑基中期才能比较稳妥的破除。

    阵法虽强,可阵修在九州世界却绝不是主流,劣势很明显。

    没错,阵法只要足够巧妙,一个筑基往往敢挑战元婴,可前提是你有足够的时间布阵。

    没有哪个修仙者可以布好一个阵法永远等着别人上门来挑战,而且阵修想要得到足够的修炼资源也十分困难。再加上到了后期阵修的提升和其他修仙者完全就不在同一个平面上,直接导致了每个门派肯定都会有人钻研阵法,但却几乎没有一个门派能够完全倚靠阵法在中神州立足。

    许半生开始修炼才多久?区区炼气二重天的实力。普通的筑基初期入了他的阵只怕都讨不到便宜,可真要是下山行走。谁会给他从容布阵的时间?

    一个阵修,往往需要数名剑修符修的保护,才能争取到布阵的时间。理论上来说,本次下山历练行走,五名先天弟子,再加上两名筑基中期,除非遇到金丹以上的对手,否则为许半生争取一些布阵的时间还是足够的。可真要是遇到金丹。许半生的阵法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人家就算是给他时间布阵,凭许半生的修为也绝不可能打得赢。而且,历练行走不是要寻衅滋事,真遇到金丹直接就认怂了,反正一个不知名的普通门派认怂也不会有人觉得丢脸。

    可怕就怕遇到挡道的别派筑基,太一派这些人若是齐心协力还好,只要他们拧成一股绳,在许半生阵法的配合下,吃掉筑基后期应该都不在话下。内门的人当然不会知道,许半生的手下。已经有了个金丹亡魂。虽然干掉那个金丹的过程有些上不得台面,不过干掉一名金丹的经历,却是深深的契合进了许半生的仙缘之中。

    真让虎同方和钱吉带队的五人行走。遇到不得不战的筑基后期,反败为胜的最大机会就落在许半生的头上。

    可这前提是大家齐心合力,万一因为彼此之间的嫌隙,仇魂的行动上出现了什么问题,这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虽然说仇魂就算再蠢也该知道外敌和同门的区别,更加应该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可万一呢?被猪油蒙了心的先例也并非没有,尤其是仇魂这种性格偏执的家伙,更是让人觉得没有足够的把握。

    仇魂再度败在了许半生的手里。这份羞辱,绝对会让仇魂对许半生恨之入骨。这就让内门产生了担忧。这两人之间的龃龉,很有可能为这次下山行走埋下祸根。导致巨大的损失。

    说实话,在杨高宇心里,哪怕虎同方钱吉再加上五名炼气中的其余四人都死光了,只要许半生能活着回来,他都不会觉得太过于可惜。但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这种话要是说出来,就算是他最坚定的支持者,也绝对不会支持他的。可哪怕是想,杨高宇也知道,若是这支队伍的其他人死了,许半生也绝对回不来。这种损失,杨高宇承担不起。

    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亘古不见的天才,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一个能让返虚老祖也为之赐福的弟子,杨高宇简直就看到了本派晋级旁门的曙光。他可是太一派掌教啊,一旦太一派跻身旁门之列,在成功的那一刻,天地异变,他这个掌教得到的好处必然是最多的。整个太一派也将会彻底提升一个档次。

    杨高宇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绝不允许许半生有任何的闪失。

    他甚至想以一己之力力排众议,阻止仇魂进入五人名单,但是他现在能做的已经到了极致,也不过就是让虎同方暂时不选出第五人而已。

    真若是一意孤行,杨高宇绝对会遭到千宁的弹劾,到时候,哪怕是一直对他支持有加的化神长老,恐怕也不可能帮他说话。

    千宁一直都对杨高宇登上掌教之位不服,这虽是他们共同的师父也就是上任掌教埋下的一步棋,可真要是给了千宁机会,杨高宇知道,千宁一定会全力夺取掌教之位。

    杨高宇当然不能授人以柄。

    就在虎同方跟许半生了解碎裂阴阳的一切之时,内门实力最强的几个人,也都聚集在一起。

    掌教杨高宇,五脉门主,加上师邪这个实际上掌控内务府一切的副总管事,为了最后一个名额,已经争论颇久了。

    他们干脆将争论的场地搬到了长老院中,搞得一心只想好好修炼,根本就不愿多掺合教务的两名化神长老,也不得不加入到他们的争论中去。

    意见无非是两种,一种是选择仇魂。

    作为外门炼气期弟子绝对实力最强的人,虽然意外落败。可若不选他,恐怕难以服众。

    而另一种,则是选择刀狂。

    理由也很充分。仇魂如果真的那么强,他就不该输给许半生。不管他是怎么输的。光是妄自尊大,自以为自己足够破了阴阳正反五玑阵,可以好好的羞辱一番许半生这一条,就已经是不选择他最好的理由。

    这一点当然会遭到驳斥,仇魂的妄自尊大被渲染成为他不畏艰难,明知阴阳正反五玑阵的强大,依旧迎难而上。这份品质,这份心性。不但不该因此被苛责,相反,应该加以鼓励。一个门派内的比试而已,都不敢放手一搏,又怎么能够指望这名弟子将来独当一面?

    两种不同的角度,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立场,双方争执的脸红脖子粗,若是让外门那帮弟子看见,他们肯定会无限感慨,原来这帮高手强者。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再怎么修仙,修到元婴的程度,也少不了人间的七情六欲。也依旧会像是市井小民那样破口大骂针锋相对。

    又有人提出一条,关乎仇魂在道场上的突破,从炼气六重天到炼气七重天,中期到后期这是个关隘。

    “仇魂如今已是炼气七重天的修为,以此子心性,一场行走,机缘合适的话,他怕是在回来之前就能筑基得成。即便差一点儿,回山之后不出二三月。也绝对筑基了。让他下山,能够有效的缩短他在炼气期耗费的那些时间。而刀狂,回来之后能进入炼气后期都算是运气不错了。既然这次行走的目的是绝对的磨练门下杰出弟子。还请掌教师兄不要出现太多的个人情绪,一切以我太一派的大局为重。”

    说话之人乃是窍出一脉的门主荀兴业,他多数之后都是站在杨高宇一边的,但是这一次,他却坚决的靠在了千宁那头。千宁自不需说,他从来都是和杨高宇对着干的,从未有过例外的时刻。

    而权元白,这次竟然依旧站在了千宁那边,这是个极其不好的信号,在许半生身上,权元白和杨高宇显然产生了极大的分歧。在以往,权元白似乎还从未支持过千宁,阳神阴神这两脉,一贯都是分而化之。

    杨高宇当然明白权元白不是针对自己,即便是为了平衡的道理,权元白也会知道他应该更多的力挺掌教。可显然,权元白并不看好许半生,或者说,他不看好许半生能为太一派带来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空冷雁当然还是杨高宇这边的,她是杨高宇的道侣,无论如何她都只会支持自己的夫君。

    而太元一脉的门主赖天工,这个素来偷奸耍滑坚持保持中立的老家伙,却也又一次的站在了杨高宇这边。原因无他,他看上了许半生,想让许半生在通过内门考核筑基得成之后加入他太元一脉。

    从许半生在符阵这两个方面表现出来的天分看,赖天工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正常了。

    师邪的态度是隐约偏向杨高宇的,却并不坚决,而阳神阴神这两脉的份量绝对超过其余三脉相加,再加上窍出一脉的荀兴业又意外的站在了他们这边,直接导致了双方的争执,杨高宇反而隐隐落了下风。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闹到长老院,惊动两名化神老祖。

    看了一眼荀兴业,杨高宇缓缓说道:“荀师弟所言固然有理,可你对仇魂的欣赏,一贯以来从不加掩饰,甚至你座下大弟子早已放言要收仇魂为徒。此刻荀师弟你如此做派,总令人生疑。仇魂虽然的确很适合你们窍出一脉的修炼,可你也不能此刻就有所偏倚啊。这次行走,刀狂此子是否如你所言,归来之际顶多进入炼气后期暂且不言,可他的屠圣三十六刀,却绝对是要经历不断的厮杀,并且是真正的厮杀才能长足进步的。为了门下弟子的提升,也正是出于磨练门下杰出弟子的考虑,我还是认为刀狂更适合。让刀狂去,他有极大的机会在步入炼气后期之时,便将屠圣三十六刀完成。这对我太一派而言,整体要好过多出一名筑基弟子。”(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