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相师

第0729章 事出意外

第0729章 事出意外2017-11-11 22:36:58Ctrl+D 收藏本站

    道场开。

    谁都知道今日的道场与绝大多数人无关,可并不意味着这些弟子就可以不参加这一日的道场。

    宽泛而言,本次道场与许半生等四名已经确定历练行走名额的人有关,另外便是四名八强的战败者,因为在他们之间,将会必然出现一名弟子,加入许半生等人之间,一同下山历练。

    但是包括刀狂赛景以及范征在内的所有弟子,都并不认为这次的道场跟他们仨有什么关系,他们认为那最后一个名额非仇魂莫属。

    外门实力最强的弟子,若是连行走的名额都拿不到,那也太像是在开玩笑了。

    陈元亮连呼侥幸,这签抽的实在太好了,谁也没想到牛凳会再次抽到刀狂,这才给了他一个机会。

    如果严格按照实力来排,毫无疑问陈元亮是绝对不可能得到这个名额的。且不说关凯的意外出局,即便那已经是既定事实,陈元亮和反正以及赛景的实力也不过只是在伯仲之间而已。更何况,还有许半生这个异数,陈元亮可不认为在他和许半生之间,内门有任何可能选中他。

    但是结果已经出现了,陈元亮成为了五人之一,刀狂却因败在牛凳手下而丧失了这次机会。

    严格的说,刀狂还有一线生机,可谁也不认为这真的是有什么机会。

    和往日一样,大家按部就班各就各位,坐好之后,虎同方出现在道堂之上。

    他略一扫量下方的众弟子,顿时便是一片安静,就连呼吸声都被控制的近乎消失,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发出一丁点儿的声响。

    道堂周围悬挂着白色的纱绢。微风轻起,纱绢迎风摇摆,头顶的日头高悬。却并不刺眼也不会带来炎热,这是一个极好的天气。众弟子都有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

    虎同方坐定之后,双手一挥,道堂之内顿时风平气消,周围低垂的纱绢笔直的向下坠着,却再也不晃动分毫。那由于纱绢晃动而造成的光影变化,也尽皆消失。甚至于,道堂外的虫鸣鸟叫,都再传不进道堂之中。

    “本次选拔。最终的胜者为炼气二重天许半生,炼气五重天牛凳,炼气五重天泛东流,炼气四重天陈元亮。其中许半生仅仅入门半年,方才炼气二重天修为,赏灵石三千,荒级法袍一件。”

    这话一出,下边顿时一片哗然,没有人能想到,这次选拔的奖励竟然如此之多。

    在往年的选拔上。夺得头名的一般都是一千灵石加上一件不如品级的法宝,倒是没有限定为法袍,可这次的却是荒级法宝啊。

    内门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只是不知道,如果许半生没能进入胜者的行列,这奖赐还会不会这么多。

    不过这也不是其余弟子能够关心的了,他们只是对许半生得到三千灵石和一件荒级法袍感到由衷的嫉妒而已。

    许半生本身倒是并不太在意,毕竟,谈及灵石,光是从师邪那里,他就得到了五万灵石,而且他已经知道。五万灵石也不过是五颗上品灵石罢了,对于今后漫漫的修仙路来说。区区三千灵石,可能都不够到一家酒楼打个好一点的牙祭的。

    至于荒级法袍。倒是件很实用的东西,毕竟出门在外,有一件荒级法袍,光是防御力就要增加不少。但是这在许半生眼里依旧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手里可是早就有了一件洪级的壶中乾坤,若是将来有机会修复壶盖,这件法宝还能回到宙级法宝的行列。

    以许半生现在的身家,他还真没把这次选拔的奖励放在眼里。

    “陈元亮也不错,虽然一路之上可说是未遇强敌,不过气运也是修仙很重要的部分,炼气四重天,你的奖励为一千灵石,一件普通法宝。”

    虽然比不上许半生的奖赐,可这也算是不错了,等于和以往的选拔头名相当,陈元亮也颇为欣喜,他原本以为能有个数百灵石的奖励就不错了。

    “泛东流,牛凳,你二人入围胜者名单,实属平常,每人一千灵石,道场结束之后,尔等四人可至内务府广储堂自行领取。”

    四人皆起身向虎同方道谢,虎同方手心向下微微一压,四人便重新盘腿坐下。

    “尔等四人,直接获得本次选拔下山历练行走的资格,三日后出发,这三日你们可以好好准备一番。”

    众弟子望向四人的眼中皆有羡慕之意,可这也不是羡慕的来的,至少对泛东流和牛凳的入选,大家都是心服口服。

    接下来,便该是宣布最后一人名单的时刻了,众人皆将目光投向仇魂,仇魂也很配合的昂起头颅,纵然昨日可谓是颜面尽丧,竟然败在了许半生的手中,可这下山的名额,仇魂也是势在必得,他也不认为有可能旁落。

    而刀狂则是深深的低下了头,他虽然也是候选人之一,可他从未认为自己有可能成为最后的那个幸运儿。仇魂太强大了,强大到内门根本不可能放弃他。刀狂的心里,只有一种情绪,那便是埋怨自己的运气太差,为何会被牛凳抽中。若是按照实力来排,他本该替换陈元亮得到的那个名额,而且,因为他在选拔之中突破,那一千灵石以及普通法宝的奖赐,本该是他的。

    他当然不会对陈元亮有任何恨意,只会恨恨的看一看牛凳,陈元亮抄了个便宜不假,可毕竟让刀狂失去机会的并不是他。

    虎同方朗声说道:“经过内门前辈商议,也是由掌教与五脉门主亲自定夺,败者四人,炼气七重天仇魂,炼气五重天牛凳,炼气四重天赛景,炼气四重天范征,你们之中获得最后一个下山历练行走名额的,乃是……”

    众弟子都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其中甚至有些想要拍仇魂马屁的人都已经提前鼓掌了。仇魂心中虽然依旧存有对许半生的不满,可这不是计较的时候,他也松开盘在一起的腿。准备好站起来道谢了。

    “你们之中,获得最后一个下山历练行走名额的。乃是刀狂!”

    仇魂下意识的已然站起,那些急于拍他马屁的弟子甚至根本就没仔细听虎同方的话,直接就叫喊出声:“恭喜仇师兄!”

    可是,那声音却如同拦腰被人砍断的旗杆,突然就没头没尾的消失了。

    什么?是刀狂?不是仇魂?!

    仇魂脸色大变,他犹自难以相信从虎同方口中报出的名字竟然不是自己。

    内门疯了么?放着自己这个外门第一人不选,竟然选择了刀狂?可笑昨日仇魂还安慰刀狂,让他这些日子在山中勤修苦练。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气运不佳而耽误了修炼。甚至二人很是默契的一共攻讦了一番许半生等人。

    其结果,却是仇魂落选,而刀狂被内门看中了?

    这是什么情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众人皆有不解的看着仇魂,虽然他们此前也都看着仇魂,可刚才的目光和现在的目光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昨夜在内门长老院中,争论一直持续到四更天,最终还是两名长老统一了意见,发了话,才终于终止了这场争论。

    而争论的内容。便是这第五个下山历练行走的名额归属,杨高宇坚持不选仇魂,虽未明说。还找了一大堆的托词,可大家都心知肚明,杨高宇就是怕在历练过程中,仇魂会因为对许半生怀恨在心,而动什么手脚。虽说他绝不敢对许半生不利,可在历练之中,会不断的遭遇不同的敌人。哪怕那些敌人几乎都是天地灵物,而虎同方和钱吉自然会控制难度,尽可能保障这五名炼气弟子不会因此丧命。可任何一次的历练行走,也都出过不同的状况。仇魂当然不敢对许半生直接下手。可他的救援只需要稍稍慢上一拍,便有可能造成许半生的丧身。

    阳神一脉的门主千宁和阴神一脉的门主权元白。是最为坚定的要按照实力遴选的人。

    双方可谓是势均力敌,争吵半晌也没能达成统一的意见。

    最终,还是化神真尊发了话,他们的意见,彻底成为了最后的决断。

    让刀狂去,而留下仇魂,便是两位化神真尊的选择。

    千宁和权元白自然不答应,可他们与杨高宇争执了那么久,甚至直接闹到了长老院,二位化神都并未表态。此刻他们终于拿出了意见,千宁和权元白也知道这是不可能更改的了。

    纵然气有不服,也只能遵从长老的意思。

    “刀狂你在选拔之中境界得到提升,这是极大的福缘,也证明你的仙缘被低估。是以内门决定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不要浪费这次下山之机。原本你没有资格领取任何奖赐,可由于你在选拔之中突破炼气五重天,内门的前辈还是决定,给你五百灵石的奖励。这次下山,比以往更为凶险,你们最好都把这次得到的奖励好好运用,三日后就要出发,切不可耽误了时间。”

    当虎同方说完这番话之后,众人终于彻底清醒了,再没有人怀疑自己刚才听错,的确,内门这次选择的就是刀狂,而非仇魂。

    难道,是因为虎同方和钱吉不愿带仇魂下山?可这事儿也轮不到他们做主吧。而且,仇魂在钱吉的道场上突破,相比起刀狂,那可是更大的一步,从炼气中期到炼气后期,难道内门不知道仇魂很有机会在这次历练行走归来之时便筑基得成么?

    仇魂的心头,犹如万匹妖兽奔腾而过,他乜乜呆呆的跌坐下去,望向刀狂的眼神,也就显得极为尖锐了。

    刀狂心头狂震,他哪里会想到竟然峰回路转,自己竟然得到了下山的名额?

    可是感觉到身旁仇魂的目光,刀狂却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这我也没想到……”

    仇魂冷哼一声,怒道:“废话,你就算是想到了,也没那个本事令内门改变主意。”(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